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比特长铗:期盼杭州尽快推出区块链“监管沙盒” | 解码数字新浙商

区块链资讯 发布在 链头条 区块链 50316

来源:数字经济发布

「做事」和「做市」两者混为一谈,严重影响了行业环境。作为区块链从业者,我深受这种困扰,推出监管沙盒是很有必要的。

——本期嘉宾 长铗

 

「预言家」,是长铗经常被贴上的标签。

他曾笔耕不辍10年,在科幻小说界斩获诸多奖项。《屠龙之技》里,长铗表达了两点核心思想,第一,云计算会放大人的能力,计算能力的提升会放大人的能力;第二,计算即权力。这部写于2007年的小说,现在看来,几乎是预言。

2011年,一位大三学生曾在知乎上发布提问:手头有6000元,有什么好的投资理财建议?

当天,长铗以blockchain的网名在下面留言:买比特币,保存好钱包文件,然后忘掉你有过6000元这回事,五年后再看看。

同年,长铗创立了国内最早的区块链资讯社区巴比特和后来的比原链。比特币的出现,契合他对云时代、宏大分布式计算工程的想象。不同于投资套利者,他更倾向于从哲学与技术的层面来理解它,沉入它。

一个小时的访谈里,从对区块链的理解到技术演进,从落地应用到星际贸易的度量衡,谈及和未来相关的话题,长铗不自觉地身体前倾,音量提高。

回应很多人关心的写作计划,他说,创业很忙,退休后再写吧。

的确,自证预言,比预言家本身,更酷,更激动人心。

「数字新浙商」访谈现场

将来在区块链行业,不管是公司或是社区、基金会等其它的形态,一定会诞生巨头,甚至可能比互联网巨头的规模更大。

要鼓励民间也推出一种锚定人民币的稳定币模式。它作为一种指数,通过精确的数学模型,通过智能合约,自动地跟人民币的汇率波动形成锚定。

人工智能为什么相对于区块链更容易被人接受?是因为人们普遍对性能提升或者力量型的改变比较敏感,对关系型的改变就没有那么敏感。

如果有星际文明,价值交换的尺度肯定是基于数学的货币,数学是宇宙通讯的唯一语言。

——长铗

理解区块链: 未来区块链行业一定会诞生超级巨头

章丰:公众理解区块链的时候,会很自然拿互联网做类比。现在的区块链相当于互联网的哪个阶段?

长铗:很早期,大概相当于第一次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时候。当时马云创业两次都失败了,因为找不到商业模式,现在区块链就处在找商业模式落地的阶段,好像整个社会都在呼唤区块链领域诞生一个阿里巴巴。

章丰:很多人会希望区块链有一个「爆款」,但是我跟行业的人聊,他们认为「爆款」这个概念在区块链里也许是不成立的。

长铗:如果把「爆款」理解为用户达到互联网的数量级,肯定不成立。区块链的「爆款」不是流量思维,而是资产思维,要看有多少资产在区块链上,很多互联网的逻辑或者思维在区块链上将被颠覆。

章丰: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造就了BAT这样的大公司,区块链的业态充分展开后,公司形态会是怎样的?

长铗:一个是形态,一个是规模,这两个问题我都思考过。因为区块链是改变生产关系的技术,有些项目、链背后都是类似基金会和开源社区的形态,没有固定场所,没有固定的开发者。所以未来商业组织的形态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公司是自上而下的组织形态,区块链显然是自下而上的社区,它是自组织的形态。

第二,关于规模,有很多分歧,很多人认为去中心化会削弱大公司,我完全不认可。我认为将来在区块链行业,不管是公司或是社区、基金会等其它的形态,一定会诞生巨头,甚至可能比互联网巨头的规模更大。经济学家科斯认为交易成本的降低可能会降低公司规模,因为交易成本降低以后,生产型公司物流可以外包、设计可以外包,所以公司规模可以降得很小。但局限在于,科斯是考察福特这种传统生产型公司得出了结论,没有考虑服务型公司,生产型公司可能规模会变小,而服务型公司会成长为巨头。

相对于互联网,区块链进一步把交易成本降低了。一位哈佛教授归纳了交易成本的三种类型,信任成本、转移成本、价格成本。价格成本也就是交易手续费,是按字节收费,理论上可以降到无穷小;区块链的转移成本可以无限细分,因为比特币的小数点可以小到很小;至于信任成本就更小,区块链是信任机器。所以我认为互联网把交易成本已经降到很小了,而区块链把交易成本降得更小。

章丰:所以形成的巨头规模会变得更大。

长铗:这就是幂律,从农耕社会到工业社会再到互联网社会乃至区块链社会,本质就是从正态分布变成幂律的分布,而且越来越幂律,越来越长尾。

章丰:如果拿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类比呢?

长铗:有句话不是我总结的,人工智能相当于生产力的提升,区块链就是生产关系的改进,确实非常恰当简洁。人工智能为什么相对于区块链更容易被人接受?是因为人们普遍对性能提升或者力量型的改变比较敏感,对关系型的改变就没有那么敏感。

其实你会发现,移动互联时代,关系和组织形态的变革已经深入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比如说网红大V的崛起,他们的影响力几乎赶上明星,甚至明星带货还不如网红,他们代表着一种草根的野蛮生长,和区块链一样,背后都是去中心化和幂律两个趋势在主导。只不过区块链运行在更深层次而已,但其实它跟当下这些趋势是同一波潮流,只是看谁先觉醒,谁意识到这种力量的存在。

谈技术进化路径: 分层和跨链是业内形成共识的两大方向

章丰:从中长期看,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有哪些值得关注的方向?你曾经首倡「不可能三角」概念,随着技术的发展,「不可能三角」的原始设定会发生变化吗?

长铗:区块链在技术上基本已经形成共识,争议比较少了。区块链进化的方向一个是跨链,把区块链的数据孤岛,通过一个标准化的跨链协议串起来,这跟互联网的发展逻辑几乎是一样的。目前在跨链这块,行业还没有一项普遍接受的协议或者标准。

章丰:长远看,跨链会由谁来主导?

长铗:跨链标准协议的形成,不会靠中心化链的方式,也不会靠联盟协作的方式,而是看谁先跑出一个牛的商业模式。以太坊之所以能成为目前最有影响力的公链之一,基于它跑出了一个在链上发token,或者说通过智能合约发布虚拟资产的模式。所以还是看谁先做好落地,形成统一标准。

技术发展的另一个方向是链的分层,我们比较看好这个方向。因为区块链「不可能三角」,指的是不可能用一条公链同时解决安全、效率、去中心化三个问题。

所以比原链推出的Bystack其实是用两条链,一条链覆盖安全和去中心化,另外一条是覆盖安全和效率,两个三角形比较平衡地处理了不可能三角的问题,可以灵活地匹配不同的商业场景。这也是为什么Vitalik(以太坊创始人)提出了欢迎外部团队开发二层网络做以太坊的数据层,他也意识到这样一个问题。可以说,基本上大家在技术路线上已经形成了默契和共识。

谈区块链落地应用:

鼓励创新 呼吁推行监管沙盒

章丰:从落地应用的角度,有哪些方向值得关注?

长铗:我认为区块链的落地也会分为两个阶段,一是数字的资产化。现在互联网上,数据不是属于用户本人,而是属于平台的,数据的确权和使用的透明度、价值的归属,包括数据共享、协作,都存在较大的问题,区块链技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第二阶段就是资产数字化,包括虚拟资产和现实资产上链。

章丰:第二阶段会呈现出巨大的威力,第一阶段是基础。

长铗:所以第二阶段前景可能更大,相对更难,可能不会那么快。

章丰:区块链应用的推动过程中,会有很多混淆视听的伪概念,造成大家在做的过程中,把“鸡蛋”和“鸭蛋”混在一起。如何判断一个项目是不是真正的区块链应用?

长铗:比如说有些项目只是用到了token在激励和营销方面的作用,实际运用的token的发行也好,用户对token的使用也好,都还是中心化的。还有一些明显是借区块链概念,分销的,“割韭菜”的,都是本末倒置。

作为区块链从业者,我也深受这种现象的困扰,严重影响了行业环境,所以我认为推出监管沙盒是很有必要的,现在北京、上海都推行了监管沙盒。

章丰:杭州是不是也应该尽快推动监管沙盒?

长铗:对。推出监管沙盒,让真正做区块链项目的人,在沙盒环境中去运行和创新。

章丰:DCEP(中国央行数字货币)一旦推出以后,对区块链行业会有哪些机会?

长铗:人民币上链对人民币国际化,以及人民币国际的地位有非常大的促进作用。除此之外,我认为还要鼓励民间也推出一种锚定人民币的稳定币模式。它作为一种指数,通过精确的数学模型,通过智能合约,自动地跟人民币的汇率波动形成锚定。这就是区块链的创新,不妨让这种创新去试试。一旦稳定币使用的范围扩大了,假如用于跨境的贸易、支付,其实就是另一种形式的人民币国际化。

   

脑洞大开: 星际贸易的价值度量衡 肯定基于数学

章丰:你曾经开过一个脑洞,如果有星际文明,它也需要价值交换的尺度,你说一定不是黄金。那会是什么?比特币吗?

长铗:是不是比特币不知道,肯定是基于数学的货币。数学是宇宙通讯的唯一语言。

章丰:星际文明会采用同一套数学准则吗?

长铗:这又是更深的一个问题了,我比较关注这种第一性的原理。我猜测外星人的计算机有可能不是二进制的,比二进制更基础的应该是e(自然对数)进制。

章丰:你有一个观点,计算即权力。未来高度依赖于算力的时代,会不会出现算力的超级权威?比如说我掌握非常多的算力,就变成一种新的中心化的局面,有没有可能?

长铗:我在写《屠龙之技》的时候也预测过,一位黑客调用网上巨量的计算资源,破解了宇宙射线的密码。我认为互联网世界会变成一个幂律的世界,在云时代人与人之间的能力会被不成比例的放大,在现实中人与人之间的能力可能是一种正态分布,就像人的身高、体重、IQ不会相差特别大,但是在互联网上人的能力和影响力都会不成比例的放大,强者越强,是马太效应+长尾效应的复合体。 

章丰:会不会带来相应的科技伦理的问题?比如用赫拉利(《人类简史》作者)的观点会出现神人,也会出现无用的人,大规模地被机器和智能取代。这些神人和无用的人中间会不会出现问题?

长铗:所以我认为制度设计非常重要,制度设计就要维持这种平衡。

章丰:给现实社会的制度设计能力,从0-10打分的话,你打几分?

长铗:6分吧。我觉得哪怕不懂最深层的运行逻辑,也可以用天道的智慧来解决人类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新问题。天之道是损有余而补不足,大自然就是把高山磨平,把低的沟壑填平,但人之道是一种逆过程。

章丰:你接下来还有科幻小说写作计划吗?

长铗:创业很忙,等退休后再写吧。

章丰:你做过最得意的事情是什么? 长铗:创立巴比特。

章丰:最沮丧的事情? 长铗:最近挽留了一位我特别欣赏的同事,但没留住。

章丰:最期待发生什么? 长铗:区块链领域诞生一家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

章丰:最不希望看到什么? 长铗:做事和做市的人混在一起,搅乱这个行业。

章丰:你对“数字新浙商”的“新”字怎么理解? 长铗:向互联网、向区块链迁移的新人群、新用户。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539233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