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DC国际研发动态解析(三):谁来掌握CBDC的“亚当语”?

清澈的空气 发布在 区块链 18374

巴比特注:本文系《CBDC国际研发动态解析》第三篇,点击阅读系列前文:

CBDC国际研发动态解析(一):七巨头组团,“合成霸权CBDC”将诞生?

CBDC国际研发动态解析(二):泰港联手,打通跨境支付“任督二脉”

 

 

《圣经·创世记》中巴别塔的故事讲述了人类对于天堂的追求带来了语言的分裂:

创11:6 耶和华说:“看哪!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言语,如今既作起这事来,以后他们所要作的事,就没有不成就的了。

创11:7 我们下去,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

图1巴别塔

据说当时全人类都讲同一种语言“亚当语”,自打耶和华冲天一怒,此后世界上出现了各种语言,至今仍有5000-7000多种。语言种类繁多,在呈现文化多样性的同时,也必然竖立起各种文化间交往的隔阂,增加了传播、沟通的成本。

CBDC是一种未来的货币形态,作为新型的价值表达、传递和转换的工具,如果在创建之始不能在各国之间建立一种公认的“亚当语”,可以想见,CBDC未来发展道路上将充满坎坷障碍。回想一下移动通信刚刚兴起的1G时代,各个国家、地区采用不同的标准,仅日本就有四种以上同时使用的制式标准,各国制造的移动设备不能通用,国际漫游无法实现。

移动通信发展的历史教训应当记取,不过,CBDC不单是一个技术标准的统一问题,还涉及各国的货币政策、支付准则、监管机制等方面,CBDC研发应当从开始就以设计规则的统一作为重点。

 

一、CBDC的设计规则应当具有哪些特点?

 

(一)设计规则并不具有强制力,但应当是基于各国货币当局达成的共识。

和所有其他通行于国际间的准则或标准类似,CBDC的设计规则应当不具有强制性,是一个建立在各国货币当局共同认可、达成一致基础上的框架。具体标准由各国货币当局自行制定,但各国之间应当通过各种学术会议、行业峰会、业界交流等多种渠道,充分沟通协商,消除根本性分歧,在达成共识基础上,由现有或者新建的国际组织负责协调沟通,进行最终评估,创建统一的设计框架。

(二)应当确定CBDC要解决的问题,定义其应用场景。

在电子货币、移动支付蓬勃兴旺的今天,各国货币当局为什么要转向CBDC的研发?首先要厘清创建CBDC的目的是什么,用来解决什么问题,不同经济体的诉求可能存在差异,如发达经济体国内非现结算手段与现金使用兼容得比较好,对CBDC在零售领域的应用没有迫切的愿望,看重的是CBDC在大额交易(如证券结算和银行间交易)以及跨境支付方面的应用。而新兴市场经济体可能更关注CBDC在零售支付的应用,把国内的支付效率、支付安全和金融普惠程度作为发行CBDC的“非常重要”动机(BIS,2020)。

总的来说,提升支付效率,扩大普惠金融覆盖面和解决跨境支付痛点是各国创建CBDC的主要愿景。

从目标出发,CBDC应用的场景大致分为国内零售支付和大额支付,以及国际间的跨境支付。

(三)应当明确CBDC的主要设计元素。

CBDC与现行有形货币和电子货币的区别或比较,应当通过制定其主要设计元素来加以定义。各国当局、专家学者对这一方面的研究有很多探讨,大致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对CBDC用户身份的规定:零售型CBDC是否对外国人、游客开放,比如巴哈马央行启动的“海胆”数字货币,持有人只能是国内居民。批发型CBDC是否对外国的央行、商业银行、非银行企业、投资基金、稳定币供应商或重要的金融机构开放。香港和泰国联合开发的因他农山-狮子山跨境CBDC项目中,各国参与者必须是本国批发型CBDC账户,才能进入跨境支付系统交易。

  • CBDC的发行机制:CBDC用户在央行直接开户还是间接开立账户,或者存放在数字钱包,是否采用双层发行机制。
  • CBDC的匿名性:包括CBDC用户信息、账户余额和交易信息的保密程度,匿名性的监管及其法律政策,CBDC对于交易跟踪、监控和匿名性的目标,匿名程度与交易规模的关系。
  • 对CBDC交易规模和账户余额的限制规定。即对客户KYC和AML/CFT的监管机制与交易和持有限额的关系规定。
  • CBDC的利息规定:不同类型CBDC是否计息,以及如何根据货币政策和金融稳定目标和风险制定利率政策。
 

二、谁来承担CBDC设计规则的统一创建?

 

从目前看,一些国际组织、央行具有承担CBDC规则制定的条件与可能性。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布雷顿森林会议的产物,二战后与世界银行同时成立,并列为世界两大金融机构,其职责是制定与监察成员国间的汇率政策和货币兑换规则,提供技术和资金协助,确保全球金融制度运作正常。

对于CBDC的研发,2019年以前,除IMF一些专家学者发表过研究报告之外,没有明确态度。但从天秤币白皮书发布后,IMF的表态开始明确,最有名的表态莫过于IMF货币和资本市场部门两位官员的“央行数字货币四问四答”(Tobias Adrian &Tommaso Mancini-Griffoli,2019),开宗明义提出IMF对于CBDC的现在与未来,其作用体现在三个方面:报告政策讨论情况,IMF正在调研跨境支付的CBDC可能带来的影响,作为一个负责监管国际货币汇率和各国贸易情况的组织,它的确有天然的优势,本身拥有丰富的信息资源,对世界经济和国际金融的研究都具有很高的权威性;召集相关各方讨论政策方案, IMF拥有189个成员国,覆盖全球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召集会议成员国举行各种会议交流,分享信息与经验是它的常规活动;帮助各国制定政策,IMF认为它可以继续发挥在制定国际货币政策及其监督实施方面的职能,帮助各国评估有关CBDC的政策,研究改善支付体系的替代方法。

国际清算银行(BIS:成立后相当长时间内,其成员主要是发达工业化国家中央银行,业务范围局限于欧洲地区。20 世纪末新兴经济体的崛起以及经济全球化的发展,逐步发展为全球性金融组织,虽然BIS对于CBDC的态度前倨后恭,不过很早就开始利用其平台交流各国当局和专家学者对于CBDC的讨论,2016年以来在BIS网站共有90余篇文章涉及CBDC的探讨,著名的货币之花(Money Flower)概念模型就是BIS的支付及市场基础设施委员会(CPMI)提出的,从发行人、货币形态、可获取性和实现技术对数字货币进行分类和定义。

图2货币之花

来源:BIS

2018年底以来两次对全球60余家央行CBDC研发情况进行调查,形成了一套比较完整的调研框架,反映了一年来各国货币当局对于CBDC认识的变化、研发进展状态与未来预期。2019年6月BIS成立创新中心,在瑞士央行和香港、新加坡金管局支持下签署业务合作协议,工作重点之一就是CBDC研发。

世界经济论坛(WEF):其前身是“欧洲管理论坛”,1987年更名为“世界经济论坛”,逐渐从一个学术论坛扩展到研究和探讨世界经济领域存在问题、促进国际经济合作与交流的非官方国际组织。2020年第50届年会期间,主办方邀请欧委会、新加坡金管局、BIS、麻省理工学院、Facebook等代表以“打造有信用且可信任的数字货币——哪些趋势将塑造数字货币的未来?”为话题进行了40多分钟的讨论,主持人高调宣称:对于各国央行现在已经不是发行不发行CBDC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发、用什么方式发。论坛期间WEF发布白皮书《CBDC决策者工具包》,工具包是在征求各国央行、政府、国际组织和40多家机构专家的意见基础上形成的,成为第一个CBDC流程与评估的指导性通用框架。

七行CBDC研发小组:2020年伊始,BIS联手加拿大、欧央行等6家西方主要工业国家央行,成立研究小组,由BIS创新中心、CPMI及英格兰银行副行长负责,评估CBDC用例;探索CBDC经济、功能和技术的设计,包括跨境支付的互操作性等。BIS作为国际货币金融体系交流平台的作用毋庸再述,值得强调的是加拿大银行的Jasper-Ubin项目、欧央行与日本银行stella项目,瑞典的e-krona项目,有的是批发型CBDC进行了跨境支付探索,有的是零售型CBDC已完成概念验证,聚焦了相当丰富的人才、技术与经验。据最近的消息,4月七行小组将在美国华盛顿召开初期报告会,会址设在华盛顿,意在拉美联储加入其中。

美国:由于美元在国际货币金融体系中的地位目前是惟我独尊,缺乏推行CBDC的内外动机。

图3美元全球地位

来源:马克·卡尼,英格兰银行

虽然前不久联储理事布雷纳德比较明确的表态曾令业界为之一震,但最近鲍威尔出席国会听证,在议员咄咄逼人的追问下,依然持“我是老大我怕谁”的态度,只是强调“关于美国的数字货币,有许多问题需要回答。网络问题,隐私问题,还有很多其他的操作方式”这些老生常谈,和一些“我们正在努力,很多努力正在进行中”的泛泛表态。

但是,我们不要忘了,美国除联储以外,聚焦了全球最多的稳定币发行机构,它也是天秤币的创始机构Facebook所在地,最近美国前监管机构高官吉安卡洛成立的“数字美元”基金会提出了一个稳定币研发计划,准备以类似BT模式(building-transfering)推动美国数字美元研发,项目思路与IMF、WEF等报告中的混合型CDBC相吻合。另外美国在IMF、BIS等国际金融组织中拥有最多投票权(美国拥有IMF17.69%股份,重大事项有一票否决权。BIS投票权与认购股份有关,掌握最多投票权的是比利时、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和美国6位理事国)。考虑上述几重因素,承担CBDC统一规则的创建,美国不是没有一定可能性。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556621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