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公信宝黄敏强:3年初心不变,链下商业为区块链行业引入活水

专访公信宝黄敏强:3年初心不变,链下商业为区块链行业引入活水

邱祥宇 发布在 区块链 29817

两年前,巴比特对公信宝创始人兼CEO黄敏强做了第一次采访

彼时,区块链行业的从业者们激情满满,绝大部分人并未意识到不久后发布的“9.4政策”会成为影响行业发展的分水岭。

两年后的今天,尽管巨头入场的声音不绝于耳,但依然难掩区块链行业陷入低谷的现实,不少从业者开始陷入迷茫,找不到出路。

短短两年,市场大变,二级市场持续低迷、链上应用鲜见起色、生态建设进度缓慢,大部分区块链项目进入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行业向何处走”成为摆在每一位创业者面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创立并带领公信宝走过3年探索之路的黄敏强有过失落,但并未迷茫,因为从创立公信宝那天起,他选择的路线始终清晰:坚持走“数据+区块链”这条路。无论是早期做的去中心化的数据交易所,还是去年上线的布洛克城,以及今年接连推出的可信计算协议和繁星计划,皆是服务于这条路线。

在接受巴比特的采访中,黄敏强介绍了繁星计划和可信计算协议落地的进展,对于社区存在的质疑也坦然接受,“总得找到一个出路,我们就是大胆去尝试,做错了,我觉得行业也会原谅我们。”在谈到行业现状时,黄敏强表示链上商业模式依然太小,所有公链都在争抢圈内存在的用户,行业亟需引入新的活水。而这个活水就是探索链下商业模式,为区块链寻找新用户。黄敏强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所有的区块链项目共用一个饮水机(圈内用户),导致每个项目分不了多少水,这个时候要做的就是想办法自己去建立一个新的饮水机(圈外用户),喝什么水,你自己说了算。”

黄敏强

以下为本次采访内容:

 

谈繁星计划与可信计算

 
“太阳内核急速老化,持续膨胀,地球将被吞没。为了生存,人类制定了前所未有的恢弘计划,驱使整个地球逃离至4.2光年外的新家园……”
这是电影《流浪地球》结尾的一段旁白,讲述的是人类为了避免地球被太阳吞没而携带地球踏上寻找希望之旅,史称“流浪地球”计划。

图片15

公信宝推出的“繁星计划”与“流浪地球计划”颇有几分相似:都是在极端恶劣环境下的自救行为(地球毁灭VS区块链革命低潮),都有清晰的计划(前者分5个阶段VS后者分4个阶段),都有共同的目标(前者让人类生存下去VS后者让布洛克城居民生存下去)等等。

巴比特:“繁星计划”的具体的内容在“繁星计划概论”里有详细介绍,目前实施情况如何?各阶段的时间节点是怎样的?

黄敏强:

我们规划了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GXChain基金会提供200万GXC和30万USDT,耗时3个月,吸引12.5万去中心化身份用户参与“引力网络”的建设,6个月后进入第二阶段。 第二阶段,依托GXChain生态内的百万用户群,建立去中心化的竞价广告体系。 第三阶段,建立去中心化商业体系,让人际关系产生的经济价值回归到人际关系的诞生者,让区块链技术切实服务用户的衣食住行。 第四阶段,去中心化金融,GXChain将提供链上的多种DeFi协议,包括抵押协议、清算协议、结算协议、撮合协议等,让更多的DeFi应用能基于引力网络去完成快速的启动。

繁星计划的核心是让用户的流量掌握在自己手里,建立永久固定的营销网络,这个跟过去的不一样,过去互联网建立了那么多流量,但是流量并不是用户的。

除了“引力网络”,没有具体去细化后面几个阶段的时间节点,大概是3到5年。

我们的目标是新增12.5万人,现在参与到繁星计划的人数是9374人,参与人次是19612人次,超级行星是47个。数据其实还可以,进度稍微慢了些,我觉得现在规则还没有设计的特别好,因为规则太复杂了,后面还是会考虑怎么样去简化一下。规则一旦优化好了,还是可以去实现的。

总得找到一个办法出来,我们就是大胆去尝试,大不了做错了,我觉得行业也会原谅我们,因为我们是真心自己拿钱出来补贴(200万GXC+30万USDT)。

巴比特:繁星计划发布之后,有人在微博留言说如何让七天酒店,周麻婆入驻公信宝?

黄敏强:

公信宝现在做两个事情,一个是链上商业,用繁星计划来推进。另一个是链下商业,用可信计算来推进。

链下商业,现阶段不会跟繁星计划结合,我们考虑的更多是做我们自己擅长的,抓住数据的本身,怎么去用好数据,怎么去做好数据的交换和计算。

比如说刚才说的酒店,布洛克城上有个应用叫lucia,也在做酒店类的事情,他们会去探索链下商业。

住宿行业有很多隐私数据,怎么在保护隐私的情况下,跟别的行业进行互动,提高酒店的入住率、降低成本,更好地为酒店引流,其实是可以通过可信计算方案去对接的。

目前可信计算技术相对比较成熟了,已经具备商业化的能力,现在就是要把模式跑通,让客户相信并且愿意付费,同时和Token激励联系起来,这还需要去摸索。

巴比特:现在探索到哪一步了?

黄敏强:

Demo已经做出来了,用于多家金融机构之间的数据联合建模。我们之前服务很多金融企业,客户也都比较清楚他们想要什么,所以这个是我们比较有优势的地方。

只要有第一笔商业收入,可信计算协议就算完成了商业化落地,这个意义就和当年人类登月踩下去第一步同样关键,当时很少有人想到登月对人类航天事业,对地球的生态,对全球通信的发展,对人类未来的家园的建设影响有多大。

现在可信计算的落地的意义其实很多人想不到。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可信计算这条路商业化一旦走通了以后可以完成什么?

最大的作用就是进一步提高社会经济效率。因为现在社会教育靠大数据来提升, 90%多的数据都还沉浸在自己的数据库里面,没有被用起来。

可信计算打通以后,这些数据都可以被激活。在保证不泄露的情况下,数据跟外部企业进行合作。数据的价值能被发掘出来,成本下降了,利润提高了,竞争能力更强。整个社会的经济体制上来了,GDP上来了。政府、企业和个人都能受益,所以这个意义非常重大。我们看到了巨大的市场,才选择把可信计算作为我们链下商业的一条路,预计明年就会实现商业化收入。

巴比特:大家都在谈区块链落地,链上与链下这两种方式,哪种方式的商业规模占比大?

黄敏强:

肯定是链下的方式。我前两天做过一次分享,Token的价值分三部分,第一部分是使用价值,第二部分是投资价值,第三部分是品牌价值。

图片16 使用价值占整个价值组成部分的不到10%,大部分都是投资价值。10%里面,有的走链上,有的走链下。

链上的商业构建出来的很少。全球区块链活跃用户可能也就五六百万,这么一小撮人,你要构建成多大的链上商业?所以现在规模很小,而且所有的token都在抢这类用户,大部分的市场份额被头部抢走了,所以越往后的公链根本抢不到多少市场份额,只能补贴。

最好的做法就是走链下商业。你挖掘到的用户能为你的项目带来新增资金,比如说我们做了一个CompuTa的可信计算项目,企业客户进来付费给CompuTa,CompuTa要把收入的一部分捐赠给GXC基金会,因为可信计算用了链上的基础设施。基金会拿到捐赠了以后只能用于回购GXC,用来奖励为链作出贡献的节点以及社群。

这样的话,商业化收入就可以合规地进入到币圈,这个钱只能买GXC,这就把圈外的活水引进来了,所以,链下商业才是目前公链项目扭转困局的突破口。

链下商业,交易所是做的最好的,平台币都很好,因为它有单独的活水,而其他公链项目都在抢圈内的一点存量的水。链上商业是所有人抢一个饮水机,链下商业是你自己单独有个饮水机,你什么时候想上哪个品牌的矿泉水都可以。

巴比特:公信宝成立三年了,做了很多探索,从一开始做去中心化数据交易所,2018年初重点推广布洛克城,再到2019年推可信计算、繁星计划等等。回顾这些路径,有没有一条主线贯穿其中呢?

黄敏强:

我们一直在探索“数据+区块链”这条路,主线是围绕数据建立可信数据商业。

我们做去中心化的数交易所是为了解决多家机构数据交换的时候不被中心化缓存的问题。 我们做布洛克城,让用户数据上链,建立数字身份,让用户成为自己数据的主人。 我们做可信计算,是想在保证用户隐私不泄露的情况下,做好数据计算,让数据用起来。

图片17

数据的全流程包括存储、交换、计算和应用,我把它作一个比喻,其实跟做菜是一样。你要做什么招牌菜,你总得去买菜,买菜就是交换。菜买了,你要放仓库,就是数据的存储。怎么把菜做好给客人吃,怎么去训练自己的菜谱?怎么把自己的菜做得更好,就是计算。最后上菜了,客人付费了,就是应用。

饭店是想着怎么样把菜做好让客人吃,我们是想着怎么把数据更好的应用起来,一直围绕“数据+区块链”这个主线,一直没变。

至于繁星计划,是我们链上突破的一种尝试,跟行业内其他项目去推开发者生态做DAPP的道理是一样的。只不过我们不是一个个项目去补贴,而是一次性补贴。

巴比特:观察布洛克城社区对于繁星计划的反馈,有鼓励也有批评,如何看待批评的声音?

黄敏强:

我自认为是一个心比较软的人。这些声音给我造成的困惑其实蛮大的,让我心里很难受,会觉得自己没做好。后来发现,你不能照顾好每一个人,让每一个人都满意。如果你让每一个人满意,你肯定是最痛苦的。

既然是创业者,你就要面对这些东西,坦然接受这些东西,必须能接受和承受这些负面的批评以及一些风险。骂你几天就受不了,一拍桌子不干了,项目肯定就挂了。

所以心态一定要调整好,在项目还没到像头部项目一样稳定的运行、社区可以接过去的时候,你还得继续努力工作。

社区骂你,只是想看看能不能为他们争取一些好处,让项目方拿钱拉拉盘,无非就是这种想法。但这种人只考虑自己的短期利益,没考虑所有人的长期利益。项目方把钱烧光了,怎么办?最后就变成了谁跑得快的问题。

巴比特:你们在繁星计划前面推出回购计划,社区意见也很不一致。

黄敏强:

回购计划前面两期效果都挺好的,价格从七八块开始,一直到18-20块钱,获利盘也挺大的。回购到后面,大家慢慢开始走了。大家都知道最后回购结束,利好兑现了以后肯定是就没了。所以最后一次回购结束,大家疯狂出货,早期在合适价格买进去可能就赚到钱了。不懂得保护自己的,就站岗了。

有负面声音的人,大都是亏钱的,赚钱的都是不说话的,否则大家都会骂他。

雪中送炭的人毕竟少,我理解。

巴比特:介绍一下现在公信宝的现金流状况?

黄敏强:

还可以,可信数据商业的收入,每年养活团队没问题,二级市场的涨跌对我们影响不大。

谈行业现状和出路

 

巴比特:从二级市场币价看,区块链革命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众多项目的代币跌得惨不忍睹,相比去年的这个时候,形势更为严峻。你如何看?

黄敏强:

这个情况会继续恶劣,比特币的重要性会进一步提升。因为大家发现一个道理,就是大部分区块链的项目都没有用,我干嘛要买?当初项目方讲故事,从投资人手里把比特币“骗走”,结果项目还没有比特币厉害,那还不如买比特币。

所以这个情况会继续恶劣。除非项目能够把自己的商业模式走通,否则的话这个情况肯定会愈演愈烈。 但是到一个什么临界点以后会开始反转?

纯粹从利用价值来讲,对项目方来说,要主动掌握自己命的话,就是要找到自己的商业模式,在链上和链下至少趟出一条路来。链上就是以太坊那种模式,你能有很大市场份额。链下找到自己的应用场景,像币安这样能够赋能给自己的币。

被动也有一个突破点,就是等到比特币涨到一定价格,所有人都上不了比特币的车,在fomo情绪的带动下,其他币种就有机会了。

现在的市场就像是人们去户外探险迷路了,怎么办?总不能所有人都找同一条路吧?分散找,谁找到出路,发个信号告诉别人,我这有条路,跟我走。

作为创业者,还是要主动一点,寻找新的活水。

巴比特:现在行业内还有哪些可行的路径?

黄敏强:

链上已经很清晰,就是以太坊智能合约那条路,比如DeFi。cosmos发展出来的staking这也是一种路线。链下目前做的最好的就是交易所。

我们在探索的可信计算也是一条出路,而且是一条赛道很宽的路。

还有一些走溯源、存证的项目,路线都很窄,不好走,跟token很难互动起来。我们可信计算至少可以跟token互动起来,因为是有链上节点参与计算。

巴比特:现在的状况是,有些团队不干活了,代码都不开发了,我看公信宝团队一直在开发。但是不管干不干活,市场似乎都不认可。

黄敏强:

这个就是行业现状——“唯币价论”,在商业规模没有很大之前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

我们链上有DAPP,有布洛克城,交易量也还可以,每天有10万笔交易。我们还在探索链下商业,我相信行业最终还是看价值。

我们要做的就是让投资者对项目有耐心、有信心,相信冬天过后一切都会好起来。在这个过程中,虽然做事被骂,不做事也被骂,我宁可做事被骂,至少团队在干活,在一步一步往前走,做对做错,都是有可能。但是不做,肯定是等死。

评论(1)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