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豹矿机老罗:十年浮沉,三落三起,此刻何言放弃?

王佳健 发布在 矿业动态 区块链 56682

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这些天,对于猎豹矿机创始人老罗而言,实在有些不太好受。

猎豹矿机乔迁新办公室,然而,6月初朋友圈传言,猎豹矿机原办公室已人去楼空。于是,猎豹矿机跑路传闻出现在了矿业从业者的朋友圈。

2020年,比特减半和算力暴涨,挖矿远没有以前赚钱了。“猎豹矿机跑路”就像一个火星,彻底点燃了很多人的恐慌情绪。新一轮嘲笑老罗,唱衰猎豹矿机的言语成了矿圈的政治正确。

真是这样子吗?向来低调的猎豹矿机创始人老罗首次面对媒体,讲述他这个“跑路者”的背后故事。

猎豹1

 

初进矿圈,只有2万却敢花十万请吃饭

 

矿机商赛道,基本都是专业选手,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是比特币早期布道者,嘉楠耘智创始人张楠赓则是FPGA和Asic矿机的双料发明人。

老罗不一样,他是跨界玩家,入局矿圈前他在传统的金融业,第一次创业便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2005年我只有23岁,但已经有8000万现金了,那时深圳的房价也才6000元一平,那是我事业的第一个高峰。可惜年轻好胜,比较膨胀。”

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老罗几乎赔了个倾家荡产。“当时我身败名裂,过年的时候连电话也不会响。有钱的时候,电话一个接一个打过来,没钱时竟沦落到无人问津。大过年的我去外面小摊吃饭,看到别人津津有味得吃着和我一样的几个小菜,我告诉自己,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是要成就一番事业的人。我不想庸碌过活。”

2009年,老罗单身一人坐上了前往异国他乡的飞机,他暗自发誓,当他再踏上归国的路途时,他要以全新的面貌赢回一切。这种决心让他在国际贸易中东山再起。

2012年,成功归来的他开始做股权投资。然而好景不长,2015年因为决策和风控失误,他再次输得一无所有,老罗戏称自己被黑白两道“请喝茶”。

在15年前后,老罗初次接触比特币。“我喜欢探索和钻研一些新事物,数字货币和区块链跟我的理念非常吻合。”熟悉资本方,又懂比特币,很自然的他想到了挖矿。不过,那时的他囊中羞涩。为了进入矿圈核心层,兜里只有2万块的他硬是东拼西凑找了十万,请老矿工吃了一顿豪门宴。有所得必有所予,他就这样认识了一些早期的矿业老友。

老罗是第一批带着金融资本进矿圈的人,利用资本资源的优势,他购买了几个亿的蚂蚁矿机和阿瓦隆矿机,然后风风火火跑去新疆、云南搞矿场。虽然初涉矿圈交了不少“学费”,但也尝到了比特币挖矿的甜头。

 

猎豹矿机横空出世,第二代矿机就遭遇“生死抉择”

 

很多人都知道雪豹矿机,这家公司是大名鼎鼎的先锋集团在区块链赛道的一颗棋子。市场变化莫测,雪豹矿机后来遭遇危机。

彼时的老罗一心想布局矿机。凭借自己在金融和矿圈的人脉关系,加之丰富的矿场经历,他抓住机遇,优化了雪豹矿机B1+的设计方案,第一代猎豹矿机F1由此面世。这台算力24T,功耗2100瓦的矿机一出世就被认为是性价比之王。

“18年行情其实不好,每家矿机商都在收缩,但我们在往前冲。”老罗介绍,那批矿机最终卖到每台6000元,总销售量累计达到十几万台。

但问题也接踵而来,猎豹矿机的几个创始合伙人有了分歧,有人选择离开。这给老罗很大打击。不少朋友劝他拿着赚到钱就此离开,提前退休。但老罗不甘心,他知道技术是矿机商的生命线,通过大批引进技术人才,壮大研发团队,猎豹矿机在艰难中完成了第一次自主流片,第二代机型由此诞生。

2019年年初,趁热打铁的F3系列出炉,然而F3系列未能延续F1的传奇,性能不稳定不说,电源也问题不断。一咬牙,老罗决定按照5%的比例对客户进行赔偿,客户每买100台机器,猎豹矿机就赠送5台。这让公司补贴近2000多万。

“这个行业很多人不讲规矩,但那是人家的事,我要做出行业的一个标准。” 他说。

差不多同一年,技术更新后的猎豹矿机F5面世。它从三星10nm LPE芯片方案升级到了三星10nm LPP芯片方案,能耗比从70W/T升级到了50W/T。性能稳定,质量过硬,加上恰好赶上比特币价格上涨,市场反应还不错。老罗感觉,猎豹矿机终于站稳了脚跟。

猎豹矿机1

然而,比特币矿机研发就像军备竞赛,竟品的进步显而易见,这让老罗不敢停止步伐,烧钱投入,继续流片。2020年7月,最新产品F7系列就要登陆市场了。

 

矿机是需要持续投入的创业,浮躁是行业特征

 

“我一路走到今天其实很不容易。”老罗认为,他的性格里有种不服输的骨气,即使很困难,他也愿意继续为猎豹矿机烧钱。

“为什么我喜欢做矿机?因为挖矿的核心就是矿机跟电力资源,没有这两个东西就没有核心资源,挖矿的成本就会很高。”

做矿机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和持续投入的资金实力。第一,芯片要流片,一次至少要近千万美金。从17年开始,三星和台积电都只要现金,而且是全款。第二,一次流片的周期约120天,然而在这120天里币价具有波动性,风险可想而知。

矿机真的不是那么好做,除非是17年那种极端行情。关键是芯片占矿机成本在75%-80%。因而只有在大批量生产时才能降低成本。相应的,销售压力和资金压力都非常大。

即便如此,最近老罗还遇到了一个棘手问题,它跟矿业的生态息息相关。

据老罗介绍,客户A在2019年8月订购了一批11月份交货的猎豹矿机F5系列,签订合同时比特币价格暴涨,矿机价格水涨船高。过了一个多月,币价下跌,矿机价格跟着下跌,对方要求全额退款。

问题的复杂性在于,因为受三星Asic芯片产线延期影响,这批矿机出现了延期交货问题。实际上,了解矿业的都知道,业内矿机厂商对这种问题的处理手段都非常强势,但猎豹矿机给出了解决方案,像补机器,按预付金额发货等。

很快,绝大部分客户的延期发货问题都解决了,但客户A的问题依然存在。老罗说,让他气愤的是,明明纠纷已经在法院走诉讼程序,对方居然让80多岁的老人跑到猎豹矿机的办公室“讨说法”。

“这很恶心你知道吗?用这种极端手段抹黑我们品牌,干扰我们正常工作,我绝不可能妥协。比特币这个圈子,它比较浮躁,也没有原则。我觉得它要往前发展,就需要建立一些规矩,树立一些标杆。”在老罗看来,这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人生的大是大非一定要坚守住,而金钱是最能考验人性底线的东西。”

 

比特币格局未定,猎豹如何“杀出重围”?

 

在BitMEX最新发布的矿业报告中,比特大陆的市场份额从75%掉到了50%以下,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的市场份额同样在收缩,而神马矿机仅用了两年就后来居上,吃掉了35% 的市场份额。等于说,第一梯队的格局依然不牢固。

老罗说,别看猎豹矿机属于二线梯队,2020年会有很多机会。比如,有一些品牌会退出市场,而矿机业正在经历更新换代潮,矿机商产能却不高,新机上市后,市场的消化能力反而很强。

“这个行业,现在和以后都会是大基金、大财团在玩,传统资本市场要求的回报率并不高,他们愿意长期挖矿并看好机会收益。毕竟,行业不像以前那么暴利了。”

老罗不是技术型创业者,他坦诚地说,因为做资本出身,做市场,他的矿机大多数也都卖给了基金、卖给了大资本。矿业玩法的改变对他来说是个好消息。

F7,这是猎豹矿机最新最强的比特币矿机,额定算力90T,功耗比为39W/T,从数据看,这差不多和神马M31S系列是同一个级别。按照规划,猎豹矿机将在6月底为它召开发布会,7月份开始量产发货。

按照老罗构想,如果F7能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中国各个矿场分布猎豹的矿机。原本,基于原有资本优势,猎豹矿机专注于机构市场,占有着约80%的份额,但这次,他希望拓展更多元的销售渠道去做分销,让更多F7能在市场里流通起来。

“我想是时候推一下猎豹矿机这个品牌了。”他强调。

今天,如果你问10个人比特币会不会涨,很多人都会说不会,但如果你问明年比特币会不会涨,起码6个人会跟你说,一定涨。但老罗很有趣,他说他不希望币价涨得太快,机器本来就不多,很好卖,他希望让猎豹有更多准备时间。

老罗有一句话特别励志,也很鸡汤。“我觉得创业一定会起起伏伏,你内心一定要强大,要胸怀大志。我为什么一直在创业?我觉得是我的自信,我的不甘平凡。我相信我的阅历,我不会认输。我一路走来起起伏伏,我可以输100次,但最后一次一定要赢!”

老罗很像锤子科技的罗永浩,在嘲笑与争议中的创业。争议是他们自我选择的结果,他们享受“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乐趣。比起安逸的人生,他们更愿意把自己丢进一个个险象环生的创业绝境中。

十年浮沉,三落三起,面对不解与争议,冷眼与嘲笑,老罗依然奋斗在创业一线。2020年猎豹矿机会有怎么样的故事?就让时间给出答案吧。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1186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文章标签: 挖矿 猎豹矿机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