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Knows丨脱虚向实,公链应用何处突围?

SheKnows丨脱虚向实,公链应用何处突围?

SheKnows 发布在 区块链 33090

从比特币诞生,到智能合约横空出世,再到侧链跨链,公链引领着几乎每一次重大的技术革新。然而,从TPS竞赛,到Dapp生态比拼,再到抢滩DeFi,公链的落地探索之路却从未平坦。与此同时,大厂、巨头纷纷入场,联盟链势不可挡。10·24发令枪打响,危·机并存。2020,公链如何大突围?

在此背景下,巴比特SheKnows策划《危·机2020公链大突围》线上主题活动,包含《自我进化,公链引领技术革新》、《脱虚向实,公链应用何处突围?》、《相融共济,联盟链、公有链殊途同归?》三场主题活动。邀请了量子链创始人帅初、Findora CEO Charles Lu、比原链 CTO James、IOST联合创始人Terry 、Conflux创始人龙凡、云象区块链CEO黄步添、Bystack负责人马千里以及溪塔科技市场总监孔庆阳,围绕技术、应用以及公链和联盟链路径发展等核心问题,畅聊公链的“危”与“机”,探寻公链和联盟链融合之路。

在12月6日的《脱虚向实,公链应用何处突围?》专场活动上,ConFlux创始人龙凡、IOST联合创始人Terry、比原链CTO James接受了巴比特北京站站长海伦的采访,从应用视角下看公链如何进行突围。

WechatIMG219

主持人: 中共中央政治局十八次集体学习之后,区块链技术受到越来越多的瞩目,有声音说“正规军、国家队要入场了”, 先问几位老师的切身感受,是更兴奋了还是压力更大了?这份压力是来自于技术、市场、产品还是监管?

龙凡:

我们的心态完全没有变化,我们始终相信区块链是对这个世界有意义的技术。

当然,来自政府层面的肯定,无疑将大大加速区块链技术的落地,这对于整个行业来说是非常有利的。

Terry:
是兴奋,还有感动。 区块链其实在“十三五”计划就提出过,所以这次并不是完全出乎意料。 压力当然也是有的,行业过于早期,有很多早期行业典型的乱象,让区块链健康的发展好,真的是任重而道远。
James:
兴奋的同时压力也更大了,兴奋源于在没有监管之前一直处于一个比较混乱的状态,整个行业处于一种劣币驱除良币的状态,所以作为一支一直以技术为驱动的区块链团队,我们很拥抱监管。

当然压力是来于责任,随着政策支持的到来,我们每周都对接了很多新的企业和很多新的需求。如何将我们的bystack baas服务做好并保证稳定,使用区块链技术为政府与企业解决问题,创造实际价值是我们在未来几年内要努力的。

主持人: 集体学习中有“创新链、应用链、价值链”的表述,但是没有咱们业界习惯的“公链、联盟链、私链”的划分,想问问几位老师对此是怎样理解的?

龙凡:

我个人觉得“创新链、应用链、价值链”更多的是对于区块链技术的一种形容或者说期望。当然我们每个人都希望区块链技术变得有价值、能应用并且拥有足够的创新与活力。
Terry:
我觉得是一种期望和嘱托,需要继续提升原始创新能力,并且帮助培育更多这方面的人才,推动“区块链+”,帮助发展民生领域与智慧城市的落地。 “公链、联盟链、私链”是在不同场景下预提应用的形式,IOST除了大家熟知的公链,也在联盟链和私链领域探索了很久。
James:
创新链:这个暂时理解为把区块链与各个不同的领域结合,探索区块链边界的新项目。

应用链:链对性能有较高要求,能够方便的将传统行业业务内容与区块链技术结合。存在的意义类似于Bystack一主侧架构里的侧链,高性能,易拓展,支持二级模需求定制。

价值链:主要作用是保证资产的流动性和安全性。存在的意义类似于Bystack一主侧架构里bytom主链,对性能没有应用链那么高,可能会设计可监管的隐私交易这类的技术需求。

 

公链是否已到应用落地时刻?

 

主持人: 公链是否已经到了应用落地的时刻?或者说,公链技术是否已经成熟到可以支持应用的发展了?公链应用要如何突围?从何处突围?

龙凡:

个人认为,这个事情要从几个方面看:
  1. 公链的性能是不是足以支持大规模的应用?
  2. 链外的数据怎么和链上交互,怎么解决好隐私问题?
  3. 真正的落地还需要全社会的努力。
只要这个基础设施够稳定、安全、高效,我相信区块链上的生态应用一定会越来越繁荣。
Terry:
现在技术远不成熟,离谈应用和落地还有距离,更何况区块链面临的不是纯技术问题,而是技术经济社会问题,当然这也是它有意思的地方。

我觉得公链想突围,需要在公链上做出真正普及C端/B端用户并被大量使用的产品。

James:
公链应该远远还没有到应用落地的时候,在区块链中,公链其实在技术上是比联盟链更复杂的,因为在一个开放式的网络上要考虑更多的东西,也有更多的限制,但也赋予了公链真正的去中心化的特质

区块链现在还处于一个很早起的阶段,相当于97年的互联网。公链的真正落地应该是要等共识算法、分片、跨链等技术成熟之后,等区块链成为更多公司的重要技术组成部分后。

但其实区块链的技术是相通的,所以联盟链的落地其实也是在促进公有链的发展,所以公链突围的方向因该是让更多的人用上区块链,让需求推动技术发展,直达技术成熟的那一刻。

 

谈区块链+的布局

 

主持人: 集体学习文件中提到了几个“区块链+”的民生场景,包括:“教育、就业、养老、精准脱贫、医疗健康、商品防伪、食品安全、公益、社会救助”等,但这几个领域目前联盟链似乎做得更好,你们怎么看这几个方向呢?有没有相关的布局?

龙凡:

具体取决于场景的共识相关方的数量。数量不大的时候,联盟链可能更简单有效,在联盟链领域, Conflux 也将基于我们的技术去进行一些探索,技术上很多是相通的。

另外我想最近有一种解读是政府只支持联盟链,我想这是一种误解。

Conflux将在政府指导下在上海设立树图研究院,专注于底层公链技术的基础研究。政府愿意支持公链技术的基础研究,本身就表明一种态度。

Terry:
联盟链还是公链私链,作为技术没必要去谈论好坏,IOST会有过布局,举一些例子:
  1. 亿航无人机公司 和IOST 以及联合中国民航局打造的基于区块链航空航天数据平台,就是用到了公链和联盟链;
  2. IOST与日本富士见市电厂(日本第三大发电厂)正在开发的电力交易区块链系统,用到了联盟链和私链;
James:
我们Bystack的区块链baas服务平台已经为杭州市的最多跑一次,乌镇的垃圾分类,某银行的国际贸易业务等业务提供了技术的服务与支持。

因为我们这个baas平台在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到了高拓展型的特性,所以上面这些领域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样的,可以快速的接入或者定制特殊商业逻辑需求。

当然现在大多数对接的项目还处于数据层这一块的应用,更多的应用场景还需要时间的孵化。

 

谈公链的技术路线选择

 

主持人: 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公链竞争的赛场已经从POW转向POS,从layer1转移到layer2,从1条公链转移到跨链、侧链,但Conflux还在坚持最初的那个目标。你对此会有紧迫感吗?还是根本不认可他们竞争的赛道?

龙凡:

谈不上紧迫感,Conflux 的目标或者说初心从来没有改变过,我们的一切开发也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我一直觉得区块链是蓝海而不是红海,并不存在说和哪个链去竞争,我们更愿意沿着自己判断的方向走。

主持人: 我注意到你们对外宣讲从“DAG”改为了“树图”,这是技术选型发生了变化,还是仅仅宣传术语的更新?为什么要做更改?两者有什么区别?

龙凡:

当然不单单是宣传话术的区别,Conflux 的树图结构不同于链或 DAG 只有一类指针,它的每个区块都有两种指针,一种指针指向父亲区块,且只能有一个父亲,与传统的链式结构一样;一种指针指向引用区块,需要引用多个区块,表达不同区块间的 happens-before(先行发生)关系。

所以,在 Conflux 里有两种类型的边,父边(父亲指针确定的边)和引用边(引用指针确定的边)。如果只看父边,账本的结构是一棵树;如果同时看父边和引用边,账本的结构是一个图。树图结构就是指在图中包含了一棵树的这样一种结构。

 

谈应用落地的切入方向及遇到的难题

 

主持人: 想请教一下Terry,你们在应用落地方面是有一些行业资源去做一对一的突破吗?目前落地的这几个场景真的有用起来吗?另外在落地的过程中,遇到了什么难题?

Terry:主要是获取用户是个困难,我们想了很多方法,例如先是找节点,其次是有的用户会流失,那我们就开始优化体验,比如做到没有手续费,并且把gas,ram这些资源做到让用户零感知,然后就是对开发者更友好,还有就是撬动大的IP,比如《仙剑奇侠传》《crypto三国》《Eternal Fafnir》等。
主持人: 根据DAppTotal 11月11日的周报数据,IOST的Dapp用户量甚至是ETH的20倍,Terry这个数据量真实不?你们是找到了更好的切入方向吗?什么样的应用适合在链上进行? Terry:
主要就是2B和2C端的应用,并且这里有不少可以重复利用的地方,IOST做了一年多的Dapp,现在总共有大概80多个Dapp,我们会限制菠菜的比例,现在IOST菠菜游戏少于20%,这一点区别于其它公链比如EOS和ETH,也让很多用户感受到了我们的决心和努力,此外我们有很多工具效率应用类的应用。
 

谈跨链和DeFi

 

主持人: 比原链5月份推出一主多侧架构Bystack之后,10月又推出了Layer 2 价值交换协议MOV,为什么要做跨链?现在跨链项目还蛮多的,比原链做的有什么不同?

James:

跨链技术是实现区块链重要网络价值的关键,如果说共识机制是区块链领域的灵魂机制,对于区块链、联盟链、私链来讲,跨链技术就是实现区块链重要网络价值的关键。比原链做一个资产的互联网,就业务场景而言,跨链意义非常明显。

第一,把物理资产和线下资产链接到线上,这种业务就是跨链流程。

第二,链与链之间的互联互通互操作,又涉及到跨链,一个层面是物理到虚拟数字方面的跨域,另外一个是数字网络和数字网络之间的跨链。

如果从技术角度而言,认为流动性与互操作性这两者是比较看重的,则必须要通过跨链来实现,跨链对于增强流动性是非常有意义的。

跨链有技术上的实现手段,同时也有业务上的实现手段,比原链在技术层面探索时是支持各种类似于环签名、中间链等等跨链机制,但是针对具体商业场景中,实际上未来跨链技术可能是另外一种模式。

从跨链技术的发展方向来看,采用倒推方式来看如何做一些跨链联盟以及可以提供哪些有价值的工作。比如说比特币是基于UTXO的公链,这种底层之间做跨链比较容易。

同构链之间相对比较容易,跨链联盟不仅从跨链出发,也可以更多做一些更基础的工作,去定义一些基本的数据结构、存储结构以及信息和资产结构,为未来更方便、更高效跨链做储备。

比原的设计思路是比较倾向于链上本身自身就兼容多种类型的、不同类型的资产,可以在链上进行自由自在的操作和交互操作。

同时,对于和其他链之间的跨链互操作,比原链团队也是持有积极开放的态度,希望与其他合作伙伴一块完成和推进这个过程。之所以这样做,不仅因为比原链专注于资产,但更倾向于安全。

主持人: DeFi是公链应用最欣欣向荣的一个场景,截至目前,DeFi项目共计锁仓资金达6.6亿美元,包括稳定币、DEX、借贷、预言机等。比原链也很看好DeFI这个方向,你们主要在做哪些尝试?

James:

DeFi被认为区块链重要的落地方向,对于在全球建立开放的金融体系至关重要。然而现有的DeFi解决方案基本是建立在以太坊网络上,因此DeFi的性能受限于以太坊网络的性能而至今未能大规模落地。
  1. 为了提升DeFi性能,有时候不得不做出妥协。以比较知名的去中心化交换协议0X协议为例,为了弥补性能缺陷,采用“链下匹配,链上交易”的方案。显然,这牺牲了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特性。
  2. 然而MOV是完全去中心化的,而且性能并未受到影响,当用户在MOV网络上进行资产交换时,请求会以智能合约的形式发到链上,超级节点负责打包和匹配用户的需求。为了防止超级节点作恶,磁力合约的共识算法会验证打包的逻辑,确保不会出现非法打包行为发生。性能上,MOV采用的Vapor侧链,可以做到0.5秒出一个区块,按照每个区块理论上可以包含8000笔交易计算,因此TPS可以达到16000,这个性能在当前的去中心化交换协议中相当优秀。
  3. 届时MOV将提供各模块的 SDK,组合不同的磁力合约模板,满足 Defi 多样、高阶业务需求。
 

谈2020年的计划

 

主持人: 透露下各自项目2020年的计划。

龙凡:

Conflux 未来的计划,主要有两部分:
  1. 我们在配合政府稳步推进区块链方面的基础研究,这个是我们始终不变的;
  2. 另外一个就是,Conflux的主网将按原计划于2020年3月上线
Terry:
12月21日会发布2020年的计划,有一个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包括技术和应用方面。
James:
  1. 让Bystack这个一主多侧的区块链baas服务平台服务于更多的政府、企业部门,创造真正的价值。
  2. 基于Bystack架构在Defi领域踏出一步没有任何公链项目做过的尝试,这个我们近期会发布白皮书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