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3778.32 +0.59% 8BTCVI: 5957.37 +0.28% 24H成交额: ¥3170.28亿 -11.69% 总市值: ¥19064.52亿 +0.30%
创业+ | “通证+品牌资产”,吃货大陆如何为餐饮行业带来新流量?

创业+ | “通证+品牌资产”,吃货大陆如何为餐饮行业带来新流量?

李小平 发布在 区块链 独家 169853

一切源自混沌 因为欲望、思索、探求 冲破桎梏 当数字时代的来临 现实世界映射于数字世界 一切都将守恒
翻开“吃货大陆EAT”项目的宣传手册,印在封面反页的是上面这首短诗。

吃货大陆EAT是一个为实体餐饮企业发行基于区块链技术的通证(Token)的科技项目。

对实体餐饮企业来说,通证象征着企业的品牌资产;对消费者来说,通证更像是价格波动的美团红包。随着通证在吃货大陆EAT、企业和消费者之间流通,其价格的上涨将为餐饮企业增加客流,提升品牌价值的同时,消费者也能从中获利。

因此,吃货大陆EAT创始人洪七公(笔名)将项目定位为“餐饮业的纳斯达克”。

作为通证类项目之一,吃货大陆EAT是如何切入到餐饮品牌资产这一领域的?通证在其中发挥了什么作用?洪七公是如何理解通证的?

本期“巴比特创业+”,将为大家介绍洪七公和他创建的吃货大陆EAT。

微信图片_20190902201845

吃货大陆EAT的总部位于北京,杭州分部是在2019年6月初成立,办公室的面积不大,20多名员工坐在开放式的办公区域内,外加一间会议室和一间CEO办公室,这是创业公司的标配。靠近窗户的墙壁上 ,画着吃货大陆EAT从2018年3月至2022年12月的路线规划图。

巴比特记者与洪七公的采访约在了8月下旬的一个午后。正式采访前,他刚和杭州当地的一家餐饮企业谈合作。

WechatIMG18图为吃货大陆杭州分部一角

1

 

洪七公的创业有三个特点:始终在餐饮行业里深耕,敢于探索蓝海市场,用新技术解决行业痛点。

用他自己的话说,“我绝不做一睁开眼就要跟人抢顾客的项目,只做先行者,只找行业缺什么、还没人干的事情。我们找到了外卖运营的知识服务,这事儿没人干,于是做了外卖行业的第一个媒体—外卖头条。我们还成立了第一个培训机构—洪七公外卖大学,写了第一本书—《外卖·其实不难做》。”

而吃货大陆EAT的创业,源自他一个基本的认知:当互联网普及,每个公司都有了自己的官网;当微信普及,每个公司都有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当美团普及,每个商家都有了自己的美团店铺。那么,当区块链/通证经济普及,每个商家都会有自己的通证(亦称“币”)。

创业的前四个月,吃货大陆EAT拿到了第一笔天使投资,并发布了第一版白皮书。然而,“那个时候,我的想法是我发一个币、商家用我的币,但有一个尚未解决的问题,那就是商家凭什么用我的币?”这个问题困扰着洪七公,直到他看到了币改。

2018年7月5日,FCoin交易所宣布推出“币改”试验区。互联网和传统企业可以通过币改,将自己的业务按照通证经济的模式进行重构。

币改的出现,让洪七公豁然开朗。他认为,吃货大陆EAT应该作为一个平台,帮助商家发行自己的币,让商家的币为商家服务,而不是强迫商家使用吃货大陆EAT的币。

在明确定位后,吃货大陆EAT便加快了研发和业务拓展的进度。2018年7月至2019年5月,吃货钱包、挖矿小程序“吃货大队长”、吃货交易所(简称“吃交所”)等产品相继上线,在济宁的“功夫煎饼”、郑州的“焖菜青年”、杭州的小龙坎火锅的试点测试都取得了不错的反响。

在洪七公看来,与其盯着餐饮行业仅有5%平均净利润的“折扣空间”,不如利用通证去赋能“品牌资产”这一片蓝海

“目前还没看到第二个做这件事的项目,不过你放心,三个月之内一定有人抄我,经常做第一,都被抄习惯了。”
1983年出生的他是土生土长的河南人,身材健壮,说话却带有东北口音,性格中也有幽默豪放的一面。每每谈到酣畅之处,他都会放声大笑、举止夸张。这场采访也更像是武侠小说中的英雄好汉,坐在酒馆里,“两斤羊肉,一壶酒”,共谈江湖轶事。

 

2

 

商业社会中,用户对品牌的忠诚度是企业宝贵的财富。品牌资产,是能够为企业和顾客提升产品或服务价值的资产,也是企业经营最重要的无形资产之一。

巴比特记者问洪七公,如果一家餐饮企业倒闭了,品牌消亡后,其通证的价格岂不是要归零?

他说,他并不担心餐饮企业的倒闭,因为任何品牌都会经历出生、成长、成熟、衰退的生命周期,这一周期平均大致在3-5年。而吃货大陆EAT会选择那些处于成长期的餐饮品牌,“当餐饮企业步入衰退期的时候,吃货大陆EAT作为平台方,将相关信息及时通知给消费者,让消费者自己做决策。企业也会在社群中与消费者互动。”

目前,吃货大陆EAT的生态体系包括吃货公链(筹)、吃货钱包、吃交所(吃货交易所)、吃货大队长挖矿小程序、吃货Token研究院以及合作的商家。合作的商家包括正新、吉刻联盟、好色派沙拉、一面派、焖菜青年、小龙坎、怪兽炒饭等近40家餐饮品牌。

微信截图_20190902223016

图为吃货大陆的经济模型,其中CHI代表公链平台支付Token(与人民币1:1锚定的稳定币)

吃交所拥有自己的平台通证—EAT,商家的通证统称为BT(Brand Token,品牌通证)。消费者有两种方式获得BT,一种是先进行线下消费,然后商家以折扣形式赠送;另一种是通过“吃货大队长”挖矿小程序购买消费券。

消费者可以在吃交所自由地交易、流通通证。因此,对消费者来说,BT既像价格变动的美团红包,又像可兑换的积分,但本质上并不是一回事。洪七公说,

“消费者持有BT的好处,一是可以进行短期套利或等待长期升值;二是等到平台或商家要回购的时候,可以从中获利;三是获得兑换加盟权,四是商家会阶段性地推出兑换吃饭的代金券。”
为了解决羊毛党的问题,吃货大陆EAT联合商家,切断所有免费获取BT的途径,比如邀请注册、下载等等,也就是说,消费者只有先有真实消费才能获得BT。

为了解决投机的问题,吃货大陆EAT没有设计法币兑换的机制,消费者如果要将BT兑换成法币,那么必须先在吃交所上用BT兑换成EAT和USDT,然后在其它交易所用USDT兑换成法币。

 

3

 

采访中,洪七公向巴比特记者讲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他说,以北京为代表的北方区块链创业公司,一上来就要改变世界,去研究整个全局或偏框架性的东西,这叫家国情怀、宏大叙事,吃货大陆亦是如此。长江以南,比如杭州、深圳、上海、厦门等地的区块链公司,大家要么踏踏实实搞技术,要么关注如何赚钱,把生意做好之后,然后逐步改变世界。

他将其归因于“地域性格差异”。

虽然在杭州开展业务不到两个月,洪七公却爱上了这个城市,“我们到杭州没多久,通过直播和电商等渠道,社群已经从1万人扩展到接近10万人”。

我们知道,数字货币有一定的认知门槛,这10万人是如何做到的呢?洪七公的分析令人捧腹,

首先是培养一群铁杆粉丝,然后通过币圈用户向小白用户普及。杭州那帮搞币的过来一聊,我发现一句话就能搞定,‘兄弟,炒空气币累不累?我这儿有实体店,还能分红,要不吃个火锅感受一下?’。如果直接和小白用户讲数字资产,人家觉得你在传销,而币民一句话就解决了,门槛低且裂变速度非常快。”

微信图片_20190902221958图中的三个圆圈是洪七公在采访时画的示意图

谈及吃货大陆EAT的现状和未来规划,洪七公表示,目前完整的商业逻辑已经搭建完成,基础设施正在逐步完善。未来的半年内,计划达到100个上线品牌和100万注册用户。

采访结束后,洪七公送给巴比特记者三份资料,一份是吃货大陆EAT的宣传手册,一份是他和安神撰写的书籍《外卖,其实不难做》(已出版),一份是他和牛顿先生撰写的随笔小集《数字新世界启示录》(暂未出版)。

翻开这本随笔小集,序言的开头这样写到,

上辈子杀人造孽,这辈子出来创业。

创业是一条不归路,学习的不归路、认识的不归路、无尽目标的不归路。

自2018年3月以来,我矢志用区块链改造餐饮产业,打破当前高额佣金的平台痼疾、重构产业流量、践行产业“共有、共享、共治、共生”的新格局,一路至今,期间无数艰险曲折,也有无数次探求迷思,其中偶有所得,都一一记录。

在众多区块链的创业项目里,洪七公算是一个异类,因为他既不属于币圈,也不属于链圈,他只是尝试利用通证为餐饮行业打开一扇新的大门。

他喜欢科幻,自称“餐饮行业里最懂科技的人”,虽然科幻小说没有长铗写得好;他欣赏罗永浩(此刻掏出锤子手机),欣赏老罗死磕的精神,但是他进入了错误的赛道。对洪七公来说,纵然创业的路上充满荆棘险阻,不论结果如何,仍值得尝试一番。因为有时候,专注本身就是成功的开始。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