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比特专栏 | “数字法币战争”:英国仁兄“大闹”联储,哈佛智库模拟战争

巴比特专栏 | “数字法币战争”:英国仁兄“大闹”联储,哈佛智库模拟战争

蔡维德 发布在 区块链 42777

2019年就要结束,盘点一下,今年出现了货币史上的几件重大事件,从2019年初摩根大通要发行稳定币开始,到后来一连串稳定币出现,其中包括Facebook的Libra和英国公司的Utility Settlement Coins(USC)。这些事件影响深远,特别是Facebook的Libra,虽然还没有发行,只是发表了白皮书,却震动了世界主要国家的政府、央行及众多商业银行,这将永久改变世界金融以及货币历史。

8月23日,英国央行行长Mark Carney在美国演讲,讲到美元将失去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而取代它的将是基于一篮子的数字法币,他特别提到这会是一种合成霸权数字法币。当他讲完后,美国的媒体和金融界还有美联储都吓了一大跳,对此纷纷讨论,大部分讨论都集中在美元是否适合成为世界储备货币,或者说哪种货币可以取代美元。

英国央行行长在美国演讲之前,美国还认为自己在数字法币上遥遥领先包括英国在内的各国,而且在Libra出来之后,有人问美联储主席时,他还认为数字代币的市场非常小,根本不能跟美元对抗,所以不太需要考虑这些事情。

当时在美国的讨论还都非常温和,但最近一两个月美国的讨论已经变得激烈,如下面三篇文章:

Kenneth Rogoff, "The High Stackof Coming Digital Currency Wars" MoneyControl, "Who Will be the King of Digital Currency? Bets are off" Jeremy Allaire, "Three Frontsin the Global Cyrrency Wars".

英文原文都是用digital currency,直译就是数字货币。但是在中文,“数字货币”常常是代表数字代币(逃避监管的数字货币)。在本文,受监管的数字货币一律说成数字法币,不受监管的数字货币一律说成数字代币。

第一篇是哈佛大学教授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所写,文章虽短,但是观点犀利,一针见血。其他文章事实上是对罗格夫观点的延伸。罗格夫来自美国政府智库,他的观点经常代表美国官方的观点。特别是美国官方不好说的话,罗格夫可以公开说。

1226

哈佛大学教授 Kenneth Rogoff

罗格夫是哈佛大学的Thomas D.Cabot教授。2001年至2003年,罗格夫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首席经济学家。他与卡门·莱因哈特(Carmen Reinhart)在2009年出版的一本书《这次不一样:800年金融荒唐史》(This Time Is Different:Eight Centuries of Financial Folly)被广为引用,展示了在严重金融危机爆发前后不同国家之间显著的数量相似性。罗格夫还以他在汇率和央行独立性方面的开创性工作而闻名。他与莫里斯·奥布斯菲尔德共同撰写了《国际宏观经济学基础》(Foundations of International Macroeconomics)一书,该书也已成为世界范围内广泛使用的研究生论文。

罗格夫2016年出版的《现金的诅咒》(TheCurse of Cash)一书从标准化的硬币到加密货币、中央银行数字法币,看货币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这本书认为,尽管现代宏观经济学的许多内容都是从货币的本质中抽象出来的,但事实上,这正是货币政策和公共财政中一些最根本问题的核心所在。他每月的全球经济问题联合专栏在50多个国家出版。罗格夫是美国国家科学院、美国文理学院和30国集团的当选成员,也是对外关系委员会的高级研究员。在RePEc(Research Papers in Economics)的经济学家学术引用排名中,罗格夫位列前十。

在罗格夫发表这篇短文后,美国又出现其他文章,观点都很鲜明,就是数字法币战争就要开始。哈佛大学还模拟了一场国际事件,里面提到因为世界数字法币的流动,SWIFT不再有效。

 

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数字法币竞争

 

在英国央行行长美国演讲之后,美国学者研究了英国在数字法币上的进展,得出了一个全新的结论,这也和我们在过去几个月花了大量时间研究得出的结果和预测一致。即新货币竞争已经到来,这次是数字法币战争,不是传统法币竞争。这是一个全新的竞争,是人类以前没有经历的一次竞争。

我们来看一下重点,第一个重点是自从Libra发布白皮书之后,世界就开始数字法币的竞争,而这跟传统的货币竞争是不一样的,这点我们在2019年6月之后就一直发文分析,这跟教科书上以及媒体上所报道的货币竞争是不一样的。在过去一两个月,在美国的分析也得到同样的结果——这就是新型货币竞争。而美国媒体都使用“战争”,而不是我们通常使用的“竞争”,火药味比较浓。我们认为如果是真实战争,可能在几年以后。现在只是科技竞争,而且英国已经开始5年了。

在2015年英国央行就开启了数字法币项目,当时就引起了世界关注,许多央行都在注意。我们在2016年拜访英国央行的时候,亲耳听到英国央行讲到数字英镑的愿景,其中一个重要愿景就是数字英镑取代美元。当时讲的时候,几乎没有人在意,我们回到了中国跟许多学者和观察家讨论,几乎都没有人相信,都认为这是英国央行的玩笑,一场春秋大梦。

到了2019年8月,英国央行行长竟然在美国美联储面前说预备取代美元,用合成霸权数字法币来取代美元。当美国人听到这个消息时,他们并不相信,一是他们看不见英国央行的愿景和英国央行4年来的预备,二是当时他们看不懂这样的技术和制度是否真的可以取代美元。但美国毕竟是全球学术界最创新、最领先的国家,也是人才最集中的国家,他们很快就发现英国这次是来真的,所以在最近的文章里,他们对英国央行行长提到用合成霸权数字法币来取代美元开始认真对待,认为世界正在开始一种新型的数字法币战争。

马云说过一句话,很多人输就输在,对于新兴事物,第一看不见,第二看不起,第三看不懂,第四来不及。笔者遇到的人听到英国央行预备用数字英镑取代美元时,多半没有听过这消息,这是看不见;或者就算听到也马上认为不可能,认为英国没有实力和美国竞争,这就是看不起;但是英国央行行长居然选择在美联储面前,直接对世界宣布此事,表示英国这次是有备而来。美国虽然还是看不懂,但不想等到最后来不及了,所以在哈佛启动了“数字法币战争”国家安全会议模拟实验。

 

哈佛大学的“数字法币战争”国家安全会议模拟实验

 

2019年11月,哈佛大学进行国家安全会议模拟实验,模拟主题就是“数字法币战争:国家安全危机模拟”。这次模拟汇集了政府老兵、职业外交官和学者们,将一个非常真实的前景戏剧化——一种加密数字法币的崛起,将颠覆美元的主导地位,有效地使美国的经济制裁无效(美国目前对12个国家实施金融制裁)。美国前财政部长、哈佛大学前校长Lawrence Summers也参与这次模拟。

这次模拟国家安全会议不是真实会议,只代表政府老兵和学者们在这方面的观点。但这次会议带来的信息非常及时:

数字法币关系国家安全,而且数字法币改变国家政策,模拟里多次提到数字法币,包括数字人民币;

哈佛大学团队认为SWIFT已经失去很大部分功能,美国需要其他方法才能实行国家政策。这点其实美国在2018年已经知道,IBM发行稳定币时,直接说使用稳定币跨界交易不会经过SWIFT;

参与的麻省理工学院数字法币项目主任也直接指出任何挑战美元的计划都属于国家安全级别的问题;

参与者认为美国在这方面技术一定要领先,否则会对美国金融帝国产生影响。

这次美国认真对待此事,不像8月底时,还认为英国央行行长开了一个大玩笑。

12261

2019年11月哈佛大学举行白宫国家安全会

2019年11月哈佛大学举行白宫国家安全会议模拟,讨论数字法币战争。

 

金融系统基础设施会发生大的变革

 

另一个重大观察就是以后金融基础设施会彻底改变,我们在2019年10月就连续发了多篇文章对此讨论。这说明无论是像Libra这样的合成数字法币(Synthetic CBDC),或以后的批发数字法币(Wholesale CBDC)等等,都需要一种新型的金融基础设施,而现在这方面技术英国领先。

英国不是2019年才开始研究,事实上在2015年就已积极布局,在2016年就提出了下一代RTGS蓝图,在2017年又更新了蓝图,在2018年开始做各种各样的实验,在2018年底又和加拿大央行、新加坡央行一起发布了一份重要报告。

 

新数字法币三大重点

 

美国还提出数字法币三大重点,认为这种新型数字法币战争有三大要素。

1.科技

我们再也不能说任何区块链技术中国都有,甚至还有种说法是区块链没有新技术。如果大家去看英国Fnality公司的数字法币结构,不但跟比特币、以太坊的架构相差很远,跟现在像Libra这样的大型数字法币也差距很大。到今天,中国还没有团队在做类似的设计、开发和实验工作,可以说在这方面远落后于国外。比如中国还没有基于区块链的RTGS或CSD系统开发。而英国在2016年就开始,2016年和2017年发布了下一代基于区块链的RTGS蓝图,一直到今天世界各国(包括美国)都还没有开启对应的研究。其实这才是中国新数字金融的根本。世界第一个基于区块链的CSD已在国外完成,并正在走合规流程。

笔者于2019年12月提出区块链十大研究方向,其中金融交易就是一个重要研究方向,必须了解交易细节,才会明白区块链将大大改变现在的金融系统体系,可以说现在银行以及金融机构所使用的金融基础设施,以后都可能会改变,变为基于区块链的基础设施。这是百年难遇的一次金融大变革,证实了2015年1月《华尔街日报》所说,区块链带来500年最大的金融革命,也证实了英国央行在2016年所说,基于区块链的数字法币是320年来最大的货币改革。

什么是改革?用一套新系统就是改革?不是,改革就是原来所用的技术以后被全面换掉,包括基础设施,例如说以前用油灯,现在都使用电灯和电灯需要的电力系统,等于一个新型产业出现,这才是改革。我们在另外的文章中提到,区块链所带来的技术革命是巨大无比的,而且是我们现在所看不到的,所以大家应该赶快撸起袖子加油干,发展区块链新技术,走在理论最前沿、占据创新制高点、取得产业新优势。

2.新型宏观经济学

数字法币必定带来新产业和相关知识,就是新型宏观经济学。传统宏观经济学不能解释现在已经发生的现象,比如数字法币战争。现在数字法币的流程和传统货币交易流程不同,传统宏观经济学教科书所说的利息、汇率等政策,在新型的基于区块链的数字法币环境之下,不能解释Libra和英国央行提到的影响,表示传统理论已经不够(但还会存在而且有用),需要发展新型理论。

宏观经济学是解释现在市场行为的一门科学,就是在实际环境下观察现象并对其加以解释的学科,传统的宏观经济学很难解释为什么数字法币会对银行、金融界、央行、国家产生这么大的影响,教科书没有提到这些事情。最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我们提到的一些观察,都需要新的理论基础。国外也公开承认新型宏观经济学出现,而且已陆续发表了新的观点。

我们在过去几个月已多次提到,会有一个新型基于区块链的宏观经济学出现。这不会是比特币的经济学,各国央行到今天为止还是在打压比特币、以太坊这些数字代币,现在是“数字法币竞争”,不是比特币或是其他数字代币竞争。

3.监管

国外智库讨论中已经提到,使用监管来限制数字法币的使用,以及和地下经济的关联。可以清楚看出英国仁兄在美国演讲后,美国对“合成霸权数字法币取代美元”的态度已经明显。

Libra已经激励了许多发达经济体的央行加快其计划,提供基础更广泛的零售数字法币,努力促进金融包容性。但这场战争不仅仅是关于印刷货币的利润。归根结底,取决于政府监管和征税经济的能力,以及美国政府利用美元全球化推进其国际政策目标的能力。

 

结语

到这里,不知道您再读上述场景描述时,是不是能感受到国际数字法币战争的气氛?这些模拟场景会不会出现,还是个未知数,但可以清楚看到区块链技术可以影响到国家安全,还可能动摇一个国家在国际金融上的地位。美国被英国央行行长在美国的演讲唤醒过来,开始进行国家安全级别的研究。这值得我们认真研究对待。

 

作者:

蔡维德

北航数字社会与区块链实验室主任,天德科技首席科学家,国家科技部重大项目负责人,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试验区区块链互联网实验室主任, 天民(青岛)国际沙盒研究院院长,中国信息届区块链研究院院长,赛迪(青岛)区块链研究院名誉院长,中国亚洲经济发展协会区块链产业专业委员会会长,北互金区块链专委会主任

姜晓芳

北航计算机学院博士生,特许金融分析师(CFA),北京金融分析师协会发起会员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