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问大事件:比特币矿工生死局,矿业真实生存状态如何?

比特币减半、币价不过万、丰水期未至、再加上不稳定的政策,这是灾难的开始还是变局之机? 5月25日,巴比特《8问大事件》邀请了3位一线矿场主,亲述减半后的矿圈真实状态,他们分别是疆域矿场创始人姚斌彬、万有算力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黄方宇,以及神秘的韩矿工,这可能是你看过最矿工的直播了。

22291590404808_.pic_hd

以下是本场直播的文字精编。

8问:挖矿对你们的生活有什么改变?

姚斌彬:我于2016年开始挖以太坊,然后慢慢做矿场。从国企员工到矿圈老韭菜,生活方面的变化还是挺大,但是朝我喜欢的方向转变。挖矿是一个上升产业,经济上也更好了。

韩矿工:挖矿和其他行业不太一样,要么特别忙,要么特别闲,尤其是每年丰水期和枯水期转换的时候。另外心态上也有变化,因为跑的地方太多了,以前去景色好的地方还有心思拍照,现在去矿场途中只想多睡一会儿。

黄方宇:在2017年初以前入场的矿工大部分都赚到钱了,如果是2018年初入场可能就没有赚到太多,时间节点很重要。

8问:据你了解,全球现在大约有多少矿工、矿场?有多少台机器在挖?

黄方宇:矿工要看怎么定义了,广义来说,持有算力的人都可以归纳为矿工,那么购买云算力的散户也是矿工。因为挖矿业呈现集团化、规模化趋势,小散户找个矿场托管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云算力给了散户的投资通道。目前全球范围内的矿场,在四川大概有200万电力负荷,云南大概有100万电力负荷,新疆、内蒙也比较多。

姚斌彬:新疆额定大概也有200万负荷,不过现在转了丰水期肯定跑不满。另外,美国、东南亚(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中亚也都有矿场,但数量不好估算。

8问:韩矿工一直奔赴在祖国大好河山的偏远地区,你都是如何找矿场的?其中最偏远的矿场是在哪里?

韩矿工:找矿场是个力气活,也要有一些社会资源资源,不然找不到核心的人,很多事情都没法谈。早期矿工都是沿着河一个个去拜访,现在电站基本上都占完了。我们的矿场都不算太偏僻,有2个比较偏僻的,一个挨着自然保护区,在汶川路上经常有泥石流和塌方,还遇到过野生大熊猫在溜达;还有一个在边境口岸附近。

8问:2016年减半前后矿业是什么样子?矿工是什么状态?

姚斌彬:用两个字形容当时的矿圈就是“粗旷”,几乎没有任何规则,定价成本不一,用电性质也不太规范,有的是民用电、有的是商用电、有的是灰色电,2016年的矿场是小作坊居多。不像如今水电基本就在2毛左右,火电基本在3毛5左右。2016年减半时的矿机型号以蚂蚁S7为主,减半后也都能活下来,这与今天是不同的。

两次行情的峰值和减半后的价格情况也是相似的,2016年减半前的峰值是9000元,减半后的价格是3000元,此次减半前的峰值是14万,减半后的价格是7万左右。所以对于投资方和矿工来说,没什么过分惊讶的。不过,行业发展到今天,随着大资本的进入,挖矿正变得更加规模化,他们对于年收益率要求不是那么高,这让散户生存空间越来越小了。

8问:5月12日比特币第三次减半之后,矿圈的真实生存状态是怎样的?

姚斌彬:一个字“惨”,矿场作为服务提供方,面对大量违约离场,要和客户协商,先活下来再说吧。我们是全年国网电,电力成本相对较高,难度下降不是太大,现在收益接近成本,机型不是特别好的就被淘汰了。

韩矿工:真正的减半,虽然由于四川缺水导致算力降低,收益稍微升高了一点点,但还是比以前少得多。我们主要工作是找电源点和建矿场,虽然矿场回本周期会比以前长,但总体上还是挣的。而且我们有少部分的枯水电,今年招商的时候,低算力机器根本没有入场,所以整体情况可控。

黄方宇:或多或少会有影响,5月12日减半的时候,大部分地方丰水电还没有来,那时候是最痛苦的,在成本不变的情况下收入减半,利润下跌70%-80%。但好在中国有丰水电这个概念,算力下降了一部分,电价成本降了1/3到1/2,所以综合来看今年丰水期挖矿还行,只能说收益不比从前。

8问:近期,矿圈有没有发生一些让自己感到非常意外的事情?

黄方宇:前几天四川掉电的事情有点意外。总体来说,四川的电力正在往合规方向在走,是个朝阳产业。消纳园区的电力肯定也更稳定,有政策文件说明了先保证城市用电,然后是消纳园区,最后是直供电。

韩矿工:减半本身没什么意外的,早在两三个月前,该降价的、换代的、谈判的都已经搞定了。唯一让我有些意外的是美股熔断比特币同步暴跌,因为过去大家认为,比特币就是比特币,全球经济就是全球经济,它们之间是负相关或者不相关的,但这次却发生了强相关。我们猜测可能是美国一些公司持有了一部分比特币,每股崩盘后他们抛售比特币护盘,所以现在已经不能单纯的去看比特币了。

姚斌彬:没什么意外的,我们致力于做火电,减半之前已经和客户协商,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将机器搬至丰水期的四川场地,我们收取2分钱的管理费就行,争取把合同履行完成,为今年的枯水期做准备。

8问:怎么看近期比特币挖矿难度下调6%,影响有多大?

韩矿工:难度下调是短期现象,主要原因是四川缺水,在6月中旬就会恢复到110EH/s以上。去年四川新增用电负荷太多,大概增长了100万负荷,间接导致部分地区丰水期推到了7月份左右。今年整体供电不足,连成都市都停电了,火电机组也开起来了。所以接下来消纳园区和直供电估计会进入存量博弈。

8问:身边有人因为这次减半而退出挖矿了吗?

姚斌彬:还是增量的,但总有人来人往,一些人并不是以这个为主业,入场时机不对,购置的机型也不好,没有挣到钱可能就离开了,但我相信任何行业坚守到最好才能赚到大钱。

韩矿工:身边有矿机更新换代的,但很少听说有退出的。因为如果做得时间长,手头客户资源和行业资源都匹配的话一般不会离开,当然散户退出是很正常的。

8问:这些年你在挖矿行业踩过什么坑?收获了什么经验?

韩矿工:矿圈的坑数不胜数,有的深有的浅。2018年踩了2个大坑,日晶光电和湖南亿迅云,这2个骗局分别骗了1400万和3个亿。矿业是个新行业,很多事情是难免的,人性也很复杂。我们现在也会越来越注意,从那之后绝对不碰二手项目,都是自己对接,全流程把控才能控制风险。现在也有长期合作的律师提前介入,提供法律意见。另外,遇到坑了就向相关部门合法合规的表达诉求。当然随着矿业逐步合规,行业越来越规范,新入场的机会也会越来越少,每个行业都是如此。

姚斌彬:我这边遇到的小坑不断,主要是搭建矿场的政策性风险。比如我们在西部地区搞了一个矿场,拿到所有手续之后开工,前期土地征用完成了,地坪打好了,高压线也已经铺设好了,前期投入400万左右。但突然之间就说不要干了,电费没办法下来,那么就几乎打水漂了,后来付了一笔拆迁费用才算收尾。

黄方宇:进入这个行业后就没有停止过踩坑。比如早期矿机放到场地没有退回来的,也有投资一些场地出了招商引资的问题,也有找买二手矿机被骗过。主要这个行业离钱太近了,投机的人太多了,很难避免踩坑。但我一直没有把以前踩的坑当做坏事,我觉得是在避免让我以后踩更大的坑。

8问:对于未来有什么规划?如果不挖矿了你们会做什么?

黄方宇:尽可能往合规方向推进,因为所有行业最终都会趋于理性收益率的区间,大家应该把心态放的更平和,把它当成一个事业来做,而不是短期投机一下。另外我们从去年就开始布局这次减半,把手上100W的矿机置换为40-50W的矿机,目前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韩矿工:对我们来说还是在不断建矿场,目前影响不大,把手头的东西做完就至少到8月份了。如果不挖矿了我们会向数据中心倾斜,相对来讲,挣钱没那么多,但是资产更保值,政策更支持,也算各有利弊。

姚斌彬:如果不做矿工我想做个自由投资人,我对这个行业挺感兴趣,也做过研究,就看有没有足够的资金了。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01149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