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区块链国际周丨灵魂拷问:2020以后,区块链投资还会有多热?

邱祥宇 发布在 链圈子 21568

IPFS无疑是2020年最大的机遇之一,那么,如果我们将视角放在整个区块链行业,还有哪些投资机遇呢?区块链纳入新基建、多地政府发布区块链三年行动规划,这些政策对区块链投资的基本面会带来哪些改善?区块链两极分化,联盟链和公链哪个市场更有机会?上半年区块链领域并未爆发融资潮,是否在为下半年蓄势?面对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其他新基建领域纷纷走出独角兽,区块链行业何时迎来独角兽?

面对以上种种疑问和期待,7月6日上午,在“2020杭州区块链国际周”现场,Hashkey Capital 执行董事邓超、沙塔基金合伙人蒋涛、SNZ创始人施海华、云象区块链创始人、VNT Chain联合发起人黄步添、欧科云链B-LABS CEO Lola等众多知名投资人和创业者围绕区块链投资话题展开了精彩分享,他们有的是专注新科技投资不小心被区块链的魅力吸引,有的是在VC领域创造过投资神话希望在区块链行业重塑神迹,有的是全身心投身区块链的创业者。让我们一起来听听他们给出的答案。

touzi

 

产业政策密集下发,区块链迎来高光时刻

 

主持人(Lola):今年以来区块链行业国内利好政策不断:2月,区块链首次被写入中央一号文件。4月,国务院发改委首次对新基建的概念和范围进行了说明,区块链被纳入新基建。6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布2020年度立法工作计划,要求重视对区块链等新领域、新技术相关法律问题的研究。去年“10.24”讲话之后,国内多个省市制定发布了区块链的三年行动计划,针对这么多的利好,对于区块链行业投资及经营基本面会产生哪些影响?

邓超:国家层面上把区块链提升到和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同样高的国家战略层面,所以从监管大环境来看是很大的利好。

邓超

从投资角度来看,在国内我们看到比较多的资本方,有政府支持的母基金,有区块链专项基金,开始投一些区块链的项目。另外,我们也比较欣喜地看到政府或者公共事务领域已经开放应用场景给区块链公司参与实践。

从具体投资的项目来说,在国内可能会偏联盟链或者技术供应商多一些。

蒋涛:从我们角度来看这个行业最缺的还是相关人才,也希望这些政策的落地给投资人更好的环境,让更有耐心更能够做价值投资的长期资金进来。

我们从传统的互联网转过来看这个行业,会发现两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我们谈过很多创业团队,他们关注投资社区比关注用户和产品要大得多,这是我们很难理解和接受的。包括之前一些合作,发现在这个行业投资人由于复杂Token机制设计,和创业团队并不在一条船上,这也是我们很难理解和认同的。我们从传统的VC过来,会坚定和创业者站在一条船,先谈为用户创造价值,再谈收益的问题。

施海华:从行业来看分两个维度,技术的维度,资本的维度。

从技术的维度,技术的发展需要时间和耐心,并不会因为国家战略支持,在短短8个月左右的时间就成熟了。特别是中间还有3个多月“疫情”。今天技术的逻辑还是从公链的技术往联盟链应用转变。中长期来讲,我相信在联盟链应用层促使底层技术进一步发展,两方面是相辅相成的。

施海华

从资本的角度,国家的热情、企业的支持会大大推动这个行业往前走。可以想象一下,新基建有很大一笔预算下到行业里来,很多企业会拿到百万级、千万级订单,很多企业能够就此从天使轮走到A轮,从A轮走到B轮,我相信在未来1-2年之内,我们就能看到以区块链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

黄步添:资本层面,确实对我们公司有大的帮助。以我们公司经历来说,中信证券、深创投都是我们早期的股东。最近一轮融资速度非常快,去年底到今年1月份我们完成了大概6千万的融资。

在产业区块链落地层面,虽然有疫情,但对于数字治理+数字金融领域,催生了很多大的需求。在3月份我就说产业区块链春天已经来了,从我们公司来看,今年相比去年有400%的增长,从资本和整个营收来看,是非常好的反应。

 

联盟链VS机会,谁的机会更大?

 

主持人:谈完政策,我们再来探讨一下区块链行业投资机会。施总,去年在巴比特乌镇大会上,您曾经发表过拥抱联盟链的想法,我看了SNZ对外的资料,目前还没有披露联盟链项目,对此你的看法是?

施海华:我们在2016年时已经开始做一些联盟链的尝试,甚至自己上阵。当时把以太坊的公链版改成联盟链版,我们加上账户管理体系、智能合约,做出来一些应用。

2017年,我们进入企业以太坊联盟,是企业以太坊联盟30个创始成员之一。

2018年,我们和上海国资成立一个混改公司,经营着上海市区块链协会和上海市区块链产业基地,目前协会已经有200多个会员。

2019年,我们和全世界最大的孵化器PNP合作,在硅谷成立了区块链联合创新实验室,利用区块链技术赋能实体产业。

今年以来,我们做了一只人民币基金,已经和几个非常不错的标的在交流。

主持人:Hashkey在2018年推出了Hashkey Capital区块链基金,基金规模高达七千万美金,专注于区块链行业的投资。蒋总在11年前在传统VC投中途牛网,5年投资回报超过100倍,也是当时行业独角兽。目前成立沙塔基金,投资区块链行业的项目。两位在区块链行业的投资逻辑是怎样的?

邓超:我们将自己的的投资策略定义为生态投资,把整个区块链领域内看成三大部分:一是Layer1和Layer2,底层和协议层。二是应用层,可能是区块链技术在现实商业场景当中的应用,也有可能是区块链原生应用场景;三是把数字资产当成新型资产类别,围绕资产来做的金融活动。

蒋涛:我们比较看中区块链在有用户情况下落地应用,最近开放金融和DeFi比较热,讲一下我们对这个行业的看法。

首先DeFi和开放金融是区块链落地很好的应用场景,我们把区块链在某种情况下想象成为互联网的一种衍生,互联网在连接一切的时候,在碰到国界和货币时碰到了很大的障碍,我们认为Facebook提出Libra是有必然性,很多事情在互联网的世界解决是有困难的。

回到开放金融来看,以抵押借贷和闪兑为两个典型的案例,抵押借贷中以MakerDAO和Compound为代表的两个项目,拉平了全世界借贷利率市场,第一次实现中国人借钱和美国人借钱获得的利率是一样的,存款获得的利率是一样的,这个事互联网世界想做,但又做不到。

蒋涛

其次,这些抵押借贷项目上本质上都用了智能合约管理它的资金池,国内因为经历过P2P的问题,知道资金池的管理是很难的问题,所以传统的行业如果要来做,来管理资金池需要很高的信用,需要付出很大的监管成本。区块链行业用一个简单的智能合约实现,实际上从性价比和效率上是传统金融公司很难企及的。

闪兑,uniswap是很好的例子,上线之后很快得到了爆发。国内也有很多人做去中心化交易所,他们的出发点还是在拷贝一个中心化交易所的企业,只是说资产谁托管。实际上整个互联网的企业告诉我们,最终干掉微信的肯定不是类似微信的东西,一定是不一样的东西。

主持人:黄博士在2014年创立的云象区块链在贸易金融、供应链金融等落地广泛。最近也入选了杭州准独角兽企业。同时黄博士在2018年联合发起了VNT Chain,主打联盟链+跨链+公链的聚合链结构。黄博士觉得联盟链和公链哪边机会大?

黄步添:不能绝对说联盟链机会大,或者公链机会大,是并行发展的过程。

拿联盟链来说,国内产业环境有一定优势,随着去年数字货币发展,未来数字货币跨境支付、清结算环节都会涉及到区块链应用。还有贸易金融,比如我们自己在做的42家银行接入的交易平台,国内主流银行都接入了,在3月底有4千亿交易量。在数字治理这块,比如说政府的区块链应用,整个市场应该会是爆发式的增长。

黄步添

公链更多还是面向偏自由世界的,未来的演进路线是从链下资产到链上资产、去中心化金融等。

两者应该是并行发展过程,关键是看我们的从业者的初心,能不能坚持。

 

区块链行业何时诞生独角兽?

 

主持人:6月29日杭州市创业投资协会颁布了2020年度杭州独角兽和准独角兽企业榜单,其中趣链科技、云象区块链、ConsenLabs,以及此次大会的主办方巴比特成为4家上榜的准独角兽区块链企业。据我观察,这些区块链企业最快的已经到达B轮融资,成立时间最久的也有6年之长。对投资者来说,各位嘉宾看来区块链行业需要何时甩掉“准独角兽”帽子,真正成为一只独角兽呢?

蒋涛:如果算上头部交易所的话,区块链明显是有独角兽的,当然我觉得合规方面也会有些挑战。这一两年开放金融或者DeFi应该能跑出独角兽来,因为这个行业我是比较看好的。不过估值还是有比较多的泡沫,关键要看这些企业服务了多少用户,为用户创造了多大的价值,给整个产业效率提升带来了多大的进步。

邓超:超过10亿美金市值的Token项目有很多了,但是如果从股权投资看,区块链公司的估值距离达到独角兽标准,可能还有一定的差距。究竟什么时间能够出现比较难预测,我比较同意蒋总讲的,有多少真实的应用,有多少真正把技术落地到商业场景当中,创造商业的价值。

 

2020年下半场,投资机遇在哪里?

 

主持人:着眼长远,更关注当下。各位嘉宾结合2020年上半年区块链行业的热点(包括DeFi、IPFS)。下半年,你们对于区块链这个行业以及投资方面有哪些看法和规划?

邓超:我分享下大趋势。

一是现在各国监管机构对于区块链、数字资产监管合规趋势是越来越明显了。在监管合规领域内,给监管者提供解决方案或者提供技术方面,这些方面是有机会的。

二是商业应用里,比如供应链、供应链金融,甚至现在在往物联网方面也在做一些探讨。

三是数字金融领域,DeFi是一部分,更为广义的是以数字资产为底层资产的金融活动。围绕这个生态,发展模式与传统金融越来越像,前提条件是要在合规情况下。

蒋涛:我们比较看好开放金融。不管是DeFi还是CeFi,下半年还有很大的机会。整体上,这个赛道比较落后,希望看到更多中国创业者进入和赶上。

第二,开放金融入口的智能合约钱包,智能合约钱包是原来基于地址钱包非常大的升级,更多更友好的接触到用户,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机会。

第三,区块链在游戏、内容、艺术方面的落地,特别是和NFT的结合。

第四,Layer2、隐私,这些有可能是影响到大规模用户的基础设施建设。

施海华:我个人更多关注联盟链,不管是最底层的技术,还是最上面的应用,我在未来半年内会花非常多精力在上面,期待在下一次巴比特活动上跟大家披露进展。

黄步添:讲到投资机会,以我们公司为例,我们公司还是比较传统的股权公司,更多聚焦在产业区块链这一块,渗透产业区块链各个金融机构端,让金融机构能用好。我们提供BaaS和基础设施平台,基于信用的基础设施构造数字化银行、数字化金融体系。

可能去年大家还有点观望,有点彷徨。随着区块链领域产业政策打开之后,这个机会还是很多。我们坚信已经走出了一条路,我们也在规划上科创板,不光我们这样的公司未来能走向科创板,产业区块链领域应该会催生出更多的准独角兽。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1889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1)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