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0字讲清奥派经济学:热爱奥派和区块链其实是对自由的热爱

5000字讲清奥派经济学:热爱奥派和区块链其实是对自由的热爱

王佳健 发布在 区块链 233345

如果你听过比特币,那你一定听过奥地利学派经济学,中本聪的《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与哈耶克《货币的非国家化》已然成为比特币追随者的两大宝典。

但,奥派经济学真的等于支持比特币吗?奥派经济学到底是在讲什么?它为何成功预测了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我们对奥派经济学又有怎样的误解?

1月16日晚,EthFans以太坊爱好者主编、译者阿剑、MakerDAO中国区负责人潘超,两位既有币圈经历,又是奥派经济学的研究者,他们在"连读π谈"组织的活动中带来了一场小型奥派经济学讲座。这场分享很有意思,我把它整理出来,文章很长,如果你想更细致地了解奥派经济学,建议阅读更多奥派经济学大师原著。

1

▲阿剑(右2)与潘超(右1)

 

以下内容来自阿剑:

 

奥地利学派的起源,一种来自主流世界的"歧视"

 

奥地利学派起源于1871年,那一年,奥地利有位叫做卡尔·门格尔得学者写了一本书——《国民经济学原理》。在他之前,那是一个属于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的时代(英国古典经济学),卡尔·门格尔学到英国古典经济学时发现,这个理论特别好,所以他希望向他的德语同行推荐英国古典经济学理论,于是他写了这本书。

但在此过程中,他遭到了德国学术界、社会科学界的冷漠对待,因为当时德国的主流是德国历史学派(如马克斯·韦伯)。该学派的基本立场认为:不同时代,不同地区的经济规律本身是不一样的。即,压根没有所谓的经济规律,或者说这种规律不可能被找到,不可能被研究。恰恰,卡尔·门格尔的出发点是想说,这种规律是存在的。

《国民经济学原理》出版后遭到冷漠对待,于是卡尔·门格尔花了很长时间(大概有一二十年)与德国学术界同行进行论战。一位德国学者嘲讽卡尔·门格尔及支持这种思想的人为奥地利学派,意思是说你们都是一群什么也不懂的奥地利人。卡尔·门格尔们觉得这也不错,那就叫奥地利学派吧。

回顾这段历史,我们认为胜出的应该是奥地利学派,因为经济学、经济理论是可以研究的,这一信念已经是今天所有经济学研究的主流。当然,德国历史学派也有学术后裔,比如推崇制度经济学的凡勃伦(著有《有闲阶级论》一书)。

 

奥派经济学:一种经济学新视角

 

今天,奥地利学派意味着什么?我们说,奥地利学派是一种经济学视角。概括为一句话:它是一套建构经济学理论的独特方法,以及从这套方法中推导出来的理论。三个关键词,经济学理论,建构它的独特方法,由它推导出来的理论。

首先,我们认为经济学理论背后都有一个观念,就是我们相信在人类社会当中,不分时代,不分地域,它存在某种普世规律,这种规律会表现在人类交换行为当中,而且,这种规律稳定且可被研究。 对这些规律的纯理论上的研究就是经济学理论。

其次,独特方法是说奥地利学派怎么去建构经济学理论,这是我们今天去标识奥利学派跟其它学派不同的最重要的东西。奥地利学派的独特方法论就是个人主义,它指的是所有社会现象,如果你要对它进行解释,那最终只能落脚到个人的行动上。也就是说,你会从事什么职业,贸易的增加或减少,工资法会不会造成失业率上升,这些现象最终都要归集到,个人在这个环境中,他是如何行动的。

我们每个人都跟社会中的其它行动者没有区别,这种行动上的规律性可以通过自己的内心得到印证。假设我们通过集体去研究,会有个问题,不管是党派还是阶级,其所有行动在终极意义上都是由个人作出的,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同偏好和方向,你没有办法想象集体能够以完全一致的方式去行动。集体这种行动的稳定模式是不可获得的。

奥派个人主义是说我们要探究个人行动当中的一般规律,那么这个规律它最明显的特征是什么?我们把它分为四个方面。

第一,人会有意识的区分自己的目的和手段,这种区别使得我们不去研究人的目的是怎么形成的,比如,为什么他喜欢吃甜不吃咸?偏好的形成属于心理学范畴。我们要研究的是人在动用手段满足目的的行动中是否有具有某种一般规律。

第二,对这种一般规律的描述不一定要依赖于某种特定的语言,它不管是哲学化的语言还是数学语言,我们要做的只是提炼出这个规律,我们就能知道人是怎么做选择,及怎么行动的。如果,这个过程中数学化的表述方式会使得我们引入一些额外的,在理论当中原本没有的假设,那我们还应该拒绝。这是主流经济学跟奥利学派一个非常大的分歧。

第三,在整个过程中,人对目的进行主观排序,只要他还没有达到自己最满足、最惬意,最舒服的状态,人就会不断行动以此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人在必须有所牺牲时总会牺牲最不重要的目的。在有所满足时则一定会用自己手段来满足自认为最重要的一个目的。这是我们知道的人行为的一般模式。

第四,我们知道了个人如何做选择,然后又如何用手段去满足目的,我们就会想到这中间有一个因果链条,而这个过程需要一定的知识。知识的传递从来不是无摩擦的,我们必须花很大力气才能学到新知识。

上面我所讲的就是奥派最明显的特征。

由此,我们又可以推导出经济学理论。我们认为奥派在经济学历史上对经济学理论的贡献非常多,包括但不限于利息理论、商业周期理论、资本理论等。这里我们只讲一个,即哈耶克在1945年的论文当中说到一个问题,知识传递从来不是无摩擦的,当知识散落在社会的各个角落,社会是如何完成知识利用的。

哈耶克认为,在一个市场中每个人都在不停行动,这个过程就会把自己对物品的偏好及供给物品的能力信息注入到价格当中。比如,假设福耀玻璃发明了一种更好的生产方法,那车玻璃价格会下降的信息被注入价格,假设我们需要更多私家车,我们愿意为车付更高的价格,这个信息也会传导到玻璃的价格中。那么,就价格这一个数值,它会呈现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的信息,而且,它也在不断向四面八方传递信息,以完成一个复杂的社会合作。虽然大家不见面,但通过价格来实现信息传递。

这个简单模型构成了一个对计划经济的批判。因为所有信息都必须汇集到计划中心再去做处理时,它必然受制于中心的处理能力和智慧水平。那么,计划经济的生产效率永远不可能跟市场经济相比,这一点在现实中也得到了验证。

360截图16571228636476

▲哈耶克

以下内容来自潘超:

 

奥地利经济学不等于自由主义、无政府主义等政治主张

 

大家经常会把奥派跟自由主义,甚至无政府主义连接在一起,可是,今天我们谈的是奥地利经济学。奥地利经济学只不过是一种描述经济运转的方式,它有它自己独特的方法,但它跟任何一种政治主张没有相关性,它甚至不会说自由主义好。它只不过说,如果你想实现一个经济结果,那么就要用一个手段,自由市场和自由化在所有手段中可以实现最好的一种结果。

奥派也不等于支持比特币,这是大家的一个误解,哈耶克《货币的非国家化》一书中,他所设想的也不是像比特币这样的货币,而是一种自由银行竞争,每个银行通过合理自己的资产,然后发行受信任货币,它是一种永远正确的理论,就是如果你增加市场竞争,那肯定会有更好的约束和更靠谱的产品出来。

当然,货币理论是奥派理论中很重要的一块,但其实,金本位在奥地利学派中也是非常有争议的。有人支持,认为应该用黄金作为唯一的储备货币,1:1锚定发行,纸币必须能够兑换成黄金,由此来约束国家对货币的超发。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支持,包括哈耶克,他认为央行的存在也是有意义的,商业银行的一些行为也会导致商业周期和一些经济问题。

 

奥地利学派:一套先验的、演绎的方法论

 

米塞斯有一本非常著名的书——《人的行动》。也是从这本书开始确认了奥地利学派的一个方法论,叫人类行为学方法论,这一点阿剑说得很清楚,我再补充一点,它是一套先验的、演绎的一个方法论。人通过行动,从不满意进入到满意的状态。基于这个基本原理,他推导出很多经济学理论,比如说资源是稀缺的,从奥派经济学的角度看,如果资源不稀缺,那人就不会行动。

比如可以推导出边际效用递减理论。先明确一个很关键的概念,在讨论商品时我们要分单位,假设我有5袋大米,第1袋维持生存。第2袋作为下个月储备。第3袋可以给喂养家禽,接下来一袋用来酿酒。你会发现,人们会对单位商品进行价值排序,这种排序就是边际效应递减的规律。

这有点抽象,我举个例子,“钻石与水”悖论,人无水不能活,水应该比钻石重要,可钻石为什么比水值钱?很简单,我们没有考虑单位,我们拿全世界的水和钻石在比,加上单位因素后,一单位的钻石是要比一单位的水有价值。

 

以下内容来自阿剑:

 

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不应过于自负

 

奥地利学派跟其它学派有哪些不同?我把它归结为两个东西,一个是更深刻,另外一个是更清明。

更深刻是说,奥地利学派自始至终坚持动态视角来观察人的行动和经济体的运作,因为它认为所有行动都一定会消耗时间,它是一个动态过程。 而新古典经济学,就是主流的微观经济学理论不是这样。微观经济学有一个供给需求曲线,它断言市场会在某个价格上找到需求和供给的均衡点,但这个理论没有考虑时间因素,所有商品从生产到最后消费,他其实经历了一个动态流程,微观经济学是完全静态的描述,它描述的市场可能在某一个时刻的状态,它没有完整的思考过市场是不是真的会到达那个状态,或者说市场是如何到达那个状态。

奥地利学派认为,这是我们理解经济的起点,但不是最终极的一个方法。

更清明是说,奥地利学派,特别是哈耶克,他一直强调经济学家不应过于自负,当你做了很多假设时,你无意当中已过度自负,认为这些问题都可以通过数学或者其它方式加以解决,但你忘了,人类社会的协作是一个复杂过程,它没办法通过单一的头脑进行详细的掌握,这是我们研究复杂系统理论跟研究简单系统的一个最大区别。所以在我看来,奥地利学派它是一个更头脑更清明、更加谦虚的一个学派。

2

▲活动参与者合影(图片来自连读Π谈)

以下内容来自阿剑:

 

奥派经济学:严格的方法论立场和对人类自由的热爱

 

关于奥地利经济学的核心,我想说两点。

第一,严格的方法论立场。

奥地利学派严格坚持不使用一些往往没有办法符合现实的假设,以此来获得最坚实可靠的理论。比如他们坚决拒绝对资本进行加总,因为资本的量是没有异议的。资本如何通过市场,通过一个过程,被安排到某个特定场景中,让它付诸生产,产生出新的东西,这个过程才是最重要的,即,资本的结构意义远大于资本量的意义。

很多人在学习经济学过程中会学到无差异曲线,GDP的基本核算等数学化的内容,这些东西不是没有意义,但是它隐约存在一个假设:人对不同东西的满足感是可以量化的。但这一部分在奥地利学派看来没有必要引入,因为你只要知道人怎么行动就好了,价格上升,行动减少,因为成本越高,这是最精确,最核心。

第二,对人类自由的热爱。

经济学本身是一门科学,它只能告诉你当你想做什么的时候,按经济学来说是不是行得通,它从来不能够告诉你,怎样的一种价值排序是所有人应该去追求的,它本身是价值中立的,它不会预设一个立场,去定义某一种规则一定会比另外一种规则更好。

但哈耶克也说过一段话,经济学本身是中立的,但是存在某种价值指引着社会科学家去做相应研究,他曾在课堂上说:“我必须明确告诉你们,我不想把我的课堂变成一个政治宣讲课,但我必须告诉你们是什么东西指引着我去进行这一些研究。”

在我看来,包括哈耶克和米塞斯,他们都是因为对自由,对自由制度的热爱才会做这么多研究。所以在我看来这也是奥地利学派的核心。

 

以下内容来自潘超

 

奥派经济学: 低利率不可持续,储蓄对经济有好处

 

关于奥地利经济学的核心,我想讲三点。

第一,商业周期理论。好多人说有两个学派预测到了2008年的经济危机,其中一个就是奥地利学派。

第二,今天我们对货币政策非常敏感,但一两百年前不是这样。那时人们认为商品或交易量很重要,货币不是。只有奥地利学派始终认为货币本身非常值得研究,包括利率等。他们还认为,货币是非中心性的。就是说你把100块投到社会里,它不会平分到100人手里。它首先会进入离资源最近的地方,比如央行在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时,资本肯定会往房地产那边跑,之后才流到其它行业,但是通货膨胀却会被拉起来,物价也不是说只增加1%,有的行业会增加很多,不完全相等。

第三,奥地利学派会强调央行不能人为把利率降低到一个不可持续的水平,因为他们的一个核心观点是信用的扩张会带来放纵,储蓄对经济有好处。

此外,大家对奥派,或者对区块链感兴趣,其实都是对自由的热爱。

评论(20)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 雷霆万钧 2020-01-19
    奥派经济学,一种新视角
  • 江卓尔_莱比特矿池 2020-01-19
    里面个观点我很赞同,奥派追求经济自由,也就是交易的自由、做生意的自由。但这不等于自由主义、无政府主义等政治主张。政府作为最终暴力的掌控者,若软弱或缺位,造成安全方面的后果极其严重(最近例子:香港) [笑而不语]
  • 1天之蓝2天之大3天之恩 2020-01-19
    很在理[good],有条件自由
  • 相逢5376 2020-01-19
    政治就别谈了!
  • noris_zhou 2020-01-19
    有人的地方就有暴力机器.非洲土著不也还得有个酋长
  • 种心田人 2020-01-19
    国内所谓的奥派大都是装逼犯
  • SV伍亿壹 2020-01-19
    这两个奥派研究者却是以太坊爱好者[喵喵]
  • 秋雨微木 2020-01-19
    若强硬和全方位造成的后果也严重 比如58年
  • 比特作手冰点零度 2020-01-19
    还影响了台湾大选,不过没关系,小粉红总能找到理由自我欺骗
  • 深绿海deepgreensea 2020-01-19
    人的认知有边界
  • 让地球快乐的人2016 2020-01-19
    别老去撕逼 各自发展自己的就好了 不要去攻击别人 做好自己
  • Bitcoin_中本聪 2020-01-19
    我以为奥派是在说澳本聪派,,,[二哈]
  • 我一定能找到积极点 2020-01-19
    符合我观点的自由主义才是真正的自由主义
  • 四叶医堂 2020-01-19
    本来货币就不应属于国家化,为谋取自身的利益人为的国家化了!
  • 玉树临风de西门庆 2020-01-19
    Bsv才是真奥派[喵喵]
  • 炒鸡蛋new 2020-01-20
    先mark再看
  • 译棣 2020-01-20
    消除生活中的极端思想,保持平衡才可以正常发展
  • 阳光无醉 2020-01-20
    以货易货才是本质。 货币应该是充当无差别的媒介,但是如今的货币等同于纸币后。就失去了其意义。 充当媒介的纸币成了妖王,而货物却成了低三下四的东西。
  • 阳光无醉 2020-01-20
    由于货物的消费本质,在某种程度上是印刷新的财富,因此物产丰富后,新的消费急需被创造,以其极大的消费纸币。
  • 子非鱼不想说 2020-01-22
    回复@到今才知人有命:说实话,你关注不关注,好像也不是那么重要[汗][汗][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