转自:深链财经

DeFi行情下,YFI的暴涨让创始人Andre Cronje(以下简称为AC)的一战成名,成为2020年加密货币行业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不可否认,YFI是AC最具代表性的项目,也可以说YFI和AC互相成就。

只是当DeFi潮水退去,YFI币价下跌,社区需要项目创新、需要AC持续发力的时候,AC却心系其他项目。

但新项目EMN、LBI、KPR却接连“暴雷”,导致AC口碑下滑,甚至被声讨。

投资者怀疑AC借新项目割韭菜,YFI社区成员因YFI发展乏力,币价下跌怨声载道。

因YFI走上神坛的AC,正在从神坛跌落。

YFI、AC互相成就

提起Andre Cronje(AC),那必定绕不开yearn.finance(YFI)。



yearn.finance是由AC创建的首个DeFi聚合器,可以自动在提供流动性挖矿的DeFi协议之间移仓,帮助用户实现资产收益最大化。它诞生于流动性挖矿的初期,开创了机枪池的概念,再加上无预挖、无投资机构、无团队奖励的代币设计,YFI一上线就遭到加密货币社区的疯狂追捧。

如果币圈也有“流量之争”一说的话,那么YFI曾一度是圈内顶流,“43天暴涨超万倍”、“30天走完比特币8年行情”......

毫无疑问,YFI是真正意义上的2020年最强黑马项目。

YFI上线不过几个月时间,但是其发展和创新速度却远高于加密货币领域的大多数项目。社区团队接连整合了保险、期权、NFT等相关的策略,接踵而至的更新,让众多投资者认为这个项目拥有无限可能。

彼时DeFi热度正盛,社区持续创新开发,YFI币价一路上涨,也让更多人认识到AC,AC在圈内的影响力渐显。

以至于在他发推文夸赞ERC1155后,ENJ代币竟应声而涨近20个点,足以见其在行业中的影响力。

但其实,早在YFI之前AC在加密货币社区就已经小有名气了。

2018年入圈的加密大佬

翻看AC过往的履历,不难发现在YFI之前,他就参与过多个项目的开发。

Andre读书时候念的是法学专业,毕业之后因为工作原因才开始涉及计算机相关的领域,并且有着十几年的软件架构开发经历。

他最早于2017年接触到加密货币领域,当时为了对行业有更加深刻的认知,他不仅自己翻代码,还会在社交网站上分享自己学习的过程和体会。

2018年,AC正式进入加密货币行业,曾担任过多个项目的技术顾问,也同时参与过好几个项目的开发。同年,他和好友一起开发了一款加密钱包,但因为当时正值熊市,团队无力支撑项目运营,最后以失败告终。

此外,AC还在Crypto Briefing网站开辟了个人专栏,会在其中发布自己对于某个项目的观点或者代码审查结果,诸如Cosmos、Grin等知名项目均在内。随着AC对越多的项目发表见解,他的代码技术也得到一些业内开发者的认可,逐渐积累了一定知名度。


2020年初,AC自掏腰包创立了iearn.finance,那段时间DeFi还没有大规模爆发,所以iearn平台也只被很小众的一群人知晓。

2020年中,Compound发行治理代币,推出了流动性挖矿的新玩法。随后AC也顺势发行治理代币YFI,那段时间YFI发展势如破竹,市场中还出现了许多相关的仿盘。

疯狂的投机者,翻车的“实验”

只是出人意料的是,YFI之后,AC竟然在一个月内多次“翻车”,连续三个项目暴跌,引发社区争议。

从入圈以来的表现来看,AC是个实打实的开发狂魔,热衷于项目创新,这也是yearn.finance的更新迭代速度吊打币圈其他项目的原因之一。

9月份,正值NFT大热的时候,AC曾在推特中连续两次点赞关于Eminence.finance(EMN)的推文。

当时YFI余热还在,投机者看见AC点赞之后,大量资金涌入EMN地址。但那时EMN还处于测试阶段,合约并未经过安全审计。黑客利用合约漏洞盗取了近1500万美元的资金,其中800万美元被打入了Andre的合约地址中,EMN代币暴跌,近乎归零。

黑客此举意欲为何我们不得而知,但却直接将AC推出来挡枪。一部分人将矛头指向AC,认为他需要对此次事件负责。

AC连发数条推文说明情况并致歉,还要求财政部协助退还黑客转到他地址中的金额。但依然有人对此不满意,他们在推特中讨伐AC,甚至还有人向他发出了死亡威胁。

乃至现在,还有部分用户发起了以EMN事件为核心的众筹项目,将针对EMN事件向AC以及YFI几位核心人员提起诉讼,甚至分叉YFI。

经此风波,AC公开表示以后自己的推特和以太坊地址都不会提及任何新项目。之后AC的推特也确实连续多日停更,坊间更是传言AC或将退出YFI,不过该消息随后被辟谣。

在EMN事件过后不久,AC在他的Medium中介绍了新设计的代币模型LBI。文中写道:LBI可用于产生尽可能多的交易费用以及消除无常损失。

而这一次,“科学家”们通过调用AC在文末贴出的合约地址,早早入场,将LBI币价炒得非常高,引发fomo,而当散户进场的时候,他们却在高位大量抛售代币,导致币价崩盘,散户被套。

最近AC又推出了自己的新项目Keep3r Network(KPR),因为有EMN、LBI的前车之鉴,AC并没有在推特和Medium中发布该项目相关的信息。不过,在他部署了KRP的合约之后,投机者们再次顺藤摸瓜通过他的Github找到了该项目的地址,并往里面充钱,也一度将该项目的代币价格拉升了20多倍。

可惜的是,KPR也难逃暴跌的命运,这一次是因为AC在测试时多次部署KPR合约,导致资金池跟着AC部署的节奏流转,资金往新地址中走,旧地址的资金一旦撤出,币价自然崩盘。

图源:以太坊浏览器,AC多次部署KPR合约

暂且不论AC推特中置顶的“免责声明”,无论是EMN、LBI还是KPR,每个项目AC都曾在Github文档或者Medium中说过这是一次“实验”,但效果甚微。

投机者们似乎抱着富贵险中求的态度,依然不顾风险往未经审计的测试地址打钱。

AC走下神坛

接连三个项目扑街,AC的高光时刻显然已过。

有人认为AC无心YFI的开发,其新项目存在割韭菜的嫌疑。推特粉丝数量超过5万,以太坊地址被众人时刻关注。作为公众人物,有影响力之后更应该谨言慎行,至于推特置顶的免责声明并不能成为护身符。

也有人认为,投资者需要对自己的资产负责,在进场之前就应该清楚风险点,不应该在亏钱之后甩锅AC。他作为项目的开发者,已经提示过风险,也没有喊单。投资本身就是一种盈亏自负的行为。

不管怎样,可以看到的是,狂欢过后,DeFi热度正在消退,很多当初的热门挖矿项目都面临着无法持续引流的问题,市场中的大部分矿币已经跌得惨不忍睹。

YFI 币价从高点已经跌了近70%,产品收益率下滑,在DeFi产品中的竞争力不足,项目中锁仓的资金量从高点下来也已经缩减了一半。

现在的市场行情和热度明显不及8月份,AC作为圈内举足轻重的人物,更应该懂得顺势而为。新项目崛起的难度系数加大,投机者又紧盯其举动,他自然容易背锅甚至招来恶名。

诚如社区所言:“如果说新项目是一次实验或测试,他不能悄悄测试吗?每一次新项目的暴跌,都是对YFI的一次消耗。”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59784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文章标签: YFI Andre Cronje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