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礼辉:有必要抓紧研究发行中国主导的全球性数字货币的可行路径和实施方案

区块链资讯 发布在 区块链 44638

原文来源:新浪专栏

2009年,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比特币悄然问世。2019年6月,由全球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主导的数字货币Libra登场,引起了轰动,也引发了质疑。2020年4月16号,Facebook发布Libra白皮书2.0。新版的白皮书能否解疑释惑、特别是能否消除美国政客和金融监管当局的疑虑,Libra能否成功发行,成为大家特别关心的问题。

Libra最初的目标十分高调:成为一个不受华尔街控制,不受中央银行控制,可以覆盖数十亿人的全球性货币和财务基础设施。这也许足以吸引大众眼球,但也足以引起金融监管的担忧和权势资本的恐慌。

那么,Libra到底具有哪些颠覆性的潜力?

一是行业巨霸联合创始,覆盖巨大客户群体。

Libra由Facebook牵头,现有联合创始机构还有21家,包括线上支付、电信运营商、线上旅游、线上打车、电商平台、流媒体音乐平台、线上奢侈品平台等,仍然可以为Libra提供足够的信用背书,拥有覆盖全球的超过20亿的客户群体。

二是应用数字技术,构建独立的金融基础设施。

Libra应用联盟区块链的分布式对等架构,应用隐私计算技术保护数据隐私和数据安全,应用Calibra数字钱包,提供可以覆盖全球各个角落的点对点、端对端的交易和转账平台,不再需要银行,不再需要第三方支付机构。

三是以硬资产做支撑,维护独立数字货币的价值。

Libra协会成员的投资和用户购买Libra的法定货币,都将成为储备金,用来支撑Libra的价值。Libra用储备金进行低风险低回报的投资,与低波动率实体资产捆绑,以保持价值稳定。

Libra要达到西方国家的市场准入门槛,必须解决一些重大问题,主要是技术平台的效率和可靠性,商业运行模式的可行性和透明度,金融合规管控的实现路径和可信度。

Libra在瑞士注册,能否得到各国金融监管部门的许可,关键在美国。美国近几年陆续颁发数字货币牌照和数字钱包牌照,在法律上似乎没有足够的理由拒绝Libra的申请。

在法规之外,还有什么足以打动美国政客和政府?那应该是国家的经济金融战略。2019年10月23日,在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长达6小时的听证会上,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一再强调,Libra并不试图创建全新的主权货币,只是一个全球支付系统,而且在储备金中美元占最大比例;这将扩大美国的金融领导地位,以及在世界各地的民主价值观;如果美国不进行创新,全球的金融领导地位将没有保证;中国在技术创新方面超过美国,部分支付基础设施领先于美国,美国必须建立更加现代化的支付基础设施。

2019年10月,我曾经提出:如果美国试图保持金融霸权地位并夺取数字货币全球主导权,有可能对Libra给予附加限制性条件的行政核准,例如,要求Libra锚定的法定货币篮子中增加美元比重以符合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要求Libra遵循关于反洗钱、反恐融资、反逃税的法律规范。

2020年4月16日,Facebook发布了Libra白皮书2.0,在满足美国政界要求、适应金融监管规则方面做出了巨大努力,前进了一大步。

第一,强化美元的货币霸权地位。

Libra网络将新增一类数字货币:锚定单一法定货币的数字货币,如≈USD/美元、≈EUR/欧元、≈GBP/英镑等。与此同时,发行全球性数字货币≈LBR,按照固定权重构成货币篮子,类似于IMF的特别提款权SDR。

Libra协会认为,对于在Libra网络上没有单一数字货币的国家,≈LBR是中立而且低波动性的替代方案,可以作为支付和结算工具。

在Libra的数字货币体系中,无论是≈USD,还是≈LBR,实质性的依托主要是美元。Libra事实上将成为美国在数字经济时代继续推进美元货币霸权的工具。

第二,强化金融合规标准。

Libra协会承诺,将制定金融合规和全网风险管理的综合框架,建立反洗钱、反恐、遵守制裁和防范非法活动的严格标准,打击各类金融犯罪。

Libra协会将严格执行市场准入制度,负责对协会会员和指定经销商进行全方位的尽职调查,尽职调查涵盖合规信息证明、经济能力证明,并且验证程序节点技术能力。对于破坏了Libra网络完整性和安全性的会员,将予以剔除或驱逐。

Libra协会将充当金融情报机构FIU的角色,运行FIU功能,全天候监视Libra网络的活动,当检测到可疑活动时,依法向主管部门提交信息和报告。

从现有进展看,Libra有可能获得批准。我们应该关注的是,Libra可能具有足够的潜力,从根本上重构全球的货币体系:超越国家主权,僭越中央银行,跨越商业银行。

一是可能冲击主权货币地位。货币作为一般等价物的地位本质上取决于公众的信任,“法定”只是加强了公众信任。贝壳成为原始货币并非出于“法定”,而是公众认可的等价属性。弱小国家如果遭遇重大经济困难,主权货币就可能失去国民的信任,就可能被超主权数字货币所取代。发达经济体的主权货币一般不会退出货币舞台,也可能成为超主权数字货币的锚定对象,但货币地位有可能主次更替。

二是可能重塑货币霸权地位。超主权数字货币的霸权地位,将由覆盖范围、用户规模和实体资产规模来决定,全球有可能出现几个势均力敌的超主权数字货币系统。全球流通的超主权数字货币也许不再有明确的国别标签,最为重要的是公众认可的全球性商业信用和全球性数字信任。

三是可能形成跨越商业银行的金融体系。Libra这类数字货币很有可能进化成为超主权数字货币,形成可以覆盖全球各个角落的金融基础设施,从而可能从支付清算入手,逐步进入储蓄、融资、投资、保险、资产交易等领域,渗透平民大众的经济生活,全面争夺金融业的市场。

四是可能影响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人民币如果未能纳入全球性的数字货币体系,就有可能削弱未来的影响力范围。

综上所述,数字货币很有可能重构金融模式和货币体系。这是现实的挑战,也是未来的机遇。

我国应该立足于数字金融健康发展,加快数字金融制度建设,抓紧制定区块链金融监管、数字资产市场监管、数字货币监管、法定数字货币发行等数字金融制度。统筹规划、逐步建立数字信任机制。

数字货币在未来的全球数字经济竞争中居于核心地位,应有必要抓紧研究发行中国主导的全球性数字货币的可行路径和实施方案。应有必要进一步完善我国法定数字货币的实现路径,包括替代范围选择、脱网运行技术等等。

数字金融势必进一步强化金融的全球化。在数字金融全球制度建设中,我国应该积极参与并努力争取话语权。应该加强国际监管协调,促进达成监管共识,建立数字金融国际监管统一标准。

本文原发于网易

(本文作者介绍:全国人大财经委委员、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研究组组长、中国银行原行长)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590811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文章标签: 数字货币 Libra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