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1637.44 -3.22% 8BTCVI: 6473.09 -3.92% 24H成交额: ¥5082.74亿 +26.32% 总市值: ¥16275.13亿 -2.60%
巨头纷纷退出,Libra的机遇与挑战在哪里? | 2019 CCF区块链技术大会重磅圆桌

巨头纷纷退出,Libra的机遇与挑战在哪里? | 2019 CCF区块链技术大会重磅圆桌

李小平 发布在 链圈子 74778

10月12日至13日,由中国计算机学会(CCF)主办的“2019 CCF区块链技术大会”在成都举行。

13日上午,在以“Libra的机遇与挑战”为主题的圆桌论坛上,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胡捷、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区块链研究室主任张瑞东、BitTribe Lab(香港)首席布道师元道、亚洲区块链产业研究院院长陈柏珲、中央电视台品牌顾问李光斗、金融科技专家白硕、中央财经大学信息学院教授朱建明等重磅嘉宾参与了相关讨论。

本场圆桌是此次大会的重磅策划,内容涉及Libra的应用、监管、治理、货币政策、国际竞争等多个层面,现场讨论氛围热烈。经济学家朱嘉明特地为本场圆桌发来贺词,

“大家好,我是朱嘉明,2019年是区块链发展史上极为重要的一年,区块链开始全面显现其理性、科学等特征。与此同时,区块链正在继续改变着包括金融、制造业和服务业的生态系统,并且以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和人工智能形成交叉融合。而且延伸到诸如自然环境保护等新领域。我在这里特别想强调的是,今年6月18日脸书发布了Libra白皮书,而Libra的技术基础就是区块链。我们可以充分地预见到,区块链将继续深入影响金融技术的创新,并且更加深入的影响全方位的经济生活。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此次CCF区块链技术大会,更加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衷心地祝愿此次大会取得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WechatIMG1147_meitu_3 从左至右,分别为胡捷(主持人)、张瑞东、元道、陈柏珲、李光斗、白硕、朱建明

 

以下为圆桌速记,由巴比特整理发布(有删改):

 

胡捷:用一句话说明Libra为什么重要?

张瑞东:Libra是基于Libra区块链和Libra协议的稳定数字货币。

元道:Libra是比特币之后的一次螺旋式改进,尝试以联盟链方式提高效率,以多中心方式实施治理,运营由法币价值支撑、更容易被接受的数字货币,从而进一步将区块链金融基础设施与现实世界接轨。

陈柏珲: Libra是超越国家主权,超越了地域,超越了种族,超越阶层的数字货币。

李光斗:有一个词叫“Facebook共和国”,Facebook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非基于民族、国家、宪法的组织,跨越了国界。

白硕:Libra是一个全球化的金融基础设施,是下一代全球金融基础设施的蓝本。

朱建明:Libra的出现使得世界各国必须要正视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货币的挑战。这个挑战除了技术,安全、监管之外,最大的挑战是对金融秩序和经济秩序的挑战。

WechatIMG1152_meitu_8

胡捷:Libra能否提供更好的普惠金融服务?

张瑞东:Libra宣称的使命是服务全世界十几亿目前享受不到传统金融服务的人群,这个愿景可圈可点。十几亿人享受不到传统的金融服务,也很可能是首先没有或享受不到互联网服务或没有智能手机,而不是数字货币的问题。当然脸书也要给它做的事拔高,所以应该来讲是市场营销或者说提高使命感的一个手段。

元道:不管是国家的主流银行,还是主流金融机构在今天都会谈及普惠金融。而Libra是一个重大变革,它将为普惠金融打开另一扇门。它提供了一个开放的金融基础设施,并且从账本到资产都是开放可编程,创新团队可以在这个基础设施上根据金融服务的现实需求,不受传统金融机构限制,创造出前所未有的普惠金融服务。

这就好比20年前,大家在谈打电话时,电话能不能用IP来打电话,当时全世界电信公司给出的方案是非常复杂的方案,用了单独的协议。互联网就说不用这么复杂,第一次让大家听到声音,我可以用软件算法,可以把丢掉的包用软件修回来,当软件让大家感觉到有效果的时候,大家才意识到什么是重大变革。这与今天的情况一样,Libra作为当下的新事物,正在不断尝试引领全球开放金融大变革,开启一个新的世界。

陈柏珲:我们家先后请过好几个女佣,分别来自菲律宾、印尼,现在的女佣来自缅甸,我发现他们跟家乡人联系都是Facebook,因为打长途电话,像缅甸偏远的地方打电话很不方便、很贵,跟他们家里联系都是用Facebook。每个月发工资以后他们要把钱寄过去,他们在新加坡做女佣要养一家人。怎么寄的呢?她不是到银行的汇款中心。在新加坡,印尼人有印尼人聚集的地方,缅甸人有缅甸人聚集的地方,菲律宾人有菲律宾人聚集的地方,他们汇钱就是到那些大厦去,那边就有代为汇款的,说通俗点就是地下钱庄。她就告诉别人我家是哪里的,她每个月把工资放到那里,不管家是在缅甸,或者是在菲律宾、印尼,那边会有人把钱送到家里去,每个月都是这样来汇钱回家的。

所以当Libra出来以后,我就觉得在别的场景上先不谈,仅仅是女佣或者外劳寄钱回家乡都非常方便。刚才有老师说没有银行帐号,没有智能手机怎么用,但是我们要知道Libra推出的主要倡导者是Facebook,Facebook旗下有Instagram、WhastApp、Facebook Messenger、YouTube等众多的应用程序,它在全球有超过27亿人使用这些程序,地球上总共70亿人,它这间公司的用户就有27亿人,它把这27亿人服务好都不得了。

白硕:能不能享受普惠金融跟你是不是穷人并不完全是一致的,打一个比方,中国的乞丐可以扫描要饭。为什么因为我们金融基础设施,我们的通信基础设施足够发达。而现在这种割裂主权下的国际格局,一个穷国还得自己去建这样的通信基础设施的话,得猴年马月。所以由第三方力量帮全世界国家建不起基础设施的,由第三方力量建是不可阻挡的趋势。

朱建明:普惠金融涉及的方面比较多,但是我相信数字货币对普惠金融肯定是有很大的促进。我举一个例子,比方说比特币在跨境支付里面,像circle系统操作就和我们发微信一样简单。但是如果我们去银行完成一笔跨境支付转账,相信没有一定的文化都做不了。对数字货币,对跨境支付,对普惠金融肯定是有促进的。但是至于Libra怎么样推进,我觉得这对20几亿Facebook用户来说肯定是一个好的方面,但是对我们国家来说要打一个问号。

WechatIMG1151_meitu_4

胡捷:Libra非用区块链技术不可吗?

张瑞东:区块链最初的应用是数字货币,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交易的匿名性,这符合现实社会里现金交易的特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不会问我是谁,钱是怎么来的。Libra志在全球跨境支付,通过区块链协议能在多方交易中低成本建立跨国信用,并支持匿名性,区块链是最好的一个解决方案。

元道:如果Libra本身是一场革命,它一定要和人民站在一起,和年轻人站在一起。区块链从比特币开始,经过了十年的起起落落,从技术和思想两个方面进行了一场变革。首先从技术上证明了由区块链构建银行基础设施,乃至金融基础设施是安全可行的,其次,这十年中,比特币也进一步加深了民众对于没有中心机构控制、自己完全控制账户和支付这一理念的理解和渴求。Libra使用区块链技术,是符合技术和思想潮流的。如果它还是采用了完全中心化的系统,那么,在没出现之前就会失败。

白硕:我分两段说。第一段,要想让没有享受普惠金融国家的所谓的穷人享受到普惠金融,第一段先达到中国移动支付的水平,很显然不一定需要区块链。这是半句话。再往下说,如果Libra成功了,那他享受的是超越现在移动支付的普惠金融。为什么?他加上了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叫可编程性。也就是第三方业务逻辑可以长在他的上面,而我们现在支付宝做不到,微信做不到,传统金融更做不到。首先是在追赶,其次是在弯道超车,在超中国。他的目标一旦达到,中国又落后了。

是不是可编程性也必须要区块链,也不一定。现在传统金融有一个东西开放银行,银行把自己的业务要素通过API的方式暴露出来,让第三方可以根据这些东西进行插入自己的业务逻辑,但是能走上这个路的银行寥寥无几,能够让第三方充分形成可编程的市场,还任重道远。所以这个里面是双方面的竞赛。我预测,将来开放银行走上比较充分发展道路的时候,仍然会吸取区块链的要素。

WechatIMG1148_meitu_7

胡捷:哪些国家地区会对Libra比较持温和正面的态度?哪些地区会相对严苛审慎?

朱建明:Libra可能会在一些小的国家有市场,就和我们现在比特币一样,委内瑞拉、津巴布韦这样货币体系出现问题的国家可能推向市场。

陈柏珲:应对Libra的出现可能会有三种态度:第一类是津巴布韦还有委内瑞拉、古巴等主权货币体系面临崩溃的国家,是属于被动接受。不管政府意愿如何,但是人民有使用Libra的需求,这是第一类国家被动接受。第二类国家像新加坡这样的国家是主动接受,因为是外向型经济,本来就是一个中转站,不管是货物中转站,人才中转站,还是金融中转站,为了巩固她的中心枢纽地位,她都会积极参与到这个潮流中。第三种又分为两种,一种像中国一样的,政权相对稳定,中国一定是积极拥抱数字货币,但她一定对Libra很警惕的,因为她要看刀把子握在谁的手上,她不肯任何人或组织来动摇国家的铸币权,这是一种态度。还有一种是朝鲜这样的,比较封闭的国家,是内循环的国家,对Libra的接受也会是比较排斥的。我认为,这就是政权对Libra的三种代表性态度。

元道:首先有一大批非市场化程度很高,非发达的国家,政府在针对Libra这样的事情里面发言权是有限的。在美国政府支持的事情不见得一定能怎么样,政府不支持也可以做。因为本身是多利益关联方的社会,就像中美贸易谈判过程中、美国政府仅仅只是代表美国利益的一方,有很多不同的利益关联方,所以政府支持不支持不是第一重要,最重要的是人民支持不支持,用户支持不支持,年轻人喜欢不喜欢,对于很多市场经济国家是这样的态度。

中国背景团队,走出去做Libra、或者libra相似相关项目,强烈建议不要自己带上“一带一路”的国家战略,应该真正民间色彩、完全市场化的前提下在海外获得成功,“出口转内销”、从海外回到中国时,再来谈如何获得中国政府的支持。既然是自下而上、既然是民间自发行为,就要保持纯粹性。

张瑞东:大家谈了很多,我就补充两个不同的角度。Libra在哪些国家和地区最可能落地呢?一个角度是最有野心想成为下个十年或二十年世界金融中心的国家和地区都会欢迎Libra货币的落地,包括迪拜。迪拜一直是想打造中东,甚至是世界性的金融中心。也包括新加坡,新加坡币占Libra资金池里大概7%的货币,还包括日本,我们不能忽略日本打造全球金融中心及金融创新方面的野心,比如日本很早就把比特币定义为一种数字资产。另外就是南朝鲜。第二个角度,就美国来讲,其问题不是说支不支持Libra落地的问题,而是监管的问题,也就是美国政府有没有监管手段,Libra发行了之后,怎么知道你是在我国家现有监管框架里面运行,或者是我想监管的话有没有办法监管。就补充这两个角度。

WechatIMG1150_meitu_5

胡捷:假如C-Libra(中国版Libra)支撑一揽子货币不仅人民币,还包含重要的国际货币,有没有必要和可能?Libra会不会成功?

朱建明:对我们国家来说,发展数字货币是必然的。未来要发行数字货币是一种新的货币。发行这种货币以后,我们每个人的账户可能都是数字货币。这对整个金融体系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Libra我认为会落地,但是过程会比较曲折。

白硕:我说三句话,第一,这个世界上可以容纳多余一种类似Libra这样的,这个世界足够大,再有一种跟他抗衡的是完全可能的。第二,要搞这个第二种币,中国是最有条件作为牵头方的。第三,这样的币不仅是币,是生态,生态里面既包括金融能力,也包括金融服务本身,同时自带流量,自带商业模式,自带价值观。

李光斗:Libra一定会推出的,刚才元道老师也说得很好,有一定的场景,而且人民的力量在某些地方是大于政府的力量,这是第一句话。第二句话,如果我们央行有远见应该尽快推出我们所谓的C-Libra。第三句话,比特币是数字黄金,很多人从这里掘到金了。我觉得数字货币也希望年轻人多关注。说不定又是你们下一次的发财机会。

陈柏珲:第一,中国非常适合推出C-Libra,因为中国是制造业大国,那么多商品往外输出,要跟全世界做生意,通过各个国家的主权货币结算有很多的不便。第二,中国“一带一路”目前遇到很多的问题,“一带一路”在东南亚都遇到很多的阻碍,现在最大的垢病就是讲“一带一路”所到之处各个国家都陷入债务危机。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推出Cibra后,Cibra的出现可以减少这方面的障碍,减少摩擦,这是必要性。第三,Libra我认为会成功,但是成功之后还叫不叫Libra,不知道,它一定会成功,但是一定是“阉割”版的Libra。

元道:Libra如果代表一个趋势的话,不会只有一家,就像当初移动互联网成为趋势、当有苹果智能手机出现时,不是简单会出现另外一个智能手机,而是会出现安卓体系,由安卓开放平台培养出一大批独立品牌、包括:三星、华为、小米,原来与智能手机完全不搭的玩家都成为智能手机的供应商。

第二,货币和应用生态是相辅相成的,两者密不可分。如果C-libra这样的平台出现,带来了一揽子的有价值支撑的数字货币,那么必然将引爆建立在此之上的通证经济生态。并且,我认为,这种生态必然是全球性的生态,不会只限于一国一地。另外,我特别赞同白老师的观点,中国具有最丰富的应用场景,最扎实的移动支付的基础,从这个角度看,未来全球通证经济生态中,中国是极具竞争力的。

第三,区块链是与互联网平行的下一个网络信息空间,是一个new cyberspace beyond interne。既然是独立世界(网络空间),就一定有其独立的治理体系。目前,区块链世界缺乏有效的治理,Libra项目带了一个好头。回顾互联网世界的治理,的确是个多利益关联方的体系结构(multi-stake holders),包括:政府、消费者、设备厂商、学术研究机构,产业联盟等等。自下而上,多利益方共治,这就是互联网精神,区块链一定会继承。包括libra,以及后面出现的安卓版、开放式、相似相容、多姿多彩的Libra。

张瑞东:谈几点不同的看法。1.对于Libra,从国家层面上我们不应该现在就表明一个拒绝或接受的态度,可以缓一缓等更多信息出来后再判断。但建议让我们的金融科技企业现在就能加入Libra协会,现在就争取能进入到Libra协议的制定及其运作过程中。现在我们的一些优秀金融科技企业,认为我们的移动支付比你们做得好很多,尽管一千万美元的会员费不算什么,但让我们做你的会员,感觉在脸面上有点下不来。一个积极的态度就是参与到Libra当中。

2.C-Libra。我们在全球金融市场的实力还应该继续提升,还可以韬光养晦一段时间,来增强我们全球金融市场的管理能力、制定规则的努力。建立更好的合作机制。否则一揽子货币选谁呢?挑战就比较大,比如美元你能跳过去吗?

3.Libra肯定会落地,但是离成功还有一段很艰苦的路要走。有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主权问题,二是监管问题,三是其技术不成熟。比如Libra区块链上快速交易信息传递的能力;一类资源上链后如果要对原始定义做修改,如何避免硬分差等。技术都有个成熟的过程,Libra也不例外。

文章标签: Libra
评论(1)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 reswz 2019-10-13
    社交圈的粉丝们所热衷的数字货币,或达成共识吗?圈外的群体会何时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