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PlatON创始人孙立林:隐私计算时代,“数据共享”是个暧昧的词

乌镇·PlatON创始人孙立林:隐私计算时代,“数据共享”是个暧昧的词

李小平 发布在 链圈子 35113

11月8日,由巴比特主办的“2019年世界区块链大会·乌镇”正式开幕,大会聚集了百余位全球区块链、数字资产、AI、5G领域的专家学者、技术大咖、意见领袖、热门项目创始人,以“应用无界”为主题,围绕区块链的应用落地、技术前沿、行业趋势和热点问题进行探讨,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

上午,PlatON创始人孙立林带来了题为“同意的计算:隐私计算时代区块链治理的思考”的演讲。孙立林表示,

区块链的本质仍旧是一种金融基础设施。作为金融基础设施的区块链,其历史性类同于模拟通信向数字通讯的迁移。区块链有没有用在于能否大规模、高时效、低成本的促进合理的流动性,它必须满足能够低成本、大规模地获取资金。区块链基础设施必须收取合理的费用,且递次趋向于零。基础设施成立的根本逻辑是开创了有效的新兴“市场”。
1573182304

 

以下是演讲精华,由巴比特整理发布:

 

这是我第二次站在乌镇的舞台上。这个名字(演讲题目)不是我起的,它的原意叫做“The Calculus of Consent”,是198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詹姆斯·布坎南写的一本书的名字,由此奠定了整个公共选择理论的理论基础。我觉得今天这个时代变了,不能叫“The Calculus of Consent”,准确的说法是“The Comupute of Consensus”,正好适用于这个时代,适用于我今天正在做的事情。

WX20191108-123907

这里的“辨难”,其实是需要真正批判性思维,我把思考分成这样几个点:

1.区块链和隐私计算本质上都需要被作为公共基础设施,而公共基础设施的禀赋是这样构成。区块链本质上,我仍然认为它是金融基础设施,天生是一个由账本和清算体系演化构造的。我用了“演化”这个词,不是“进化”。很多人会问我区块链有什么用,我通常不回答这种问题,就好像90年代从模拟转数字的时候,说为什么要把它扔掉转数字信号,其实这个问题是无法回答的,转就转,不转就不转,人类就是这样在数字时代往前走的。

2.数字货币与电子货币是不一样的,这件事情非常容易混淆。今天我们处在的微信、支付宝和银行卡时代是电子货币时代,账务处理和交易是在后台交割完成的,你也可以认为在Online发送的Money是一个假的Money,我们只是发了借账信息,在电子账户里拥有了相应的债权或债务。

3.和隐私计算有关的,我相信这样一个基本的理念——“部分”不知道“整体”,“整体”不知道“部分”,这才是未来的互联网!就像刚才嘉楠耘智孔总提到的,我们事实上活在被互联网垄断的世界里,在这个世界里,“部分”不知道“整体”,但“整体”却知道部分,人类的数字化生存不应该以这样的形态出现。我们在做的隐私AI就是帮助小数据能够汇聚为大数据,今天,无论欧洲、美国还是中国的政策导向,都是要让数据所有方的权益得到充分的保护,也就是:一是要用我的数据,得到我的充分授权;二是在密文上做操作,而不是明文上操作;三是你赚了钱要给我分,这件事情是合理的,也是对数据所有方贡献的鼓励或者激励。

4.今天的网络,大家都在说Web3.0,Web这个词很有意思,可以叫网络的词有Web、Net等,每个词都是不一样的,Web天生都是孤立片断,不连通的。这里网络演化标准是从简单的数据互操作到完整的计算互操作,未来的交互协议都是带函数的,而不是简单的数据交换,整个网络基础设施会从数据交换网络演化到计算交换网络。

5.治理即“同意的计算”,我们认为所有治理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对链上存在的身份所映射的主题——它所拥有的各种权利——在这里做一个博弈平衡,这是事情的本质。

6.“去中心化”。我仍然认为代理人在这个世界里有相当强存在的必要性,这不是一个观点,这是一个事实。小范围的时候可以去掉代理人,大规模商用或者大规模计算时,任何主体都会需要代理人。想想我们的生活,不可能所有事情都亲历亲为,所以去中心化是受到挑战的。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去中心化是否是一个真正值得追求的目标?或者极致的去中心化是我们追求的真正目标吗?我们的观点是在大规模分布式计算的未来,主要以追求大规模商用为核心目的,而不是一味追求去中心化。

以上是对分布式的基本理解,总结起来三个点:如果未来参与计算的节点数量,只有三个或者四个节点,其实是不需要中心化的,每个节点之间拉根专线,交易就处理掉了。但是当上升到几十个、几百个节点时,最好出现一个强的中央,由中央对各方控制交易。但是当交易节点数持续上升,到几千个上万个节点时,强中央又遇到新一轮挑战,这时候又需要引入对等网络来做拓扑重构,让系统流动性更充分。

这里强调一下,在数字的全生命周期里,区块链和隐私计算都在交换和共享这个领域。我用了“共享”这个词,最好的词是“协同”。数据共享是特别模糊和暧昧的词,共享了什么?共享了原数据还是共享了结果?它看到了明文还是密文?我们反对泛泛的说“共享”,还不如说交换。交换就是明文,数据给你了,而共享是暧昧的。

数字化时代是有基本矛盾的,我们的理解就是三个矛盾:

一是个体隐私和中心监管。从公共选择理论角度,我们要把个人的信息委托给政府,或者政府授权的持牌机构处理个人信息。除此之外,其它机构不可以知道我是谁的,无论是银行还是保险,还是任何一个App,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

因为在这个时代,在数字货币时代,我给你的Money是真的Money,真的钱。电子货币时代为什么要做复杂的KYC,每一关都要过呢?因为我给你的钱不是真的Money,只是给了对方信用账户或者额度账户,并不是给了他钱,所以要校验你的身份。但在数字货币时代,这个问题必须得到根本性改善。

二是交易隐私与登记确权的矛盾。我们反复解释,今天的互联网公司垄断了一切,垄断了你的账户,就是你的个人信息。垄断了你的交易行为,垄断了你的交易结果,这件事情是有问题的,彻底抹杀了数据所有者权益。

三是数据隐私的矛盾。数据本身是不可以被披露的,刚才说的“部分”不知道“整体”,“整体”不知道“部分”,这才是一个好的数字化时代的网络。

WX20191108-125150

这是我们提的根本概念,超级清算网络。区块链作为基础设施如果在未来真的有价值,有朝一日真的被大众所使用,它一定是一个超级清算网络,不会局限在交通领域、医疗领域或者金融领域,也不会局限在银行卡、证券、债券。一切可以被标记化或者协议货币化的领域,我都不可以提供标准的数据交换,或者是基于数据的协同计算来操作这样一个网络。这个网络才会带来真正的大规模和低成本流动性,这才是一个好的基础设施,否则是没有意义的。

WX20191108-124826

我们给一个范式,这是基于今天重要金融基础设施给出的架构,这个架构在数字化时代是否能够完全复用,我个人并没有结论,也没有想好。我不同意泛泛地鼓吹其它的应用,因为我的理解是:今天真正意义上支付清算基础设施都没有在链上出现,离大规模商用还有距离。

WX20191108-125100

这是我引用的一张图,前段时间看了《Nature》的一篇文章——《电路之美》,有一次女儿问我电路是什么颜色的,我没有回答出来。直到半个月之前我看到了这张图,电路就是这个颜色的,数字化世界也是很美的,希望跟大家一起,用统一的计算把它建成真正的理想国。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