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之后下一个浪潮将是DAO?

屏风 发布在 区块链 33319

最近在多个社交平台看到这样一张MEME图,身处加密圈的你肯定对DeFi不陌生,图中所指比DeFi更大的DAO是什么,DeFi热度犹在,新的浪潮已在酝酿?

dao1

DAO 是将组织不断迭代的管理和运作规则(共识)以智能合约的形式逐步编码在区块链上,从而在没有第三方干预的情况下,通过智能化管理手段和通证经济激励,使得组织按照预先设定的规则实现自运转、自治理、自演化,进而实现组织的最大效能和价值流转的组织形态。
笔者在2年前曾参与一些DAO创作内容社区的实践,当时被大家称之为DAO的社区聚合一批爱好者,相互协作翻译区块链、DAO相关的文章及产出音频、视频等内容,然后通过人工统计工作量,发放社区通证。客观而言,既不D(去中心化),也不A(自动化、自治),更像是一场小型的社区实验。这样的实验终归面临“面包主义”与“理想主义”抉择的拷问。

实验结束后留给我们一个的思考:DAO有望成为国家、市场、公司之外的第 4 种组织形态,最大化地实现组织的效能及价值流转,形成新的商业变革。那么,这样的变革第一个试验场应该在哪?显然,内容创作社区不是首选。DAO要从理想化的概念走向现实,它的突破口会在哪,路径是怎样的?

 

DeFi,DAO落地的突破口?

去年5月,以太坊爱好者社区在一篇探讨DAO的文章中指出:在 DAO 的新形式层出不穷的今天,讨论 DAO 无论如何都会显得有些不自量力,而且也很难在过于保守和不着边际之间找到合适的平衡点。时间来到今天,随着DeFi的兴起,这个情况又是否有所改变呢?

DeFi项目中,第一个推行DAO化治理的是Maker。MakerDAO 用MKR标定了成员的身份,并界定了他们对 DAO 的治理权限,这Maker的例子里,我们可以看到DeFi治理token的2大功能,1、充当治理时的选票, MKR 持有者的投票结果决定 Maker 的行动方向;2、投票决定出来的共同行动的主要作用在于确定 MKR 对风险的承担,即治理token可以辅助对协议的保护,当DeFi项目出现问题时,token持有者实际是最终的风险承担人。

而最近兴起的DeFi流动性挖矿凸显了治理token的第三大作用:帮助协议冷启动,为DeFi应用快速注入流动性。Compound的流动性挖矿似乎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效仿的项目接踵而至。这些项目,有的以发行治理token的方式开启去中心治理,比如Compound,创建他们投票仪表盘以及提供参与者讨论提案的场所;有的则是基于现有的DAO孵化平台建立DAO,比如Curve,将计划基于Aragon建立Curve DAO。于是,加密社区就出现了这样的预测:DeFi项目的发币潮继续,会催生出大量对治理工具的需求,社区肯定需要通过某种方式来安全并且民主的管理他们的治理提案,因此DeFi 之后加密世界的下一件大事将会是DAO。

对这个预测如何看待?我们可以根据以下的线索进行思考:

  • DAO需要建立于一个有落地可能的场景之上,而DeFi落地的前提成立;
  • 建造DAO成本很高,建立于能创造高价值的应用场景之上,才能保证发展的可持续性;
  • 应用DAO模式的场景对于建立治理规则有较为急迫的需求。
 

DAO需要建立在本身能落地的场景上

通证思维实验室创始人贺宝辉指出,公链的落地会分为几个阶段:第一步是DeFi开启公链落地的序章;第二步是DeFi的协议走向DAO化;第三步是基础性能达到一定程度后迎来Dapp的落地;第四步是DAO的全面落地。
以终为始,公链落地是什么样的一种状态?我们可以作一个推测:去中心化应用一片繁荣,由此衍生出围绕各应用场景的治理需求,不同的DAO建基于去中心化应用之上。这意味着,DAO的落地,是建立在自身能完成闭环、具备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去中心化应用之上。那么,什么样的应用场景符合这个条件,会优先落地实现DAO化?答案也许已经初现端倪,就是DeFi。
理论上而言,DeFi具备落地的前提。“公链落地过程中,我们希望它走向非中心化,不被特定主体所控制的方向。然而,但凡涉及实物资产,不可避免的要通过中心化机构。现阶段,只有完全数字化的资产能够基于链上完成,典型代表包括金融、社交、游戏。其中,游戏和社交更容易受到区块链性能影响的限制,而金融的部分场景对于性能的要求没有那么高,因此DeFi具备落地的前提。”
而实际上,DeFi确实也实现了价值捕获,最显而易见的是做市商在DEX中提供流动性可赚取交易费用。

 

DAO需要建立在能创造高价值的场景上

DAO的建立是需要耗费成本的,一位DAO实践者表示,按最近网络情况,目前基于Aragon建立DAO要花费至少150美元。而且建立DAO的费用具有较大的浮动性,最终花费的价格=消耗的gas*gas price*eth价格,第一个指标,DAO孵化器中可能会对每个模块进行定价,但是由于逻辑很复杂,每个人实际操作也不一定非常精确,但基本上范围可以预测;第二个指标取决于以太坊网络的拥挤程度;第三个指标取决于以太坊的价格。这意味着遇到网络拥堵、ETH价格上涨时,建造DAO的成本会很高。此外,根据不同DAO的设定,DAO的成员同样需要投入不同程度的费用才可以参与投票。

dao2

仅第一步参与,就需要付至少0.1ETH,不过目前探索这可以通过其测试网免费体验DAO的建造

什么样的场景非DAO不可,以至于花费高成本也要上DAO,而参与成员也愿意付费参与?《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另类赛博组织的脱畜指南》一文展示了如何基于706社区(年轻人探讨文史哲宗艺的社区)创建DAO。如果从成本角度去考虑,像文中提到的这个706这个事情,是否有别的替代方案来完成这件事?或者说,显然,相比兴趣爱好社区,DeFi目前就能实现价值捕获,属于高价值场景,是比较可行的试验场。

兴趣爱好类社区、NGO无疑是可以为社会创造精神文明财富,带来福祉,但是这些高价值财富目前难以以货币形式去衡量,我们也期待通过DAO创造新的价值衡量范式。《海星与蜘蛛》一书指出一点洞察,去中心组织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创新事物,但是这些事物的发展壮大可能还是需要中心化的运营方式。也许在新生事物萌芽的阶段,我们不应该以成本这种现实视角来局限DAO的发展,新范式的涌现需要更多的包容。

 

什么领域最迫切需要治理,需要DAO化?

基于公链讲可能构建出各种各样的应用,那什么领域的应用最需要治理?什么样的活动最需要出具一些规则来加以引导、规范?答案指向经济活动,尤其是金融领域,因为其他的经济生产领域,还需要经历一段数字化的进程,全面的数字化还需要物联网、数字孪生等技术的成熟加以支持。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基础是指由社会一定发展阶段的生产力所决定的生产关系的总和,是构成一定社会的基础;上层建筑是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的意识形态以及与其相适应的制度、组织和设施,在阶级社会主要指政治法律制度和设施。” 治理、制度属于上层建筑层面的概念,我们需要找到数字世界领域搭建好经济基础的场景,才有谈DAO化的前提。在区块链众多应用中,有哪些应用能够体现生产力?DeFi的金融服务能力算是生产力吗?目前笔者给不出合理的答案。但总归而言,想要看到DAO,看到区块链生态的长出治理之花,那必须是基于具有经济基础的土壤。

过去的时间里,区块链从业者也许都面临过这样的困境:拿着锤子去找钉子,拿着技术去找场景,实行“渐进式创新”。而在技术发源的另一端,极客们在实践各种颠覆式创新。对于DAO而言,是不是也上演着同样的戏码?公司制历史悠久,不可能一下子消亡,于是公司制企业参考DAO的理念进行管理模式的优化,而DAO的原教旨主义者在另一端平地起高楼,探索着国家、市场、公司之外的第 4 种组织形态?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3052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文章标签: DAO DeFi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