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Filecoin,决战主网启动倒计时丨2020全球区块链算力大会

隔夜的粥 发布在 链圈子 42393

8月22日-23日,“共享新机遇——2020全球区块链算力大会暨新基建矿业峰会”在成都举行。本次大会由成都市新经济委、成都市科技局及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政府指导,由成都市成华区新经济和科技局 、成都市成华区投促局、巴比特、链节点、印比特主办。

在主题为“逐鹿Filecoin,决战主网启动倒计时”的圆桌论坛上,先河系统CEO&创始人张日、1475 IPFS Andy、雅典娜矿池(RRM)产品负责人王磊、坎通智能创始人兼CEO 张云欣以及湖南红岸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CTO 周雪松展开了探讨,本场圆桌由巴比特《8问》栏目主持人 贾小别担任主持人。

以下为巴比特整理的圆桌内容:

逐鹿Filecoin,决战主网启动倒计时丨2020全球区块链算力大会

(由左至右分别为贾小别、张日和、Andy、王磊、张云欣以及周雪松)

贾小别:给大家每人30秒的时间介绍一下自己。
张日和:我是用Filecoin这个案例理论跟实践结合,来推动Filecoin的。

Andy:我们有矿机产品,有矿池,有FP外包加速服务,我们会围绕整个Filecoin不断前进。

王磊:我们是做的Filecoin相关的服务,还有生态建设。我们的团队比较新,成员都是有不错的经验。

张云欣:我们在这个行业算是一个新兵,去年运营了一个品牌叫隐形矿机,今年是全部矿业生态布局,包括比特币矿场,矿场到矿机所有业务我们都在做。

周雪松:平时一直专注于Filecoin挖矿技术研发,希望为更多朋友提供Filecoin挖矿技术支持。

 

Filecoin再三推迟上线,最期待的是什么?

 

贾小别:Filecoin炒作两年多,主网上线一直在推迟,包括今年第三次测试也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迟。几位嘉宾最期待什么?是主网上线还是测试?

张日和:期待大矿工能够准时上线,准时做测试。最后主网没有多大BUG。还有测试网的时候经济模式一定要讨论博弈出来。

andy:基本差不多,因为这次大矿工测试还是非常期待的。之前的测试跟钱没有关系,这次终于有钱拿了。更重要的是经济模型,在这一块也是希望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早日确定。还有就是验证机制也在等官方做进一步的确认。

王磊:我们比较期待主网上线的时候,我们做服务规划以及矿场建设的时候还是应用生态的一些构建应用落地为契机。一方面我们希望在挖矿这一块,就是激励政策这一块的初期涉猎,能得到一些回馈以外,我们还是希望在主网上线以后做一些实体落地应用。

张云欣:会都开了三次,主网还没有上线,大家都比较痛苦是吧。其实我们坎通就是挖矿的公司,最注重的就是经济效应。所以我们一直比较关注经济模型的事情,也希望能有一个比较友善的经济模型,可以让矿工安安稳稳地参与进来,不要到时候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们的态度还是保持谨慎,希望比较顺利。

周雪松:对于终端来说,关注的就是上线时间。对于矿商来说经济模型还是最重要的环境,而目前的经济模型对矿商来说不太友好。希望官方可以慎重考虑并调整参数,如果用现在的经济模型,我们一开始比拼的反而是谁能拿到更低的质押币价。

 

Filecoin三测,矿工们能挖到多少FIL代币?

 

贾小别:根据Filecoin最新的消息,就是三测在8月25号早上六点进行,会瓜分410万FIL代币奖励。根据算力分布和分布机制的话,按照目前的机制,我们各个地区的矿工大概能够挖到多少?

王磊:是这样的,我们在亚洲,从整个实际数据来看,也是整个亚洲的算力贡献占比比较多。从服务的用户或者客户来讲,也是在中国境内贡献这些算力规模算是更大。其实具体是多少的话,目前来说会有一些变动。因为可能要等下周,就是整个大矿工测试开始才能看到具体数据。我们的分析之前大家能听到一个词,就是军备。大家都在按兵不动,下周开始测试会看到一些爆发性的增长,那个时候才能看到中国规模的疯狂。

张云欣:对,很多卖Filecoin机器或者算力有一个收益的概念。谁也不敢保证有多少机器等着测试网。我们也采购了不少机器,但是我们拿出测试的就几台。因为测试需要成本,我不希望我们辛辛苦苦赚来的全部交给了IDC机房。考虑到大家现实的状态,大家实力都藏着掖着。如果说问到底能挖多少,我很担心我不一定能挖得到,谢谢。

 

云算力挖矿 VS 单机挖矿,哪个更有优势?

 

贾小别:针对目前市面上的挖矿模式,云算力和单机挖矿,谁更有优势?

andy:首先是云算力和单机是从市场口径说的,而实际上技术角度来说,一种是集群,一种是单机。只不过集群成本非常高,所以更多按照容量方式,这是不同的两个概念。对于我们来说哪一种好?市场端来说云算力更便宜,接受度更高。但是透明度相对更低。所以如何做到资产确权?这是很重要的事情。矿机肯定相对好一点。从本身挖矿逻辑来说,集群把计算存储做了分离,整个过程当中灵活度会更高。而单机的话后面还要做扩容什么会更麻烦。这个过程当中目前我们的架构不仅仅说是集群或者单机,我们做成一个矿池化的架构。就是单机也可以接入,集群也可以接入。可能是这两个主要形式之上我们做了自己的架构进行挖矿,没有办法说哪一种更有优势。各有利弊。只是不同参与者进来可以选择不同的方式。

张日和:首先区分云算力跟实体机的区别,云算力有一点像金融,云算力最大的问题就是买的算力跟最后得到的有效算力是不是同一个东西,会出现超发。所以云算力要找靠谱的公司,可以实时清楚知道1T算力如实拿到多少代币。这个过程中太多环节可以操控。所以云算力这一块,当然还是看平台的可靠度。整体实体机的话所有东西可以看到,好就好,不好就是不好,有一个问题就是集群方案的成本比较高,一个集群就是上百万的集群,运维人群也高。但是得到的东西是比较好的,实实在在看得到,你的就是你的。不会有云算力的超换。我们现在做集群方案对低端的客户。单机跟集群方案不一样的地方,有一些单机像andy这样做冗余。我们分析了一下,如果异地加入的话这个带宽成本比较高,异地要做冗余校验码比较长。

 

Filecoin挖矿成本那么高,会有溢价吗?

 

贾小别:目前不管是使用矿机还是直接购买云算力,挖Filecoin的成本都是非常高的。有没有可能会有溢价在里面?

周雪花:的确是这样的,不管是矿机本身还是云算力价格都比较偏高。市面上终端投资者无法衡量的时候,就是按照单批价格,不管是云算力还是矿机都喜欢这样换算。但是这样换算出来的结果不准确,首先主网没有上线,无法判断。为什么价格这么高,要从多个层面考虑。首先是硬件层面,比如我们现在的一个销售方式,我是按照存储机的价格来销售。但是我真正要开始工作的话背后是有一个大型集群,不可能是单一的存储矿机就工作了。我们有各种的机器,甚至还要配置一些防火墙,这些都是要协同工作的。而且Filecoin是非常考验运维的挖矿行为,任何一个环节出错都会影响全局。目前看下来Filecoin惩罚机制非常严格。

软件层面来看,投入会更大,从18年很多团队开始做研发,19年的话我们经历了开发网络,官方很多方案改了又改,早期都是单机来跑,后面换成集群方案工作。然后算法一直在进行改变。核心算法在进行多轮的调整同时,不仅是这些软件工程师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同时要配置不同型号、不同配置的机器参加测试,调配出一个最佳的方案,这些是软件层面。所以整个挖矿行为是一个硬件软件加运维的综合体,技术含量会比较高,综合下来这个成本是值这么高的价格。但是至于这个价格未来值不值,就等主网看具体投资回报了。

 

如何才能让Filecoin挖矿生态长久进行下去?

 

贾小别:Filecoin有证明体系还有一个抵押和惩罚机制,还有因为是做存储的,必须跟实体结合起来。我们如何才能维持Filecoin一个挖矿的生态以及能够长久的进行下去?

王磊:我们认为Filecoin是逻辑性比较严密的系统,因为当IPFS推出Filecoin这个激励政策的时候我们心里面是知道,它是为了激励大家共建基础设施。有了基础建设才能实现IPFS协议核心为协议的分布式存储的应用体系。我们知道前期的时候Filecoin只是激励政策,跟互联网上的一些应用用积分政策鼓励用户使用,感觉和这个蛮像的。当这些基础设施建好以后是需要使用这些基础设计的。我们知道协议实验室的核心是希望能把所有的这些,不管是高频存储还是低频存储,还是大型存储都应用到这个网络里面。我们在布局的时候,也会针对这个事进行一些生态应用的布局,包括可能会和潜在应用厂商或者应用机构场景做一些沟通。Filecoin大家都比较理解和深知,在应用的时候需要激励政策也好,或者应用层的付费也好,要不然整套体系没有办法进行良性运转。所以我们在看这个事的时候,挖矿只是前期的过程,一个基础。到之后不管是存储也好,云计算也好,这种分布式超算中心也好,可能会成为整个IPFS协议的应用和落地,很多友商都在往这个方向努力,我也希望大家都能一起把这个应用场景落地,然后我们才能真正把IPFS或者是Filecoin体系玩得更溜。

张日和:其实我刚才在演讲的时候讲到整个通证体分生产属性经营属性。Filecoin挖矿的复杂性,要比比特币复杂太多了,复杂了一个指数级。首先生产市场Filecoin是分布式存储网络,因为增加了一个密封层,还有计算层。从计算层存储分层这一套系统已经是非常复杂的运维,包括Filecoin只能冷存储,需要技术来跟进,里面涉及到抵押,可以理解为企业现金流,对代币要管理,没有代币不能运行。这个问题,真正到了主网上线以后代币的管理,还有跟你生产结合,是非常考验人的。这是一个全新的金融活动。就像企业赚钱要卖产品拿到法币。但是通证里面是赚到通证,用通证兑换,但是通证卖多了又没有抵押,复杂度会更高。所以在Filecoin只能说是尝试,前面没有路,要踩,大家都是属于探索,看谁的应对更好。

 

如何做Filecoin生态建设?

 

贾小别:怎么做Filecoin生态建设?

张云欣:要想富先修路,国家提倡新基建。大家都知道5G也好,人工智能也好,大数据也好,未来有庞大的数据体量出现。按照目前数据资源存储体量来讲是完全不够的。如果说大家在Filecoin挖矿经济收益不行,我们都谈的是赚钱的事情,如果赚钱不满足或者是挖矿都要赔钱的时候,或者不能够有非常强的竞争优势的时候,我们会怎么办?国家提出了这么好的口号,大家可以做一些基础建设。基础建设有大量数据体量进来,千万不要担心今天买的机器没有用,以后有的是用,只是现在没有用而已。以后大量的数据出来的时候,谁有机器就往谁的机器里面存。这个还是比较关键的,也不一定要死磕Filecoin挖矿。

andy:挖矿是自己本身有一个矿业生态,比如有服务器供应链资源,有IDC资源,中间可以作为服务商参与进来赚取相应收益。最近很多人从一级市场转到二级市场,最近越来越多交易所上线。所以如果你是交易型玩家可以在二级市场做一些相应的投资。再往后随着Filecoin主网上线,应用端一定会慢慢往后走。这个可能跟时间相关,跟整个链稳定性和技术架构发展程度相关。但是我们最近包括经销商也在聊,他们就做医疗影像数据,他们也很希望能够嫁接到这个网络里面来。包括前一段时间成立了生态基金,做一些应用类产品。因为是应用型项目,后面肯定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每个人都可以发挥自己的想象空间,可以做一些项目和工具。所以我觉得从矿业生态到一二级市场联动到未来应用生态,中间发挥自己的经验能力资源,都可以到中间做一些布局。

 

关于Filecoin的风险

 

贾小别:请每位嘉宾给我们做一个关于Filecoin的风险提示。

周雪松:对于终端消费者,要关注三个风险,第一投资买的矿机是否能挖到矿第二是主网什么时候上线,是否就不上线了可能第三个未来Filecoin上线以后币价是否能够维持?对于矿商来说的风险首先还是经济模型,经济模型决定了我们很多路怎么走。第二点主网上线以后是否会发现分叉的可能。还有主网上线以后核心算法变更。现在有一个非常适合挖矿的方案,但是未来要兼容两种方案,指不定哪一天就要切换算法。

张云欣:这里面有两个逻辑,我一直在讲挖矿的事情。第一个逻辑就是大家是愿意冒着风险在什么都不确定的情况下,主网一上线就投入大量精力财力,还是在一段时间后,大家能够明了收益的情况再干?这是两个思路。我们的思路就是不着急,稳定之后再带着用户进去挖。我们的宗旨就是永远带着用户赚钱,用户是至上的。大家目前都不知道如果一旦主网上线到底有多大算力,我们是保持一个对市场对项目有充分敬畏之心的态度。

还有大家都在讲Filecoin太难了,在座的矿工也说太难了,因为足够难,因为涉及到区块链技术,涉及到存储基础,涉及到数据安全技术。我们都知道头部存储的亚马逊,每年在安全方面会花很多钱。挖矿是一个长久的生意,我们一直不是完全为利益去干的,大家干得稍微踏实一点比较好,而不是冒着很大风险进去。在深圳今年有两个朋友,觉得我们Filecoin矿机赚到钱了,今天也跑到深圳做这个生意了。城里面人想出去,城外人想进来。所以最后一句话就是,鞋大小自己才知道。

王磊:张总说到做这个事的一些思考,有时候也驾不住在这个事越来越明晰的时候,就会有激进的伙伴们一股脑冲进去,从我们服务的用户群里面也能看到。风险点不管是云算力也好,还是单机也好或者是集群也好,所有投入都需要大家的一个判断,判断这个服务提供商是否是靠谱,是否口碑是OK的,同时是否能持续投入资源和资金,构建整个生态。一方面是等这个事相对来说清晰了再一起进去。还有一些毕竟我们没有办法去控制用户或者是控制我们的合作伙伴的想法,在这个时候只能依靠我们企业来做风险控制。所以不管先进入还是清晰以后再进入,跟机构本身还有实力也好,规划也好,还有投入的资源资金也好,从这些角度来判断这个是否能提供可靠的服务给大家。这是我们的小建议。

Andy:风险有两个,一个是官方实验室这边的风险。因为到目前为止,最大的不确定因素还是经济模型,以及管理数据。刚才也说到,在目前测试网的情况下大家都感受到了,很多跑着跑着没有钱了,最后导致谁算力增长快,是有钱买币的人。还有一个事情就是有效数据,之前的情况就是,谁拿到官方硬盘更多,谁的速度就快。这都是不确定性。最终是协议实验室决定的,没有办法控制。

对于投资者来说你如何选择一家靠谱的矿机厂商或者服务商,在这个事情上应该所有的矿机厂商收到的钱超过一百亿到两百亿,甚至更多。但是投入到设备采购应该只有将近20亿左右。所以这中间有非常大的差距。很多人买了机器,那是否真的在那边帮你挖矿可能要打一个问号。如何做到真正资产确权也是很重要的,云算力就更难了,这是针对矿机厂商的。

对于投资人来说还是要了解Filecoin挖矿的原理逻辑,再去选择一个非常好的靠谱的矿机厂商,最终还要看是否能够闭环。最后币价是市场所决定的,我们也不去评估到底未来会怎么样。所以中间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只有在这么多的风险中才有更好的机遇,能看准风险,看清楚未来机遇才能实现更大的收获。

张日和:只讲项目风险,这个项目风险看起来有三个。第一是协议实验室自己的气度跟气量的问题,你要海纳百川,要聚天下英才帮你思考这个的问题,这个问题现在看起来有一点欠缺,尤其经济学模型上面非常独断。这一块看着不是很好,希望中国矿工团结起来向官方讲一些事情,就是治理不是一个集团说的事情,是全社区的,我们所有参与者都是Filecoin的股东,有权力向他要求,而不是官方高高在上的指挥。经济学模型和激励不相容的,大家有钱一起赚,像一个木桶一样任何一个板掉了这个木桶装不了水的。这也是重大风险。如果按照这个模型去买币来做的话,只有第一批矿工,基本上后面没有人进场了。第三个风险还是算法,换成NS1只能做到大量的冷存储。最重要还是要温存储,必须一两年内要解决,这个解决不了,承载不了万亿美元的梦想。一到两年内在金融泡沫破灭之前,整个全球,包括在座的矿商还有研究团队要把温存储弄出来,整个的远景才能够实现。这是三个风险,短期、中期、长期。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38957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1)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