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揭秘:「政府之眼」与「加密世界透视者」Chainalysis

一文揭秘:「政府之眼」与「加密世界透视者」Chainalysis

碳链价值 发布在 比特币 海盗号 20116

从公开的资料来看,美国联邦政府是该公司的首要政府客户,Chainalysis与美国政府的关系缘起于2014年其助力彼时全球最大的交易所Mt Gox的相关调查,明确了部分的即65,000枚失踪的比特币的流向。

“……公司里没有人对我们软件道德表示担忧,之前有一个人担心执法部门会通过我们的软件滥用权力……然后他离开了。”

以上内容是Chainalysis员工(已离职或仍在职)对东家的部分评价,这位匿名人士突然在Reddit上的r/Bitcoin频道私自开设的一场关于Chainalysis区块链取证能力的AMA,再次让加密社区对这类区块链分析公司对加密世界的潜在破坏力感到惶恐。

事实上,无论Chainalysis这家区块链分析领域的龙头公司如何PR,都无法让用户对其产生足够信任——毕竟其营收结构、主要服务客户都具有高度“建制化”的特征,而其身上数次出现的争议事件更是令用户疑壑难平。

 

01「政府宴席」的SVIP

这家成立于2014年的区块链分析公司,客户类型主要有三种:政府、金融机构、加密货币交易所,提供比特币交易分析软件,帮助他们遵守合规要求,评估风险,并且识别非法活动等服务,目前估值已经超过10亿美元,2018年收入约800万美元。

自成立以来至今,Chainalysis完成融资三轮,共计获资5360万美元 | 来源:Crunchbase

据福布斯的报道,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CSO Jonathan Levin表示,公司一半的营收来自与不同国家政府以及监管机构的合作。

从公开的资料来看,美国联邦政府是该公司的首要政府客户,Chainalysis与美国政府的关系缘起于2014年其助力彼时全球最大的交易所Mt Gox的相关调查,明确了65000枚失踪的比特币的流向。

此后不久,该公司又宣布其助力政府破获了几起网络犯罪事件,其中就包含大名鼎鼎的丝路暗网市场,在此案中与其合作的政府部门包括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缉毒局(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下简称DEA)等。

到了2017年,Chainalysis已然在政府心中有了较重的地位:Jonathan Levin代表Chainalysis与 Coin Center(由A16Z、Circle、Digital Currency Group、Polychain Capital 等业内头部机构支持的非盈利区块链协会,旨在推进相关研究和政策推广) 执行主管 Jerry Brito 、身份与支付协会(The Identity and Payment Association)主席 Scott Dueweke、 斯坦福大学法学院讲师 、前联邦检察官Kathryn Haun(后来成为了A16Z的合伙人),以及Elliptic 业务发展部门副主席 Luke Wilson(该公司也是区块链分析领域的重要公司)这些机构的代表,一同受邀参与由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Financial Servie Committee)举办的《虚拟货币:金融创新与国家安全意义》的主题听证会。

过往合作中良好的表现、日渐提升的知公司知名度叠加2017年ICO、加密货币市场乱象丛生,WannaCry类似勒索软件的肆虐等原因,联邦系政府系统对Chainalysis的服务购买力度显著增加,此后一直呈现扬升态势。

美国政府机构对区块链分析公司的服务购买金额逐年增长 | 来源:Diar,碳链价值
迄今,联邦政府中已有数个实权、强力部门都采购了Chainalysis的服务。据联邦采购数据系统(Federal Procurement Data System,下简称FPDS)的公示信息,截至8月24日,联邦政府中包括美国国税局、移民与海关执法局、缉毒局、美国联邦调查局等在内的8个部门同Chainalysis签署了总计71份合同,总金额为9,013,463.05美元 。

截至19年24日,美国联邦政府几个部门采购Chainalysis服务情况统计 | 来源:联邦采购数据系统(FPDS),碳链价值制作

从上述表中我们可以看到几个有趣的现象:

1)单笔金额支出最大值的三个单位依次为:美国国税局、FBI、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这三个部门都显然是强力部门,不但有暴力机关,其所具有的审查权限也是表中几个部门中最大的;

2)单笔之处金额的最大值支出时间一栏,5个部门都是发生于2019年,3个部门发生在2018年,无论是从个数还是金额来说都占比超过60%,这一定程度上说明联邦系统内部门在区块链分析/取证的服务购买额上的确是逐年上升的,进一步,在一段时间内,该数值将继续保持上升状态;

3)相较Diar去年9月份做出的报告中,联邦政府截至彼时在此类服务上购买总额570万美元的数值,此次统计中联邦政府几部门对Chainalysis的服务购买总金额几乎就是上一数值的2倍,可见Chainalysis龙头地位之强势,同时也再次从侧面印证政府对于区块链分析/取证服务的旺盛的需求——其变化曲线几乎是以90度的切线向上的。

另据私自开设AMA的Chainalysis员工称,国土安全调查局,美国酒精、烟草和火器管理局、特勤局、中央情报局等大多数其他联邦执法机构也是该软件的用户。但是尚不清楚这位匿名人士口中的机构是否有同Chainalysis签订服务购买合同。

美国政府之外,欧洲刑警组织(Europal)、荷兰警察部门(Chainalysis曾协助荷兰警方取缔全球最大的暗网市场之一Hansa)、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等政府部门,交易所中的币安、Coinbase以及金融机构如巴克莱银行、蒙特利尔银行等都与或者曾经与Chainalysis有着合作,购买其区块链分析服务或者合规解决方案。

Chainalysis主要客户一览 | 来源:CoinDesk,FPDS,Forbes,碳链价值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Chainalysis对其客户名称、与客户的合作形式一般都会缄默不言,且公开信息中Chainalysis服务的购买合同数量、金额这些信息披露亦不完整,因此,邀请Chainalysis成为座上宾的机构尤其是政府机构的数量显然会有更大的想象空间。

在通过强化自身业务能力来获得以政府为代表的机构、组织的青睐的同时,Chainalysis也大力构建更适合其合规性强的业务特性的团队,引入了不少“体制内”或者接近体制的人士。

 

02 「根正苗红」的团队

于六月份加入的首席技术顾问Michael Mosier,此前十余年担任过各种政府职务,曾经效力过司法部(DOJ)、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以及美国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

与Moiser临近时间加入的还有Chainalysis的全球政策主管 Jesse Spiro ,尽管不是来自政府系统,但是常年游走在权力/资金旋转门之中,他来自一家名为Refinitiv的金融风险管理方案提供商,该公司隶属于全球最大的另类投资公司黑石集团与全球最大媒体与信息集团之一汤姆森.路透。

据CoinDesk 6月份的报道,这两位职员都会在Chainalysis的华盛顿办公室与Kristofer Doucette——该公司的政府事务部门VP 一起工作,后者曾在美国财政部工作14年有余,前后在财政部下的恐怖主义与金融情报局(TFI)、外国资产控制室、情报与分析办公室(OIA)效力。

Chainalysis目前仍在华盛顿特区招募信息安全部门VP、公共部门VP(VP Public Sector)以及联邦客户经理(Federal Account Executive,下简称FAE),其中FAE将“与国防,情报,执法和州/地方实体合作”,以帮助公司调查非法加密货币活动。

创立Chainalysis的三位成员同样各自都有着十分资深的行业经历。联合创始人、CEO Michael Gronager是全球最大交易所之一Kraken的前任COO、顾问(分别任职于2013年4月-2014年10月 与 2014年11月-2015年5月),联合创始人、CTO Jan Moller在2013年2月-2015年1月期间任职受到Bitcoin.org推荐的钱包Mycelium的首席工程师,而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兼CSO Levin 此前是另一知名区块链分析公司 Coinmetrics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03 争议不断,或成下一个「剑桥分析」?

于Chainalysis业务发展而言,熟悉政府运作规则的团队、注重合规的资方以及同政府、银行等大型传统机构等关系良好,这些因素都是助推器。然而,对于崇尚自由、自治精神的加密世界而言,这常常会招致颇重的抵触情绪,引发争议。

来源:Reddit

2015年4月,一份题为“Chainalysis路线图,私有与机密版本”的文件意外泄漏,在加密社区中广泛传播。该文件披露了一系列Chainalysis API当前与未来将出现的功能。例如,Chainalysis的客户可以按照交易哈希、集群名称、类别等项目对链上信息进行更快的检索。且该公司还在开发更为高性能的API。该文件还详细介绍了Chainalysis的定价计划,例如,机构客户每月支付500美元以获取一系列功能的使用权限:无限调查,共享欺诈数据库以及完成的API访问权限。

尽管这是一份Chainalysis发展初期的文件,但基本较为全面地展现了该公司力图穷尽某条区块链信息的“野心”,这一文件当时也在社区内引起不少反感,许多人呼吁用户们转向闪电网络、暗网、混币器等更加保护隐私的方式来接入加密世界。

如今,Chainalysis手中的武器已经远远比文件泄漏时强大,其KYT与AML等监测工具也已经覆盖了包含BTC 、ETH、 BCH、 LTC、 TUSD、 PAX、 GUSD、 USDT、 USDC、 BNB、 Maker、 Dai 等15种加密货币。

据称,Chainalysis已经可以做到追踪,可视化和解构比特币交易中绝大多数信息,考虑到其愈发蓬勃的业务与快速增长的营收(路透社今年4月报道,该公司称仅其在亚太地区签署的合同的营收就增长了16倍),很难想象该公司没有足够的底气推动其对比特币的这一监测水平扩展至其他区块链上。这显然都是比4年前那份泄露文件中所描述的更为复杂的情形。

那位私开AMA的匿名Chainalysis在被问及其公司所做的最不道德的事情时,ta回答说:

“1.透明度。2.打击了为匿名而设计的系统,从而降低了(人们)对加密货币的兴趣和市场。迫使人们使用其他我们无法追踪的加密货币平台。”

但平心而论,数据收集本身非常糟糕,糟糕的是集中后的数据被滥用——可怕的是,Chainalysis难逃这样的嫌疑。

今年3月,在面向金融新闻媒体Cheddar解释Coinbase收购Neutrino的原因时,该公司机构销售业务主管 Christine Sandler表示Coinbase此前发生过数据泄漏问题——客户的数据被Coinbase的供应商兜售给了第三方:

“我们知道Neutrino中一些人的背景......但对我们来说,远离现有的供应商是非常重要的。它们将客户的数据对外兜售,对我们来说,控制数据并拥有我们可以利用的专有技术以保证数据安全,并保护我们的客户是很有吸引力的。

Chainalysis对此回应道其只能接触到交易数据,无法接触到客户的身份信息,并且其不存储这些信息。至于其是否同Coinbase有合作关系则不置可否:

“除非发表联合声明,否则我们不会就合作伙伴是谁,以及以何种形式合作发表任何评论。

模板式的口径与几分模糊的态度,让人难以将Chainalysis同数据泄露的责任割裂开来。

 

04 加密世界该如何应对Chainalysis?

进一步,我们可以假设,那些政府、金融机构向Chainalysis购买的服务,其对数据的监测、收集边界在哪里?这些数据被提交给相关机构组织后又会被怎样利用?最重要的是,这些数据会不会变成“武器”?又,这些机构会凭借手中的“数据炸弹”作恶吗?利维坦的难以规训会否在加密世界中重演?

事实的全貌只能由时间去揭晓,笔者只知道OFAC在不到一年的时间中,两次对某些国家公民的比特币、莱特币地址发起了封禁制裁,相伴随的是美国与受制裁人士母国方面紧张甚至对立的关系。
更为值得警惕的是,Chainalysis除了在外部做分析,还亲自下场运行Electrum节点(一度占到了所有比特币节点的10%),并且其内部还讨论过是否要为了追踪交易而进行粉尘攻击(dusting attacks),尽管最后该公司决定不那样做,但这仍然要求加密社区有所提防——自由不是天然产生的。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呢?匿名人士给出了几条建议:使用Coinjoin、Wasab(据称,Chainalysis或对此软件暂时束手无策)以及Samourai Whirlpool这样的比特币混币工具;尽量不去使用移动端钱包;使用门罗币保证隐私。

不过,归根结底,最重要也最能保护我们的,或许是永不停止对自由的捍卫与追求,毕竟这可能正是区块链宇宙爆炸的奇点所在。

作者:王泽龙
编辑:唐晗
出品:碳链价值(cc-value)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