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1606.00 -3.48% 8BTCVI: 6445.76 -4.34% 24H成交额: ¥5094.07亿 +14.25% 总市值: ¥16274.79亿 -2.97%
山寨币流血的牛市投资逻辑:为什么该选择“数字黄金”和“币圈茅台”?

山寨币流血的牛市投资逻辑:为什么该选择“数字黄金”和“币圈茅台”?

碳链价值 发布在 比特币 海盗号 86093

如果我们坚信接下来会迎来一波大牛市,那么我们应该持有两种资产:一种是比特币,另一种则是像HT、BNB这样的主流平台币。如果你是一个想要搏一搏的风险偏好型投资者,可以再去买一些山寨币。

 

现在是牛市吗?

 

有人说是。比特币从3000美金最高涨到了将近14000美金,离2017年最高点20000美金只差6000美金;平台币HT从年初的0.9美元附近涨到5.2美元附近,市值冲进 Coinmarketcap前10名,这俨然是大牛市要到来的前奏。

也有人说不是。随着比特币一路上涨,众多主流币对比特币的汇率一路走跌。“比特币没减半,我手里的比特币倒减半了。”

还有相当大的一批人,仍然身处熊市中。他们是山寨币的持有者,虽然比特币一路暴涨,但他们手里的山寨币市值却日渐缩水,以至于资产总价值少了一个0。更加绝望的是,他们到现在还看不到资产上涨的希望。“已经从几万跌到几千了,最后大概会朝着归零去吧。但我不想抛了。”

这是目前的币圈百态。

 

山寨币还有投资价值吗?

 

2019年年初,币安IEO项目的财富效应重新激活了在熊市中装死的韭菜,而随后的模式币则为币圈引入了不少新鲜血液。那时候大家似乎感觉到,山寨币正在逐渐复苏。

但这是一种幻觉。

IEO让部分散户挣到了钱,也让项目方和交易所尝到了甜头。在利益的驱动下,交易所上上线的IEO项目越来越多,质量也越来越杂。然而,不久前才刚刚熊市中复苏的币圈投资者数量有限,显然不能满足如此之多的募资需求。市场很快就被击溃,IEO财富神话破灭了。至于喧嚣了一段时间的模式币,在市场上的投资者逐渐熟悉其套路后,模式币的赚钱时间也越来越短,投资亏损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

山寨币只是引发了一阵骚动,随后便开始了流血行情。相反,比特币则一路飙涨,从3000美金涨至最高14000美金,令许多山寨币的投资者咋舌。

到底是应该抄底山寨币,还是继续购买“昂贵”的比特币?这是个问题。但我们可以关注到三个有意思的现象:

1、山寨币的数量越来越多,但比特币在加密货币市场的市值总占比却上升到达了70%,比2018年底比特币大熊市的占比还高。从也就是说,基本上所有山寨币对比特币的汇率都在跌,甚至可以说是暴跌。

2、虽然每款山寨币各有各的不同,但散户购买他们的想法几乎都差不多,那就是投机赚钱。几乎没有山寨币的投资者会认为,自己投资山寨币是在储值,更不会有人觉得自己买山寨币是为了传给子孙后代(除了那些喊单的)。如果某个山寨币没有赚钱效应,那么它很快会被大多数持币者抛弃。

然而,虽然很多散户购买比特币也是为了短期赚钱,但将比特币作为价值存储工具的人却也不在少数,这意味着比特币社区天然会有一群忠实的Holder,他们选择长期持有比特币。投资比特币的人比投资山寨币的人心态也更为平和。

3、一种山寨币只能获得某个局部市场的共识,并且这个共识很可能随着新项目的推出而逐渐消亡,但比特币几乎能够获得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共识。

虽然每一个山寨币都在宣称他们是独一无二的,但山寨币项目实在是太多了,而市场上的概念又实在太少,同一个概念往往会对应着多个山寨币。由于市场上的大多数投资者时间有限且缺乏专业知识,他们根本无法真正辨别出这些项目究竟哪个更好,因此共识很难集中到某一个项目上。那么,这些山寨币之间就展开了激烈的竞争,不断地瓜分着市场上的用户。某个山寨币的用户多了,另外一个山寨币的用户就少了。因此,山寨币市场的共识永远是割裂的,且容易被新项目替代。(如果一款加密货币在资本、媒体和社区的共同作用下短期内获得了某个局部市场的共识,那么未来,这个共识也可以被下一代资本、媒体和社区包装的项目取代。)

比特币则占据了业内最强大的共识,甚至可以说是全局共识。这个全局共识超出了加密货币行业,延伸到了金融界以及某些国家的政府。此外,比特币还在不断收割着山寨币人群的共识。2017年,许多韭菜因为以太坊入圈;2018年,许多韭菜因为EOS入圈。但经历过一轮牛熊后,这些炒币人群大多都转化成了比特币的持有者,因为在熊市比特币是最抗跌的加密资产。从历史表现上看,比特币的共识不仅很难以被某种山寨币取代,它还在不断从山寨币身上吸取和加强共识。

4、一个最粗鲁的表述:比特币是有限的,而山寨币是无限的。比特币一共只有2100万个,但是山寨币却在无限增发。

虽然许多山寨币宣称自己是有限的,然而由于不同的山寨币项目方都在竞争瓜分同一批市场共识,因而可以认为山寨币是无限的。某个山寨币只能控制本项目的代币产量,却无法控制其他项目方的代币产量;在投机市场看来,山寨币和山寨币之间的区别并不大,因此新兴项目方的推出,其实是在稀释原来项目方的价格。例如,在DAG概念上已经有项目方HashGraph、IOTA、ByteBall、Conflux等,但这并不能阻止新兴DAG概念的项目推出,以及瓜分对DAG概念感兴趣的用户。

然而,除了像BCH、BSV这样的分叉币之外,鲜有项目方会声称自己推出了一个「更好的比特币」。ZCash、门罗币、Grin和Beam试图从隐私的角度改善电子现金,某种程度上可以视为比特币的竞品。但他们最终怎么样了呢?BCH和BSV的币价已经说明了一切,他们在市场竞争中失败了。虽然他们各自拥有一个坚强的社区,但他们并没有取得全局共识,相反共识还越来越收敛于少数铁杆分子,许多人还是被比特币吸走了。而隐私币和DAG概念一样,已经是一个专门的赛道,新项目的推出瓜分的是隐私币本赛道的共识,而非对比特币的共识。

鉴于这4个原因,我们究竟应该投资山寨币还是比特币,结论一目了然。

当然,我不是比特币极端主义者,我也不认为最后只应该存在比特币,其他公链都应该消亡——如果这样,加密货币世界也太无趣了。但至少我们在投资加密货币的时候,手里需要持有一定的比特币,这样能够我们感到安心。

 

一个异类:平台币

 

平台币算是比特币独立行情中的一个异类。

虽然绝大多数山寨币甚至主流币对比特币的汇率都在暴跌,但平台币对比特币的汇率却一路上涨。从2019年初至今,以HT、BNB、OKB为代表的平台币快速上涨,HT从年初的0.9美元附近涨到5.2美元附近,涨幅接近6倍,BNB从5美元附近涨到最高40美元附近OKB从0.5美元附近涨到4美元附近,涨幅远超BTC。

04

为什么?

为了方便,我们就拿火币的HT举例——最近这个币种的市值挺进了Coinmarketcap市值前十,可以说是平台币中最具代表性的币种之一了。

平台币币价上涨原因之一:交易所挣钱了

HT最大的买盘就是火币本身。在HT上线之初火币就宣布,火币Pro每季度会将20%的利润,用于在流通市场中回购HT。所以像HT这样的平台币价格上涨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交易所挣钱了。

首先说交易费用。在大熊市,加密货币市场要么毫无波动,要么就是暴跌。这样一来,散户的交易兴趣自然不高,交易所可以收取的交易手续费也就少了。如果考虑到数字货币交易所是以数字货币的形式收取手续费的,而币价又在暴跌,那收入状况会更加惨淡。

而到了牛市,第一是交易情况变得更加活跃了,第二是币价上涨了。如果说比特币的价格上涨了3倍,那么交易所收取的手续费至少上涨了5倍。

其次是上币费用。大熊市比特币尚且血流成河,山寨币的惨状自然不用说。整个市场都不赚钱,一上所就暴跌,如此一来,哪家项目方还愿意向交易所缴纳高额的上币费?同时,熊市行情本来就够惨淡了,交易所也不愿意上太多项目来吸血。因此这一块丰厚的收入直线锐减。

而当市场开始复苏的时候,情况就反了过来。项目方上币能够挣到钱,那他们就愿意向交易所缴纳在熊市不可接受的上币费。2018年初,币安上线一个项目的上币费在几千万元之多。据碳链价值了解,现在三大交易所的上币费用,正在朝此体量回归。

平台币币价上涨原因之二:IEO带来的锁仓和买盘

IEO为平台币币价的上涨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用户想要参与IEO,必须锁仓平台币,并且不是锁一两天,是锁仓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这就减少了平台币在市场上的流通量。

同时,用户是使用平台币去购买IEO项目的,这增加了平台币的使用场景(某种程度上是取代了原来以太坊做的事情),扩大了平台币的买盘,从而提升了币价。

平台币币价上涨原因之三:更多的销毁和锁仓

除了利用固定收入来回购平台币外,交易所们还在为销毁和锁仓找“更多的理由”。火币的做法是众多交易所的缩影。

在Ethereum、PolkaDot、Cosmos等明星项目掀起Staking热潮之际,火币趁势上线了HT锁仓挖矿功能,分7天、30天、60天、90天等多个锁仓周期,最小锁仓数量为100HT。锁仓用户每日可获得HPT空投,即“HT锁仓挖矿”。

此外,火币还推出了HT抵扣手续费:从7月21日开始,火币全球站开始全面施行阶梯手续费率,并支持HT抵扣手续费,用户持有HT越多,享受的手续费折扣越高,最高可抵扣3.5折手续费。

2019年6月22日,火币宣布启动Huobi Token的升级计划:“火币全球通用积分”升级成为“火币全球生态通证”。火币生态投资的所有生态伙伴的Token均可成为基于HT的生态子通证。届时,持有HT的用户可以享受火币生态子通证的福利。此外,HT还陆续与火币云、Huobi Club消费等生态场景,矿机、社群服务商等企业支付场景进行整合,未来随着火币矿池、火币公链、火币资讯、火币资本、火币生态基金、火信、火币钱包等业务的全面展开。

总之,只要能够实现,交易所们肯定是在尽最大的可能去扩展平台币的应用场景,增加平台币锁仓和销毁的可能。这样一来的结果是什么呢?我们可以看一下数据:据火币公告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火币回购并销毁了647.48万个HT;而在第二季度,火币回购并销毁的HT达到了1401.17万个;在第三季度末,火币回购并销毁3358.83万个HT。2019年前三季度累计销毁占流通量13.96%的HT。其中包括3次季度销毁、9次FastTrack及Prime Lite销毁。

以上是平台币价格的上涨逻辑。从某种意义上说,平台币就像币圈的「贵州茅台」。自2001年以31.29元的发行价登陆A股市场以来,贵州茅台的价格一直缓慢上涨,到如今已经突破了1100元。很多东西看似什么时候买都很贵,但事后看来,什么时候买都不贵。

 

结论

 

如果我们坚信接下来会迎来一波大牛市,那么我们应该持有两种资产:一种是比特币,另一种则是像HT、BNB这样的主流平台币。如果你是一个想要搏一搏的风险偏好型投资者,可以再去买一些山寨币。

无论如何,2017年的山寨币超级大牛市已经过去了。也许我们在这一轮也能见证一些明星公链和币种的崛起,但重复2017年道路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今天的山寨币,相比起2017年已经变得极度泛滥。

最后我想说的是,投资不是简单的赌博。在我们把钱从口袋里掏出来的时候最好保持清醒,做我们看得懂的投资。

作者:氦5

编辑:秦晋

出品:碳链价值(ID:cc-value)

文章标签: 比特币 IEO
评论(3)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