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Libra可能“胎死腹中”:谈数字货币的走势、货币制度的兴衰与国际货币体系的演化

为什么Libra可能“胎死腹中”:谈数字货币的走势、货币制度的兴衰与国际货币体系的演化

区块链资讯 发布在 竞争币 37529

作者: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乔依德 来源:探索与争鸣

本文将刊于《探索与争鸣》2019年第11期,内容以正刊为准。

Libra的白皮书是6月18日宣布的,我当时即不持赞成的态度,认为它有很大的问题,可能不会被监管部门批准。现在过了几个月了,大家可以冷静一点,全面地、客观地分析了。Libra消息出来第二天,据说马化腾在微信上说了一句话,Libra在技术上没有问题,主要是监管方面有问题。我个人觉得这句话虽然很简单,却体现了他的很多经验之谈,而且我认为是很正确的。很多人对于Libra的分析,基本上隐含了一个假定,就是它能够通过监管部门的审查。而我认为,恰恰它未必能通过这样的审查。

那么,为什么Libra可能会“胎死腹中”?美国国会7月16、17日两天举行听证会。Libra负责人马库斯参加,议员们问了很多问题,主要内容包括三个方面:一是Libra对数字保护,个人隐私权,存在很大缺陷。二是对反洗钱、反恐怖融资,没有充分的措施。三是Libra可能对金融体系金融稳定会产生冲击。这三条,可以分成两大类,就是说Libra存在两大类的隐患:一个方面,它本身可能存在的风险;另一方面,它可能对外部,对全球的金融体系产生风险。就前者而言,主要是它在数据保护隐私权、反洗钱方面存在着隐患。这其中又包含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FaceBook数据隐私方面存在很大的问题,五千万个人数据被泄露,刚刚被罚50亿美元。二是,Libra现在公布的方案,对这个问题的安排在结构上存在着重大缺陷。为了避免数据方面出问题,Libra协会让下面的100个节点来负责数据和隐私的保护。把这么重大的责任推给下面的节点,我觉得是不负责任的。如果其在100个国家发行的话,要100个国家管100个节点,怎么来管,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除此之外,在内部金融管理方面,Libra还存在三个主要问题。第一,资金购买Libra以后,如何托管?谁来托管?是央行托管?还是第三方托管?有没有监督机制?这些重大的问题都没有说清楚。第二,由于筹集来的资金,随时要进行支付,Libra协会一定要有一部分的备付金。这个备付金,它是如何来决定的?怎么来计算的?这是很大的问题。另外,它没有一个制衡监管纠错的机制,也是一个缺陷。第三,它本身存在着货币错配和汇率风险,Libra由一篮子货币所组成,用其他货币来购买Libra,就有一个汇率风险的问题。这个风险怎么来防范?概括而言,Libra内部除了隐私权、数据方面的风险,再加上金融管理方面的三个风险,一共存在着四大风险。尽管有些方面以后是可以慢慢进行弥补和修改的,但是,最根本的第二类风险,即对全球金融体系的稳定可能会造成的冲击和伤害,这是无法进行弥补和修改的。

关于Libra是不是货币,现在也有很多争议,有人说它不是真正的货币,是代币,或者是资产。至少按照它的意图,Libra是要在全球发行和流通的,这样就会执行货币的四个功能,流通、支付、计价、储藏。它这么做,实际上是损害了各个国家发行法币的主权。据德国货币委员会的一个成员计算,假定1亿人将本币换成了Libra, Libra Association将会是全球最大的债权人,它的资产相当于全部德国银行的资产。那么大的一个盘子,产生的流动性非常大,不可能不损害各国政府发行法币的权力。同时,它也影响了各个国家货币政策的执行与传导。Libra Association声称没有影响货币政策的意图,货币政策属于各国央行的职责范围。但我们不能仅根据它口头上表达的意图进行判断,而是要根据它要采取的行动的实际后果来分析这会不会影响货币政策。而答案是肯定的。它有那么大的流动性,怎么会不影响货币政策的执行和传导呢?有些人认为如果Libra发行了,美元在Libra篮子里面份额最大,就会对美元有好处,因而可能美国政府在后面支持。这在逻辑上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美国政府或者美联储失去了对这部分流动性的控制,是不愿意的。如果这种推论成立的话,那么美国应该支持SDR,因为SDR篮子中也是美元占主要份额。那么为什么现在美国不支持SDR?因为它实际上可能会削弱美元,会使美联储失去对货币政策的完全控制。现在Libra协会设在瑞士,美国同样不会容忍这种情况的出现。归根到底,我认为Libra这样一种私人控制的全球货币,触及现代文明的底线。目前,各中央银行发行法币的现状是历史形成的,有其客观必然性,是现代文明的一个方面。尽管这种货币制度也存在很多问题,如货币发行如何匹配实体经济发展等,但目前看不到有其他更好的替代。

我想引用周小川行长在今年7月1日的一段话,在讲述了央行的目标和使命后,他说“央行其人员、组织与组织构成对其使命予以支撑,并有法律立法保证,这也是近代文明的一个重要产物。至少目前来说,这与商业机构的目标和使命相去甚远,尚难相信轻易冲击这一文明能有好结果。”这段话秉承了他一贯的风格,讲得比较委婉,但意思是很明确的,就是说现在各个国家央行发行主权货币是现代文明的组成部分,看不到其他的私人的商业机构替代它会有什么好的结果。我个人觉得他点到了问题的实质。这也是为什么它通不过监管机构的审查、会胎死腹中的最根本的原因。 

各国央行发行主权货币或者信用货币,是信用时代的特点。人们一讲到货币往往注重货币的物质形态,从贝壳到贵金属再到纸币,或者注重货币的功能,但没有注意货币跟社会的关系,或者说货币的制度,而这恰恰是全面深刻理解货币的重要环节,但现在往往被大家所忽视。然而,目前讨论Libra的大部分文章和议论,大多只是从技术层面去解读而没有将货币制度的因素考虑进去。而货币与社会的关系可以粗略地分为三类:

第一类,货币本身具有内在价值,这是一种体制。第二类,是以贵金属、储备货币作为本位的货币。这个货币的形态不重要,可以是纸币,可以是记帐货币,或者是电子货币。第三类,自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后,就是信用货币时代。信用货币的物质形态、物理形态不重要,可以是纸币也可以是记帐货币。主权货币或法币是以政府的信用为支撑,其本身没有内在价值,也没有什么作为担保。支付宝也好,财付通也好,都没有改变信用时代的特征,它们是法币的一种支付手段而已,这点非常重要。信用货币时代的出现不是偶然的,而是逐步形成的。大家都知道,山西票号在历史上起到很大的作用,但是后来衰败了。山西票号为什么会走向衰败?从经济上来说,外蒙古的逐步独立冲击了晋商的经济基础。1905年,清政府成立了中央银行。开始时叫户部银行,是官商合办,在北京开业。后来到1908年,户部银行改名大清银行,1911年辛亥革命以后改名为中国银行。政府的信用强于私人的信用,山西票号不得不退出历史舞台。

而美国同样出现类似的政府信用与私人信用的纠缠。1913年美联储成立以前,美国折腾了差不多100年,成立了中央银行,又撤掉,后又成立。也正由于这样一种反反复复的折腾,人们对于货币制度的认识在加深。所以现在,央行成为货币信用时代的最重要的金融机构或者金融基础设施。尽管央行存在很多问题,这是肯定的,但是搞一个Libra,或者任何一个东西来替代它,能让人信服吗?!我觉得这是最大的挑战。

蒙代尔诺贝尔经济学获奖者蒙代尔在1961年关于“最优货币区”的开创性论文中说,“在现实世界中,货币主要是国家主权的体现,所以实际货币的重组只有伴随着深刻的政治变化才是可行的。”因而,仅靠技术层面的进展是不足以解决货币制度的问题的,认为技术能解决一切问题的“技术至上”观念是片面的。从历史上看,货币制度(不是货币的物理形态)的变化首先是由经济增长所推动的。经济的迅速发展使得贵金属货币成为羁绊,使得纸币发行的担保成为累赘。现代经济的错综复杂不仅使得金融成为经济的核心,而且使其形态更为复杂。而代表不同经济部门、不同金融业态的利益集团不可避免地形成政治上的博弈,这种博弈最终导致货币制度的变化。当然,尽管我批评了Libra,而且觉得它可能不会出生,我同时认为,Libra的出现,还是给我们很多新的启发。

第一,Libra引起了全球对数字货币的关注。最近,英格兰银行的行长卡尼表示美元霸权不行,其他单个货币的霸权也不行,提出要搞一个全球数字货币SHC,叫综合霸权货币。具体的细节尚不清楚,总的意思是,每个中央银行搞了数字货币以后,也许可以搞全球性的数字货币。第二, Facebook搞Libra很有想象力,也很懂得充分利用自己的品牌,而且想到把很多其他品牌如Uber、VISA卡等都纳入其中,这样的话,它的流量的入口就很大。以后如果要搞全球性的数字货币,这一点是非常值得借鉴的,即扩大流量入口。第三,它抓住了目前全球金融体系所存在的一个突出问题,就是跨境支付成本非常高。有的人说跨境支付成本是5%,有的是说10%。这也是以后搞全球性数字货币必须引以为戒的。 

那么,在此背景下的全球货币体系,以后可能怎么演变呢?我曾讲过一句话,可能比较绝对:

“没有一个中央银行,就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法定意义上的全球货币;而要有全球中央银行,必定要有一个全球的中央政府,没有全球中央政府,就不可能有真正的中央银行。”

有人可能会质问美元呢?美元是事实上的全球储备货币,但不是法定意义上的,是可以被改变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欧元是很有趣的的实验。虽然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欧洲的中央政府,但是它有理事会,有议会。特别在欧洲,有一个非常强烈的政治愿望,即不愿意再发生战争。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欧洲死了那么多人,欧洲的政治家觉得必须要联合起来,避免战争,同时在世界政治格局中占有一席之地。于是,先搞了统一的货币,由于全球金融危机触发了欧洲的债务危机,因此它要搞银行联盟,财政统一也在做。它能否继续活下去,取决于今后怎么走。这对我们分析全球金融体系今后的演变,有非常大的启示意义。

货币的物理形态的演变,取决于技术进步。从贵金属到纸币,没有造纸技术就不会有纸币。但是货币的制度,并不是靠单纯的技术来推动的。蒸汽机有否造成了金本位?答案是否定的。1971年,尼克松宣布不再承诺美元兑换黄金,并不是由于什么技术方面的原因。那么,金本位为什么退不回去?因为全球经济的发展速度,远超过黄金产量的增速。未来的全球货币体系会如何变化?它一定不会单纯取决于体量,更取决于格局。上世纪70年代美元之所以能取得主导地位,是因为美国经济体量大、独占全球经济鳌头;经济上的独霸又导致了外交、军事上的霸权;而这一切又都与美元的霸权是密切相关的。今后美国只要在经济上还是老大,美元霸权的现状基本上是难以改变的。除非以后全球经济格局发生重大变化,形成美、中、欧三足鼎立的局面,那时的全球货币体系也许可能发生重大变化。

我认为,这种情况在几十年后是完全可能出现的。中国经济总量在15年~20年后超过美国,应该没有多大问题。我们的挑战是,如何使中国的经济增长保持高质量,如果使经济保持活力,如何使经济体量增大转化为软实力的增强。而欧元区经济总量已经是全球第一,但这样的第一尚未能提升欧洲在全球地缘政治格局中的地位,也未能使欧元在欧洲以外地区得到广泛的使用,解决这些问题,是欧洲面临的挑战。如果中、欧能较好地解决所面临的这些问题,全球货币体系的变化将存在以下几种可能。第一,随着人民币国际化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人民币成为真正的储备货币,欧元增强其地位,全球货币体系可能出现一个多元储备货币体系,美元、人民币、欧元平分秋色,共同提供全球流动性,支撑球货币体系。

第二个可能,则取决于各国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的进展情况,如果进展顺利,有可能在此基础上形成全球主权数字货币,类似SHC,但完全不同于Libra那样的全球私人数字货币。

第三,通过数字货币的形式推动SDR的广泛应用。由于种种原因,SDR目前未能取得广泛使用,但它毕竟是得到国际认可的储备资产,具有扩展成为全球主权货币的合法性基础。第四,也许可能会产生某种突发事件,使全球形成一种强烈的一体化共识,达成类似于创立欧元的动机。这样,也许会成立一个新的国际金融组织,虽然不是全球的中央银行,但能起到某种类似于IMF的作用。目前IMF针对的是国际收支的短期行为。如果产生另外一个国际金融组织,对汇率进行协调等,那个时候可能会推动全球的货币。

文章标签: Facebook Libra
评论(1)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 blockmeta_r00 2019-11-15
    libra不会消亡,可能会以另一种方式再现,时代趋势不可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