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区块链国际周 | 论道:DEFI和CEFI 的终极竞争会很快到来吗?

屏风 发布在 区块链 16847

7月5日上午9点,由杭州市余杭区政府指导,杭州未来科技城管委会、巴比特主办的“2020杭州区块链国际周”正式开幕,来自世界各地的行业大咖、互联网大厂、创新企业、投资机构、学术机构、主流媒体将齐聚亮相,共同探讨区块链产业面临问题及未来趋势。

在下午的比原链专场活动中,DeBank创始人汤洪波、鲸交所董事长赵翼、比原链CEO朗豫、币安BUSD负责人 Helen共同参与了题为《DEFI和CEFI 的终极竞争会很快到来吗?》的圆桌讨论,由Defi Labs创始人代代担任主持。

vbox14074_LZL_3290_150800

(圆桌合影:从左至右为代代、王东、汤洪波、赵翼、朗豫、Helen)

以下为巴比特整理的圆桌讨论内容:

 

DeFi和CeFi的关系

 

主持人:大家怎么看Defi和Cefi的关系?三大交易所也都在开发公链,DeFi和CeFi是合作竞争还是融合?怎么看这两个领域的趋势?

王东:每个人心目中Defi和Cefi的定义都不一样。订单薄交易类的DEX很快会和中心化交易去竞争,如果以下几点能够做好:安全、吞吐量、运营成本、用户体验、跨链资产,那么Defi就可以部分地取代非头部的交易所。

汤洪波:交易、借贷两个核心的 DeFi 赛道上目前真正服务的还是 CeFi 提供的一些资产。比如稳定币基本都是由各家交易所提供的;而最近比较热闹的 BTC 锚定币其实也都是由一些 CeFi 托管方把资产引上来的。CeFi 其实是在给 DeFi 提供水,而 DeFi 更多是建个蓄水池来服务用户。DeFi 如果脱离了 CeFi,相当于只有一堆协议而没有资产,是没有价值的。 DeFi 起来之后其实对一些二三线的交易所是有冲击的,肯定是存在局部竞争的,但整体而言融合还是大于竞争的

另外,个人不是特别看好 CeFi 团队通过做公链来参与到 DeFi 生态中。公链这个赛道已经过去很久了,要做好生态是很困难的,如今很难再集聚类似以太坊生态的一批开发者。目前阶段对 CeFi 来说最好的参与 DeFi 生态的方式应该是把资产层(稳定币、衍生品等)的事情做好,而不是考虑自己做一个公链生态出来。

赵翼:我完全同意汤洪波的观点。首先,我们看好DeFi,并用钱投票,因为我们2018年就上线了鲸交所的第一个版本。第二,我并不认为今天我们看到的Defi泡沫有多少商业价值。对于Uniswap、Balancer等,我强烈质疑它们的价值捕获能力以及商业价值潜力。我完全不看好也不认同交易所自己做公链,不建议大家继续在这个方向上努力。

朗豫:交易所做公链体现的是交易所的担心。区块链行业(或相较于传统金融)的创新都是发生在Defi领域。创新领域可能存在泡沫,吸引人的注意力,比特币一开始就是泡沫中成长起来的,交易或者CeFi可能也希望在泡沫中获得一些成长。

另外,对用户、开发者来说DeFi提供了低成本的创新机会。如果你要去做交易所CeFi,你可能要去考虑资金的保管、撮合引擎等复杂的事情,组建团队也很困难。但对Defi的开发者来说,他能享受到基本的链上的安全性,基于前人的工作再更进一步地去创新,安全性梗概,成功的把握会更大。

Helen:同意朗豫总提到的成本概念。举个实际的例子,用户选择使用币安链BEP-2形式的BUSD转账可以节省交易费。

主流的交易所都会有自己的公链,我们有Cefi,也有Defi,应该怎么做呢?对于一些很需要借贷、存币、生息或者法币的业务的用户和机构,那么就可以用Cefi服务到个人和用户。对于Defi来说,像供应链金融、传统资产上链,和我们现在合作的一些房地产证券、知识产权等这样的一些创新服务,我们觉得更适合放在Defi上去做。

 

DeFi的安全性问题

 

主持人:黑客利用Defi开源开放的特性,攻击协议的漏洞造成用户损失。如何看待Defi开源开放导致的双面性,如何能让Defi扬长避短,各家有什么样好的安全方案?

汤洪波:单独看待每一个DeFi协议,诚然存在DeFi协议被攻击导致了用户丢失资产的事实,但Defi生态整体其实是完全符合反脆弱性的。如何理性看待安全事故?第一,当代码开源出来之后,其实更容易暴露问题,为生态带来质的提升,形成良性循环。正是因为每个应用的创新、激进、犯错,导致漏洞被发现,漏洞相关的常识随后被社区所接受。每次的安全事故其实提升了整个DeFi生态的安全性。

第二点,整个Defi协议的安全性发展,不是静态的,而是一个相对动态的过程。行业之前有一个很大的误区,认为DeFi协议做完合约审计,整个合约就安全了。但是今天大家已经意识到过去的认识存在误区。可能每个DeFi协议单独拿出来进行合约审计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合起来就出问题了。审计人员也可能没有考虑到新协议对旧协议的突破和改变。一旦行业的其他基础设施能够跟上动态的安全升级,我相信安全问题都是会逐渐解决的。

赵翼除了黑客以外,本身还有智能合约控制权的风险。以太坊上的绝大部分合约,都是有超级管理人员权限的,虽然它的代码是开源的、经过审计的,但是它的控制权是中心化的,这个风险可能很多Defi的参与者没有意识到。我们很早之前就把智能合约的更新控制权交给了社区,我觉得关于控制权这个风险是要让用户知晓的。一个新的协议瞬间积累起几亿美金的规模,而用户并不了解这中间的风险,这是非常可怕的,需要非常警惕。

我觉得区块链最核心的价值就是不能作恶,要保证“不能作恶”是靠代码实现的,是靠智能合约的控制权实现的,而不是靠简单的开源和审计。要做风险警示和投资者教育,让用户知道这件事情,避免被假借智能合约、Defi之名的项目欺骗。

朗豫:以太坊的乐高模型其实存在致命的风险,这不是技术安全问题,而是业务安全问题。如果金融业务是可以随意调用的话,一方出现任何一个问题,整条链就可能产生巨大的资金风险。这个行业参与的人很少(但是投入的资金又非常大),审计人员有限,且只能审计自己链中一环的内容。创新是好,但是很可能会多次出现安全问题导致投资人利益受损。

所以MOV摒弃了搭积木的方式,设置了一些业务的边界。如果要去使用多个DeFi,要以一种串型的方式进行,即我先去借钱,然后再去交易,不能像以太坊一样,借钱同时又借贷,借贷同时又做杠杆以及做其他的业务。所有的事情发生在同一秒钟的时候,一旦中间有一个很小的漏洞,它就可能会被引爆出核弹一样的冲击。所以我觉得对Defi来说,如果它要走的更稳的话,需要考虑接口的自由度风险。MOV为规避这样的风险,已经定义好了我们的方向。

 

DeFi项目是否需要token

 

主持人:DeFi项目是否需要token,如果需要,应该怎么用才有价值?

Helen:目前DeFi的token更多是用于流动性的促进。而我们在DeFi方面的进展是相对缓慢而谨慎的,一方面是希望看看现有的成熟方式,通过合作引入这个领域的投入或者投资(币安也和很多的DeFi进行合作)。另一方面是没有完全了解所有的玩法之前,不敢贸然地进场。

对用户而言做好风险提示很重要。无论是Defi还是CeFi,都可能存在漏洞风险,用户一定要清楚玩法是怎样的,个人的风险区间在哪儿,要愿赌服输。对于参与方来说,不能仅仅作了用户提示就完事了。比如,在设计借贷机制的时候,是否能有一些设计,如果出了风险可以帮助用户挽回一点损失;在token设计方面,是否能有一些强制清算的模式,降低用户实际的损失,在这些方面多做一些合理的改进和优化,比强制做用户风险提示会更好。

王东发币是为了凝聚资源。代币经济模型的设计对每个区块链的团队都是挑战。一个项目是不是应该有代币,也要根据不同的时间点来看。代币的最终目的和股票一样,是价值捕获,因此设计也可以参考股票的价值捕获规则。只是现在因为证券法,无法采用拿来主义的方法。目前许多项目都把代币设计为管理代币(governance token),但实际上由于代币分布还不够分散,管理的去中心化实际没有实现的。

许多项目的代币设计和融合紧密融合在一起,可以说是在没有上线产品前,代币设计的主要诉求是融资和汇聚资源。我们目前依然是处在区块链发展的初级阶段,对于产品上线运营,特别是有收益后的代币经济模型,目前依然处在早起探索阶段。

赵翼:我觉得Compound开了一个特别坏的头,最后会是一地鸡毛的。不要看锁定总价值,而要看用户数据,目前用户量并不可观。如果发币是为了激励网络的增长,它没有起到这个作用。没有用户却给出如此大的激励,是在消耗自己的信用。Compound上大户分掉了50%COMP,这个激励是否有用?而且它没有账户体系,用户价值留存非常差。一个交易所的成功,所有的价值贡献不全是做市商提供的,还有有很多角色的参与。Compound这种四年(分发激励代币)的机制,我觉得是非常简单、粗暴、无知的,所以我特别强烈地看空Compound的代币,包括Balancer。

 

用户想要什么样的DeFi产品

 

主持人:最后想请各位嘉宾谈谈自己对Defi的理解,什么样的Defi是用户需要的,如何能够吸引用户来使用Defi?

王东:我们就是想做一个toC的互联网公司,解决用户的痛点。所以找到用户的痛点去解决,才会容易把我们带向成功。路印现在着重投入的是技术研发和产品用户体验。我们相信产品才有最终的发言权。

汤洪波:我们行业面向的其实是一群非常高投机行为的用户,所以如果说现在要做的话,要去捕获价值,我会更倾向于去做一些真的能够面向普通用户的基础设施类产品。

赵翼:区块链应用在出现百万用户之前都没有什么价值,能不能实现百万的用户规模,这是一个比较重要的里程碑——真正进入到主流的市场。要实现这个日活,要看不用代币激励、真正靠产品时,留存是怎么样的。今天大部分的团队用代币扭曲了所有的用户行为,自欺欺人。可以算一下,单个用户的成本是多少、终身成本是多少。就目前客观的用户量、日活量而言,泡沫是很大的。归根到底还是要把产品做好。

朗豫:DeFi发币更多是想获得一些真实用户或者更多杠杆。一个成功的应用应该是能够产生的现金流,呈现长期向上发展的态势的。而如果只是通过炒作代币的话,会出现周而复始的泡沫现象,这还是一种割韭菜的行为,我们要避免让这些行为在这个领域里出现。

Helen:闪电贷和跨链都是DeFi产品的核心需求。用户对不同稳定币的需求是挺强烈的,他们希望有一个地方能够让自己在一定金额内能够做到闪兑、低手续费、快。我每次出入金的时候就会找最方便的平台去操作,但是每个用户所熟悉的出入金的渠道是不一样的。目前,要解决一个问题是如何解决稳定币之间的价差,其实我们作为一个中心化的平台也会去解决这个问题。

DeFi产品的使用上,便利性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因为对于一个用户来说,一旦流程稍微繁琐一点他就会担心有风险。用户就希望是傻瓜式的,底层的架构可以复杂,但是给到用户的UI要方便快捷。做到百万级的用户平台很难,如果说在一个用户身上能够捕获到足够的价值也可以,也能养活自己的团队和平台。

主持人:我现在做的Defi Labs也是希望构建一个东西方的桥梁,和大家一起把中国Defi的市场做好。如果我们有一款原创的产品,吸引更多本土的用户,这是我们以后冲向西方市场的杀手锏。谢谢大家!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18777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