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2384.50 -3.43% 8BTCVI: 6544.52 -1.03% 24H成交额: ¥4857.41亿 -5.05% 总市值: ¥17017.39亿 -2.96%
历史进程中的“Libra”:一段50年的人造货币史

历史进程中的“Libra”:一段50年的人造货币史

橙皮书 发布在 竞争币 海盗号 21799

上周,根据柏林路透社的消息,Libra 一篮子货币中美元占 50%,不包含人民币。

Libra 从一开始就放弃了常规的玩法,使用美元、日元、英镑和欧元等现有的记账单位来表达自己的货币价值。换句话说,Libra 的全球网络将采用自己定制的 Libra 货币作为“基本语言”。

现在我们知道这一篮子货币的组合可能会是什么样了:

  • 没有人民币
  • 50% 美元
  • 18% 欧元
  • 14% 日元
  • 11% 英镑
  • 7% 新加坡元

有趣的是,Libra 并不是世界上第一个私人的记账单位。早在 1960 年代和 1970 年代,几家金融机构就曾提出过自己的定制货币单位。我从两位经济学家约瑟夫·阿施海姆(Joseph Aschheim)和YS帕克(YS Park)合著的一篇可读性很强的论文中了解到了这个奇怪而有趣的事实

从论文里我们可以知道,第一个私人性质的人造货币单位是卢森堡信贷银行发行的,名叫 EUA(“欧洲记账单位”)。EUA 最初于 1961 年被设计为锚定 0.88867 克纯金的价格,很快 EUA 就被葡萄牙石油公司 SACOR 拿来发行债券。在接下来的二十年中,论文作者称,大约有 60 笔左右的债券发行依赖于 EUA 作为其货币单位。

在 1968 年至 1971 年之间,美国财政部停止使用黄金赎回美元。1973 年史密森协定(一项试图将所有货币重新挂钩美元的临时援助)崩溃时,二战后的固定货币体系走到了尽头。为了帮助人们应对突然出现的货币浮动,好几家新的私人货币单位加入到了卢森堡信贷银行的 EUA 中。

洛希尔国际投资银行于 1973 年开始运营欧洲货币合成单位 Eurco。Eurco 由欧洲共同体成员发行的九种货币组成,包括德国马克,法国法郎和丹麦克朗。根据论文作者的说法,洛希尔国际投资银行开发了 Eurco 以“唤起投资者对长期债券的信心”,但截至 1976 年,Eurcos 仅发行了三笔债券。

1974年,汉布罗斯银行(Hambros Bank)成立了阿拉伯货币相关单位(Arcru)。Arcru 由十二种阿拉伯货币组成,旨在吸引拥有充裕的石油利润的阿拉伯投资者。第二年,里昂信贷银行创建了欧洲和非欧洲十种货币的组合单位,并把它称之为“国际金融单位”(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Unit, 或 IFU)。这是一个比 Arcru 和 Eurco 更为广泛的记账单位,IFU 中组成货币的相对权重是基于每个国家在国际贸易中的份额来决定的。

1974年,巴克莱银行(Barclays Bank)也正式加入到了这场组合货币的游戏里。巴克莱银行发行了名为 BcUnit 的货币单位,BcUnit 由五种货币组成:美元,英镑,德国马克,法国法郎和瑞士法郎。论文作者指出,虽然 Arcru,IFU 和 Eurco 主要用途是用于债券发行,但 B-Unit 的设计目的则是用于国际支付。

这让 BcUnit 直接成为了 Libra 的前身。

但是,今天回头看,下面列表里的这些私人货币单位都不存在了。现在会有人想用 BcUnit 付钱吗?肯定没有。我认为这说明了市场对这种人造货币单位的需求。企业和消费者并不真正喜欢使用它们。

如果私人的人造货币单位失败了,那么由政府制造的货币单位会成功吗?

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提款权(SDR)篮子为例:SDR 自 1970 年以来一直在存在,至今将近五十年历史。如果需要使用公共的人造记账单位进行国际支付,那么商业银行肯定会通过实施以 SDR 计价的支付系统,最终来满足这一需求。实际上,论文作者在这篇 1976 年的论文中推测了这种可能性。

这里值得完整阅读节选:

国际银行可能很快会愿意接受以 SDR 计价的存款,因为针对 SDR 基金的潜在需求已经存在了,证据就是最近由瑞士铝业公司、瑞典投资银行和法国电力公司共同发行的 SDR 债券。这个过程事实上已经在进行中了。1975 年 7 月,凯塞·厄尔曼银行在日内瓦(伦敦公司旗下的子公司)宣布今后将接受以 SDR 计价的活期和定期存款。这些 SDR 存款随时可以转换成任何 SDR 相关的货币汇率。同样, 1975 年 8 月,在纽约,美国大通银行制定了一系列围绕 SDR 的银行基础设施,包括贷款、存款和期货交易。作为这一过程的传播,以及越来越多的国际交易以 SDR 计价,银行可能会开始让 SDR 帐户之间、内部以及银行之间直接转账。结果,SDR 可能从纯粹的计价单位(国际“准货币”)直接成为支付手段(也就是成熟的国际货币)。

同样,今天回头看,还有多少家银行会让你开设以 SDR 计价的银行帐户并进行 SDR 付款?我不知道。也许 IMF 的 SDR 从来没有经过精心设计,或者巴克莱银行太小根本无法推动 B-Unit 的采用——但更有可能的一种情况是,作者在论文中提到的 SDR,BcUnit 和其他私人货币单位都是货币史的死胡同。在这条相同的道路上,Libra 可能犯了一个大错误。

人造的货币篮子无法取得成功的原因是什么?我在关于 Libra 的第一篇文章里已经探讨了这个问题。下面我将复述下我的论点,以节省你需要再点回去看那篇文章的时间。

让我们想象一下,在另一个平行世界中,Facebook 推出了一项规定:只有学会了 Facebook 独创的私人语言“脸书语”之后,用户才允许加入 Facebook 平台,和别的用户聊天社交。Facebook 平台禁止英语,法语,中文和所有其他语言的一切使用。

在这个平行世界中,所有 Facebook 用户都能彼此互相了解,因为每个人都精通相同的语言——“脸书语”。“理解”别人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但问题是,我们几乎没有人会成为 Facebook 的第一个用户。谁会想努力学习一种新的语言呢?至少我不想。

在现实世界中,Facebook 平台长期以来一直反对使用类似“脸书语”这样的方法。相反,Facebook 支持非常多种的本地语言:阿拉伯语,中文,英语,印地语等等。当然,这种做法的一个缺点是,我们无法知道其他国家或地区的 Facebook 用户在说什么,但至少用户免去了学习一门新语言和新语法的障碍。由于这种简单明了的设计选择,Facebook 平台迎来了蓬勃的发展。

采用 Libra 记账单位,相当于迫使用户学习 Facebook 的新货币。虽然在 Libra 的全球网络中,我们都将使用相同的货币单位,但这种做法忽略了人们在学习新的货币模式时我们所有人都要承担的成本。从很小的时候起,我们都知道如何“讲钱”。我们用当地的货币单位沟通。作为加拿大人,加元一直是我向周围人描述价格、记住价值并进行成本效益计算的手段。Facebook 希望迫使我们所有人学习一种新的货币语言,一种基于 Libra 的货币语言——但是,这样做为采用这种货币语言本身就设置了巨大的障碍。

所以让我再重复一遍:无论设计“脸书语”(或者 Libra )的技术多么精妙,人造语言和人造货币单位都是死胡同。它们是乌托邦式的存在,对人们并不友好。(好吧,我可能在最早那篇文章里对这个观点进行了更好的描述,所以还是请继续点过去看看吧。)

话虽如此,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一直在慢慢地为 Libra 热身。在过去十年中出现的数百万个区块链项目中,Libra 与我最初在2014年博客上概述的 Fedcoin 愿景相近。首先,得益于可靠而强大的发行人,Libra 的货币将是稳定的(与比特币不同);同时因为是分布式的,Libra 网络也将更具有弹性。而且,由于 Libra 是一个 token,而不是帐户,因此它应该相对开放,以供所有人使用。同时,Libra 背后的架构师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对金融隐私的理解是正确的,他也发出了正确的声音(当然他的意图是否真实,很难说)。

我认为(我可能是错的),消费者越来越希望获得更多的金融隐私。不幸的是,各国政府偏向于9/11 后的思维方式,认为隐私是普遍的威胁。Facebook 可能是仅有的、拥有大量金融资源的组织之一,以监管机构无法忽视的方式,来表达消费者对更多隐私的需求。

让 Facebook 成为金融隐私的倡导者,有可能会是一个脆弱的胜利。如果 Libra(以及它承诺带给主流消费者的金融隐私)由于一个基础的设计缺陷而无法得到广泛的使用,那就太糟糕了,这一缺陷将迫使我们所有人不得不采用与“脸书语”类似的新货币。

如果正确的做法不是“人造货币篮子”,那 Facebook 应该怎么做?我认为大多数从事跨境交易的消费者都希望能一直使用本国货币,只有在“立即购买”或“立即发送”的时刻(即,当购买完成就立即消费,或者把资金转移给朋友时)我们才愿意离开本国货币的笼罩。让用户预先存储一些奇怪的外来货币,无论是 SDR,B-Unit 还是 Libra,这个要求就是很难完成的。

如果要保持对用户的友好度,Libra 需要把它的网络设计成允许以国家货币(美元,人民币,英镑,印尼卢比)计价的代币在上面可以自由流通。然后,它还需要设计一种廉价、透明和简便的方法,让这些代币能够在人与人之间移动。这就是 PayPal 做的事情,也是 Transferwise、Visa和 MasterCard 在做的事。这些平台都没有创建自己的货币单位,发明一堆名叫 PayPalios、 TransferWise Unit 或者 Visa-oos 的奇怪货币。这些平台允许用户呆在本国货币的系统中,保证足够的安全性,直到最后“立即发送”时刻的到来。

那么,撇开对 Libra 决定使用人造货币单位的批评,我自己怎么看待一篮子组合货币这种形式?

我不知道大卫·马库斯和 Facebook 究竟会通过什么样的过程来生成一篮子的组合货币。潜在的 Libra 用户可能会想提前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怎样更新篮子里的货币组合。毕竟,如果用户的财富要保留在平台上,他们会想知道该如何防范 Facebook 突然改写篮子里的货币组合和比例,以用户的财富作为代价来使网络受益?

每个人都想知道的一个重要规则是,Libra 会使用什么样的经济门槛来「过滤」或「新增」各种货币。例如,如果韩元开始成为流行的国际货币,Libra 将在什么时候决定把韩元包括在篮子里?如果决定包括进去,Libra 会再发行另一种货币来为韩元让路或者保留吗?

当前 Libra 的组件绝对是非常奇怪的,他们没有透露架构师会使用哪些过程来填充 Libra 货币篮子。比如,我不知道有什么样的选择过程或规则,来决定新加坡元占所谓的“全球货币”的7%。不要误会,我很喜欢新加坡,但是,新加坡不占世界贸易的7%,也不占世界人口的7%,也不占全球任何贸易的7%——那么,7%这个数字到底是怎么得出来的?

还有,为什么欧元只占 Libra 货币篮子的18%,而美元却独占 50% ?欧盟的人口是美国的两倍,在出口中所占的份额也要大得多。以及,人民币在哪里?因为政治原因而选择放弃?

有人怀疑欧元的小份额与欧洲的负利率可能对网络利润产生影响有关。对于已发行的每个 Libra,财团将不得不保留 Libra 的资产储备。如果减少一篮子货币中的欧元部分,并增加美元部分,则可以获得更大的利润。毕竟,这意味着增大承受高收益美元资产的入口,而减少对负收益欧洲资产的入口。但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构建货币篮子的方法。

最后,我的想法是:如果 Libra 人为地选择一种私人货币单位作为其全球货币的基础,那么它应该只采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 SDR 篮子,而不是自己酝酿一个奇怪的货币组合。

想想,为什么追踪指数的交易所买卖基金要把有关指数方法和组成的所有决定外包给标准普尔、MSCI 和 FTSE 等第三方?因为这会让交易所买卖基金更加可信。使用 SDR 将使得 Libra 避免利益冲突、免除政治责任,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则成为决定货币篮子的主角。

(完)

原文:

https://jpkoning.blogspot.com/2019/09/a-fifty-year-history-of-facebooks-libra.html

作者:John Paul Koning

编译:橙皮书

文章标签: Facebook Libra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