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区块链国际周丨圆桌对话:五大交易所齐聚,寻找数字市场新蓝海

HBTC霍比特 发布在 链圈子 17768

本文文字整理:巴比特资讯 Apatheticco

 

7月5日,由杭州市余杭区政府指导,杭州未来科技城管委会、巴比特主办的“2020杭州区块链国际周”正式开幕。在《合规化突围之路:寻找数字市场新蓝海》圆桌上,库币高级合伙人 Alicia、BitMart创始人 夏尔特、币核科技&HBTC霍比特商务副总裁 Elsa Qiu、虎符创始人 王瑞锡与Bingbon品牌总监 Olivia,与主持人PANews 联合创始人兼主编毕彤彤一起,探讨了数字货币交易市场的挑战与机遇。

vbox9124_ZXC_9220_152026

Alicia认为,技术无罪,重要的是人们要去如何使用它。高杠杆仅作为金融衍生工具,无需戴上“阻碍合规发展”的高帽子。我们需要做的是引导投资者了解产品,然后更好地去使用它。这样不仅有利于用户自身风险管理,也有利于促进加密行业的健康发展。

夏尔特表示,现在几乎没有任何一家从草根出身或者从币圈出来的机构,能够说自己是在合法做合约和期货交易,这一块相对来说非常空白。期货的监管,在中长期都处于空缺的状态。对整个行业来说,更多还是基于行业的自律。

Elsa Qiu则指出,对于想要进入市场的交易用户而言,他们更希望在简单便捷、低门槛且安全的系统上体验,以更简化的形式参与。所以,HBTC霍比特团队在研发HBTC Chain时,在如何降低用户进入门槛、优化用户体验等方面,积极地采纳社区用户、开发者的建议。目前HBTC Chain霍比特公链已经在公链代码测试审计阶段,测试网已经上线了去中心化闪兑和跨链资产映射两大功能,并且在2020年第三季度会有更多的公链产品推出。

面对想要进入期货交易市场的创业者,王瑞锡建议,首先要考虑自己对于期货这件事的了解程度是什么样的,这当中你的核心点在哪里。行业竞争非常激烈,创业者必须考虑清楚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再做决定。他认为,做交易所的核心点在于发现优质项目,第二个就是能满足用户的需求,能满足市场的需求,解决市场上的痛点。

Bingbon品牌总监Olivia认为,合约市场还处于一个萌芽到成熟的过渡阶段,它依然是一个蓝海市场。对于这样一个新的市场,陆续会有更多的新玩家争相入局,这样的趋势是健康的,也能吸引更多的关注。最终合约市场可能形成“多强”的整体格局,能够满足整个行业不同群体的需求。

以下为圆桌实录:

Q1. 数字货币交易所如何积极布局合规?

Olivia:BingBon是做合规交易的。其实大家都能感觉现在数字资产各方面的合规都已经加速,甚至是一些传统金融巨头也想要进场。这件事情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传统金融介入之后,会陆陆续续有更多观望的玩家进场。

对BingBon来说,我们也是很积极在做全球的合规,我们目前已经有美国、澳大利亚等一些牌照,也在积极申请其他国家的牌照,接下来也会持续专注在合规上。

夏尔特:BitMart有3位全职律师负责交易所所有合规工作,我们在现货这一块有很多牌照,包括美国联邦政府的MSB(货币服务业务)牌照,也有6张州级别的MSB牌照。目前我们还没有ATS(替代交易系统)牌照,还不能做股票二级市场的交易,但是我们能做一级市场的股票交易。

目前现货合规更多还是看美国,美国目前走的比较快,而且有比较成熟的体系。如果想要做币币交易,而且只做实用型代币,你只要有联邦政府的MSB,并且接受反洗钱监管就可以了。但如果想要介入法币,就需要有州级别的牌照,要去跟银行谈托管服务。如果涉及证券代币,必须要去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备案,申请相应牌照。其他国家和地区也有跟进,比如说香港的9号牌照。

Q2.,合约市场如何合规化、规范化?
夏尔特:合约这一块,这个行业还是极其空白。在美国想要做期货合约,你有很多牌照可以申请,期货交易牌照由CFTC(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进行监管和发放,这只是做交易。如果你想要做清算,还要有期货清算牌照。

合约期货、合约交易监管跟现货不太一样,合约期货没有漏洞可以钻。做现货交易,你可以说我做商品的交易,不是证券,你可以跟SEC打官司。但是期货合约不看你底层资产类别,只看你的业务类型。所以在每一个国家都属于强监管,中国也是一样。中国有160多张期货牌照,已经停止发放,而且不可能让你做比特币的交易。

现在几乎没有任何一家从草根出身或者从币圈出来的机构,能够说自己是在合法做合约期货交易,我觉得相对来说非常空白。而且期货的监管,我认为在中长期都处于空缺的状态。对整个行业来说,我觉得更多还是基于行业的自律,其实现在中国很多交易所都在做类似于这样的事情。我也不太建议大家做合约和期货交易,我们有合约交易的产品,但相对来说还是面向专业交易用户,所以大家还是谨慎。

Q3. 高杠杆对于加密衍生品市场的健康发展有利吗?还是说,高杠杆是阻碍合规的障碍?
王瑞锡:我们现在看到市面上很多交易所都有期货或者期权,杠杆倍数高达100倍,这其实对我们和用户来说都有很高的风险,但是,我觉得这只是说存在风险。

风险是什么?其实就是我们是否合理利用我们的杠杆率。不同用户的选择和需求是不一样的,风险偏好低的用户可能只是去规避现货上的风险,可能使用的风险杠杆率低一些;风险偏好高的用户有可能就是去以小博大。对于平台来说,其实要合理引导用户使用杠杆,去引导用户合理规避风险。

所以,从好的角度来看,高倍杠杆其实是可以保证我们的市场稳定性。但对于坏的一面来说,其实可以让用户增加非常多的风险,产生大额亏损。所以如果从政策角度来考虑的话,我觉得应该会出一些制度引导、规范这个市场。

Alicia:加密衍生品的出现,其实也代表了用户希望追求更积极、更多样化的交易模式。杠杆的出现其实已经很久了,技术无罪,就看我们怎么利用它。高杠杆会放大你的利益,但它同时也代表极高的风险。我们在做投资的时候,在追求利益之前,最重要的还是去控制风险。

我认为与其说杠杆,还不如说我们有两个重要的发展重点,首先就是我们要保障它的公平性。比如说意外事件发生时,我们要阻止用户的不理性行为。像之前3·12的时候,我们把最高杠杆倍率从100倍强制下调到20倍,就是希望减少因为市场大幅度波动产生的不理性行为。同时,我们希望通过更多的知识普及,可以帮助大家更理性地下判断,使整个市场有更好的发展。

此外,就像互联网刚刚兴起的那几年,经常有人抨击互联网不利于青少年的发展,但发展至今,我们却可以看到互联网推动了整个社会的发展,让我们进入信息化社会。所以,高杠杆仅作为金融衍生工具,无需戴上”阻碍合规发展“的高帽子。我们需要做的是引导投资者了解产品,然后更好地去使用它。这样不仅有利于用户自身风险管理,也有利于促进加密行业的健康发展。

Q4. 合约市场竞争异常激烈,新选手还有机会吗?
Elsa Qiu:现在全球的交易所可能有3万多家,大概不超过10%的现货交易所具备合约功能。合约赛道大家拼的不仅仅是业务层面,还在于底层交易系统是否稳定,API是否稳定,做市商的合作能力、手续费框架是否合理、深度与流动性是否满足用户需求,以及是否能够给用户提供很好的交易体验等。

币核科技的币核云交易所系统业务已经平稳安全运行两年,服务了全球超过260个客户,云平台注册用户超1300万,总托管资产约60亿美元。在技术层面,币核云交所系统撮合引擎能做到每币对大于230万次内存撮合,成交清算一般单台服务器每秒2-3万次订单、年在线时长大于99.99%、RTO小于1分钟。且自交易系统上线以来,币核云交易所系统累计完成了4万多次系统的发布升级,从未宕机和出现错误,需要主动停机维护的时间,在过去一年内总计不超过1个小时,达到了99.99%的可用性,这一点是目前各家交易平台提供的云交易所都做不到的。

Olivia:合约市场可以说处于从萌芽到成熟的过渡阶段,我们觉得它依然是一个蓝海市场。对于这样一个新的市场,陆陆续续会有更多的新选手加入,其实这样也是比较健康的,也能吸引更多的关注。对于市场的多元化,我们是用100%正面健康的态度去判断。最终合约市场可能形成”多强”的整体格局,能够满足整个行业不同群体的需求。

对于Bingbon 而言,我们始终把用户放在第一位,关注用户的需求。她表示,Bingbon作为数字资产衍生品交易所,一直专注打磨产品,服务好用户的同时,也有针对用户的一系列用户教育专栏文章,并推出[用户保护计划]与针对各类风险的风险提示,致力于给市场提供更多的产品,更好的体验,更多的创新。

王瑞锡:如果说从整个区块链行业大的角度来看,我觉得目前无论是你做什么,做交易还是做挖矿,还是做媒体,还是做任何事情,其实都是有价值的。长期来看,目前还处于蓝海状态。如果单纯做一个期货或者期权交易所,我认为肯定是值得的,毕竟我们现在整个市场的自由竞争度非常高,这是一个依靠你的技术、运营思路、眼光就能做出来一些事情的年代,实际上这是非常重要的。

对于虎符来说,我们也有期货。对于我们来说,做期货其实是一个守的过程。我们整个平台的生态的完整性,会导致我们用户是否会留在我们平台,使用我们平台。我们想通过我们的平台,提供给用户更多的服务、更好的体验。所以对于虎符来说,期货交易是一个守的过程,不是一个攻的过程。我们想做出来就要做出自己的特色,再结合市场大背景,才能做到一线平台或者做到头部。

对于想要进入期货交易市场的创业者来说,首先要考虑自己对于期货这件事的了解程度是什么样的,这当中你的核心点在哪里?你是有非常强的交易经验,还是说有一批人愿意跟你一起交易,愿意相信你,一起在你的平台上交易。其次选择你的技术合伙,或者你有技术背景之后,你是否考虑到你的技术完善度是什么样的?其实这几点都是综合考虑的。你要思考你的竞争力是什么,你真正考虑清楚再下手也不晚。

Q5. 目前加密市场的下一个蓝海和新的机遇在哪里?
Alicia:在DeFi这一块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指标,它就是所TVL(Total Value Locked,锁仓总价值)。3·12行情大跌时, DeFi的TVL从10亿美金快速下降到5.5亿美金,几乎减半。现在半年过去,6月的TVL从9.5亿美金成长到了16.8亿,涨幅接近80%。为什么会有这么快的成长?来自于DeFi最近的一些热点项目,尤其是Compound。所以DeFi跟DEX,我认为会是下一个阶段很重要的新蓝海。

而DeFi和DEX还是要依托于稳定的公链技术,公链里面专注于金融领域这一块也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赛道。我们库币也推出了公链项目Kuchain,并且最近上线了测试网Kratos。Kratos就是致力于金融领域,希望可以给DEX、DeFi更多、更好的应用落地机会。

讲到DEX,其实无外乎两个痛点:第一是TPS,第二是交易深度。对于解决交易深度这一块, Kuchain决定直接从链上解决这个问题,专门开发了layer3 的模块,有效解决痛点,解决 DEX 发展的瓶颈问题。

夏尔特:其实区块链本身具备天然的监督特性,它的透明性和可抗击审查性,自然表明是被监管的。从早期时候,大家都觉得DeFi是一种传统金融辅助型的方向,但现在看来更可能是一个完全重新解构传统金融的方向。 其实在座各位,无论你是投资人还是开发者,都应该关注这个方向。关注这个方向有哪几个点?其实整体上我们看两个方向,就是在区块链和传统金融上,一个是资金流,一个是数据流。

怎么理解资金流?比如你用支付宝完成一笔转账,你的钱是从支付宝划转到银行,再从银行划转到商家,这里面有很多机构,支付宝是一个支付机构,银行是托管结算机构,另外的商家也是一个接受方。实际上对应到区块链上,你可以通过协议层完成类似金融机构的清算、借贷、保险、交易等一系列的动作,你只要有协议就可以完成这样的内容。当然现在去中心化应用还有很多问题,比如说Compound上的借贷率,你花五百元,只能借到一百元,但是在传统的中心化的金融机构里面花一百元就可以贷到90元。比如说Uniswap的TPS也好,它的交易深度、定价模型也好,是撑不住非常大的流动性。

所以去中心化协议层的内容是很多开发者可以玩的东西。同样在投资上,也有可以玩的东西,基于这样的协议产生的代币涨了几十倍都有,这个代币是有意义的,本身是利率,是你借贷的收益的权利。所以无论是投资人还是开发者,都可以基于此做很多事情。

还有数据流,比如你到银行借款,你的个人信息、信用信息怎么办?这些东西在链上也可以做很多类似的开发,连接现实世界和线上世界的预言机怎么做,怎么抓数据,KYC的数据流怎么跟现有银行体系结合?里面有很多创业的机会,但是里面的难度也很高,包括政策上的问题,还是有很大的难度。但无论是投资者还是开发角度,DeFi都可以关注的方向。

Q6. 怎么看现在的DeFi发币热或者DeFi的现状?
Elsa Qiu:我在进入这个行业之前,是在传统金融,当时我们一直也听到比特币或者各种各样的去中心化新名词。大家当时第一个反应是,去中心化金融和开放金融是否能在某一个时间取代银行体。

目前很多DeFi项目都是以太坊的,但是很多的交易流通都已经有一定的局限,而以太坊2.0的升级可能也是一两年以后的事情了。从DeFi到DEX,我们想要结合它的话,其实是需要在每一个经过挑选的优质资产、优质公链上。

HBTC霍比特在2018年开始布局的时候,就做了DeFi方面的产品布局,即通过自主研发的、以全新密码学的跨链技术构建的HBTC Chain,轻松实现跨链资产的流通和托管清算。目前HBTC Chain公链正处于代码测试审计阶段,测试网已经上线去中心化闪兑和跨链资产映射两大功能,并且在2020年第三季度,会有更多产品推出。 。

HBTC Chain支持所有主流公链的跨链接入,并且这些公链资产可以在HBTC Chain流通与交换,实现完整的DeFi生态支持。同时,未来我们会采用OpenDex方案,让任意社区和交易所都可以非常方便的搭建自己的DEX,从而更好的保障用户资产,提供更高的交易安全性,实现加密货币资产安全可靠的流通以及完整的用户隐私保护。

王瑞锡:其实虎符没有特意去关注DeFi生态或者代币。交易所是我们现在通过技术和运营手段,通过我们的思维,通过我们的形态去做。我们的核心点是在于发现优质项目,发现什么样的好项目能够让用户收获价值。我觉得最开始每个行业的红利期都是随着暴富或者赚钱效应,带来更多人参与这个行业。所以在这个点上,其实我们的核心点还是在于怎么发现更优质的项目。第二个是能满足用户的需求,能满足市场的需求,能解决市场上的什么痛点。

所以大家能看到,我们上了很多优质的项目,刚好又赶上DeFi项目的爆发,这些项目的爆发,就形成一个DeFi潮。所以大家反推出来我们是追赶DeFi的热点。但其实我们不是追赶热点,我们只是在这个行业里面碰巧遇到了这个行业的一些波动。

另外还有一点,我们如何正确甄选好项目?大家目前看到的是结果,但之前其实做了非常多的工作。在这之前,我们根据我们的需求来看,我们最早是做借贷,其实我们在这里已经关注到了类似Compound的去中心化技术解决方式,这只是解决我们需求的一个点。从发币的角度来看Compound,它的经济模型做的非常好,业务运行了非常长的时间,它有足够的盈利空间,能支撑起它的代币模型。在这个过程中,其实代币是促进它们整个项目的活跃度和流动性的。所以,发币对于它来说是很好的事。

对于交易所上线这样的项目,其实是发现被低估的资产和优质的资产。后面还有一些很好的项目,也是我们很早部署、很长时间看的,有一些是主链项目。这个行业里面无论是Token项目还是主链项目,我觉得还是有非常多优质的项目,期待与大家一起发掘这样的项目。

Q7. 交易所现在如何获取新的用户?
Olivia:新用户的获取这一块,我们都清楚要先把产品做好,再考虑去各个市场的流量渠道获客。对我们来说基本上两个:一个是越来越多的玩家争相布局衍生品市场之后。会带来一大批新用户;另一是我们在国际化的拓展,各个地区本地化发展的时候,会给我们带来新的用户。

王瑞锡:想获取用户很难,你要做的非常专注、非常专一,关心用户的体验以及用户的行为,还有你的产品要做得足够好等等。但其实这些都不是最关键,最关键的是行业的浪潮我们能不能遇到,这是我们的幸运。不是我们有多努力就可以获取到用户,有浪潮的时候才能获取更多的用户。

Elsa Qiu:HBTC霍比特作为全通证的平台,我们现在依托霍比特人、霍比特队长来拓展市场。从流量获取来说,一个是依靠霍比特队长,另外一个就是我们的众筹流动性上币。优质资产肯定是以社区推动的,社区给我们推荐的优质资产的话,因为最重要的就是流动性,而社区做市商的角色已经在我们平台上呈现出非常明显的优势。

夏尔特:现在交易所偏向互联网流量竞争的趋势,所以交易所还是看过硬的产品和强势的应用来进行获客,运营也包括资产的选择和服务的体验。关键是这两点,无论是国内国外,都是一样。

Alicia:我认为获取流量的关键,对整个产业来讲就是去解决信任问题。作为交易所,我们怎么样解决信任问题?其实是通过两个手段:第一个是增强用户的资金安全,第二个是提升交易体验的透明度。

Q8.年底比特币会涨到多少?

Olivia:我不负责任预估一下,大概是1万3千美金。

王瑞锡:我大胆猜测,2021年比特币会达到10万美金。原因有三方面。第一方面,我对比特币的信心非常足,因为也是利益相关者,所以肯定希望比特币越来越好;第二,针对市场经济下行,各个国家通胀严重,也会促进比特币的发展;第三,人类的灾难,疫情是一个低谷,低谷肯定会把我们整个经济周期打破,本身是一个经济周期下行的阶段,等疫情结束了之后可能是一个经济上行阶段,所以这也是对于比特币行业、对于区块链行业的利好。

Elsa Qiu:到年底,我认为比特币会下行到6千美金,然后再上行到1.5万美金。

夏尔特:现在美国每个月买的比特币数量已经超过比特币的产量,所以它有一个基本的资金流入的支撑。包括我们从目前美国OTC市场来看,现在入场资金量还是很大。但是存量市场很大,还有合约市场的存在,所以如果要达到量级的提升,我认为很难。

如果说能增加类似于Libra或者DCEP的底层资产的话,通过一些金融规则大量增加底层资产,我认为比特币有可能往5倍、10倍走。但按目前的情况来说,还没有看到特别的迹象。所以从目前资金情况和玩家增量情况来讲,我认为1.5-2万是可靠的数据。

Alicia:关于比特币币价,我认为有两个层面,今年有一个大势就是比特币的减半,还有是经济形势。虽然说全球疫情已经减缓,但我们还是要给用户一些时间,去重新建立他们的信心。所以在外部资金流入上,我想可能没有这么快。我不负责预测,我想到美金大概是1万美金左右。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19010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