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1129.18 -2.20% 8BTCVI: 5209.73 -2.54% 24H成交额: ¥4126.40亿 +3.48% 总市值: ¥15752.53亿 -2.00%
链上治理是少数人的暴政?

链上治理是少数人的暴政?

头等仓 发布在 区块链 海盗号 28987

区块链项目都不可避免遇到治理问题。成功的治理模型需要足够的通用性,能够随着时间的推移进行更改和适应。

链上治理的捍卫者认为链上治理决策高效且可快速部署。链上治理的批评者认为,这种模式剥夺了节点运营者的权利,使他们丧失了更新传输协议的关键能力。支持者反击道:

“利益相关者有非常明确和广泛的动机来为网络做正确的事情。”

“利益相关者增加现有代币资产价值的动机迫使他们做对网络最有利的事情。”

 

么谁是利益相关者?

 

虽然利益相关者在区块链上涉及各种利益,但他们可以大致分为四类:开发人员、矿工、用户和代币持有者。

开发人员编写节点之间用来通信的软件。可以有多个独立团队部署不同的软件。他们受益于:

  • 1. 社会认可;
  • 2. 项目未来发展方向的合法性;
  • 3. 增加现有代币资产的价值。
节点运营者是运行完整节点的人。他们将交易与交易费用捆绑在一起,交易费是交易吞吐量的一部分。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是成功出块和出块效率。他们受益于:
  • 1. 预期未来区块奖励;
  • 2. 预计未来交易费用;
  • 3. 增加现有代币资产的价值。
用户是发现去中心化应用程序平台效率的人。他们在这个平台上交易和交换商品和服务。他们的利益取决于他们对平台本身的使用。他们受益于:
  • 1. 平台增加功能;
  • 2. 更快的交易速度;
  • 3. 影响现有代币资产的价值。
代币持有者是拥有大量区块链代币的人。他们把代币卖给用户,用户利用代币在平台上购买商品和服务。在POS系统中,代币持有者也可以购买代币作为价值存储。他们受益于:
  • 1. 代币质押权重投票系统;
  • 2. 增加他们在区块链上的权益(stake);
  • 3. 增加现持有代币的价值。
这就是问题所在。上面提到的所有利益相关者都从增加持有代币的价值中获益。但对每一组人来说,影响代币价值只是网络整体激励的其中一个。这意味着我们会错误地假设:所有人都想要增加代币的价值。这意味着:

1)增加代币价值是整个网络的最高优先级。

2)如果要在代币价值和其他好处之间做选择,代币价值始终是最重要的。

这种有缺陷的推断逻辑会得出一个结果,利益相关者的唯一动机就是代币价值。这个谬论可以总结为:

只有当且仅当使用区块链网络的人的唯一优先级是增加持有代币的价值时,才可以认为他是利益相关者。

 

链上治理中的权力分配

 

理想情况下,这四个利益相关者的分布类似于金字塔。开发人员是最小利益相关者,节点运营者排在第二,依此类推。但在链下治理中,每个利益相关者都被赋予同等的权力。

在链下治理中,权力平等分配使得各个群体的利益和激励之间存在张力。当每个群体的权力分布均匀时,它就能阻止一个群体统治另一个群体。保持不同利益之间的权力平衡,让每个人都感到获得了权利。

链下治理中的群体分布与权力分布

在公平分配的系统中,代币持有者对网络的影响力与其他群体相同。然而,在权益加权系统中,权力转移到代币持有者手中;代币持有者在某种程度上处于寡头垄断地位,大部分财富由一小部分人持有。例如,1.6%的EOS持有者拥有90%的代币。如果投票系统基于权益,那么只有1.6%的参与者有发言权。

在这种情况下,链上治理的权利分配就是真正的金字塔结构。虽然有些人可能同时是代币持有者和用户,或者即使大多数用户都是代币持有者,但采用权益加权投票的链上治理还是不公平,代币持有者拥有更多权力。即使在财富分布均匀的网络中,该系统也赋予用户更多权力,并在很大程度上剥夺了节点运营者和开发人员的权利,即使他们都在区块链中扮演了关键角色。

链上治理财富分布均匀vs分布不均匀

 

为什么区块链社区应该关心这个问题?

 

假设一个链上实体被黑客入侵,从一个智能合约中盗取了4000万美元。目前有一个提议,目的是实现非常规过渡,将被盗的代币归还给其原代币所有者。不幸的是,当前区块链持币大户现在的权力要比归还代币后更大。因此,这些人不会投票归还被盗的代币,从而可以获得更多权力(权益占比更大)。拥有较小权益的广大用户群就无法恢复丢失的代币。而这些持币大户将继续持有多数权益。因此,被剥夺权利的用户可能选择离开网络。

假设同样的,在智能合约中的4000万美元被窃取,而这个合约是开发人员投资的。在这种情况下,就不存在持币大户。一项提议正在讨论中,即创建一个非常规过渡,将被盗的代币归还到原所有者。不幸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开发人员无法持有大量代币来投票支持该提议,而且大多数用户没有投票支持提议的动机,因为他们的代币没有被盗。

这是链上治理的主要问题。它没有认识到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固有问题。在政治上,我们称之为集体行动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会做出最符合他自身利益的选择,即使对整个群体来说,另一种选择更好。如果每个人都遵循自己的利益,那么对所有人来说,结果通常会比所有人出于公共利益合作的结果更糟糕。

如果这个命题是在一个链下治理模型中提出的,即使存在持币大户,也不会有权力控制网络发展方向。在黑客攻击之后,大多数用户有权改变网络发展方向,整个过程将更加民主。在第二个例子中,开发人员和用户平等,可以行使权力,而不是在链上投票中作为少数利益相关者对提案进行投票。没有一个群体会觉得有必要绕过正式程序,因为每个群体都有发言权。

 

为什么选择链下治理?

 

一旦满足单个提案的投票门槛,链上治理将会自动更新。这意味着削弱了节点运营者决定是否进行更新的权利。如果代币分布不均,持币大户控制着大部分代币,也就意味着用户和节点运营者都被剥夺了权利。

正如前面所述,节点运营者有权决定是否进行硬分叉,来提供了利益群体之间所需张力的平衡力量。如果节点运营者和用户遵循链上流程,他们自然会被剥夺应有权利,且他们也会越来越不愿意去否决硬分叉更新。最重要的是,Vlad Zamfir写道,链上投票并不抗女巫攻击;通过扩展,任何完整的节点运营者都会在这个对他们不利的模式中将被剥夺权力。

在链下治理中:一个群体有可能统治另一个群体,存在集体行动问题。财富的分配可能是不平衡的。不同之处在于,50%+1链下治理不是一场革命,和链上治理不一样。

链下治理,开发人员可以表达他们对平台发展方向的愿景,并能在协议硬分叉更新开发中扮演重要角色,至少在区块链平台的早期阶段是这样。节点运营者可以参与讨论并表达他们对更新的期待,并在一天结束时,做出最终决定,更新协议或不更新协议。当用户和代币持有者有意识地决定继续参与和投资该平台时,他们都会进行投票。

平台上各个参与者的身份是相互独立的。平台的期望是双向的:开发人员、节点运营者、用户和代币持有者对区块链有不同的期望。而平台作为一个单独个体,对他们每个人也有不同的期望。这种社会等级制度提供了一个能够繁荣发展的生态系统。

这些都是人为问题,而不是区块链问题或加密货币问题。这两种治理模式都应该对这些的集体行动问题负责。不同之处在于,与链上治理模型相比,链下治理提供了适应和更改的灵活性,以更灵活的方式消除集体行动问题。

 

结语

 

总的来说,开发人员、矿工、用户和代币持有者之间的动机在许多潜在管理问题上是相互作用的。因此,这四个群体将对利益相关方面的问题都提出相应的解决方案。

Zamfir就这一问题作了深刻的发言:

参与者的信息和激励机制约束了他们的参与度,他们需要在当前文化背景和个人背景下被理解。参与者的信息和激励机制可能会随着时间而改变(但不会立即改变),也不会独立于激励机制和知识状态而改变。改变事物管理方式的过程并不神奇,改变是非常人性化的。

成功的治理模型需要足够的通用性,能够随着时间的推移进行更改和适应。所有的宪法都应该被认为是有成长能力的活文件。在区块链中,链下治理虽是一个不完美的系统,但它平衡了各群体之间的制衡关系,几乎杜绝了暴政问题。所以,链上治理并非民主,而是少数人的暴政。

原文:https://medium.com/casperlabs/the-collective-action-problem-of-on-chain-governance-faf560106ac5

稿源(译):https://first.vip/shareNews?id=2203&uid=1

评论(1)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