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小孩当家,稳定币难挑经济重任

观点:小孩当家,稳定币难挑经济重任

区块链行情酷 发布在 海盗号 18620

作者:区块链行情酷

 

CoinDesk近日报道,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发布的《金融稳定报告》 (Financial Stability Report)11月版中表示,稳定币最坏情况的结果:一旦发行方遭遇挤兑,在这种情况下,稳定币持有人会感到恐慌,并要求退还他们抵押的法定货币。

该报告担心的是,稳定资产的运作方式可能出现问题——无论是在业务、流动性还是信贷方面。它表示:“这种信心的丧失可能导致挤兑。在极端倩况下,持有者可能无法(凊算),这可能对囯内或囯际经济活动、资产价格或金融稳定造成严重后果。”

报告警告说,除了数字货币问题外,与大众消费者社交网络的整合可能是灾难性的。建立在现有的大型跨境客户网络上的稳定币计划,例如FacebookLibra,有可能迅速被广泛采用。

这是稳定币继“空仓也被割”后,又一次被抬上了风口浪尖。

为什么又是稳定币频出事端?追溯其历史,要自2015年Tether的诞生说起。Tether发行的稳定币USDT,标志着稳定币开始进入公众视野。

 

稳定币USDT的“头牌”生涯

 

稳定币顾名思义,以 1:1 的比例获得法币资产或一篮子货币的支持,以保持稳定的价值。稳定币是一种能够消除加密货币波动性的货币。

Tether声称,将严格遵守1:1的保证金制度,每发行1 USDT,其账户就要增加1美元的资金储备。USDT 可随时与美元进行等额汇兑。

USDT的发行机制奠定了在数字货币领域的头牌地位,让其成为高波动的数字货币市场中投资者首选的避险工具。

据非小号上的数据,截止2019年1119日,USDT 的总流通市值约为40.34亿美元,在全球数字货币市场中排名第五。

许多投资者用 USDT 代替美元。因为相比美元,USDT 的交易无需银行系统介入,可以很容易地在各个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之间流通。

虽然作为交易量最大的稳定币USDT,自上线后一直被尊为全球货币的圣杯,但因其不透明、涉嫌超发、中心化等缺陷始终是币圈的一颗不定时炸弹

一方面,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人的驱利性让我们无法完全相信发行人会诚实行事,灰色地带的“暗箱操作”也让不少投资者面对市场剧烈变化时宛如惊弓之鸟,疑心重重。

另一方面,从金融学上来说,需要频繁的专业审计来证明抵押品确实存在,但即使被“明列的材料”所证明,但由于抵押品并不透明,因此对投机和虚假传闻很难反驳。

实例表明,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USDT 饱受加密技术社区和投资者指责,他们要求对发行机构Tether 进行独立审计,以验证其挂钩美元的可信性。

Tether公司对此的应对是找了关联方开的律师事务所来出银行存款证明,但实际上交易所、发币方、审计事务所、托管资金的私人银行都是同一家人。

一时Tether操纵币价的行为表露无疑。

“不公开、不透明、不稳定”,倔强的稳定币“三不法则”引发的信任危机随时可能导致币圈共识土崩瓦解。

复旦大学特聘教授王华庆、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副研究员李良松在《中国金融》2018年第19期上撰文表示:

“稳定币尽可能利用区块链技术的优势,尽量不挑战法币,基本绕过了商业银行,并且在全球推行也基本实现了跨境支付,不受时空限制。但是存在一些问题,如有效监管问题、技术漏洞风险、关键金融基础设施高度集中、运行系统稳定性差。”
 

稳定币伴随着全球风险

 

货币发展史不是圆形轨道,货币挂钩体系造成的灾难性后果该是我们难以承受的覆辙。

USDT为首的稳定币的宣传与增发,导致几年以来,数字资产价格以百倍作为计量单位的上涨。

在投资者盲目地相信稳定币背后有等值的美元抵押品,却轻易地忘记数字资产创设的初衷就是摆脱这种中心化的货币发行机制。

换句话来说,一旦USDT 价格崩塌事件爆发,一方面,全球投资者将失去主流的避险工具,投资风险加剧;另一方面,将带来全球数字资产的断崖式下跌,引发市场崩溃。

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认为,全球性稳定币对公共政策和监管形成了诸多风险:

“比如法律确定性、治理、反洗钱、反恐融资、反大规模杀伤武器监管、支付系统安全、市场稳健、个人隐私与信息保护、消费者/投资者保护、缴税合规等挑战。如果稳定币扩展到全球范围,将放大其对于公共政策产生的挑战和风险,也可能产生新的挑战和风险”。

穆长春从三个方面进行了分析这一结论的由来:

第一,全球性稳定币的应用会削弱金融市场的公平竞争。由于全球性稳定币的发行者一般为大型科技公司,网络效应将导致更高的市场集中度,削弱金融市场竞争,同时,稳定币的闭环体系可能会抬高市场准入门槛。

第二,全球性稳定币生态系统存在信用、期限和流动性错配及操作风险,可加剧国内货币金融部门的脆弱性、加剧危机的跨境传导。

穆长春指出,全球性稳定币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运营者的信誉,一旦出现风险事件,做市商能否稳定币值是存疑的。另外,抵押资产储备不透明、相关的权利和义务界定不清,治理不善,比如储备资产未独立托管,持有人无法赎回,也会引起挤兑。

第三,如果全球性稳定币用于支付,一旦出现系统中断,会导致市场金融波动并影响实体经济活动。

如果用作价值贮藏,币值下滑将引起持有人财富收缩,同时,银行与相关金融机构如果持有稳定币也会遭受损失,由于没有存款保险保障和最后贷款人机制,在发生挤兑的情况下这些金融机构损失更大。

这与前文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所说的稳定币的最坏情况的预估情况一致:

即一旦发行方遭遇挤兑,在这种情况下,稳定币持有人会感到恐慌,并要求退还他们抵押的法定货币。

在这种极端情况下,如果发行机构为应对赎回请求,不得不甩卖资产,将引起金融市场价格大幅波动,也会导致托管银行出险。在市场承压时,如果稳定币成为法定货币的替代,将冲击国家货币主权。

潜在危机,早已将全球经济拉入“战场”。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稳定币这种危机的蔓延需要各国央行警惕。

这时候的稳定币就像是一个无比顽皮的小孩,随时都有可能无意间掌握全球金融航行的大舵。

众人皆知,“小孩难当大家”。

‍当今世界的各国的大掌权者需要不断完善现有支付体系,完善普惠金融服务,提出诸如央行数字货币(CBDCs)的预防性措施,做好成本和优势,避免“小孩难驯”可能引发的经济动荡。

文章标签: 稳定币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