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比特创业+ | “一切变化皆有可能”,投研机构X-Order如何探索开放式金融新秩序?

巴比特创业+ | “一切变化皆有可能”,投研机构X-Order如何探索开放式金融新秩序?

李小平 发布在 链头条 链圈子 42064

巴比特“创业+”栏目,致力于为区块链创新者服务,记录那些极富想象力的人物正在如何改变世界。我们根据行业、技术、商业模式、团队、社会价值等多维度综合判断,选择有代表性的/项目公司进行报道。
本期巴比特创业+,将为大家介绍加密货币投研机构X-Order,及其创始人陶荣祺的故事。

普通专访图:X-Order创始人陶荣祺

X-Order是一家专注于数字货币和传统金融领域的投资研究机构,由知名区块链投资机构NGC创始合伙人陶荣祺于2018年初创立,总部设在上海。

巴比特记者到访时,团队成员正专注地对着电脑工作,室内很安静。金属管道肆意裸露在水泥天花板上,鱼线型铁艺吊灯自然垂落,桌上随处可见堆放的书籍。

在这个工业风的办公室里,坐着近二十位X-Order团队的成员,他们以90后为主,均毕业于世界名校,如哈佛大学、卡耐基梅隆大学、密歇根大学、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东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大,80%以上拥有硕士及以上学历,所学专业涵盖数理化、计算机科学、经济学等。

 

1

 

陶荣祺是一个很有前瞻性眼光的人,无论是2014年1月从传统金融行业转行进入比特币中国,还是2016年上半年加入小蚁(NEO)担任NEO理事会秘书长,而后转任NGC创始合伙人,抑或是2018年年初创立X-Order。他的每一次转型,都发生在加密货币市场低谷的早期。用他自己的话来说,

“我是那种对未来充满幻想和憧憬的人,在市场低迷的时候,总是想找到破局的方向。”
这是一个毫无预兆的开始。2017年12月初,比特币首次突破1万美元。半个月后接近2万美元,达到历史最高点。疯狂过后,比特币开启暴跌模式,第一波跌至1.3万美元附近,第二波再腰斩至7000多美元,到3月份维持在8500美元左右。

当时,陶荣祺预感市场将进入下一轮熊市,于是他决定从NEO退出,寻找下一步的方向,

“那时候我有很多想法,比如做DAO或类似于币乎的社区。后来思路逐渐清晰,决定做一个加密货币领域的知识图谱产品,于是成立了X-Order。那时候觉得自己找到定位了,后来才发现创业是很有挑战的事情。”

他认为,挑战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知识图谱的未来还没有到来,二是技术的挑战。

知识图谱(Knowledge Graph) 是人工智能技术的组成部分,主要用于描述人与人、实体与实体、概念与概念之间的关系,由于其中关系错综复杂,通过可视化处理呈现出了一张巨大的网络图。

以“加密黑帮”的知识图谱为例,2019年6月,风险投资基金 Accomplice VC合伙人Ash Egan发表文章《The rise of the new crypto “mafias”(加密黑帮的崛起)》。

“加密黑帮”一词源自“PayPal 黑帮”,原指自 2002 年 PayPal 被 eBay 收购之后,虽然 PayPal 大部分早期核心员工选择了离职或创业,但彼此仍然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就像是黑手党组织一样控制美国科技行业。在加密货币领域,同样存在着这样的“黑帮”,我们通称为“加密黑帮”。

图片2图:Coinbase“加密黑帮”的知识图谱

采访中,X-Order团队的小伙伴向我展示了Coinbase“加密黑帮”的知识图谱分析,如上图。

他们通过搜集Coinbase的前员工、现员工及其项目的信息,分析发现,如果从大项目(大的关系网络)中出来的两个前成员,其中一个创办了一家投资基金,另一个创办了一个创业项目,那么这家基金更可能投资这个创业项目,比如1Confirmation的Nick来自于Coinbase,Antonio之前供职于Coinbase,那么是否有可能1Confirmation投资了dYdX,如上图。

实际上,这种模式在Coinbase关系网络中比比皆是。

“我们觉得这些尝试可以帮助普通人鸟瞰这个行业,但是直接应用在投资上,还存在诸多挑战。”过去的一年,陶荣祺思考着如何成功,同时也体验着创业过程中的种种挑战,他发现,

“不管是传统金融,还是加密货币领域,知识图谱目前都只是辅助工具,要想进一步成为日常投资决策的基础工具,还需要添加更多数据维度,验证可行性,尤其是在加密货币投资行业。未来的到来需要等待漫长的时间。”

这看似是一个悖论:作为投资人,陶荣祺必须“活在未来”,看到行业天花板;作为创业者,他必须“活在当下”,直面现实问题。

从投资人到创业者的身份转变,让陶荣祺看到了自身的优势与不足,“当你搭建一个团队去做一个创新项目,需要非常多的摸索,在细节上就会遇到很多困难。这些困难你可能不知道怎么去解决,或解决的成本很高。”

尽管一路荆棘,X-Order仍然努力前行,并且形成了两条业务线:

投资方面,X-Order专注加密货币领域的项目投资。

研究方面,X-Order成立了X-Order Lab,致力于利用机器学习、深度学习的研究方法,对通证数字资产代表的新经济领域进行跨学科的研究,并通过知识图谱展示研究结果,从中发现有价值的项目并捕捉投资机会。

 

2

 

微信公众号“代观”和“火花系列”是X-Order对外交流的两个渠道。

“代观”的寓意是“代币观察”,致力于研究加密货币市场的各种现象,包括庞氏、周期等。其输出的《旁氏研究》、《周期观察》和《代币观察》等系列文章在业内广受好评。

在某种程度上,“代观”体现了陶荣祺个人的一些特征,比如对复杂经济学的推崇、对开放式金融的向往。

复杂经济学是由经济学家布莱恩·阿瑟创造的概念。复杂经济学将经济视作不断进行自我“计算”、不断自我创建和自我更新的动态系统。它强调偶然性、不确定性、意义构建和“一切变化皆有可能”,是一门以预测、反应、创新和替代为基础的“动词”学科。

开放式金融没有确切的定义,在陶荣祺看来,开放式金融指的是在金融科技和互联网数字化浪潮里,由区块链(准确的说是加密算法)作为底层技术基础实现的全球金融体系。他认可通过区块链行业所体现的自下而上的开放理念,通过代码的开放、技术的开放、知识的开放、交流的开放、市场的开放、竞争的开放,以使金融本身不断迭代和演化。

复杂经济学和开放式金融的理念让陶荣祺感到兴奋,他热爱这个行业,享受快速变化所带来的快感,

“开放式金融能容纳各种各样的可能性,且看不到天花板。它的自我迭代速度快,能快速获得反馈,比如融资机制,ICO从诞生到消失用了2年时间,IEO用了10个月。然而ICO并没有真正消失,它进化成了IEO;IEO也并没有真正消失,它可能和纳斯达克的机制结合在一起。”
他表示,X-Order有希望在今年年底的时候,做出一个开放式金融的知识图谱。

“火花系列”包括“火花沙龙”、“火花访谈”。“火花沙龙”是X-Order团队定期举办的思想碰撞活动,以开放金融为方向和社区交流讨论。“火花访谈”是X-Order 组织的一档人物访谈类节目,通过与不同领域的顶尖科研工作者交流,以了解相关领域的最新进展。

至于X-Order的探索方向,陶荣祺主要关注:数字货币应用及其合适的边界(地理、文化、成本等角度)、从技术/市场/认知层面理解Hype Curve、数字金融时代其逐利能量的利用边界和破坏边界等。

 

3

 

关于投资逻辑,陶荣祺特别关注Hype和背离这两个概念

Hype,即Hype Cycle(技术成熟度曲线);背离,即当币价在下跌或上涨过程中,不断创新低(高),而一些技术指标不跟随创新低(高)的现象。

WX20191104-120726图:Hype和背离曲线

采访中,他以跨链项目Cosmos为例,在平板上讲解了Cosmos的币价与项目发展的Hype和背离。
“项目的发展并不会随着新闻的曝光而发生显著变化,假如你发现很多人觉得项目好,而实际上项目发展还没到与价格匹配的位置的时候,你就要去卖。假如有一条新闻说40%的新PoS区块链跨链跨链使用的是Cosmos协议,对于Cosmos这个标的来说,它的发展的确在稳健往上涨,但它还没成功,价格却在往下走,这就形成了一个背离。”
陶荣祺是80后,在经历两次周期后,他对加密货币市场有着沉稳、理智和客观的心态,一如他平静如水的表情。对于人情世故,他似乎向来不关心,他不会故意讨好别人,也不会因为别人而改变自己的原则,一如他不加打理的发型。

X-Order团队的小伙伴告诉巴比特记者,陶荣祺“很真实”。

的确,记得今年5月17日,在巴比特主办的2019全球区块链(杭州)高峰论坛的一场圆桌论坛上,陶荣祺就区块链投资的话题,与其他嘉宾擦出了火花,双方互怼,最后谁也没说服谁。

有趣的是,因为这场峰会,陶荣祺结识了纯白矩阵创始人吴啸,两人相谈甚欢。之后不久,陶荣祺投资了纯白矩阵。后来巴比特记者才发现,原来陶荣祺和吴啸一样,从小喜欢玩游戏,尽管岁月在他们脸上留下了痕迹,但是他们心里都住着一个“大男孩”。

“你希望X-order在未来成为什么样的公司?”巴比特记者问道。

他说,“希望在探索金融和经济的本质这个方向继续走下去,基于这些探索,同时我们的投资业务也能稳健地运营。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