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6 21:39

巴比特独家丨众多专家倾情解读香港颁发数字资产牌照,一个时代开启了

12月15日,香港发出第一张加密货币牌照。BC科技集团成员企业 OSL率先获得香港证监会颁发的第1类(证券交易)和第7类(提供自动化交易服务)牌照。

此次事件意义重大,数字资产洪流势不可挡,香港顺应潮流,敢为人先,势必会对其他地区或国家下一步动作产生积极影响。

针对此事,巴比特联系到从事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资产相关的专家谷燕西、正在筹备香港加密货币牌照的项目方HKVAX(有可能是香港第二家获得加密货币牌照的机构)和探针集团以及已经和OSL合作的加密金融服务平台Amber Group等,他们从不同的视角对此事发表了评价。

美国力研咨询公司创始人谷燕西认为,成立数字资产交易所是符合趋势发展的。但数字资产交易所需要其他的配套基础设施和制度。譬如使用数字货币才能实现交易的DVP结算模式,才能充分发挥分布式记账技术带来的优势。另外,更加主要的是,市场中需要以通证的方式代表的资产来进行交易。如果没有在法规方面明确说明现实中的资产和权益能够用通证的方式进行交易流通,那么证券型通证交易所就缺少可交易的数字金融产品。

探针集团联合创始人、首席数字资产官曹元认为,从积极意义看,香港批准了第一家数字资产交易所,推动了数字证券的发展。同时一些问题应该引起注意,一方面,OSL是否有推动数字证券形成能力?香港的牌照允许开展加密货币的交易,最后还是靠加密货币赚钱,那么对火币这些加密货币交易所形成冲击。另外,投资者门槛很高,会造成流动性很差,很难支持数字证券的交易,在相当长时间可能还是聚焦在加密货币的交易上。

数秦科技CEO俞学劢认为,这意味着香港开始合规监管代币交易了,是一个比较好的范例。另外一个信息是,新加坡星展银行DBS的数字货币交易系统也是BC科技集团提供的技术服务,所以其实BC和合规交易走得非常近,有可能成为大中华区数字货币合规的一个模板。当然,反过来也说明相关资源还是聚合在BC身上,对于其他中小型的交易所机会并不一定大。

Amber Group CBO 宇豪认为,一方面,各主要金融中心对数字货币的监管已经逐步纳入主流监管的范畴,甚至各地监管之间也在相互较劲暗中竞争,力图吸引更多从业者进驻以大力推进新兴金融市场的发展。另外,越来越多传统的金融行业已经将触角延伸到了数字货币行业,随着越来越多传统金融机构的入场,数字货币金融行业行业将迎来新一轮的发展机遇与前所未有的挑战。

HKVAX 战略负责人Matt认为,虚拟资产(数字货币)已经成为了一个不能忽视的市场,但数字货币的定义和解释从某方面来说,仍然是一个哲学问题。

 

以下是详细采访内容:

 

如何通过OSL交易所合法交易?

谷燕西:
需要看这个交易所的政策以及国内是否允许。
曹元:
正常通道,人民币外汇管制,一年最多5w美元。
LABS Group CEO Yuen WONG:
我有朋友参与帮他们规划, 所以据我所知, 现在出来的条例规定只能针对香港专业投资者, 也就是Professional Investor (简称’PI’)。香港对PI的定义是除了专业机构, 还有财富达到指定水平的个人与财团。完整的KYC与AML是必须的。至于香港以外的海外投资者, 如何能参与, 还是要经过Public Consultation 这一个过程, 也就是通过公众咨询以完整条例。
宇豪:
OSL交易所的牌照是根据香港证监会在2019年11月6日颁布的《监管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立场书》获批的,立场书规定了持牌交易所必须获得证监会颁发的1号以及7号牌才可以从事数字货币交易所业务,另外立场书还规定了发牌条件和后续监管要求。其中针对交易所客户需要根据进行“认识你客户”即KYC的流程,包括采取一切合理步骤,以确立每位客户的真实和全部身份、财产状况、投资经验以及投资目标。另外持牌交易所还需要对每位客户确认专业投资者以及风险测评,确保客户有足够的净资产来承担风险和可能招致的交易损失,这就意味着与OSL这样的持牌交易所合作,就必须根据证监会的指引提供与传统金融行业开户一致标准的KYC文件与其他相关信息。
Matt:
恭喜OSL的团队,过去几年他们一直紧密的跟香港监管机构(SFC)沟通,当之无愧地成为了香港的第一个获得虚拟资产(数字货币)交易所牌照的公司。他们的牌照是根据现有的SFO(证券和期货条例),Type 1(证券交易)和Type7(提供自动交易服务)许可证授予的。根据现有框架,有牌照的公司能够为来自16个国家/地区的专业投资者(拥有港币$800万以上投资组合人仕)提供服务。要成为合选客户,必须通过合规程序,包括KYC和AML,并聲明自己是专业投资者。
 

对国内交易所意味着什么?

 

曹元:

对国内的监管方可以是种参考,国内很多地方也在看,但监管担心风险,海外做的好可以借鉴。
Yuen WONG:
无可避免的, 这将催化国内的数字化生态进程, 包括交易所与金融方面。 香港证监会行政总裁欧达礼也已表态说加密资产风潮将持续下去,数字资产的崛起已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与其选择逆之而为, 不如选择主动拥抱但又同时适当监管。
宇豪:
中国大陆尚无类似交易所牌照的相关规定出台,所以像火币、币安这样头部的交易所也辗转出征海外谋求监管落地。虽然香港作为离中国大陆最近的境外金融中心具有天然的地理优势,但我们也留意到,与新加坡相比,香港证监会在立法力度和对数字货币监管的友好程度上还略输一筹,包括上文提到的立场书和香港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在今年11月推出的《有关香港加强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规管的立法建议公众咨询》对交易所以及交易平台的持牌条件较为严厉,这些监管要求从长远来看是不符合数字货币行业的现状和要求,也明显比其他主要金融地区的监管要求更为严厉,我们期待监管当局能逐步放宽持牌条件,发挥香港的地缘和国际金融中心优势,进一步吸引更多从业者选择香港市场开展数字货币金融业务。
Matt:
我们应为未来充满着无限的机会和可能性,但同时我们明白现在合规管数字货币仍处于起步阶段,在作出任何承诺之前,还有一些程序需要澄清和确认。但是我们相信在不久的未来,类似深港通、沪港通这一类型的概念也会适用于国内投资者。香港有牌照的交易所将提供各类型虚拟资产产品,透过劵商,中国投资者可以在受监管的环境中接触到不同的数字货币证劵产品。
 

此次事件与此前新加坡星展银行宣布提供加密数字资产服务之间有何关联?

 

谷燕西:

两者都是建立数字资产交易所,而且现在都开始提供一些主要的加密数字货币的交易。所以这些点是共同的。两者的主要区别是,一个是商业银行,另外一个是金融科技公司。我认为作为一个商业银行,星展银行案例更加值得借鉴。
曹元:
数字证券势不可挡。
Yuen WONG:
我本身是新加坡人, 当初意外泄露这事件, 还是令我很惊奇的。 据说是沟通出了问题, 才导致PR公司意外地先对外宣发了。 但现在是铁板钉钉的了。 这里的意义非同小可, 因为DBS是新加坡四大银行最大的, 而政府也是最大股东。这也说明了新加坡政府对数字化金融是采取拥抱态度的。这一切对我来说, 就是就算你不改变, 世界环境会逼着你变。
宇豪:
我们至少可以捕捉到两个信号:一是各主要金融中心对数字货币的监管已经逐步纳入主流监管的范畴,甚至各地监管之间也在相互较劲暗中竞争,力图吸引更多从业者进驻以大力推进新兴金融市场的发展;二是越来越多传统的金融行业已经将触角延伸到了数字货币行业,比如DBS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业务以及SBI收购B2C2业务,这无疑都是对整个市场的重大利好信息,我们坚信随着越来越多传统金融机构的入场,数字货币金融行业行业将迎来新一轮的发展机遇与前所未有的挑战。
Matt:
香港和新加坡一直是友好的竞争对手。新交所与星展银行之间的合作无疑是一则重大的新闻,我们每天都接到邻近地区其他银行的电话,询问有关的事情。与此同时,DBS和OSL之间的合作也很有趣,据我了解,OSL将在新加坡专属为DBS提供虚疑资产有关的技术。以我个人的猜测,是因为过去的两年半,OSL跟我们一样一直跟SFC紧密沟通,交易系统己经经过了SFC严格的审查。因此如果香港的SFC应可了,系统理应同样受到新加坡的MAS接纳。
 

大陆方面在数字货币合法交易方面,下一步有何想象空间?

 

曹元:

大陆肯定不会推出数字货币交易,要交易也是法定数字货币的交易,就跟现在的外汇交易一样。但是数字证券的交易是一定会出现的,早或者晚的问题。
Yuen WONG:
我们上面所提到的都是证券数字化或数字化证券为主, 不包括一般的数字资产例如比特币与以太坊。 但毫无疑问的,人们对这些的关注度都会加强加大, 但同时政府也会加强加大监管力度。 我觉得这都是好事。加上人民币已经开始数字化, 会有很大想象空间。但同时内地有外汇与资金管控, 所以还是会双管齐下的。
宇豪:
2020年上半年国家发改委也正式将区块链纳入“新基建”领域,中国有着全球最大、最完整的工业互联网和物联网体系,有全球遥遥领先的5G基站建设,中国央行一旦推DC/EP数字货币,我们相信中国政府在推进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货币支付的力度必将也是全球遥遥领先的,我们认为将来在央行数字货币(CBDC)尤其是人民币数字货币(DCEP)的国际化应用/金融需求甚至是基于这类新兴技术的新型结构性产品等方面具有很大的机会。
Matt:
人可以拥有无限的想象空间,但就我个人而言,我对实际行动较感兴趣。虚拟资产(数字货币)已经成为了一个不能忽视的市场,但数字货币的定义和解释从某方面来说,仍然是一个哲学问题。应该定义为付款吗?还是应该将其定义为证券?以电子人民币为例,它把数字货币用作支付的方式;而在香港,我们则定义为证劵,受SFC监管。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在全球化的情况下,我们将有一个更加清晰的定义,届时将会出现更多的机会。
 

对国际数字化金融会产生什么催化?

 

Yuen WONG:

以上的一切, 都说明了数字化金融与投资和区块链, 会像当初互联网一样的颠覆方方面面。 它甚至会无形无影地存在但却深深地影响我们的生活。 以后的货币、股票、债券甚至资产都会以数字化地存在。 这包括房地产资产的投资方面。到时人们不管身处何处, 只要有数字钱包就能很轻松地、跨境地、小额化的交易例如Facebook或Google股票以及世界各地的数字化房地产了。
Matt:
在过去的几年中,我跟不同监管机构沟通和合作,得出了一个结论,每个监管机构的对数字货币定义稍有不同,很难说谁对谁错,因为这是一个新兴行业。作为人类,当我们预见新事物时,我们总带点兴奋,一点紧张,一点害怕,甚至一点犹豫。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我们留意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都在积极探索数字货币这领域,我相信像SFC颁发牌照这些带象征性的事情肯定会令数字货币加快发展。所有币圈的朋友们,未来就在眼前。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576871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1)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无所畏惧go-go 2020-12-17
感觉香港在金融领域的自由贸易港地位已经不在了,此香港非彼香港了
下载
阅读
分享
评论
1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