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灭与重生,区块链还是你认识的区块链吗 | 杭州区块链周观察

流行病、经济萧条、种族骚乱、特大洪水……集中于发生在2020年,所有人被驱入一片乌泱泱的黑天鹅湖中游泳,而岸上又有一群灰犀牛虎视眈眈。

工业利润暴跌、失业率创下新高,中国政府向遇难的人们抛去一根叫做“新基建"的救命绳索。而其中,区块链被重提并被明确纳入“新基建”的范畴,重回大众视野中,只是这一次,究竟是"江湖不似我来时",还是“我亦还是来时我”?

7月的杭州即将走出梅雨季,2020年以来区块链行业里规模最大的一场会议就在绵绵不断的大雨中召开完毕,有许多人风尘仆仆地从全国各地赶来,似乎也在试图回答这个问题。

vbox9124_ZXC_8975_113645

 

疫情下的博弈

 

在这次前去参加2020年杭州区块链周的人群中,道娃娃(化名)的身份显得有些特别。

“湖北人憋得太久了。”道娃娃说,他是湖北十堰人,80后。

疫情严控期间,“湖北”属于敏感词之一,湖北人这个身份为他出行带来不少阻力。除夕夜他赶回老家,却因在高速路上突发高烧而不敢下高速,直到在加油站吃了退烧药后体温下降才敢下去。恰好那几天他又和武汉同事接触过,以至于他胆战心惊地度过了2020年的春节。

“我住在武汉市中心医院附近,李文亮还曾给我看我过眼睛呢。后来我就跑到十堰老家呆着了。”道娃娃心有余悸,他曾经离新冠病毒是那么近。

回老家一呆就是半年,此次前往杭州还是道娃娃在疫情后第一次出门。因为害怕耽误,从湖北十堰到杭州,他选择坐18个小时绿皮火车,否则选择飞机高铁就须经转武汉或河北。

“我来考巴比特区块链技术软件开发师证书,顺便参加杭州区块链周。相对来说,巴比特离产业的人要更接近,和我个人诉求比较符合,我也想来杭州看看机会。”道娃娃说,并表示考证书和参会都是他自掏腰包。

道娃娃在一家电信行业的公司工作12年,见证它上市并失去理想,同时,也见证了电信运营商江河日下。5G也不一定能拯救运营商,道娃娃透露电信业在今年砍掉了25%-35%的预算,可谓外热内冷。

“我曾经认为比特币95%的人群是中国人,那么一定是骗局。现在我觉得中国人多的地方才有市场。"道娃娃在2014年时就通过央视知道了比特币,但比特币没有吸引他,他一笑了之,反而是2017年的艾西欧漩涡将他卷入局。

道娃娃当时投了很多艾西欧的项目,唯独没有比特币,他也不玩杠杆游戏。他觉得那是因为区块链吸引了他而比特币没有,他隐约感觉区块链就是下一个互联网。他一只脚踏进区块链圈,在一个项目中担任兼职,开始自学区块链相关的技术知识。

道娃娃现在回头看,那是一个被风口吹起的巨大泡泡。

而在今年疫情持续期间,道娃娃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思考,不得不为即将到来的中年危机做准备。而政府在此时为区块链正名了。

最终,他迈出了一步,决定All in区块链。

庆幸的是,当道娃娃来到杭州区块链周主会场,发现一切如预期中的那样:“去年的乌镇峰会还充满着理想主义色彩,很乌托邦。今天的峰会显然更落地。我想区块链一定会走互联网的老路。”

如果遇上最坏的情况,道娃娃会给自己五年的时间去等待。

vbox7083_ROCK1766_081245

 

 产业入局

 

人流动的方向,有时候也是潮水的方向。

企查查数据显示,今年3月份后区块链相关企业的注册量回升并超过疫情前数据。今年4月注册量超1900家,高于2019年月均新增,6月注册量达2406家环比增长34.49%,注册量再创新高,目前国内区块链相关企业共有4.56万家。

产业方面也在加速落地。2019年以来,产业区块链动作频频,以微众银行、万向区块链、矩阵元等企业纷纷推出企业级应用。赛迪的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底,国内区块链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产业规模约12亿元,硬件产业规模约400亿元,在案例数中,国内区块链案例数累计约710个,仅2019年的案例已达到统计以来的案例的49%。今年4月,有国家队背景的区块链服务网络(BSN)宣布正式投入商用,更是万众瞩目。

这样看可能会更具象一些:根据巴比特票务组数据,这次杭州区块链周主会场有近2000人报名,三分之一的票仓来自产业区块链,而这些产业区块链主要来自杭州、重庆、海南、福建、湖南等地方的大数据局或者招商局。

和往年相比,产业入局是一个非常大的不同。

“各地区块链产业协会的会长也都有一同前来,诉求第一就是招商跟找应用场景。”巴比特会议组工作人员陈松颖表示。

作为这次杭州区块链周的总负责人王晓萌有更直观的感受:“产业赋能在以往我们举办的会议中议题涉及的不多,因为看不到太多的落地。BSN的落地是很显著的进展。这次来我们会议的产业嘉宾要多很多,所以你看我们这次主会场的主题就是拥抱产业新浪潮。”

此外,在王晓萌看来,这次杭州的区块链产业周是被市场需求推着走的。受到今年上半年的影响,原计划于今年3月召开的区块链周一直拖延到5月才开始着手,并确定在7月召开,留给她准备的时间只有1个半月。令她感到意外的是,合作方参与热情高涨,商务组仅用了一周时间就完成了大部分赞助商的签约,且超额完成,是她原定目标的三倍。

不完全统计,仅从购票和邀约情况看,这些大小活动至少吸引了2500以上的人前往参与。

杭州区块链周主会场的周边还有多个活动同步举行,王晓萌表示,这些大大小小的活动超过50场,“直接增加了场地提供方当月的营业额。不少人因为杭州区块链周赶来杭州、赶来未来科技城,因为不少活动主办方来自外地,许多会场周边的活动场地连续三五天被包场,酒吧老板们甚至自发为杭州区块链周做宣传。”

vbox9124_ZXC_1853_213652

洗礼后的归来

 

区块链周正式召开的前一晚,一个离主会场不到3公里的酒吧就承接了一场小规模的区块链酒会。这个酒会是由区块链交易所、媒体、项目方共同举办的,本质上是一场流水席,很多人离开了,又有很多人进来,被摆在桌上的,是人的年华。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2018年上半年时的盛况,人们像潮水涌来,又匆忙奔向下一个目的地。

吴群(化名)是酒会发起方之一,他计划充分利用杭州区块链这次活动。他并未退圈过。这一次,吴群归来后,角色从交易所切换到了项目方。而他的归来,是回归职场的归来。

2018年的区块链行业,留给外界的印象是泥沙俱下、醉生梦死,浮躁则是外界给这个圈子90后的主要标签。

世界也曾给80后贴上自私、拜金的标签,但争论随80后成为社会中流砥柱而平息。同样,追求个性的90后也会成长,但渴望上升,仍是核心诉求。“时代把互联网送给了80后,那么区块链就是时代给90后的馈赠。”这句话在2017年时很流行,但市场终为90后完成了洗礼。

吴群是2017年毕业的金融系学生,如果不是2017年后数字货币大爆发,他可能会成为一名金融衍生品交易员。

机缘巧合下,他加入了一家数字货币交易所,该交易所的老板、大股东是风险投资机构背景,因而关于长期理念也渗透到了该交易所的日常经营中。

不到两年的时间,吴群便成了这个项目的运营总监,成长速度很快。这样速度若发生在传统行业,就是上升神话。

“什么都做”、“一个月工作30天”、“几乎没在凌晨十二点下班过”……他觉得公司就是他自己的,他把老板的公司当成自己的公司在做,每次在国贸上下班的路上,吴群望着那些熟悉的高楼一边思考公司下一步该怎么办。

员工一开始思考公司的战略,就为日后与老板的不合植下了种子。

起初吴群认可老板的理念,“2018年7月份我们去韩国考察过,韩国的项目方非常热情,都愿意拿出500万人民币来我们这里上币。我记得我和一个韩国年轻人坐在酒吧里聊项目,他让我产生了这个项目符合我们要求的错觉,结果老板一句你再好好看看打了回去,后来我认真看了这个韩国人对外的宣发资料,觉得老板是对的,这就是个空气币,但当时那个韩国人开的条件真的很诱惑,可以说比较遗憾吧。”他回忆道。

吴群所在的交易所因审核过严还没来得及赚钱,市场风向急转直下,吴群希望自己的交易所能成为TOP3的愿望彻底落空了。吴群所在的交易所在2018年底也开始了裁员,人数从70余人裁到仅剩20多人,和他刚来这个项目时的人数几乎一样。

不光是吴群的项目在裁员,当时整个区块链行业都在裁员,虽然没有人具体统计过到底那个冬季清退了多少人,一级市场确确实实冷下来了。烯牛数据显示,2018年8月后,区块链领域里的月均融资金融和融资笔数呈现断崖式下跌,在金额上,月均融资额一度降到了5亿元左右,以至12月份的融资金额仅是年内月均最高时的约6%。

二级市场,人们也开始问,比特币到底打算横盘多久?外界的寒冷在考验屋内人的心态。吴群的情绪也受到了影响。

“我对整个行业和自身都产生了怀疑,我质疑我的选择是不是正确的?曾经我对我们的团队非常有信心,所以我全情投入,相信按照老板的规划一切是光明的。但在整体熊市来临的时候,我觉得所有人都站在了一样的位置上,全部坠入冰点。”吴群说。

二级市场逐渐丧失波动后,不少用户从一二级套利转战合约交易,希望通过放大波动来获取更高的收益。吴群当时和老板提议说公司应该准备上合约系统,因为用户需要,公司也需要,而老板却坐下来跟他谈论产品功能模块改善的其他问题。

两人虽然讨论了很久,却没有讨论出结果。类似的讨论次数多了,铺天盖地的疲惫席卷而来,吴群开始给自己放小长假,最终是大长假。

没有人员变动、也没有业务板块调整,2019年11月28日,吴群突然向老板提出离职,在提离职的时候,老板也对他笑了,那天他感到失落又轻松。

“离开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带走。老板说的一句话让我特别感慨,他说这个市场就是劣币驱逐良币、劣所驱逐良所。”辞职后的吴群先在家里休息了一个月,这一个月他一半时间在家里炒币,一半时间用来见人,后来有朋友找他做了一个数字货币资管计划,资管计划第一期募集完成后吴群又准备重新加入到职场中。

今年5月,吴群入职了一个做区块链行情的项目,试图找回上一份工作时的热情。在参加杭州区块链周之前,吴群已经开始参加行业内的活动。

“这里的人真多,就算去掉三分之一还是多的。”吴群抵达杭州区块链周的主会场时说,由于前一晚的酒会工作让他忙碌到凌晨三点,他已经迟到了,现场的观众和嘉宾已经开始有些稀稀落落,“我喜欢那种全身投入的感觉,我要把感觉重新找回来。”

vbox101953_LEE_4533_204157

清醒的赌局

 

人生由大大小小的赌局组成,赌对了是运气,赌错也是概率。小缪(化名)与吴群经历类似,但她比吴群要早工作两年,也被这次杭州区块链周吸引前来。

这次区块链周依然有很多新面孔出现,但小缪已失去了两年前的那份热情。

小缪是北京人,毕业那年,她被宇宙第一大行工商银行点钞机扬起的大量粉尘呛到了。不想成为银行里的一颗螺丝钉,她投身到双创的浪潮中,阴差阳错,在2017年底被一位投资人拐进了区块链圈。

后来在熊市中不满业务架构调整,小缪在向合伙人提出离职,戏剧性的是,她的老板、同时也是该公司的大股东,因为遇到管理上的困难和业务资金上的瓶颈,与她前后脚离职,放弃创业,重回大户身份。

在休息整整四个月后小缪开始重新看机会,和吴群不同的是,小缪考虑过退圈,即便是今天她也保留着一个习惯,去猎头那里评估自己在互联网行业中的竞争力。

“我想过退圈,当时很多朋友都离开了。我就差那么一点点。等我回来再找区块链行业里面的就业机会时,感觉都不合适,我跟自己说要是8月份9月份还找不到工作,那我就去互联网公司。”小缪解释,并说自己在进入区块链之前曾拿到字节跳动的offer,而当时没有选择互联网公司却选择了区块链——这成了小缪用来劝说自己继续呆着的理由。

小缪的等待是有效的,命运一头撞了上来,于是她留了下来,进入到一个新的区块链项目中,“我还是喜欢这里,因为在这里我的发挥空间更大,我可以真正独立去做一件事。比如现在这个项目的全球化是由我主导推进的。而在互联网我也许只能做一颗螺丝钉。”

也许这就区块链行业的魅力。小缪相信区块链还会再好起来,因为需求在那里,她并不认为自己有信仰,“至少在2023年之前能看到希望,这也是我给自己的期限。”

如果说比特币是密码朋克,那么这些年轻人在过去演绎了迷幻摇滚,确会在区块链行业里写上一笔。

随着越来越多的区块链项目融资轮次后移,两大矿机企业嘉楠科技、亿邦国际相继登陆纳斯达克成为一个划时代的标志,区块链草莽时期也即将被画上句号。云象区块链创始人黄步添在杭州区块链周上表示,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会看到出现区块链企业申报科创板。

“真的要感谢巴比特给我带来的好运,我现在要去北京做TO G的区块链政务了!”杭州区块链周结束后,道娃娃带来了好消息。他果然有所收获。

(上述人名应采访对象要求均为化名)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21070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