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斥资7亿买Dash,究竟看中了啥?

比特大陆斥资7亿买Dash,究竟看中了啥?

星球日报 发布在 竞争币 海盗号 75112

文 | 黄雪姣  编辑 | 卢晓明

Dash 中国社区的负责人 Raico 表示,Dash想做的从来都不是匿名币,而是支付型数字货币,匿名不过是个可选的功能。
斯诺登、以太坊的两位创始人 V神和 Gavin Wood……今年来,古早的“匿名技术或者隐私技术”被越来越多人力荐,LTC 也决定在侧链上支持基于 MimbleWimble 的隐私交易。

百花齐放也意味着竞争加剧,同时美日韩等交易所先后下架匿名币。“三大匿名币”——Monero门罗币、ZCash大零币、DASH达世币显得岌岌可危。

Odaily星球日报在此前文章《隐私是未来,但隐私币不是》中提到,“为了‘自救’,Dash Core 首席执行官 Ryan Taylor 于今年下半年频繁发声,澄清 Private Send(隐私交易)只是可选项之一,这类交易仅占 Dash 网络不到 1% 的交易。Ryan Taylor 的辩词,为 Dash 赢得了重审机会(如 OKEx Korea 宣布暂时停止 Dash 和 Zcash 的下线计划);但另一方面也透露出隐私选项‘几近无人用’的境遇。”

然而,Dash 中国社区的负责人 Raico 表示,Dash 想做的从来都不是匿名币,而是支付型数字货币、Digital Cash(数字现金),匿名不过是个可选的功能。

这并非一时的狂想或周旋之计。从其嬗变过程来看,Dash 早已超脱出 DarkCoin(暗黑币,Dash 的早期名称,暗喻匿名)的范畴。

 

被吴忌寒看上的“匿名币”

 

Dash 最高币价 1500 美元,市值 117 亿美元,2017 年初超过 ETH、名列第二。

当时币价飙升的原因,传言称是因为比特大陆在布局。此消息真假难辨,但根据之前泄露的比特大陆 pre-IPO 投资者文件可以看到,比特大陆在 2017 年,确实增持了 31 万枚 Dash,合计 1 亿美元。

现在,Dash 市值已跌去了 95%。幸好,Dash 在匿名币这个细分领域中仍然位列第二,第一是更早诞生的门罗币。

门罗币将自己定义为一种“Untraceable Digital Money”,采取的匿名方式也十分激进——交易地址、金额等交易信息都被隐藏起来。ZCash 也如是,只不过,门罗币全网交易默认为匿名交易,而 ZCash 上可以选择不匿名。

Dash 在默认情况下是即时支付,匿名支付作为一个可选项。

Dash 采取一种名为“Coinjoin(混币)”的技术来实现匿名交易。该技术把属于不同人的币(最低 3 笔一组)混在一起,拆分后再发送,从而割裂了交易双方的联系。

混的轮数越多,交易被拆分的越随机,被追踪的概率越小,匿名性也越好。

作为一项较为实用的匿名技术,Coinjoin 也被用来增强比特币的匿名性。只不过,比特币是通过付费给第三方混币服务商操作。

比特币中混币的使用,远比 Dash 要多。Longhash 数据显示,截至 2019 年 4 月,使用 Coinjoin 的 BTC 交易为一年前的三倍,占全部BTC交易的 4%,远超 Dash 中的 1%。

匿名币早已和暗网、非法交易牢牢绑定,Dash 最初以匿名性作为标志,可谓“发家之本”,如今这种形象明显已经不合时宜。

Dash 社区透露,吴忌寒曾在 Dash Github 上留言,Dash 的匿名程度已经“够用”,而且该功能并不被政府喜爱。

何况,从 Dash 发展历史来看,匿名可能并非它最有趣的地方。其预算系统和双层网络可能被忽略了。

Bitcoin的遇挫和Dash的诞生

 

Raico 是 Dash 最早的投资者之一,自其上线之初的 2014 年就开始关注项目发展,我们可通过他的视角来看,Dash 是如何形成。

据 Raico 介绍,他自 2011 年开始接触比特币,参与过挖矿、炒币、买卖矿机等,也经常在比特币爱好者大本营 bitcointalk 上潜水。

2013 年是比特币的第二次大牛市,比特币在当年上涨整整 100 倍,由此刺激诸多山寨币(竞争币)相继出现。与此同时,比特币社区也变得鱼龙混杂:投机者、交易员、交易所、矿工、庄家等,各个利益相关者聚于 bitcointalk。

Raico 感到,越来越分不清谁是这个系统真正的受益者,也不知道如何决策才能真正助益这个系统更加繁荣。“原本朴素的论坛,慢慢地就变味了,言论没那么自由开放,言论不同的人之间可能会互相攻击。”

此时,Raico 注意到 AltCoin Setion 一篇热帖。“当时是不小心点进去的,本来打算马上退出来,但 Darkcoin 这名字还挺有意思的,再看还有很多人在上面热议,就开始了解了。我想这就是命吧,哈哈。”

Darkcoin 当时讨论的重心,先是如何在比特币的基础上增加匿名性,然后提议越来越多,比如讲到 Darkcoin 要如何有效管理社区声音、应对分歧等等。

“它讨论了比特币遇到的种种问题,比如比特币的权力都融汇在算力上、开发者的激励不足、分歧也难以磨合……相比这下,新生的 Darkcoin 蕴含着解决这一切的野心和希望。”于是,像 Raico 这样的比特币信仰者,转而参与 Dash。

像很多早期的 Altcoin(竞争币、山寨币)那样,Dash 是在比特币代码的基础上创建的,但在代币总量、开采机制、出块速度、奖励分配等方面略有不同。如下图:

图片来自:Dash中国社区

个中差异,也是在 Dash 经年累月的发展中形成。相比于比特币,Dash 主要有两点不同。

其一是 PoW 矿工网络之上的主节点网络。主节点有四大职能,提供混币服务、即时支付、抵御 51% 攻击的链锁和社区投票治理。该网络使用 PoS 机制达成共识。

其二是独特的经济模型/治理机制。45% 区块奖励给矿工、45% 给主节点,另外 10% 给了“预算系统 DASH DAO”。

为此,Raico 认为,Dash 的共识机制应该是 Proof of Service 而非“PoW+PoS”,因为主节点和矿工都在为网络提供服务,单纯的持币者无法获得区块奖励,必须建节点。

 

拥有10%区块奖励的“预算系统”

 

Dash 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ASH DAO,它最重要的功能正如其名“预算系统”一样,能从区块奖励中抽取 10% 的费用,为网络发展提供激励和预算。

值得注意的是,ZCash 也有类似的“抽佣”模式,将资金给到相关运营公司。在此不展开叙述。

DASH DAO 的预算资金任何人都可以申请,只不过提交议案有一定成本。此后主节点对提案投票,赞成票-反对票>主节点总量的 10% 即可通过。

图片来自:Dash中国社区

Dash 的开发团队 Dash Core Group(目前正式职员 20 余位),也需每月提交预算提案申请资金,可看做受雇于 Dash,一般每月可获得预算的 50-60%。

DASH DAO 最早主要为了解决开发者的激励问题,后来演变成重要的治理模式。

2015 年,Dash 考虑将区块容量从 1MB 增加至 2MB,社区数月讨论后,Dash Core Group 在网络中创建了一项扩容提案。DASH DAO 用了 1 天就完成投票,通过了方案。

Raico 举了另一例子:之前有一位 Youtube 上的区块链网红 Amanda,因为看好 Dash,主动申请管理 Dash 的官方账号。社群为此意见不一,最终决定上预算系统投票。

“看社区发言会觉得大部分人支持 Amanda,但预算系统投票结果显示大部分人不同意。”Raico 表示,社区发言中有大量沉默的大多数,但 DASH DAO 则能反映最利益相关者的决策。

如何做到即时支付和抗51%攻击

 

匿名与预算系统之外,Raico 提到了 Dash 1 秒到账的即时支付。

这是如何做到的?就要提到 Dash 的双层网络。

譬如,Alice 向网络请求向 Bob 即时支付 1 枚 Dash。Dash 网络会随机选择 30 个(具体数量视金额大小而定)主节点形成长效主节点仲裁链认证交易合法性,多数节点认证后该笔交易就被锁定,可视为到账了。此时,Bob 已经可以使用这枚 Dash 了。

而后,主节点将该交易向全网广播,就像比特币记账那样,矿工验证交易后写入最新的区块中。

通过随机选出的主节点“先斩后奏”的机制,实现即时交易。Dash 的主节点目前有 5000 余个,加上每个主节点均在网络中质押了 1000 Dash 作为保证金,也即一笔即时支付有百万美元资金作为担保。Raico 相信,主节点不会为一点利益作恶。

抵抗 51% 攻击,则依靠“链锁”机制。

在矿工产生区块后,主节点网络还将随机选择 400 个主节点(时常在线的节点)生成长效仲裁链(Long-Living Masternode Quorums,LLMQs),对区块按照时间戳进行锁定。即便后来某位持有网络超过 51% 算力的大矿工释放出新区块,新链虽然是最长链,但其却无 LLMQs 的确认,由此将被网络拒绝,从而抛弃。

“链锁”机制的存在,使 Dash 在 Coinbase 提币只需两次区块确认,仅多于 Algorand(1 次)。

 

Dash离“数字现金”还有多远?

 

如今的 Dash,离成为“数字现金”有多远?

先来看 Blocktivity.info 的一组数据,过去 7 天,Dash 链上日活 2 万人(实际上是活跃地址),是门罗币的 2.7 倍、ZCash 的 5.7 倍。

据 Raico 介绍,Dash 的前两年是在做基础设施的搭建,2016 年之后便是优化“Evolution”版本,旨在提升 Dash 的采用率。2017 年手机钱包诞生。年底即将更新的版本,会将加密地址以用户名的形式展现。

他透露,Dash 应用最广的第二大国家是通胀严重的委内瑞拉。2018 年,委内瑞拉的法币玻利瓦尔贬值了 1.37 万倍,加之面临美元制裁,因此,注重本地化运营的 Dash 在当地获得了不错的采用率。

2018 年,Dash Core Group 和 Dash Help Me(为委内瑞拉专门成立)合作,联合当地中低端手机厂商 Kriptomobile,内置 Dash 钱包等组件,以提升 Dash 的采用率。

同时,内置的组件内还有少量 Dash 提供给用户作为体验金,同时 Dash 也整合了当地商户让本地人真正将 Dash 用起来,如可以给手机充话费等。Dash Help Me还作为客服组详细回答了用户遇到的问题。

截至 12 月初 ,随着 6 万多部手机 Kriptomobile 手机涌入拉美市场。其中,委内瑞拉占了 53000 台,这些手机中 Dash 的使用率达 22%。

然而,和更多定位于“数字现金”“世界货币”的区块链项目相比,Dash 仍差距较大。BTC 日活是 Dash 的37.5倍,BSV 是它的 12.4 倍、BCH 是它的 2 倍。

诞生了 6 年的 Dash,征途还很长。

文章标签: 达世币
评论(1)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