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3 08:03

BM与AC:连续发币者的双重境遇

连续发币者在区块链行业并不罕见,其中BM(Daniel Larimer)与AC是其中最具知名度的两位。

BM自2013年进入区块链行业以来,先后主导开发了Bitshares、Steem和EOS等知名区块链项目,且它们的代币市值都曾进入全球前20名。

AC则自2020年初以来,先后发布yearn.finance 、Keep3r、StableCredit、Deriswap等众多DeFi项目,同时在Cream、Hegic等DeFi项目中扮演重要角色,其中YFI发行数月即成全球市值前30名的项目。

但同为连续发币者,但两人的外界评价与境遇却迥然不同,呈现两极化的现象。这在昨日BM宣布辞任block.one后尤其明显,他陷入几乎千夫所指的局面,各种批评的声音汹涌而至,例如“诈骗犯”、“三姓家奴”等。

AC在行业的名誉则要正面得多。尽管他主导发行的项目数量比BM更多,但仍然被视为2020年DeFi行业的年度人物,“封神”、“开挂”、“乐高大师”之类的评价源源不断。

那么,同为连续发币者的两人为什么会产生如此迥异的舆论景象?

一、BM的故事

BM进入区块链行业源于他对自由市场解决方案的追求。BM认为,货币才是政府权力的根源,自由市场则需要一种没有物质财产支持的资金。2009年他接触到比特币后长期活跃于比特币开发者社区,此后在13年由于许多比特币交易所遭遇政府干预并关闭,BM决定创立一个去中心化的交易所Bitshare,并开发了锚定美元等多种货币的的稳定币bitUSD、bitCNY、bitEUR。

不过Bitshare项目最大的意义在于,BM由此创造出如今被EOS、波场等项目广泛使用的股份授权机制DPOS,使得当时Bitshares实现了远高于比特币的TPS。

在15年11月的一次Bitshares理事会投票表决中,调低交易费用的提案获得更多支持,以7:4击败持反对态度的BM。该事件意味着Bitshares社区开始彻底掌握系统治理权,此后边缘化的BM宣布离开BitShares。

BM在第二年创立了基于区块链社交媒体平台Steem,尝试建立了一种公平的、能连贯一致地反映每个人贡献的记账系统,通过代币奖励来激励社区成员创造与分享内容,解决传统社交平台存在利益分配不合理的问题。

但可能是看到V神创建以太坊为公链行业带来的巨大潜力,BM于17年宣布从Steem辞职并着手创建EOS。该项目于18年主网上线时引起区块链行业的大量关注,但此后受到过度中心化等批评,实际发展有限。

因此,BM选择再次离开也不难理解。不过根据BM的阐述,其离开的主要原因是EOS等项目都将被监管机构盯上,以至于完全丧失隐私。“而我不希望自己的创新受到政府监管机构的限制。我们这些想要创造工具,将权力交还给民众的人,需要把目光投向别处。”

二、AC的故事

出生于南非的 AC,并非技术出身,他就读于南非的斯泰伦博斯大学法学专业,只是出于兴趣自学了计算机课程。AC 设法提前完成课程后,刚好赶上「Lecturer」团队的一位讲师辞职,然后他顺势获得了机会,成为了一名课程讲师。也是从这时候开始,他一步步踏进了计算机科学领域。

进入区块链行业后,AC 曾深入参与了Wanchain、BitDiem、Aggero、FUSION 和 Fantom 等区块链项目,并在 Kosmos Capital 和 Lemniscap 担任技术顾问和分析师,还曾开设专栏来评审多个区块链项目,在这个过程中积累了一定的粉丝。

2020年初,AC将手中投资的比特币和以太坊换成了稳定币,开始将研究方向放在如何为自己选择收益最高的借贷协议上。由此,DeFi聚合协议yearn.finance诞生了。

至当年7月,yearn.finance又推出无预挖机制的YFI代币以及自动进行收益耕作的yVaults机制,声势大幅上扬,进一步巩固了自身在DeFi领域的头部地位。

不过此后,AC的主要精力不再聚焦于yearn项目,而是相继推出或深度参与了多个DeFi项目,例如是去中心化任务外包平台Keep3R、去中心化信贷协议 StableCredit、去中心化保险协议Cover,以及整合交易、期权和借贷的Deriswap等等。

11月,AC再度开启DeFi市场的整合并购潮,Akropolis、Sushiswap、Cream等项目相继被AC宣布与yearn项目整合,各项目将协同开发并共同制定发展策略,为DeFi市场开拓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像游戏玩家一样,他想解锁新的关卡。像艺术家一样,他想抛弃创作。”Coindesk的报道如此评价AC。

三、为何两人评价迥然不同

回到文章开头的问题,链捕手认为其中可以归纳为三个原因。

第一,BM每做一个新项目都会完全离开原项目,不再参与原项目的运营与决策。尽管BM离开时浙西而项目都已经形成完善的治理机制,但具有重大影响力的BM离开无疑都是项目的损失,引起原项目社区用户的不满。

而AC每做一个新项目都不意味着会离开原项目社区,像他在去年11月推出的一系列DeFi协议整合行动就是最好的例证,仍然会着力于推动原项目发展,向外界呈现出负责任的态度。

第二,BM所做项目全都在公链赛道,但该赛道目前由以太坊及其生态系统主导,可落地性较差,前景受到外界较大质疑。

同时,BM所做的新项目会与原项目存在竞争,赛道重合度较高,BM甚至还公开表示EOS的Voice将会做到STEEM原本想要做到的一切事情,这些无疑会对原项目社区造成负面影响。

而AC所做项目都在DeFi赛道,属于时下的风口,且各自存在自身的定位,互补性与可落地性较强,无预挖代币、聚合器、整合并购等概念对行业具有明显的探索性质与积极意义,因此外界当前的认可度会更高。

BM提出的DPos机制尽管也在区块链行业具有重要影响力与探索性,但其评价也长期存在两极化,而且没有受到主流舆论的认可。

第三,从币价来看,BM所做项目的币价较项目早期都已经大幅下跌90%以上,持币用户的怨言累积已久,特别是前段时间还被曝出block.one持有超过20万枚BTC,因而被认为“割韭菜”的嫌疑极大。

AC所发行的一系列币种如今币价方面的表现则更加,甚至多数处于历史高位,社区成员的参与热情与信心高昂,带来的财富效应尤其明显。

由于以上种种原因,BM宣布辞任Block.one CTO遭到外界大规模批评也就不难理解,毕竟币价表现不佳,项目落地性较差,又在主流视野中隐身很长时间,其实际作为远逊于公众的预期。

从BM自身的逻辑来看,选择离开老项目、创立新项目是个理性的选择,在强调去中心化治理的区块链行业也无可指摘,毕竟BM离开时原项目都已经形成较为成熟的社区治理机制,并不依赖于创始人展开运营,同时项目发展状况未能达到BM的预期,这对野心勃勃的BM或许是难以接受的。

不过在币圈,惨淡的币价或许就是项目方与创始人的原罪。 也许过几年后,在AC的多数探索实验走向沉寂与消失,币价也轮番失陷,其声誉或许也将迈向BM的后尘。实际上,由于AC参与的诸多项目已经发生一些安全事故,类似的声音也已经在小范围发酵。

在这个问题的背后,反映出行业里正面探索型与“收割”型项目的界限仍然比较模糊,而最根本的问题是投资者需要为每一个投资决策负责,毕竟再亮眼的团队在盛行投资与浮躁的这个行业都难言靠谱。

参考文章:《AC的封神之路!下一块DeFi版图会是谁?》——Bitouq

原文链接 : https://www.chainbs.com/article/2058342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58500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阅读
分享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