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5G 链网产业创新峰会,思考超级智能崛起对5G、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的影响

在5G 链网产业创新峰会,思考超级智能崛起对5G、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的影响

区块链资讯 发布在 区块链 10793

“当人类兴奋与人工智能的春天来临,恐慌与人工智能是否超越人类时,一个更为庞大和令人惊叹的超级智能正在悄然崛起,互联网经过50年的时间,正在从网状模型进化成为大脑模型,数十亿人类群体智慧与数百亿机器智能通过互联网大脑形成自然界前所未有的超级智能形式。”

——刘锋

当今时代,“5G+AI+BC”被公认为是科技创新的下一个“超级风口”。

作为当下最为火热的科技话题之一,人工智能其实同样历经过诸多坎坷。在过去的60年里,人工智能经历了多次从“乐观”到“悲观”、从高潮到低潮的发展阶段。自1992年日本第五代计算机计划无果而终,人工神经网络热潮在20世纪90年代初“退烧”,从此便进入了寒冷而漫长的“AI之冬”。

直到2006年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教授杰弗里·辛顿提出深度学习算法之后,情况才发生转变。从2014年开始,人工智能逐渐被科技界、企业界和媒体界广泛关注,并且不断与互联网结合,引发了新一代科技革命与产业变革。

沉默近20年的人工智能技术重新爆发,这是一种偶然还是必然?历史的浪潮来得如此猛烈,在5G和AI这些早已不算陌生的字眼之外,是否还有下一个所谓的“超级智能”正在背后悄然崛起?

当前,已有一种特别的声音,对未来的科技前沿作出了某种预言:

互联网正在从“网状结构”向“类脑结构”发展,由此产生的互联网大脑将数十亿人类的群体智能和数百亿设备的机器智能连接在一起,形成大自然前所未有的超级智能。

这个声音的发出者是前沿科技趋势领域的研究专家刘锋。在他看来,互联网大脑决定性地影响了科技的未来,并且互联网大脑将会不断沿着智力能力、连接数量和覆盖范围三个方向进化,成为智商达到无穷大(IQ智慧宇宙=∞)的智慧宇宙或宇宙大脑。

刘锋曾说:“ 望着前方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宏伟的互联网大脑架构,我们惊叹于大自然‘看不见的手’的威力。”

50多年来,人类从不同方向推动互联网领域的创新,并没有统一规划将互联网建造成什么结构,但有一天,当人类抬起头来观看自己的作品时,发现这个作品与自己的大脑高度相似,而且连接了数十亿人类群体智慧和数百亿设备的机器智能,共同形成一个不断发展壮大的超级智能体,这是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

这个宏伟的“人类的作品”,便是“互联网大脑”。那么,什么是“互联网大脑”呢?在新的世纪里,互联网已经突破了网状结构。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互联网正在向与人类大脑高度相似的方向进化。

如果用文字描述互联网大脑模型,那么它的定义是这样的:互联网大脑实在互联网向与人类大脑高度相似的方向进化的过程中形成的类脑巨系统架构。互联网大脑具备不断成熟的类脑视觉、听觉、感觉、运动、记忆、中枢和自主神经系统。互联网大脑通过类脑神经元网络(大社交网络)将社会各要素(包括但不限于人、AI系统、生产资料、生产工具)和自然各要素(包括但不限于河流、山脉、动物、植物、太空)连接起来,从而实现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的交互,互联网大脑在云群体智能和云机器智能的驱动下通过云反射弧实现对世界的认知、判断、决策、反馈和改造。

基于人类大脑的构造,刘锋在《崛起的超级智能》一书中描绘了互联网的未来架构。书中还对于科技前沿领域与互联网大脑的发展与关联等问题进行了厘清与解析,并为身处于当今21世纪科技浪潮之中的企业与个人总结、贡献了10条规则,昭示了互联网大脑如何影响科技企业的命运。“看不见的手”像幽灵一样盘踞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中,时隐时现。

在亚当·斯密的《国富论》中,看不见的手推动了经济的发展;在达尔文的进化论中,看不见的手推动了生物的自然选择;而在刘锋看来,互联网大脑的形成过程同样存在这样一只“看不见的手”,悄无声息地牵引着21世纪前沿科技的演进与发展。因此,学会洞悉产业、科技与人类未来的风险与机遇,是应对正在崛起的超级智能时代的关键所在。

2019年9月7日 南京5G 链网(全球)产业创新峰会举办《崛起的超级智能》读书会, 邀请《崛起的超级智能》作者,科学院虚拟经济与数据科学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刘锋,东南大学科技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著名科技哲学研究专家吕乃基,南京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所长、哲学系博士生导师潘天群教授等,共同对互联网大脑为代表的超级智能崛起,对5G、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的促进,前沿科技与哲学领域的影响进行全方位深入探讨。

参会联系:联系人:王超邮件:wangchao@palliums.org 电话:13511031883 (同微信)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