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 | 实体机构须获得BaFin许可,新法规为德国成为“加密货币天堂”铺平道路了吗?

WINDSON 发布在 区块链 21330

德国一项新的法律要求每一个持有他人加密货币私人密钥的实体(如比特币交易所或比特币托管机构),从2020年1月1日开始必须获得许可证。这里给人最常见的误解是:不,你公司的总部在哪里完全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你的服务是否应对德国市场。

Germany_Embraces_The_Digital_Era-800x529

“执行第四项欧盟洗钱指令修正案的法律(联邦法律公报I,2019年12月19日,第2602页)将加密货币存款业务作为一项新的金融服务纳入信贷法(KWG)。当法律于2020年1月1日生效时,想要提供这些服务的公司需要获得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BaFin)的许可。不过,该法规定,对于在生效前已经进行了目前须经授权交易的公司,应作出过渡性规定。”
让我在这篇文章的开头表明,尽管仍有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如果执行得当,我会是这一监管的一般支持者。我相信,这项新法律可能为德国成为欧洲的“加密货币的天堂”铺平道路,因为特别是大型金融机构和投资者更加青睐于受到监管的实体。但是坦率地讲,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监管机构最终如何处理出现的问题。即使一开始的意图是非常好的,但是如果执行不当,也可能会对德国的生态系统产生反作用。但是我打心底里认为,情况不会如此发展,因为监管机构和行业之间的合作似乎越来越密切。通过相互合作而不是对立,那么好的监管决策应该是可行的。

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我认为新法规面临的主要挑战有以下四点:

1、缺乏清晰的定义 

对于“积极应对”德国市场意味着什么,目前没有明确的定义,这将视具体情况而定。一种可能的解释是,任何运营带有德国字样的网站或提供有关德国营销材料的人,可能都认为在积极应对德国市场。但是,如果某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在没有任何“官方”营销的情况下拥有越来越多的德国客户,也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你一定在以某种方式积极应对德国市场,否则你就不可能从德国获得这么多的新客户。

2、缺乏“护照” 

法国目前也在整理自己的相关法规,如果德法两国都能就各自许可证的潜在“护照”达成一致,那就太好了。这意味着如果你在德国获得许可证,你也可以在法国运营,而无需申请新的许可证(确切地说,是注册)。尽管我们坚信这将很快实现,但如果能从一开始就达成这项协议,那就实在太好了。

3、缺乏清晰度

对于一个不熟悉德国法律法规的局外人来说,执行手段和时间表看起来可能很奇怪(尽管事实上它们非常聪明)。简言之,如果您向官方声明,您计划在2020年3月31日之前申请许可证,然后在2020年11月30日之前提交申请(是的,它似乎要求您及时返回),则自2020年1月1日起,您将被视为具有临时的和可追溯的许可证的供应商。这也意味着,如果你说你要在2020年3月31日之前申请许可证,然后在2020年11月30日之前不提交申请,那么自2020年1月1日起,你就会被视为非法。

同时,这也意味着,如果你像往常一样经营自己的业务,那么自2020年1月1日起,你很可能被视为非法。这可不是轻罪,而是重罪。尽管如此,一些市场参与者似乎真的依赖于一种叫做“反向招标”的策略(这意味着基本上客户可以自由选择他或她想要的任何供应商),而不是申请这样的许可证。

考虑到这一新规则的巨大政治影响,我确信这不并不是个好主意。正如我们过去所看到的,我认为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BaFin)在这种情况下会进行非常严格的监管,否则新法将毫无意义,并将损害德国经济,从德国的角度来看,这几乎没有意义。

4、缺乏与国际利益相关者的沟通

在沟通方面需要作出重大改进,特别是在国际社会方面,因为这是一个国际性的议题。到目前为止,我既没有看到该法律的直接翻译,也没有看到监管机构提供的任何英文建议。尽管这对我们这些在咨询公司工作、为交易所和托管人提供咨询服务的人来说是有利的,但监管机构缺乏明确的沟通,总体上是有问题的。

 

一种奇怪的“非德国”式结构缺失

我有时会哂笑某件很有趣的“文化”事件。众所周知,德国人对几乎所有事情都有一套形式和规则。这是真的,这就是我们的现状(包括所有的利弊)。所以让人觉得奇怪的是,在这个例子中,它不是这样的;因此,我们需要与监管机构合作,以便制定适当的规章制度。

例如,“多方计算”(MPC——multi-party computation)在新法律中没有被提及;多重签名问题也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状态,其中还包括许多不同的其他问题,有些是非常具体的问题。这种缺乏清晰度的状况使一个典型的德国人感到相当不舒服,因为我们根本不习惯这样。我们所拥有的,充其量只是一个循序渐进的方法,其中包含了有根据的猜测和大量的交流。

 

托管服务实体的定位

另一个有趣的事实是托管人(技术提供商)处理这些问题的方式。根据数字资产托管网站(the Digital Assets Custody,据我所知,这是互联网上最大的关于数字资产托管人比较的网站)进行的一项研究,似乎大多数数字资产托管的专业基础设施提供商都在像逃避瘟疫一样逃避监管,声称他们将只作为技术提供方,而不是需要监管的托管人。

尽管我理解这种规避方式,但由于监管本身也存在挑战,所以这种做法似乎有目光短浅之嫌。一方面,我相信监管最终将会拓展,第一步将重点放在交易所上,但随后它们将把重点放在托管服务上。

在我看来,不仅交易所,根据每个实体各自的技术堆栈和业务模型,托管人最终都可能被视为应受监管的实体。因此,监管机构来敲门基本上都只是时间问题。正如被历史见过正一样,走在前面通常是个好主意。

 

托管困境的解决方法

有趣的是,尽管在此之前,相关参与者应该对德国监管保持警惕,但关于托管的新法律还是在某种程度上给该行业敲响了警钟。这又回到了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BaFin)的观点,该机构将比特币视为一种所谓的“记账单位”,使之成为一种金融工具;因此,每个处理这些金融工具的人都应该已经有了适当的许可证。这意味着,如果你要运营一个比特币交易平台,你需要(取决于商业模式)一张多边交易平台的许可证。柏林上诉法院在一个案件中表达了不同的观点,导致了一些混乱。

通过引入新创建的术语“Krytowerte”(直接翻译是“加密货币价值”),现在很明显比特币确实被视为一种金融工具,处理比特币的每个实体都必须以处理任何其他金融工具的公司相同的方式受到监管。

由于各自的许可证取决于商业模式的具体情况,因此很难给出一些所需的“一般信息”。托管人许可证很可能需要两名“合适的”常务董事,125000欧元(约合136000美元)的启动资本,加上约250000-350000欧元(约合272000-380000美元)的设立成本和350000欧元(约合380000美元)的日常性年度成本。(这些都是粗略的估计,根据您的业务模式,各种成本可能会有很大的不同。)

总而言之,新法律使得经营数字资产业务更加困难。但另一方面,它也为与数字资产领域供应商合作的人带来了一定程度的清晰度和安全性。

大家会对这个新方向感到满意吗?应该不会,但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561297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1)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 kyle 2020-03-09
    感谢支持,打赏446.23个BTM,交易哈希:625de3cdbdb9efe6ffdaabcb4a7a8de01f9b6befbf7ace158265bf8c436587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