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2399.35 -3.05% 8BTCVI: 6552.54 -0.78% 24H成交额: ¥4889.51亿 -4.12% 总市值: ¥17024.78亿 -2.73%
不止于交易,币安“降维”圈地

不止于交易,币安“降维”圈地

蜂巢财经News 发布在 海盗号 54036

9月17日傍晚,上海外滩附近的一个小酒吧里挤满了人,“三体币安”媒体见面会夹杂在冲着“上海区块链周”而去的各种行业聚会中,远在海外的何一以视频连线的方式出现在现场。

成立两年多,币安团队第一次高调又主动地面向中国的区块链媒体,人群中有人低语,“币安这是要回来了?”

在外界的印象中,币安团队离中国市场有点远。团队成员鲜少在国内的线下场合出现,业务进展多以公告示人,更多时候,从业者、用户与币安的互动由它的联合创始人何一维系着,社交网络上的“一姐”成了人们对币安的具体想象。

过往舆论中,它是“被迫出走”海外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是遭日本监管驱逐又被马耳他总理抛了橄榄枝的幸运儿。

去中心化办公和在华语市场的失语让币安在国内用户的认知中逐渐失真。过誉和贬损都添加了太多的主观想象,何一想借助“三体币安”来还原它长成的样子,“币安已经不仅仅是一家交易所了。”

在衍生品上开启双合约平台后,币安将推出一直空缺的OTC板块,除了不断扩大交易业务版图外,币安在公链运转半年之后,紧跟Libra场景,推出了区域版支付计划Venus。

 

铺垫两年联姻JEX

 

币安的全资子平台Binance JEX已经以新身份运转了半月有余。

两个团队诸多业务的对接还没有全部完成,陈欣已经看到了明显的变化,“新增用户、交易用户、充入的资金量都比原来的规模增加了10倍以上。”

JEX的创始人陈欣和币安的联合创始人何一都提到,双方拍板敲定此事就在币安公告前的一个小时里。9月2日晚,币安对外宣布,全资收购了区块链衍生品交易平台JEX。

复盘整个过程,陈欣与何一都用了“水到渠成”这个词,这不仅是OKCoin老同事的再续前缘,还是币安和JEX两个团队对彼此价值观、优势及整个市场判断上形成的共识。

01

9月2日,币安宣布收购JEX

“JEX团队解锁的代币有2个亿,但他们一个都没卖。”这个团队让何一感受与币安契合的价值观。陈欣对币安的评价是“国际化专业金融团队”,这对JEX是有力帮助。

两个人的共同记忆里,这场“老友重逢”铺垫了很长时间,早到双方各自准备创业时,早到两个平台正式成立之前。

“币安还没开始前,陈欣就说要去创业,CZ提出要投他们,我就建议说你们干脆一起做呗。”那时,何一自己还在一下科技,陈欣刚开始规划创业方向。

CZ赵长鹏张罗起币安的币币交易时,陈欣和他的伙伴王辉、吴昊决定耕耘衍生品市场,“这是我们团队的优势。”在创立JEX之前,陈欣是OKCoin合约产品的负责人,“国内市场的期货合约,产品、规则都是我们这个团队一步步摸索出来的。”

2017年夏季的数字货币牛市狂潮中,币安以“黑马”之势快速席卷币币交易市场,建立起国际知名度;2018年初,JEX上线,凭借期权衍生品的国内市场空白和低门槛产品,笼络起忠诚用户,碍于市场趋冷,没有投入推广,品牌度一直不温不火。

两个团队走上了不同的道路,联系一直没有中断。

市场冷清的时候,几个人三不五时地沟通,聊各自的进展,也聊市场走向。期间,陈欣多次受到CZ和何一的邀请,中间也出现过再获投资的机会,他还是婉拒了,“JEX从一开始就不缺钱,市场不好的时候,我们还是想打磨产品,找创新方向。”

JEX始终专注产品也是币安极其看重的品质,“他们就是一群特别热爱产品的人,做了很多降低门槛、适合小白玩家用的产品,币安与他们合作后,也选择了尊重他们的方向。”

2019年,市场熊了一年后,币安的Launchpad打响开年第一枪,IEO风潮掀起市场活力;Facebook宣布Libra计划,区块链圈外的人不得不关注加密货币;中国央行关于推出法定数字货币的消息越来越频繁,一度引得海外媒体报道。

“市场正处在一个巨变、转型的时间点。”陈欣判断,传统的科技、金融行业已经注意到加密货币领域,“他们一旦进来,很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冲击现有的区块链业务,大的巨头将会跑马圈地。”

他觉得,时候到了。“对于币安来说,JEX是一个很好的业务补充;对JEX来说,此时加入币安,能借对方整体的品牌来推广创新业务。”

“补充”创新力量的确是币安在衍生品布局的题中之意。过去两年,这家交易从币币交易业务上放眼国际,白皮书里,加密货币金融衍生品早已列在其中,但一直进展缓慢,有时还显得十分谨慎。

币安正式推出合约交易之前的一年里,何一多次在公开场合中提到合约交易时,风险是她说的最多的词。

接受蜂巢财经采访时,何一开了个玩笑,“没想到我也逃脱不了‘真香’定律。”她说,让币安真正下决定做衍生品的还是一贯看重的用户需求。

2018年,比特币从2万美元阶梯式下跌,各家交易所的币币交易量都在下滑,一些用户转向合约交易,币安社群里、Twitter、微博上,都有用户提出想要合约这种对冲工具,“那时候我们就在反思是不是没有尊重用户需求。”

2019年7月,赵长鹏第一次对外表达了币安推出合约产品的意向。2个月后,币安的合约交易板块亮相,子平台Binance JEX同步运行期权产品。

引入JEX,币安的另一层意图是内部竞争和降维圈地,“合约双平台之下,JEX的创新也会推着币安合约往前跑,而JEX产品有很多币圈原生的用户。”

 

从危机中趟出生路

 

敢进入衍生品市场,币安手里的牌是币币现货市场的积累,今年,它还尝试了现货杠杆交易。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过去一个月,币安以现货交易额占据前排榜单,254亿美元的体量超过了OKEx(234亿美元)和火币全球站(188亿美元)。

获得当前现货市场的优势,币安用了2年时间。

加密货币新金融市场里,时间流水中的风浪、暗涌尤多,监管是其中之一。

外界印象中,币安是2017年中国“9·4”政策下被迫出走的“流浪儿”。

何一自加入币安后就发现,这个平台从一开始对标的就是Bittrex、Poloniex这类全球平台,研发撮合系统的团队常驻海外,“BNB的早期投资者里大多数也是老外,当时有人很好奇,为啥国内交易所被关停了,币安没有关?因为我们一开始做的就不是中国市场。”

相较于监管的令行禁止,“9·4”带给币安的唯一不利是清退币导致的资金减少。那时BNB发行了两个月,币安开辟的一块众筹业务中,支持用户用BNB投资项目。

退币退资的要求下来时,BNB比发行时涨了4至5倍,“币安选择了按市价退。”她记得,退资总额至少2000万元,占BNB早期融资的25%,“当时的确小小肉疼了一下。”

02

BNB发行两年来的价格走势

按市价退,考虑的还是用户,“大家因为相信币安才做了投资。让用户亏损还是币安亏损?我们选了后者。”

币安这一选择为它在后来的牛市中赢得了用户口碑。

早期,BNB破发过。初始发行价1元钱的BNB在2017年7月上线第二天就跌了一半。那时,正值何一决定要加入币安的当口,CZ在3个星期时间里瘦了7公斤。

“他那时压力应该挺大,我说‘没事,我来了就好了’。”8月7日,何一正式入职币安,在社交网络上发了一张自己的剪影照片。巧合的是,当天BNB重回1元。

何一如今不怎么关注BNB的价格,涨涨跌跌后来变成了促使团队“撅起屁股干活”的因子。跌的时候,她最常做的事儿是看社群聊天,“看着大家骂BNB又跌了,我心里也沉甸甸的,觉得有点对不住相信我们的人,我也不能去喊单。跌了就会想,哎呀,是不是还不够努力。”

币安经历过的很多难关都出现过戏剧性转折,为它的成长史添加了“柳暗花明”的注脚。

2018年3月,日本金融厅发布禁令,禁止币安在当地运营数字货币交易业务。消息引发国内舆论关注,一时间,“流落海外的币安遭日本驱逐”的声音出现在市场上。CZ之后在Twitter上表态,正在与日本监管部门良好沟通。

当人们正等着看能沟通出个什么结果时,欧盟国家马耳他先向币安张开了怀抱。3月23日,马耳他总理Joseph Muscat在推特直接表示“欢迎币安来马耳他”。

监管层面的磕磕绊绊开始让币安重新思考合规路径。之后,币安的Logo出现在乌干达、百慕大、列支敦士登这些同样欢迎它的小国,这家企业用区块链技术将自身嵌入到这些国家的需求中,走起了“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

币安深知,在美国、日本这些大国市场,与Coinbase、Bitflyer这种本土交易所拼合规,外来面孔币安没有优势。

没有大国市场,何来国际化币安?“当然没有放弃,而是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

今年6月14日,币安宣布停止为美国个人和企业客户提供服务的同时对外披露,将与BAM Trading Services公司合作建立的一个专门针对美国用户的新交易平台Binance US,由BAM运营,使用币安钱包和引擎技术。

就在9月18日,Binance.US开启注册,上线了包括BNB在内的7种数字资产;为满足美国各地要求,Binance.US禁止美国13个州的客户使用。

走向全球的币安在合规业务上摸出了自己的路。

 

护城河外开疆拓土

 

2018年一整年,币安默不作声地在全球各地“插小旗”。国际市场上这一圈,让它收获了很多有关合规业务和全球各地的市场需求差异,“币安产品技术的多样化也是在这个阶段里磨炼出来的。”

熊市、监管都没能拦住币安扩大版图的脚步。加密货币市场行至熊市深水区时,整个行业都盼着能有块巨石投入死水。谁也没想到,破局之石是币安的Launchpad。

1月28日,币安的区块链资产发行平台Launchpad以BTT开局,以0.00012美元的价格开放众筹,15分钟内,600亿枚BTT被抢完。3天后,BTT开放交易,开盘价较众筹价格上涨近5倍,高点时涨幅超1000%。

经历了一年的熊市,这种10倍涨幅的资产表现已许久未见。

2月25日, Launchpad的第二个项目FET以0.0867美元的价格开放众筹,完成用时22秒。

在交易所上以低价发行新资产的模式后来被行业定义为IEO(首次交易所发行)。

事实上,早在2017年币安诞生之后,为增加BNB的场景,币安支持过用户拿BNB去投资新项目。当时,币安为Gifto和Breadwallet两个项目发起过众筹。那时,它还不叫Launchpad,行业里也没有IEO这种说法。

对众筹的早期探索在2个项目后暂停,“当时的市场太疯狂了,代币和项目本身的用户规模融合的不是特别好,市面上很热的项目,大多处于炒概念的阶段,用户没办法用起来。”

谁也没想到,2年后重启的Launchpad带来了一股交易所潮流。从3月起,各种低价认购新资产“打新”通道席卷币圈,汇聚流量、活跃平台交易成为主要目的。

火币Prime、OK Jumpstart、Gate Startup、Bibox恒星计划……投资者们的如同观走马灯一样挨个上门争抢,各种“门票”规则变来变去不说,部分投资者在盲目争夺中遭遇“踩踏”。

有平台引来用户维权,有平台上演了项目方“揭黑”的闹剧。币安以Launchpad引领了行业潮流,但这股潮流在市场玩法中也逐渐变了味儿,低价拿项目,开盘高位套现成了唯一追求。

“市场的疯狂背离了币安的发心。”何一说,重启Launchpad最初逻辑很简单,市场低迷,出现了不错的项目,她以BTT为例,“在第三世界国家,很多用户用BT下载,但不愿负担高额的会员费,如果BTT在BT上运转起来,会是一个很好的场景。”

BTT谋求进入二级市场时,恰处熊市的深水区,“我们的建议是不要定价过高,能不能考虑以较低的价格给到用户,可以在币安上培养种子用户,和他们一起成长。”

这是币安在上一个牛市从众筹中反思来的结果,也是Launchpad的核心逻辑——在一个合理的估值中,帮助好的项目和用户产生连接。

Launchpad出来前,何一想到过会有平台跟进,但没想到市场这么热。币安也是在IEO这股热浪中看到了中国市场环境的变化。

3月,币安的第三个项目上线前,网络上出现了售卖海外KYC认证资料的现象,卖家销售时直接写着“币安Launchpad KYC”,称可以为中国投资者提供注册币安的外国人信息。

原本,Launchpad并不支持中国用户参与,但买卖KYC事件给币安带来了合规和安全层面的工作量。币安发现,其他没有KYC门槛的平台在国内做得很狂热,“是不是环境发生了变化,而我们一无所知?”

Launchpad之后,一直在海外拓展版图的币安开始关注中国市场。

 

回归国内降维作战

 

9月的“三体币安”见面会上,何一披露了OTC业务下个月上线的消息。安开始弥补短板,两年里,它的交易生态里不仅有币币业务和BNB,DEX、现货杠杆、稳定币、衍生品交易等产品已经初具规模。

03

币安见面会上,何一与现场视频连线

有意思的是,巨头交易所币安的版图里又不只有交易,公益、公链它都做。上个月刚刚提出了启明星Venus计划,币安将它定位为“区域版Libra”。

在推出声明中,币安“喊话”全球范围内拥有强大影响力的政府、企业及各类组织合作构建一个全新的开放联盟生态“共同体”。

互联网巨头Facebook对区块链思考之深触动了何一,“Facebook看到了区块链的核心价值是流转的无国界、自由使用,最大众化的使用场景就是支付,在执行层面,Libra代表了西方精英企业的核心价值观。”

多元化既是世界的包容性,也是区块链的特征,“未来会有很多种Libra存在,就像现在有这么多种法币一样,它不一定和法币是竞争关系,它会为现有的金融系统做更稳定的对冲,Venus是一种选择。”

她甚至放话,Venus这件事币安贴钱也得做,“做成了,对币安、对行业、对我们团队每个人的人生来说,都是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儿。”

无论是已经完成的公链,还是刚刚提出的Venus,币安这些更高维度的布局很难触达到用户,即便消息出来,也常被市场理解成BNB的利好。

在何一看来,这些“高举高打”是币安望向未来的努力和更高维度的战略,里面是币安价值观在起作用,“一群很普通平凡的人,想做一些不平凡的事儿。”

多个立体维度的布局是币安的战略,而用户看到更多的是币安的交易业务:服务好不好,网络顺不顺畅,手续费高不高,能不能提供合约和OTC,这些需求对币安来说是它交易所的本职,是战术层面的打法,“战略终究还是会落到具体的单一维度竞争中。”

币安提出降维。这既是竞争要求,也是币安撬开国内市场的入口。

在IEO上,币安已经开始反思,“我们做了很多创新,遵守合规,但是不是在某些地方缺少了中国企业家们的激进和冒险精神?”

国内同事传回的场景令何一感到惊讶,“同行光销售团队就有几十个人,还有专门的大客户经理,而币安全世界大客户采用了科技化管理,总共才4个人。”她瞬间从这种场景中感受到差别,“没有见过面,哪来信任感?”

她发现了币安在国内舆论上时常走样的“真相”,“我们是失语的。”

9月17日的“三体币安”媒体见面会,是国际化的币安摊开给外界看的第一次尝试,币安的10几个团队成员在台上亮相,远在异乡的何一以视频连线的方式出现在现场。

“大家在照片上可能觉得何一还挺美,真相是我其实是个矮子,而且最近还胖了,我不是完美无瑕的,但我是立体的,我的核心价值不在颜值上。”何一说,币安也是如此,它不仅仅是交易所,不仅多面立体,还在不停变化。

你觉得BNB是可以长期持有的资产吗?

文|文刀 JX kin 编辑|彗心

文章标签: 币安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