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比特专栏 | 龙白滔:为什么我可以精确预测Libra的命运?

龙白滔 发布在 区块链 23424

注:本文原发于数字经济公社,作者:龙白滔,巴比特进行了不影响原意的编辑

 

今天全球数字货币社区有两件重要新闻,我们来读一下。

第一则新闻是Libra发布白皮书2.0版本。相比较之前的版本,2.0版本白皮书有四点重要更新:
  1. 除了提供锚定一篮子法币的币种外,还将提供锚定单一法币的稳定币;
  2. 在稳健合规框架下,增强Libra支付系统安全性;
  3. 在保持其主要经济特性同时,放弃向无许可公有链系统的过渡计划;
  4. 为Libra资产储备建立强大管理计划。
核心思想就是Libra单一锚定美元并且放弃向无准许公链的过渡计划。

第二则新闻是说,瑞士金融市场监管机构表示,开始了对Libra协会的许可过程。

我的几个微信群的群友纷纷为我点赞,为我有关Libra所做的多个重要的判断和预测。具体来说,我一直在传播和强调我的几个核心观点:

最早在2019年6月Libra刚发布白皮书时,在与好友谷燕西讨论Libra的新型SDR计价单位时,我就强调Libra不可能创建一种新的计价单位因为这过于挑战和困难。

2019年10月15日我在参加深链财经线上沙龙《非共识对话》时明确表示,“Libra有相当大的可能性采用美元计价”;并且在10月18日我首发于《财经》的文章《美元的Libra,美元的未来》中全面阐述了Libra代表了美元霸权在数字世界的延伸,并且美联储“实际上很喜爱”Libra,而欧洲央行也并不反对Libra,而以金融稳定理事会为代表的全球监管社区正在制定全球稳定币的监管政策建议,这是在为Libra等全球稳定币的上线“扫清法律和监管障碍”。也指出,“合规”可能会成为Libra上线时候的竞争优势

在2019年6月28日我首发于巴比特的文章《从货币金融体系的历史、现状和未来评价Libra》(此文可能是目前中国阅读量最高的Libra主题评论)也明确指出了Libra无许可公链的不可能性:

“Libra公链转向无许可网络的计划没有意义。因为Libra生态是与法币体系紧密耦合的,英格兰银行行长Mark Carney说“Libra将面临最高标准的监管”。因此所有Libra生态的参与者,包括协会、用户,授权分销商、以及未来基于Libra开发的各种金融服务(如支付、存贷、保险等)都不可避免受各个主权国家行政、法律、监管和合规的约束”。
我在《数字货币:从石板经济到数字经济的传承与创新》(以下简称《数字货币》)的《导论》中,也精确预测了Libra可能的上线的司法管辖区:

“知道FSB的稳定币工作组由ECB执委和新加坡金管局高管任联席主席,就知道Libra可能最早在瑞士和新加坡推出不是空穴来风”。
群友们可能会对我准确的判断感到神奇,其实在我看来有关稳定币(包括Libra)和央行数字货币的很多话题其实都并不复杂,关键是运用正确的的思考和分析框架,注重研究,就不难厘清这个领域纷繁芜杂的现象,我们来一一理解一下上面这些问题背后的逻辑。

理解这些问题的顶层逻辑,需要理解几个关键问题:

  1. 货币的本质是什么?谁拥有铸币权?
  2. 现实世界货币、银行和央行体系的运转机制。货币是如何创造的?稳定币与法币的关系是什么?
  3. 什么样的力量在塑造和决定数字货币的未来格局?
  4. 国际货币金融体系的治理格局——哪些机构在主导国际货币金融体系的制度和秩序?他们的人事关系、运作机制、工作方法和决策流程如何?特别是针对货币、支付、(全球)稳定币和央行数字货币等有关(全球)稳定币和央行数字货币等。

我在《数字货币》第一章就开宗明义地驳斥了广为流传的“货币起源于物物交换”的易货贸易理论,以无可辩驳的历史学、人类学证据和文献,以及逻辑推理,指出人类最早的信贷货币起源于公元前3000年的美索不达米亚(两河流域)的宫殿和寺庙经济,即最早的人类文明中的信贷货币基于国家权威。从这里可以理解货币最根本的特征是它的债权属性,而不是商品属性。国家货币论和商品货币论的争论,本质上是货币和信贷的创造和监管应该属于公共部门还是私营部门(商业银行)的意识形态之争。

商品货币论缺乏最基本的历史依据,逻辑上漏洞百出,但因为其对公共政策的影响有利于金融利益集团,因此被写进教科书并广为流传。

理解了真实的货币起源,就容易理解货币的本质,以及铸币权之争传统地发生在政府和私人银行之间。商业银行和国家控制货币的争论在现代越来越模糊,因为国家力量和非国家力量的边界在模糊。这种非国家力量通过现代央行理论的塑造(如央行独立性)和全球货币顶层制度和秩序的设计,影响并控制了绝大部分货币和信贷的创造和供给。这种影响具有相当迷惑性,因为货币制度通过代表主权政府的央行来执行。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为现代社会中不代表任何国家的跨国私人资本通过影响央行理论塑造和货币制度的建立,通过各主权国家的央行执行并维护了符合他们利益的全球货币金融秩序。因为政治制度的原因,主要经济体的央行中,中国央行是唯一真正符合公众利益的。

这里的主角是美联储、欧洲央行、国际清算银行(包括FSB)、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机构的权力精英。这个群体的思考、认知和行动决定了数字货币以何种方式被纳入已有的国际货币金融体系。因此他们是塑造和决定数字货币未来的决定性力量。我的《数字货币》新书自序中列举了完整的七种货币未来格局的决定性力量。这个群体是最重要的力量。

《数字货币》的《初步评价Libra》和《美元的Libra,美元的未来》中描述了Libra作为稳定币其创造机制——完全基于法币资产的货币创造。从这个角度来说,Libra完全保护了传统商业银行的利益,即使我们在Libra的协会里面找不到一家商业银行的影子。不少人也因此(Libra协会缺少商业银行背景的创始会员)认定扎克伯格和Libra是挑战美元霸权/美联储的极客英雄。我在文章中分析,Libra生态与法币体系紧密耦合,Libra不可能以无准许公链的形式运行。如果被美联储“驯服”,作为联盟链的Libra将维护美元的货币权威并提供给美联储前所未有对货币体系的管控能力,并且Facebook的全球庞大、活跃的用户基数,将赋予“代币化美元”强大的全球渗透力。这些都是美联储“喜爱”Libra的理由。

《美元的Libra,美元的未来》中解释了大部分人错误的认为Libra会创造一种新型SDR记账单位的原因。这是Libra协会故意混淆和某些人思维过于跳跃导致的结果。Libra白皮书确实只描述了“基于一篮子储备资产”的方案,并没有明确表示会“创造SDR型的一篮子的货币单位”。某些人直接从“一篮子储备机制”直接跳跃到“SDR型的记账单位“。Libra协会大概率是事先就与美联储商议作为美元锚定物,但在最初的时候并没有公开。可以观察到,从一开始,美联储几乎从来没有发表过针对Libra明确的反对观点。在最初的时候不明确地与美元挂钩,可以给众多利益相关方(如欧洲央行,全球用户等)留下遐想的空间,也为最终”Libra被迫与美元挂钩“留下伏笔。这样Libra可以被塑造为”挑战美元霸权失败,无耐被逼挂钩美元“的”悲情英雄“形象,这符合Libra作为”美元全球家奴“的战略定位。因此我多次指出,美国国会针对扎克伯格和Libra的刁难指责都只是”茶壶风暴“,给世界人民看的一场秀而已。或许我的解释过于”玄幻“,如果读者把Libra的出生和成长理解为一场政治活动,你就能理解这些逻辑了。

国际货币格局是经济活动、金融活动么?不是,它本质上是政治。历史上,每个新货币取得国际货币的主导地位都是长期的战争和灾难的结果。美元取代英镑成为国际主导货币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像Libra这样拥有28亿活跃用户并且采纳一种全新记账单位的全球稳定币能够上线,就意味着国际政治格局的重大变化,至少需要美中英德法等大国的政治领袖坐下来协商如何重新划分世界的蛋糕。既然这件事情不可能发生,那么我们也不要指望Libra能够创造一种新的记账单位。它唯一可能的出路是依附其中一种已有的国际主导货币,美元是自然和唯一的选择。

为什么Libra最早会在瑞士和新加坡上线?这就需要了解刚才提到的那个群体的人事关系。目前在稳定币和央行数字货币领域最有影响力的两个标准制定组织是FSB(金融稳定理事会)和CPMI(支付与市场基础设施委员会),两者皆由国际清算银行BIS赞助并主持。2019年6月到10月间,G7委任时任欧洲央行执委的Benoît Cœuré领导了“全球稳定币评估”的工作,并继续担任(与新加坡金管局主席一起)FSB稳定币工作组的负责人。FSB稳定币工作组负责制定全球稳定币监管政策建议并于4月14日提交初稿给G20(近两日的新闻)。时任CPMI主席的也是Benoît Cœuré。可以说,Benoît Cœuré是全球稳定币顶层治理结构设计的最核心人物(没有之一)

为引领全球央行应对数字挑战,BIS创立了BIS创新枢纽,并精心选择了香港、瑞士和新加坡作为其三个中心,这三个地方目前都处于加密资产的监管、业务和技术创新最前沿。BIS同时任命了Benoît Cœuré作为这一机构的负责人。BIS创新枢纽瑞士中心的核心任务就是稳定币和央行数字货币。所以,还有什么理由去怀疑瑞士不会成为Libra最早上线的司法管辖区?

还有更多有趣的问题值得去讨论,例如央行数字货币、中国DC/EP,他们的原理、用途、目的和发展前景等。近2日中国DC/EP爆出欲上线的新闻,其实我在上周的一次直播中就提前预告了“中国DC/EP年内会在封闭的场景进行测试和上线,如公交刷卡“。这两日有关央行数字货币和DC/EP的文章再次铺天盖地,我确实没有兴趣再把之前的文章再给大家发一遍。为什么可以再发一遍?因为之前讲的东西都没有过时啊,互联网是有记忆的,我写文章和书的宗旨之一是具有“时间价值”,不要过了半年被事实打脸。把自己半年前写的东西再发一遍是不是有”刷脸“的嫌疑呢?我脸皮真的很薄,做不来。

今天写这篇文章主要目的,根本目的还是为让更多的读者知道我的新书《数字货币:从石板经济到数字经济的传承与创新》。这本书提供给了读者系统和完整的思路和答案,来理解货币金融体系的原理和运转实质、各种数字货币现象的金融本质、稳定币、全球稳定币(Libra)和现在当红炸子鸡DC/EP,帮助读者从信息爆炸和纷繁芜杂中分辨真相

本书已在“链作商城”上架,欢迎点击链接购买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583946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文章标签: Libra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