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克莱沃斯兄弟专访:DeFi很赞,未来考虑推出Gemini DEX

Wendy 发布在 竞争币 24205

我们都知道这对著名的双胞胎兄弟:曾是奥运会运动员;他们为Facebook概念的起源而进行的法律斗争;他们在密码创业领域重新发光发热,创建了该领域最成功的交易所之一,积累了足够的财富成为比特币亿万富翁,这也是一本关于他们的书的名字。

文克莱沃斯兄弟专访:DeFi很赞,未来考虑推出Gemini DEX

Tyler和Cameron Winklevoss(文克莱沃斯兄弟)正在打持久战。当竞争对手急于推出最新的代币,并通过可疑的计划拉升交易量时,他们对自己的交易所Gemini和稳定币Gemini Dollar(GUSD)采取了更为保守的做法。他们能够保持一定的交易量,因为他们不想在马拉松开始时就选择冲刺。他们希望按照合规和监管的步伐前进——纽约信托公司Gemini是少数几家在纽约州BitLicense授权下运营的交易所之一。

此外,他们说,稳定币竞赛还没有真正开始。他们愿意等到最终有一款加密应用打入主流市场,需要一个稳定的支付平台时,才看见普及,而非单纯在发行量上与其他币种竞争,看着资产负债表膨胀。

这对双胞胎说,Facebook的稳定币Libra如果能成为全球化的数字交换媒介也不错,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会很乐意在Gemini上线Libra——他们已经把所有的“过去的恩怨”抛在脑后,对推进密码革命更感兴趣。

这对双胞胎说,各国政府和央行对新冠疫情的反应正在推动密码技术的新一波应用,人们意识到当前的系统已经崩溃,正在寻找替代方案。

他们看到了DeFi的前景,并考虑与协议集成,这样他们的交易所就可以提供购买、出售和存储以外的服务。他们说,现在是时候开始真正使用加密技术了,包括借贷和staking。他们正在考虑去中心化进程,甚至创建一个Gemini DEX(去中心化交易所)——尽管这些计划听起来是在遥远的未来。

至于他们持有的以太坊,这两个比特币亿万富翁表示,他们持有的以太坊与他们持有的比特币“相当大”,而且“在同一个水平”。

以下为采访实录:

问:我想知道你们对加密货币在这次疫情中的表现以及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有何看法。我们已经看到交易所的交易量和活动有所增加,我想知道Gemini的情况是否也是如此。

Cameron:我们已经明确地看到了兴趣和活动的增加。显然,3月份出现了大规模抛售,因此在一段时间内,所有资产都在下跌,人们都在努力避免损失。但我认为现在比特币的故事已经尘埃落定了,比特币是一种数字黄金价值储存手段,是一种安全的避险资产,它可以防止很多人认为的通货膨胀,防止货币增发,这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我们已经看到比特币的价格自疫情爆发以来已经恢复了很多。我认为减半也产生了很多兴趣,因为人们,甚至比特币和加密货币领域之外的人,都在问,这是什么?这代表了什么?然后他们开始理解货币供应和计划是确定的。所以我认为这吸引了人们。所以我认为,总体而言,我们已经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求加密货币,尤其是比特币。
问:你能不能告诉我数字,比如与去年同期相比的增长百分比是多少,或者更好地衡量这场危机的真正影响是什么?
Tyler:我脑海里没有具体的数字,但是我们的API是公开的。我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去年5月比特币的价格出现了一些有趣的波动,当时比特币的价格在5000左右。我们处在加密货币寒冬的中心,然后突然价格开始上涨,人们变得兴奋起来,这是短暂的,只持续到了去年6月。然后我们又进入了一个寒冬,直到疫情爆发。比特币在一开始显然受到了伤害,但有很大的波动性,这对交易所是有利的。但Cameron提到,当一切尘埃落定,人们看到不断的印钞、赤字支出、全世界债务不断膨胀,然后突然比特币的供应量突然减少了一半,这形成鲜明的对比。

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们一直在做涡轮增压。在没有战争,或者至少在美国没有大规模战争的牛市中,赤字不断增加,债务不断膨胀,这与你想要做的恰恰相反。你想要防患于未然,花更少的钱,获得更多的收入,这样你就为疫情的到来做好了准备。我们做了所有不该做的事。我们需要做什么?我们必须再加倍努力才能渡过难关。这有点像,一个慢性吸毒者,需要更大的剂量才能存活,从而越来越上瘾。这一切的终点是什么?通常是康复中心,或者更糟。

问:比特币就是这个康复中心?
Tyler:2009年的创世区块在08年的危机之后诞生,而在这次减半之前的主题都是印钞。所以,如果我们不扭转局势,它就会继续下去,也不会有好的结局。唯一的问题是扭转局势并非易事,尤其是在疫情期间。因此,对于法币而言,没有多少好的选择。即使是最好的选择也很糟糕。人们会说,还有别的选择吗?比特币有固定的供应,它的供应量被削减了一半,是可以预测的。它是确定的,透明的。没有人能改变它。我喜欢这个系统的可预测性和数学元素。所以对很多人来说,这是催化剂,我要试试另一种方法因为我认为现在的系统已经快崩溃了。
问:你们的主要客户都是大额交易员,更倾向于企业类客户对吗?
Cameron:不是,实际上我们的客户来自各行各业,从散户到机构,再到程序化的交易员和做市商。Gemini移动app是非常专注于零售的个人产品。用起来超级简单。其目标是简单、可访问和安全。因此,我认为市场上可能存在这样一种看法,即Gemini更多地是一个以机构为重点的平台。事实并非如此。我们非常关注整个市场。我们有针对个人的工具。我们也为交易员和需要更复杂服务的公司提供工具。
问:我问这个问题的原因是我想知道你现在从机构客户那里听到的问题,和你在过去两到四年看到的是否不同?你是否看到你的机构客户第一次表现出对比特币的兴趣,可能之前他们根本没有考虑过比特币?
Tyler:2017年真的很有趣,因为很多人我们一直想见但被多次拒绝的人开始反过来找我们,询问有关比特币的问题,也对所有其他加密货币项目感兴趣,提出的问题都带有FOMO(害怕错过)情绪: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听说过这个新东西吗,这个项目和ICO?这种讨论的质量并不高,就像一阵狂热和FOMO,是一种害怕错过的焦虑。而在今天相关的讨论更像是,人们开始了解比特币黄金的故事。我认为比特币是一种更好的黄金,或者说具有黄金的品质。

在目前的环境下,我认为这是对抗印钞疾病的一种很好的疫苗。2017年的时候,人们会问,你听说过这个ICO项目吗?ICO狂热很好,因为很多人开始进入密码领域,但这也令人担忧,因为很多人遭到了伤害。这一次,我们看到了以比特币为中心的谈话,人们真的相信比特币是黄金,或比黄金更好,他们尝试寻找一种与潜在通胀对冲的工具,就像黄金对冲20世纪70年代的通胀一样。这是Paul Tudor Jones公开提到的。他在70年代做了黄金交易,今天,比特币让他想起了对冲当前经济环境的方法。

问:所以说,你看到的也许是这场危机导致人们更多地关注比特币和加密技术,而不是价格波动带来的暂时狂热?
Tyler:这么说很公平。当更有经验的参与者来问你关于ICO的事情,因为他们错过了比特币和以太坊,然后他们就开始研究Telegram等需要募集数十亿美元的ICO项目,最低投资额是2000万美元。但他们并不想要了解加密货币,这是非常可怕的。而现在人们说,我真的相信比特币。我知道比特币是什么。我相信这种技术,我怎么才能持有呢?而我的回答都是,来Gemini,我们可以帮你。并非我在向他们兜售比特币,他们已经相信比特币了。他们只想知道如何参与其中,如何保护比特币不受损失。因为每个人都看过关于黑客之类的话题。所以这是一个具体的对话,它更真实,有理性的意义,而不是FOMO对话。
问:我想听听你对DeFi的看法。你们最近上线了很多以太坊代币。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这是以太坊最大的趋势。它看起来和传统领域是如此的不同。DeFi在尝试新事物,打破旧事物,完全不受监管,事实上,它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去中心化一切。所以我对你的看法很感兴趣。
Cameron:当我们在2012年首次了解到比特币时,它就像狂野西部,不受监管。事实上,大多数监管机构可能根本不知道它的存在。如果你去跟他们谈论虚拟货币或加密货币,他们会认为你在说外语。所以那段时间很有趣。有很多实验,创新和迭代。然后我们意识到,为了让比特币成为主流,我们必须引入深思熟虑的监管。否则它就不会成为主流,人们就会受到伤害。我们在Mt. Gox事件中亲眼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我认为,在技术的早期,可能会有一个迭代的阶段,然后出现更好的体验,更安全,对用户更友好。

这就是Gemini背后的理念。它正在建立对这种新资产类别的信任。首先获得它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然后与客户维护它。Gemini的冒险旅程到目前为止只有五年,这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我认为DeFi是一种新的前景,一种新型的系统,它为比特币铺平了道路,它是一种去中心化的蓝图。你可以把中心化的东西变得去中心化。比特币是一个起点。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花了很多时间试图在新的体系中建立信任。

我们对DeFi非常感兴趣。但其处于早期,所以很难说未来会如何发展,但我认为第一步是创造一种安全的方式,让人们通过Dai等币种进入这个系统,这是最基本的。因此,向我们的客户提供Dai是非常重要的。之后他们怎么做取决于他们自己。他们可能在DeFi中使用它,也可能在其他地方使用它,但这只是第一步。DeFi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领域,它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我们对加密货币的普遍看法。加密技术提供了更多的选择、独立性和机会。这就是加密货币吸引我们的地方。这就是它令人兴奋的地方。比特币给了你另一种选择。如果你对法币系统和制度感到担忧,你可以了解比特币。如果你无法进入美国市场,也许DeFi对你来说是一个机会。是的,我们对此非常兴奋,我们将继续支持DeFi生态系统中的项目。

Tyler:从技术上讲,我们现在是一个中心化交易所。因为DeFi无法满足我们客户的交易量。只是中心化和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工程权衡是非常不同的。流动性和交易量等方面都很难处理。我认为目前的技术还不成熟。试想一下,CryptoKitties的成功居然是DDos以太坊区块链换来的。如果在DeFi交易所尝试接通高频率交易员和做市商,处理数十亿美元的交易——这项技术会失败。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结算或交易环节不能变的更去中心化。也许将来如果你想要中心化的交易,我们可以提供这样的产品。但如果你真的想非托管和去中心化,我们有另一个交易产品。

要把金融的主要领域和这项新技术联系起来,需要了解他们的交易对手。摩根大通可能不会在一个去中心化、不合规的交易所交易。就像稳定币一样,他们可能更喜欢GUSD,这种稳定币可以用于DeFi,但它是由一个公司发行的,由纽约金融服务部门监管。相比之下。Dai太不一样了。他们欣赏它,理解它。但从合规、法律和监管的角度来看,他们实际上不能碰它,尽管他们认为它很棒。

所以作为一个社区,我们有几个不同的选择是非常重要的。有一些人不会碰GUSD,这不是为他们准备的。但是只要有这样的客户范围和需求,我们就必须满足他们。它可能是完全中心化的,也可能是完全去中心化的,也可能需要两者结合。我对这些可能性持开放态度。

问:听起来很有趣,我们将来可能会看到Gemini Dex。当你考虑这种可能性的时候,你有没有考虑过以太坊的第二层解决方案?这可能会帮到这个方案。Optimistic Rollups和零知识证明技术使得以太坊的大规模交易成为可能。最近Synthetix和Optimism做了一个演示,成功运行了这种第二层交易所,每秒有成千上万的交易。这对链上的DEX来说是一大进步。你是否一直在关注这些解决方案,如果你最终想建立自己的Dex,你对这些方案怎么看?
Tyler:我不能说我特别熟悉这些项目,但你确实给我留了一些很好的作业。我认为技术最终会跟上。我想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当然,Gemini也会考虑很多不同的事情,比如使用Dex。只是顺序和时间的问题。

在早期的互联网中,YouTube是不可能存在的。我们没有足够的吞吐量,没有压缩,没有技术。我记得我在互联网上的早期经验,下载一个网页需要一分钟,这是很痛苦的。发邮件也很痛苦,直到人们有了Gmail这样的app。

问:最近你们上了很多币。这对你来说是一种战略上的改变吗?因为我认为,与其他美国交易所相比,你在上币方面一直非常慢。
Cameron:我们肯定会增加更多的项目,包括加密货币和法币。我认为需要注意的一件事是,我们是第一家也可能是唯一一家寻求许可而非谅解的密码交易所。我们会等待拿到营业执照,我们必须按照监管的步伐,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信任的速度来做事。我想世界上其他的交易所都不会这么做。而世界上最大的交易所肯定不会这样做。他们中的大多数没有KYC,他们没有我们所需承担的义务。所以他们可以上线数百种资产而不需要事先得到批准,这不是我们的风格。

坦白地说,我认为2017年开始的很多项目都是假的。我们要尽量避免上线未来会被下架的项目,或者避免上线没有社区支持的项目,51%攻击或分叉之类的东西会带来很大的问题。我们在这方面非常保守。我认为另一种看待上币的方式是,这是一场马拉松,我们没有在第一时间开始冲刺,因为我们想保持正确的速度。我们有正确的配置,我们用正确的方式来做,并建立了可信的品牌和精神。这就是我们的风格,我们称之为持久战。我们试图建立的公司,需要在接下来的一百年或更长的时间里进行密码方面的创新。今天有很多加密货币业务是有限的,今天还存在,可能由于各种原因一年后就不在了。这不是我们想要的公司。也许可以赚很多钱可,也许有很多交易量,但这不是我们的目的。

Tyler:我们很早就上线了以太坊。我们很清楚这是一个真正做事的项目。所以这并没有偏离我们的战略。只是我们的策略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完成,因为我们想要遵循规则。我们要按规则行事,我们要得到正确的许可。在交易之前,我们要确定这种币不是证券。如果你犯了这样的错误,那可能需要面临执法行动、罚款和各种各样的问题。因此,我们的最终目标是相同的,但我们达到这一目标的方式与其他交易所截然不同。坦率地说,我认为这就是Gemini的与众不同之处。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00737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1)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