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2433.86 -0.31% 8BTCVI: 6636.96 +2.77% 24H成交额: ¥4632.81亿 -10.28% 总市值: ¥17093.76亿 -0.13%
继Telegram后,我们认为SEC会对这两个项目下手

继Telegram后,我们认为SEC会对这两个项目下手

那位曾经被自己国家政府封杀但依旧无所谓的黑客,这次似乎要对美国 SEC 妥协了。
10 月 15 日,CNBC 加密货币评论员 Ran NeuNer 发推特称,加密聊天工具 Telegram 团队开发的 Telegram Open Network(TON)的私募投资者已经被告知并征求意见,询问是否接受 TON 代币 Gram 延期一年发放,此外,他还透露,团队正在尝试与 SEC 达成协议。

而据区块律动 BlockBeats 了解到的消息,TON 团队确实已经开始与私募投资者联系,投资者已经把 SEC 有关的人介绍给了 TON,希望双方能和解。

SEC 近期一直在以「证券未注册」的理由与 EOS、Siacoin 等知名项目沟通,他们都选择支付一笔罚款,与监管机构达成和解。

但 TON 的状况,与 EOS 和 Siacoin 不一样:一方面,TON 的代币 Gram 并没有流入市场;而另一方面,Telegram 的创始人并不是一个习惯与监管层和解的人。

 

从对抗到和解

 

Telegram 的创始人保罗·杜洛夫(Pavel Durov)在俄罗斯人的眼中,就是「俄罗斯的马克·扎克伯格」。

2006 年,在创立 Telegram 之前,保罗在大学效仿 Facebook,开发了一个俄罗斯的社交平台 VK,火爆一时。那个时候的俄罗斯,互联网还没有完全被监管层关注,VK 的裂变效应在俄罗斯迅速传播,很快就超过了所有的社交竞品,成了俄罗斯人畅所欲言的主要场地。

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政府意识到了监管的重要。俄罗斯政府要求保罗给政府一个通道,能够查看所有用户的聊天内容。保罗直接拒绝了。

这种做法惹怒了俄罗斯政府,种种压力下,保罗被迫卖掉股份离开 VK,拿着换来的钱,做了另一个社交工具 Telegram。

与其他聊天工具不同,Telegram 是一个完全隐私,并且信息加密的聊天工具。简单来说,如果没有密钥,外面的人不可能查到 Telegram 中的聊天内容。靠着这个卖点,很快,Telegram 再次风靡俄罗斯,不到一年收获了 2 亿用户。

但俄罗斯再次找到了保罗,以保障安全的理由,要他提供可以查看 Telegram 内聊天内容的渠道。保罗又拒绝了。

这次俄罗斯政府也没有耽误时间,直接把 Telegram 告上法庭,开庭不到 10 分钟结束,俄罗斯宣布全国禁用 Telegram。随后马上开始封锁 Telegram 的 IP 地址,几天之内,数千万个 IP 地址被封,就连普京自己使用的也是 Telegram,他也不得不转移到其他的聊天工具。

但即使这样,保罗也依然没有选择与政府和解。

俄罗斯政府封锁 IP 数量增长(图 / Meduza)

靠着两次创业经历和与俄罗斯政府的针锋相对,保罗获得了不少俄罗斯人民的支持。所以,当他表示要为 Telegram Open Network 私募的时候,不到 200 个私募投资者,就融到了 17 亿美元,一举成为当时融资金额最大的加密货币项目。

不过这一次,这个屡次与俄罗斯交锋的创始人,这次似乎要向美国 SEC 妥协了。

 

被美国 SEC「盯上」

 

10 月 12 日,SEC 宣布禁止 TON 的代币在美国发放,并且起诉 TON 团队。再次面对监管层,TON 团队不再像之前那样强硬了。

据区块律动 BlockBeats 了解到的消息,目前 TON 已经与私募投资者联系,询问是否可以接受 Gram 代币延期一年发放。私募者也在为 TON 团队介绍 SEC 的相关人士,希望双方可以妥善解决。

留给 TON 的时间并不多,按照规则,TON 团队需要在 10 月 31 日前发放代币,否则就要退款。私募者也表示,最差的情况是,SEC 并不想与 TON 妥善解决,TON 也不愿意退款,而向 TON 提起诉讼的成本也非常昂贵,那么就只能把这笔投资作为沉没成本。

但这样的话,对于 TON 团队,或者保罗·杜洛夫之前积累的个人声誉,会是巨大打击。

三天前,SEC 就宣布已经对在美国和海外进行未注册的数字代币发行的 Telegram Group 与其全资子公司 TON Issuer 发起临时限制令。

根据 SEC 的投诉,TON 网络自 2018 年 1 月开始筹集资金,其以私募折扣价向全球 171 个初始购买者出售了约 29 亿枚 Gram 代币,其中包括向 39 个美国投资者出售了约 10 亿枚 Gram。SEC 称,TON 项目组没有按照《证券法》的注册登记 Gram 代币作为证券的相关要约,缺少对项目组运营情况、财务状况和风险因素的必要披露。SEC 执法部门联席主管 Steven Peikin 表示:「我们屡次声明,发行人不能仅通过自称为『加密货币』来逃避联邦证券法。」

虽然 TON 项目与 Telegram 的关系众所周知,但自前者启动以来,Telegram 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未公开为 TON 站台,直到一周前。

今年 10 月初,Telegram 首次公开表明与 TON 网络的关系,并在其官方网站公布了 TON 和 GRAM 的服务条款。服务条款中提到:「我们无法控制 TON 区块链网络,因此无法确保您通过服务提交的任何交易详细信息是否可以在 TON 区块链上得到验证和确认。」

截图来源:https://telegram.org/tos/wallet

此外,条款中还提到:该公司将「不具有对用户提交的交易进行任何取消或修改请求的能力」。此前,TON 曾表示将不负责任何的节点运营工作,也不会有任何主动的热启动计划。

尽管在 2018 年初筹集了 17 亿美元,但 Telegram 一直「隐而不发」,整个 TON 团队也一直在进行封闭式开发,外界对项目和团队并没有更深入、详细的了解。

今年九月中旬,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曾在一次采访中点评 TON,他认为「(TON)绝对值得关注。但与此同时另外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是,对于区块链能在这些领域做什么,还是要现实一点。」

现实中,TON 还是被美国 SEC 盯上了。

 

下一个「目标」?

就像 Ran 说的,因为 EOS 已经在市场上流通了,SEC 只能罚款,但是这一次,SEC 看到了一个机会,一个在代币还没有流通进市场的时候,就能够提前阻止的机会。

那么下一个项目会是谁呢?

图片来源:区块律动BlockBeats 8月8日文章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曾统计了历史上代币融资金额最高的 top 50 项目,排名融资史第二名的 TON 已经被盯上了,下一个融资金额巨大、并且代币还没有流通的项目,就是 Filecoin 和 DFinity,很有可能,这两个项目之一会成为 SEC 的下一个目标。

Filecoin 在当年的名气,就像 2018 年的 EOS 一样,Filecoin 是 EOS 之前的第一任「区块链 3.0」。这个基于号称「可以颠覆 HTTP 协议」的 IPFS 协议的区块链网络,在 2017 年 8 月得到了红杉资本、USV 等顶级投资机构共 5200 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后,进行了 ICO 众筹,募资 2 亿美元。这在当时可以排在融资历史第二,仅次于 Tezos。可 Filecoin 的主网进度却一直在推迟。

从原计划的 2018 年 6 月上线时间,推到了今年 2 月,再延迟到第三季度,再到明年 3 月份,Filecoin 的主网已经推迟了 4 次,投资者也一直没有收到 FIL 代币。

Dfinity(DFN)也是名震一时的项目,致力于打造一个可以供全球人使用的无限扩容超级计算机,连 V 神都评价 Dfinity 可能是以太坊最有力的潜在竞争者。2018 年 8 月,Dfinity 完成了 1.95 亿美元的融资,Polychain Capital、Multicoin Capital 这些顶级投资机构均参与了投资。

不过 Dfinity 也开发进度也遇到了问题,原计划今年上半年的主网也推迟到了下半年发布,甚至还有可能再次推迟。

由于开发进度问题,FIL 和 DFN 目前均没有在市场流通,这非常符合 SEC 的「用户画像」,Telegram Open Network 与 SEC 现在的关系与处理方式也许会成为 Filecoin 和 Dfinity 的经验。

「合规」似乎是今年的一个热点,从 Blockstack 和 YouNow 获得 SEC 的批准,在 Reg A+的规则下进行代币销售,再到 SEC 开始对没有进行注册的项目罚款,可能会有越来越多不合规的项目受到 SEC 的罚款,甚至起诉。

就像 Blockstack 的联合创始人兼 CEO Muneeb Ali 在 TON 被禁止并起诉后评论道,「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走合规这条路的原因。」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提示各位投资者防范追高风险,本文所提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作者:0x29 0x66
来源: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评论(3)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