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人们对于虚拟资产的追求越来越强烈

为什么说人们对于虚拟资产的追求越来越强烈

陳威廉 发布在 海盗号 27361

在比特币的诸多争议中,“虚拟资产”、“看不见摸不着”、“只是一串代码”等相关说法是几乎所有人都能理解的“缺点”。对于这个世界最主要的财富持有人,大概是60、70后一代人来讲,光是这一点就足以望而却步了。一个没有任何人担保和背书的虚拟资产,不是只应该存在于电子游戏中吗?为什么还跑到现实世界来兴风作浪了?

事实上,在互联网的海洋里浸泡了很多年的人们,对于虚拟资产的追求越来越高,甚至在很多人的生活中,除开必要的生活支出之外的消费支出,用于虚拟部分比实体的比例更高。这里的虚拟部分包括给主播打赏、买各种会员、买游戏道具等等吧:

你仔细想一下,你除了吃喝住行之外的非必要性支出,是不是有挺多都花在比较虚拟的地方了?

其实人类历史发展以来,财富总是在变得越来越虚拟的,从脚上踩着的土地,再到手上拎着的粮食,再到能放几辈子的重金属,再到开始有符号性质的票据,再到完全是符号的纸币,最后到目前的数字货币,越来越虚拟了。

 

之前看到王川的一条微博觉得说的不错:

“从直觉上,财富一般和实物联系在一起,比如金银,物资,房地产等等。在通讯交通技术不发达的时代,这种直觉没有问题。但是当通讯交通技术发达后,人的各种需求,会不断出现远距离的虚拟的替代解决方案。如果替代解决方案成本更低,流动性更好,那么实体财富就可能很快贬值。从这个角度看,财富的本质是网络,而不管你在现有网络里如何努力奋斗,如果有别的网络比你的更大,更高效,流动性更好,那么你的网络里的东西就价值很低。更糟糕的是,你如果不去关注参与外面的网络的发展,可能看上去每天在正经做事,但实际上做的都不是正确的事。”

 

他举了一个例子,说的是罗斯切尔德家族的兴起来自十九世纪初,拿破仑东进,神圣罗马帝国解体。在那之后,欧洲大陆的革命导致社会秩序重新洗牌,罗斯切尔德的五个儿子在各个国家开分店,利用自己的家族网络的信用和信使,打造了一个事实上的跨欧洲的银行网络系统,给各个国家的军阀征战提供信贷服务。并且第一次把国家公债变成一个比传统土地资产流动性更好级别更高的资产。不过在1848年德国农民革命结束后,随着电报的出现,铁路系统的修建和发展,新的替代的发行公债和股票的体系慢慢涌现,也逐渐打破了传统网络的垄断性和利润,其家族企业的相对地位则慢慢衰退。

 

这个例子其实很好地解释了不同时代值钱的资产形态往往都不同。比如最早的资产是能种出大量粮食的土地,足够的粮食才能养活足够的军队,开疆拓土,攻城略地;而在后来的资产就开始从不好流通的土地转移到了粮食,足够的粮食就能让很多人脱离劳动和战斗,开始和平盛世;再后来商品社会越来越发达,粮食也不是那么必须了,人们追求更多的商品,于是黄金白银开始成为更好的流通通货。

 

所以人们看重的资产和通货,从人们的“必需品”再到后来的“共识品”再到后来的“信用品”,总会再进化到一个拥有共识的不依赖信用的人人平等的资产和通货。对我来说,当然认为这是比特币了。

最后说点儿有趣的是,那就是如何看一个人对“币”这个产业类别或者说行业的看法呢?

其实往往听他对币圈的称呼是“虚拟货币”还是“数字货币”亦或是“加密货币”,就可以知道个大概了。

如果是虚拟货币的话(这是大多数),说明他大多数时候在接触到币圈的新闻的时候都是来自于非币圈媒体,并且大概率也是非科技、互联网媒体,所以他对比特币和其他币的认知,最好的情况就是“区块链技术还行,比特币和其他币都是骗人的,我那什么亲戚就被骗了好多万,ZF赶紧封杀吧。”

如果是数字货币的话,说明他至少还知道这不是一个纯骗人的东西,是有点儿科技含量的新兴物种,对于数字货币的看法也偏于中性,或许大概也并不抗拒这东西,或者有点投资到数字货币的兴趣。

 

如果是加密货币的话(这是极少数),那基本上就是对比特币和目前的币圈有比较高的理解,或者干脆就是从业人士了。

所以比特币有价值不好理解?或许到十年之后,还有人用的货币不是数字化的货币,那或许才不好理解呢。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