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比特专栏 | 股票、通证,谁是未来的趋势?

蒙特卡洛 发布在 链圈子 93413

一、股权与通证

传统金融领域是股票、股权的天下,不管是你上市公司还是普通的有限责任公司,权力和利益的划分都是通过股票的形式;

但是在区块链领域,基本上是通证的天下,大部分项目都只发行了通证,并没有发行股票。

这是截然不同的两种路线,基本上把传统企业和区块链企业划分成了两个世界:股权就完全走股权的道路,走融资、上市、投票、分红这一套;通证就完全走通证的道路,走交易所、销毁、回购这一套,目前好像没有听说哪家公司是既发行了通证又有自己的股票的。

二、选股票还是选通证?

比如说比特大陆、嘉楠耘智这样的公司,他们发行了自己的股票,选择了传统的资本路线,没有发行通证;

比如说像币安这样的公司,他们发行了通证,没有发行自己的股票,而且未来应该也不会发行股票了。

出现这种情况背后当然是有一些原因的,主要是因为目前通证还处于模糊地带,既有通证又有股票的架构在目前的法律下不被允许。而且公司未来如果有机会走上市、资本运作路线,两者的权力也不好划分,利益也不好分配,容易埋下斗争的种子。

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一家公司既有通证又有股票,那么当公司赚钱之后,打算用利润回购,这个时候到底是回购股票还是回购通证呢?如果回购通证的话,那么股票持有人是分不到利益的,对股票持有人而言,这种分配是现金上的净损失;但是如果回购股票,持有币的一方又得不到任何的利益,容易产生抵触情绪,币和股票基本上是处于不兼容的状态。

股票和通证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东西,它们背后对应的权益不一样。股票其实对应着公司的剩余收益的分配权,什么叫做剩余收益呢?也就是说当公司赚钱之后,这个钱得先交税,得先还各种借款人的钱,付供应商的钱,付员工的工资,还得提前预留未来好几年扩大生产规模买资产的钱,剩下的部分如果有盈余再根据政策然后再分配给各位股东,这才是股票能够享受的权益。

也就是说,如果把公司看成一个整体的话,那么公司的整体收益并不是由股东一个群体分享,而是由国家税务机关、供应商、债权人、员工、股东等群体共同分享,其他人分完之后剩余的部分才归股东所有。当然了,也正是因为剩余的部分才归股东所有,所以股东和管理层更有精力把公司做好,更有精力扩大利润、节省开支。除了分红之外,股票持有者还有一个附加的权利,就是股票的增值,当分红比较少的时候,大部分股票的收益都来源于价格的波动。

但是在区块链行业,通证是什么,它背后代表什么权益目前在理论界是没有定论的,在国家法律法规上也没有具体的体现,目前普遍认为币代表的是一种使用权。比如说当你购买以太坊用于支付gas费用的时候,你其实买的是手续费的抵扣权,这是一种使用权;

股票和通证背后代表的权益不同,导致了它们在很多方面都有一些区别。

三、股票的颗粒度比较大,通证的颗粒度比较小

我们可能习惯了股票的思维,认为股票是一种很好的计量方式,但其实股票算是非常粗线条的计量方式,用计算机专业术语说叫做颗粒度比较大。

比如,股票只能用来计量利益的分配,只对“利益”这一个层面能起到量化作用,在“决策权力”的量化层面就弱了很多,公司内部经常会出现股权战争、董事会战争也就是这个原因,小股东的利益经常得不到保证就是这个原因。

而且,除了利益关系、权力关系,真实生活当中还有非常多其它的关系,这些关系都不是股票、股权能够衡量的。

比如说某个城市正在尝试推行城市积分模式,你做好人好事的话就给你加几分,如果你闯红灯、搞破坏就给你扣几分,像这种计分一般不对应明确的权益,顶多在评选良好市民、户口这些事上可能会有一些倾斜,但一般不会有明确的利益关系,像这种时候股票就派不上用场了,这个时候需要的是一种更加细分,颗粒度更低的量化单位,这就是通证派上用场的时候。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方面,比如个人的数据变现、个人的信用量化、个人的时间价值量化、个人的影响力量化、个人的注意力量化等等,这些都需要一些明确的量化单位,这些股票都无法胜任,而通证则可以完美的胜任。

这里我要表达的意思是,如果说股票是代表股权,那么通证其实代表着一个更广泛的东西,我们可以把它当做当做一个量化的基本计价单位,凡是需要量化的东西都可以用到通证,但是并不是所有需要量化的东西都需要用到股权

四、股票对应着封闭的组织,覆盖的利益相关者较少;通证对应着开放的组织,覆盖的利益相关者更多

一般来说,股票的利益相关者就是上面说到的国家税务机关、供应商、债权人、员工、股东这几类;但是通证的覆盖面积则大了很多,目前很多区块链企业,除了传统的这些利益相关者之外,又加了很多新的利益相关者角色,比如说用户、持币人大会、节点、自由开发者、基金会等等,目前很多发行了通证的公司,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变成了开放组织。

开放组织的意思是没有明确的员工,没有明确的公司概念,谁都能成为公司、生态的一部分,大家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个生态贡献力量,这个时候,你没法用股票来衡量它们的利益和贡献,而通证则可以很好的衡量。

仅仅以股东这个群体为例,传统的股权门槛很高,一般的公司在未上市之前都有200名股东的限制,想成为大公司的股东需要你本身就有很高的社会地位,有足够多的资源,也可以说传统的股权模式对应着是封闭的模式,虽然上市成为公众公司之后,股票的持有人数量有所增加,但也基本上都在几千人左右,因为要持有股票,开设股票帐户也要经过一些手续,这些手续不难,但也可能阻挡一批人。

其实想通了也很好理解,股票毕竟是分钱的事情,人肯定越少越好。

但是通证对应的是使用权,使用的人越多,公司越有活力,越能产生价值;毕竟是搞建设的事,人当然是越多越好。

从历史经验来看,每一次公司制度的发展都对应着利益相关者人数的数量级增加,从最早的个体户,到合伙企业,到有限责任公司,到后来的上市公司,公司的规模越来越大,受益者越来越多,越来越开放,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可以脱离公司的管理,直接参与公司的收益分配。

如果说通过股票形式,已经将公司的利益相关者扩大了一个数量级的话;那么通过通证形式,能够将公司的利益相关者在原有的基础上再扩大一个数量级。而且量变是能够引起质变的,当公司IPO股东人数突破200人时,我们称这家公司为上市公司。它与非上市公司相比有了非常大的不同,比如说定期报告制度,比如说接受证监会管理,比如说对公众负责等等。

当公司利益相关者在上市公司层面继续上升一个数量级的时候,有更多有意思的事情发生,这时的公司就不仅仅是上市公司,而是整个底层的经济逻辑就开始具有开放性。

六、股票与通证的兼容问题

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是,股票和通证两者是否可以兼容呢?也就是在一家公司当中既有股票,也发行自己的通证,两者和谐共存,虽然现在没有,未来有这种可能吗?

我个人认为也许有这个可能。

我们之前说到通证和股票背后对应的权益不一样,如果把背后的权益划分好,两者也许是有机会兼容共存的。

比如说一家公司,背后还是股权的模式,但是他又发行了自己的通证,这个通证可以当做积分或者某种功能使用权来用,这个通证可以不上交易所,由公司内部每年拨出一定的营销费用来固定兑换,当然也可以有其它的模式,但是大概就是这种意思。要想让两者共存,一方面依赖于企业管理层的顶层设计,把利益进行明确的划分,另一方面也有赖于国家相关的法律确定。

这一块孟岩老师说的非常好:

当有了区块链以后,我们现在可以把它再切出一部分来,即用算法保障的合同权益,这部分合同权益可以自动执行,不需要借助任何人、第三方或权威组织。部分1:可以算法化的合同权益,由区块链来保证; 部分2:不可以算法化,用自然语言来描述,可以事先预见到的这部分,还是依靠传统权威机构,比如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保障; 部分3:由于合同天然具有不完备性,一定会留下很多剩余权利,这部分权利,统一交给股权的持有者来支配。
但是,更可能发生的是:股票和通证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共存,但最终颗粒度更高,量化效果更好,灵活性更强, 流动性更好的通证会在漫长的时间内慢慢的取代股票,或者说股票也会转化成某一种形式的通证,从而实现两者的合二为一。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542755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文章标签: 通证 股票
评论(1)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 reswz 2020-01-05
    从法律地位来看,目前通证还不能与股票相提并论,主要的原因是通证目前尚未找到适当的监管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