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白滔 | 数字资产研究院数字货币周报(2020/1/5)

龙白滔 | 数字资产研究院数字货币周报(2020/1/5)

龙白滔 发布在 区块链 25679

本文来源: 数字资产研究院CIDA
作者:龙白滔

中国人民银行调整第三方支付备付金相关政策,从原来不计利息,变成三年内央行按0.35%年利率按季结息,但其中10%要用作行业保障金。该政策实施时间为2019年8月1日至2022年7月31日,后续将根据评估情况进行调整。业内人士表示,预计全行业备付金总额约在1.17万亿元,以支付宝和微信的市场份额估算,两家机构产生的备付金应该分别在6000亿元、4000亿元左右。按照年化1.265%左右的协议存款利率计算(最高上浮10%),实现100%交存后,支付机构利息收入较之前将减少约148亿元。此次第三方支付备付金政策的调整,这体现了中国央行针对大型科技公司的监管进入持续“微调”的状态,从最初将备付金率从20%提升到100%,将备付金账户从商业银行收归到央行,并取消备付金利息,到现在对备付金支付利息。中国大型科技公司进入金融服务领域的深度和广度,以及对监管带来的挑战,和中国监管已经积累的针对大型科技公司的监管经验,都冠绝全球。

中国人民银行发布2020工作展望称“继续稳步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考虑到一方面DC/EP作为一种新形式的央行货币,需要更多时间进行充分测试以缓解潜在的风险,另一方面DC/EP承担了对内抵御Libra侵蚀人民币主权之责,笔者谨慎预期DC/EP上线日期会稍微提前于Libra。

德国央行行长兼欧洲央行决策者 Jens Weidmann 呼吁银行推出一种更便宜、更快捷的支付解决方案,以应对 Facebook 将推出的稳定币 Libra。在周四出版的德国报纸 Handelsblatt 采访中,Jens Weidmann 表示,不能总是呼吁国家提出解决方案,在市场经济中,一般是由公司为客户需求提供相应的解决方案。刚离任的欧洲央行执委Benoît Cœuré在2019年12月《走向明天的零售支付——欧洲的战略》发言中表达了欧洲金融精英对欧洲支付系统自主性的忧虑以及应对措施——欧元体系零售支付战略,该项战略的核心是市场化的泛欧零售支付解决方案。Weidmann和Cœuré发言精神是一致的。针对目前德国央行正在尝试的数字货币,Weidmann 表示,这其实是央行和商业银行之间的支付交易,具体来说,央行正在测试区块链技术用于补充集中的基于账户的解决方案,但目前还没有取得更好的效果。德国央行执委Johannes Beermann在2019年11月《央行眼中的现金和数字货币》发言中称,”对于发展至今的家庭、商业银行和中央银行之间的经济关系而言,零售形式可能意味着一种范式转变“,并认为“批发形式是对现有结构的改进,但它对货币政策的影响很小或根本没有影响”。“范式转变”的表达委婉而又艺术,潜台词即是发行零售CBDC破坏商业银行“通过发放贷款创造货币”的商业模式。德国央行和欧洲央行目前的立场是,可以快速推进批发CBDC,但对零售CBDC保持高度警惕。笔者已经多次分析欧洲央行立场的逻辑——保护商业银行已有的商业模式。

中国银行副行长吴富林近日对Facebook发布Libra发表评论称,Libra将对国际货币体系带来挑战。Libra推出后将对电子支付、货币政策、金融稳定、金融生态,尤其是对国际货币体系等领域产生冲击。若不被美国政府控制,Libra推出势必挑战美元作为主要结算货币的地位。对于其他主要结算或储备货币,例如欧元、日元,在Libra介入后,其使用范围也会受影响。我国应抓住机遇推进数字货币研发。一是要提高对数字货币的重视程度,积极与国际组织和各国央行展开合作,跟踪Libra等数字货币最新动态,积极寻求机会参与数字支付全球治理。二是要尽快开展我国央行数字货币推广工作,并对数字货币可能存在的漏洞进行技术评估和校准,以在全球数字货币领域争取更多话语权,为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作出贡献。这个发言体现了中国银行业从业者正在提升对Libra的认知水平。Libra“不被美国政府控制”,只能是美好愿望。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已经明确地表达不反对Facebook发行Libra,笔者也有多篇文章深度分析Libra代表了美元利益。虽然“积极寻求机会参与数字支付全球治理”的愿望很美好,但中国央行并没有参与到FSB正在进行的全球稳定币监管政策建议的工作当中。中国央行需要有两手准备,一方面在现有国际货币和金融体系治理格局下为中国争取更多话语权(例如BIS在进行的批发数字代币的工作和FSB在进行的大型科技公司对金融稳定性的影响和监管研究,穆长春贡献了相当中国的案例和经验),另一方面要独立地以DC/EP为抓手促进数字货币业务和技术的发展,以争取创造新的话语空间。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