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磊:区块链是下一个互联网+美元的超级系统,美国的对手只有中国

肖磊:区块链是下一个互联网+美元的超级系统,美国的对手只有中国

肖磊看市 发布在 区块链 58771

最近在反复思考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仅仅在一百年前,人类还难以快速自如的横跨各大洲(上个世纪20年代才有了能载运乘客的飞机),但一百年后的今天,地球变得如此之小,以至于各种文明不得不短兵相接,在有增无减的冲突和博弈中寻找新的共识和共生系统。

屏幕快照 2019-05-07 下午2.40.47

什么样的系统会获得新的主导权,似乎没有人能回答得清楚。

前一阵抽空把全球诸多历史性的考古事件粗略的看了看,受到了一些启发,所以尝试着来写点东西,看能否对人类运行所依赖的系统,寻找到一些端倪或进化规律,供大家参考讨论。

我把人类的系统升级,梳理成了一个由关键词组成的主线,即:宗教、军事、法律、美元、互联网、区块链六个递进系统,这六个系统可以说组成了从新石器时代到当前,乃至未来的整个人类的系统演化过程。

什么是系统,举例来说,就类似于大家现在所用的微信,就是一个比较完整的小系统,你可以在这个系统内完成很多事情,这个系统的功能和规则就是你所有行动的边界,也是你可以充分利用的工具。

如果站在全人类可依赖的秩序来说,需要的是能裹挟所有人、所有社会行为的大系统。

我们先来说说宗教。

我这里说的宗教,实际上并不是指我们现在看到的佛教、基督教等,我这里说的是,从新石器时代的考古当中,就已经存在的一种智人认识世界和影响权力分配,以及主导各种秩序的“神秘”力量。

在人类诞生至石器时代的很长时间里,可以说始于巫术的神明主导型判罚系统,就是一切人类行动的最高仪式。

祭祀与战争是氏族制社会最大的大事,一般都是由最高首领兼祭司(巫师)主持。所以看新石器时代的考古发掘,只要发现墓主人同时是大祭司和武士,那么很大的可能就是整个氏族的最高首领了。

后来几大宗教陆续诞生,王权和神权的争夺贯穿了数十个世纪,但神权依然是保证整个社会秩序化运行的重要底层系统。

军事

随着冷兵器时代的发展,人类生产工具的能力不断提升,在战胜自然环境方面有了很大的进步,靠武力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巫术和宗教的作用就逐步被削弱。族群可以在没有高山、河流等天险的地方,建起足以抵抗野兽和其他族群攻击的城堡、城市,人类才出现了文字等重大文明。

但只要有防御的地方,就会有攻击,战争实力成为新的社会规则,同时,战争也成了资源分配和保证社会秩序的主要手段。

为了支撑一次又一次的战争,人类发明了各种思想、工具,给科学技术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军事运作逻辑取代巫术、“宗教”,成为主导世界秩序的新系统。

法律

军事能力是一个动态演化的过程,随着军事能力的不管扩展,征服者需要管理的土地和人口成倍增加,如果没有一个较为中立可信的规则,就很难有可持续的产出,征服者也就很难获得固定的税收等。

因此,这个时候出现了法律体系的扩张,最终演化成英美法系和大陆法系。两者看上去殊途同归,但还是有很大的区别,作为政府手上的工具,在英美法系背景下,政府的权力和威严来自司法,而大陆法系背景下,政府权力来源于行政。

我个人的理解是,英美法系更容易激发社会对财富创造的欲望,而大陆法系的强项应该是财富分配,所以英美依然有很强的经济活力,但并未变成福利社会,而欧洲大陆经济活力下降,但变成了福利社会。

从长期来看,欧洲大陆和英美的冲突,以及中国跟美国的冲突,本质上是类似的法律体系的冲突,只是这种冲突的发展阶段有所不同罢了。

但问题在于,世界依然在高速发展,在两种法律体系没有决出胜负或互相融合之前,新的操作系统开始介入,法律虽然还在保持着一种重要的底层规则,但已经难以满足越来越复杂的全球化趋势,新的变量已经加入。

美元

到了全球贸易时代,人类需要的不仅仅是静态的法律条文,而是对各种社会交互形态的整合。

黄金在很长时间里扮演了货币的角色,但黄金缺乏便捷性,同时黄金的产出过于稀缺,很难满足人类对契约、效率等的高速增长需求。这个时候,由某个单一的国家来提供货币系统,就成为一种可能,美元跟黄金脱钩,更大规模的全球化,实际上就是一种新的社会系统的诞生。

在过去半个世纪里,资本主义和新兴经济体的发展,就是浓缩起来的一部美元分配史。人类的大部分行为都是围绕着美元来展开,美国所维持的货币系统,可以说就是最近半个世纪以来的全球规则,货币成了人类最主要的底层系统,以至于时至今日,依然没有几个国家有能力凌驾于美元系统之上。

互联网

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除了美元,更多的人被互联网串联到了一起,世界变得扁平化,信息的不对称被严重削弱,政治、经济等等领域都因此而不得不做出新的改变。

互联网不仅能左右美国大选,也能让中国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建立起来比美国更加高效的交易支付系统。互联网成为人类获取信息、传递政令、维护舆论、产生交易、完成生产的中枢系统,互联网的规则成为新的人类行为模式,在这个系统之下,无论是个人、组织还是国家,都被无情的席卷,成为互联网的原住民。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美元成为互联网系统之下的一个子系统,美元系统虽然还很重要,但单纯的美元(货币系统)已经无法处理更加复杂的互联网时代需求。

区块链(自运行协议)

传统的互联网跟国家、军队、民族等等类似,都带有非常明显的中心化色彩。传统互联网聚集起来的人越来越多,但主导权则越来越集中。这种集中效应,甚至超过了宗教。全球有三大宗教,却只有一个谷歌。

美国之所以把“安全”战略重心全面转向中国,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中国在未来系统搭建层面,也就是基于互联网的系统搭建方面,是唯一个有可能超越美国的国家,欧洲和日本等基本歇菜。

互联网所推动的高效、透明和标准化,在未来很长时间里,都会是主导整个世界的主流系统和模式。但传统的互联网,并没有解决终极信任问题。

人们一度相信神明,相信暴力,相信法律,相信货币,相信互联网,但这种信任只是从更低级的信任,走向更高级的信任,并没有脱离对创造信任本身的中心化组织的依赖,这就使得其信任必须要有很强的背书逻辑。传统互联网,需要具体的公司来做最后的信用保证,比如昨天我正好赶上了支付宝APP的闪崩,就是因为机房网络出现短暂抖动所致。

传统互联网注定是人类系统升值的过渡阶段,传统互联网的使命是改变人类的交互规模,用信息技术让本来根本无法聚集到一起来管理的数十亿人口,迁徙到了互联网这个共同的空间,这种距离的拉近,比任何交通工具和电报的效率高无数倍,成本也大幅降低。但也使得其系统十分脆弱,而又影响巨大。

近年来,自动驾驶、智慧机器人、比特币等的诞生,很多人认为仅仅是一种新时期的工业革新罢了,其实这不是什么第四次或第五次工业革命,这是一种基于传统互联网系统升级而来的人类新的底层生存系统的萌芽。这不仅仅是工业技术问题,还是政治学、经济学、数学、社会学、哲学等的整体性升级。

空气、水、黄金,是自运行系统(区块链),宗教、军事、法律、货币、传统互联网等都不是。但空气、水、黄金,可承载的东西太少,它们承载不了透明、契约、法律、权力、分配、安全、民主等等,因为它们严重受限于物理世界,它们无法离开现实世界里中心化物理设备而自行高效运转,就算是黄金这种金融货币属性极强,全球共识程度最高的自运行系统,其运转也十分不便,这就限制了它的扩展性,以及缔造下一代超级系统的能力。

2009年比特币诞生,区块链这个自运行系统在地球上出现。区块链几乎可以承载人类所有阶段发明出来的最优秀的系统,它透明不可篡改,可以替代行政审查,以及明确责权;它不需要中心化动力来维持运转,具有天然的国际属性,可替代国际各种跨国协议,消除基于宗教、意识形态等的隔阂;它具有极大的可扩展性,可以诞生新的契约和不同属性的产权,可替代法律合同和证券等;它具有相当强的安全性和抗攻击能力,可节省大量用来维护安全的防卫性支出。

总之,区块链这套系统,可以承载货币、法律、银行、契约、结算机构、国际协议等等多重角色,而不用担心它背后的系统的共识性、可靠性。

当然,在新的系统还没有渗入到全球各个角落之前,人们依然会依赖原有的系统,就像我们目前虽然依赖于互联网、货币、法律等系统,但同时也依赖于宗教、军事系统。

新的系统的诞生,并不意味着原有系统的失效,这些系统都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也是人类文明的延续,很可能会长期永久的共存,但每一个系统所发挥的作用,将会呈现明显的此消彼长。

中国虽然有扩展性极强的移动支付网络,但美国已经逐步放行Facebook发行的基于区块链和美元的国际货币Libra,美国财政部长今日已明确表态,只要不用于资助恐怖活动,遵守银行保密和反洗钱规定,美国将不会反对Facebook创新数字货币。这将使得美元成为区块链的子系统,但Facebook属于美国,未来的世界,依然是美国优先吗?

文章标签: 区块链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