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3757.23 -0.33% 8BTCVI: 5943.27 -0.89% 24H成交额: ¥3787.61亿 +19.22% 总市值: ¥18966.36亿 -0.76%
引介 | DeFi 生态系统和主要协议概览

引介 | DeFi 生态系统和主要协议概览

以太坊爱好者 发布在 区块链 海盗号 18922

摘要

作为我们 DeFi 系列的第一篇,本文旨在对 DeFi 的生态做一个概述,并且介绍几个最主要的协议。在本文中,我们分析了 Maker 和 Compound 在用户基础上的重叠部分,在后续关于 DeFi 的文章中,我们还会对用户基础和系统性风险进行研究。请留意我们持续更新的 dashboard 和 Reporting 工具,以便下载所有数据。我们也会持续推送 DeFi 周报。

 

介绍 

过去的几个月来,以太坊上的去中心化金融领域又涌现出了各种项目。我们从 the block 上摘取了 DeFi 生态系统的一览图。最热门的协议分为交易所 & 流动性、衍生品、预测市场、稳定币和信贷。我们会在下文逐个进行案例分析。

-图 1 —— DeFi 生态系统分类一览图(来源:https://www.theblockcrypto.com/2019/03/14/mapping-out-ethereums-defi/)-

社区的一个顾虑是,大量 ETH 作为质押资产被锁定在这些 DeFi 应用里。截至 2019 年 4 月 25 日,已经有超过 220 万个 ETH 被 DeFi 平台锁定,占 ETH 总供给量的 2 % 。其中,Maker 获得的 ETH 质押量最多——占主要的 6 个 DeFi 项目(见下图)的 90% 以上。

-图 2 —— 各大 DeFi 项目中的 ETH 锁定量(来源:https://public.tableau.com/profile/alethio.defi#!/vizhome/Overview_15567111639100/DeFiOverview)-

Maker DAO & DAI

什么是 DAI ?

DAI 是一种由质押资产背书的密码学货币,完全存在于区块链之上,其稳定性以及与美元的锚定关系不依赖于任何中间方。DAI 是由经过审计的开放式智能合约锁定的质押资产背书的。

DAI 是如何生成的?

通过 CDP(质押债仓)机制、反馈机制和可信第三方,Maker 使用部署在主网上的一系列智能合约来维持稳定币 DAI 的价值。任何人都可以利用自己持有的 ETH 来生成稳定币 DAI 。

想要生成 DAI 的用户先要创建一个 CDP ,然后将 ETH 质押进 Maker 的 CDP 智能合约里。

从技术角度来说,被质押的不是真正的 ETH ,而是 PETH,也叫以太池(Pooled Ether)。首先将 ETH 转化成 WETH(Wrapped Ether),即,与 ETH 成 1:1 兑换比例的 ERC 20 代币。PETH 充当 “以太池” 的份额—— 你在质押 ETH 之后,会根据质押量获得一定的份额。需要注意的是,与 ETH 和 WETH 的兑换比例不同,ETH 和 PETH 之间的兑换比例不是 1:1 。目前,1 PETH = 1.04 ETH —— 后文会解释具体原因。

用户质押的 ETH 量与其生成的 DAI 量之间的比例叫做质押率。例如,将 1 ETH 存入质押合约中,如果质押率是 200% ,且 1 ETH 价值 1000 美元的话,用户就可以生成 500 DAI 。此时,这个 ETH 的控制权已经不在用户手里了——等到 500 DAI 的债务偿还之后,CDP 就会关闭,这部分 DAI 会被销毁。

如果 ETH 出现价格波动,CDP 中 ETH 的价格下跌到接近质押率——就会面临清算的风险。不过,除非 CDP 中的资产被清算,用户可以通过机制增加质押量。反之亦然——如果 ETH 升值,质押率变高——用户有两个选择。可以选择根据之前的质押率生成新的 DAI ,或者取出一部分被质押的 ETH 。用户也可以转让 CDP 的所有权,偿还所有债务或者说彻底注销账户。

但是,如果 CDP 内 ETH 的价格跌到了质押率以下,用户又没有锁定更多 ETH 的话——这个 CDP 就会被清算。一旦这种情况发生,最后返还给这个 CDP 所有者的 ETH 会被扣掉债务额、稳定费用和清算罚金。

(清算发生之时)作为质押资产的 PETH 会按照一定的折扣向 DAI 持有者开放出售,直到 CDP 内相应体量的债务偿清为止。如果以溢价购买 DAI ,溢价部分会用来回购市场上的 PETH 并销毁,从而上调 ETH 与 PETH 之间的比率(1 PETH = 1.04 WETH = 1.04 ETH)。

(根据紫皮书来看) CDP 的生命周期可分为 6 个阶段:

-图 3 —— CDP 生命周期的 6 个阶段-

  1. 得意(PRIDE):CDP 满足超额质押条件,未达到债务上限
  2. 愤怒(ANGER):CDP 创造出的债务达到上限
  3. 焦虑(WORRY):CDP 的质押资产价格产生波动
  4. 惊慌(PANIC):CDP 质押不足,或者 CDP 中质押资产的价格波动超出宽限期
  5. 悲痛(GRIEF):触发清算机制
  6. 绝望(DREAD):触发并开启清算
一些启示:
  • 在 GRIEF 阶段之前可以往 CDP 中增加质押资产。
  • 只能在 PRIDE 阶段取出质押资产,在 ANGER 阶段还可以清偿一些债务。
  • CDP 的所有权可以随时赠与/转让给他人,包括在清算阶段。
  • 每个清算行为都有对应的阶段。
风险管理:MKR 代币。它是一种 ERC-20 代币,会根据 DAI 价格的波动自动增发/销毁,以便将 MKR 的价格维持在 1 美元左右。除了用于支付系统所规定的稳定费用,MKR 持有者有责任通过行使投票权来参与风险管理。他们可以增加/修改现有的 CDP 种类(目前仅支持单一质押资产 CDP )、改变 DAI 的储蓄利率(目前并未使用——这是向多种质押资产 CDP 过渡的一部分)、选择有助于为质押资产精准定价的预言机(适当激励参与报价的外部参与者)、选择能够触发紧急关停的预言机,最后,(在紧急关停机制下)一旦获得足够多的赞成票,投票者可以自行触发紧急关停(在技术更新或是系统遭遇严重攻击之时可以触发紧急关停)。

-图 4 —— 截至 3 月 12 日 Maker 社区的情况-
上图显示了截至 3 月 12 日,围绕着 Maker 质押资产池的用户情况。绿色节点代表的是所有创建 CDP 并且在流动性池中质押资产的外部账户。其中一些节点是通过代理合约(蓝色节点)进行通信,首先将 ETH 兑换成 WETH,然后将 WETH 质押进 Maker SaiTub ,另一些节点则直接将 WETH 发送给 Maker(也就是 Maker 周围的绿色节点)。WETH 的总量就是锁定在 Maker 内的 ETH 总量,目前大约有 200 万个。(* 占 ETH 总供应量的 2% ,占主要的 6 个 DeFi 项目的 89% 左右*)

Compound

Compound 是以太坊区块链上的协议,利用算法根据每种代币的供需关系来决定其代币池的利率。每种 ERC-20 代币都有其专属的货币市场,而且其交易记录和历史利率都是公开透明的。

用户直接将代币发送给 Compound 平台,获得一个浮动的利率,无需与交易对手方进行交涉(相反地,借方从平台借出代币,并支付利率)。

Compound 协议的利率不是由借贷双方商议决定的,而是基于利率随需求增加而上涨的理论模型计算出来的。每个货币市场都要对此进行计算,因此每种代币都有自己的利率模型——特定代币利用率的函数。当然了,放贷利率是低于借款利率的——以确保协议的经济稳定性和可持续性。

-图 5 —— Compound 上代币的当前利率(来源:https://compound.finance/)-
在 Compound 平台上借贷有什么优势?

货币市场会实时产生利息,并且提供完全的流动性——因此用户可以随时查看并取出他们的余额(包括利息)。长期持币者可以将他们手中的代币放入货币市场,就可以额外获得一笔收益。

同样地,借方可以立即借出代币(用户必须通过类似于 Maker 的超额质押机制,确保质押金额是超出债务金额的,从而确保偿付能力) 。借方无需挂单,可以使用他们现有的资产借出代币,立即拿到以太坊的生态系统中使用。

平台使用情况

-图 6 —— Compound 上的代币使用情况-
上表总结了 Compound 平台上的代币使用情况。要确定供需状况及其对利率的影响,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看贷款金额、贷方人数和借方人数。能够解释利率较高的原因的另一个有趣指标是,根据某一时刻的借出量占总供给量的百分比所示,DAI 和 WETH 是借出量最多的两种代币。

代币交易所:Uniswap

Uniswap 是在以太坊上实现代币交易自动化的协议。根据 Vitalik 发表在 Reddit 上的一篇帖子可知,Uniswap 是部署在主网上的一系列智能合约。这个平台没有它自己的原生代币(它实际上聚集了不止一种代币,而且之后会越来越多),没有中心化订单簿,平台和平台创建者也不收取任何费用(流动性提供者和用户会收取费用)。目前 Uniswap 平台上锁定了 3 万个 ETH 不到,单靠这个数量就足以让 Uniswap 跻身 DeFi 平台的前五名。不过,这个数量还不能代表质押在 Uniswap 上的所有代币——加上之后,Uniswap 就成了世界第三大价值锁定 DeFi 平台(位居 Maker 和 Compound 之后)。

Uniswap 的运作方式主要是为不同的 ERC 20 - ETH 代币对创建单独的货币市场。每个人都能在这个平台上部署智能合约,为任何ERC 20 代币创建一个新的交易所。这些智能合约会储备一些 ETH 以及相关的 ERC 20 代币。然后,以 ETH 作为交易媒介来撮合两种代币之间的交易——所有智能合约都通过一个登记簿连接起来,并由这个登记簿来记录交易信息。这些任务都由 uniswap_factory 合约完成,这个合约既是工厂,又是登记簿。用户可以使用 createExchange() 函数为新的 ERC20 代币部署一个交易合约。

从传统意义上来说,在中心化交易所上,用户提供流动性的方式是选几个价格点做交易——可以挂买单、也可以挂卖单,也可以双方都挂。所有交易者的订单会统一记录在订单簿上。然而,在 Uniswap 上,交易双方的流动性是汇集到一起的,然后再根据算法来自动做市。Uniswap 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就是流动性永远不会被耗尽。诚然,如此夸张的目标不可能不存在牺牲。Uniswap 算法采取的方法是通过一个渐进函数来提高代币价格。所以,你一次性想购买的代币越多——你要支付的单价就越高,这样就形成了一种权衡关系。大鳄们再也无法进行大额交易,不过与此同时——这个系统是一直具有流动性的——每时每刻都会有交易达成。

对流动性提供者来说意味着什么?

在向 Uniswap 交易所提供流动性的时候,不可以只向交易对的一方提供流动性——这就会改变两种代币之间的比率、改变交易价格(实际上,x 代币/ y ETH = 价格),有了这种价格比率上的变化,想要套利的流动性提供者就会亏钱。

在向某 ETH - ERC 20 代币的交易合约中注入等价值的 ETH 和对应代币之后,合约会向流动性提供者发放一种流动性代币,这些代币代表的是流动性池中的份额(占据流动性池中总流动性的 10% ——收到这些代币的人就有权掌握总流动性的 10% )。这些流动性代币仅仅代表了流动性提供者所提供的数量。在流动性增加或减少的过程中,会相应生成/销毁流动性代币,从而确保每个人拥有的相对份额保持不变。
说完了如何成为流动性提供者,接下来说说为何要成为流动性提供者。提供流动性的激励源自所有交易都会支付的费用。这些费用会重新注入流动性池,因此,即使提供者所持有的流动性池比例始终不变,这个比例的价值也会上升。平台不会收取费用,只会产生交易费。

费用结构

1. ETH ➡️ ERC 20 代币交易
  • 用 ETH 支付 0.3% 的交易费
2. ERC 20 代币 ➡️ ETH 交易
  • 用 ERC 20 代币支付 0.3% 的交易费
3. ERC 20 代币 ➡️ ERC 20 代币交易
  • 用 ERC 20 代币支付 0.3 % 的交易费将 ERC 20 代币换成 ETH
  • 用 ETH 支付 0.3 % 的交易费将 ETH 换成 ERC 20
  • 代币实际交易费是 0.5991 % 。
-图 7 —— Uniswap 流动性提供者(提供的币种和数量)-
上图显示了每种代币的流动性提供者。每个颜色都代表一个币种,每个矩形代表一个流动性提供者。每个矩形的大小与流动性成正比。左边两个最大的币种(绿色和金色)分别是 DAI 和 MKR —— 这两个显然是最受欢迎的交易对。

预测市场:Augur

Augur 是一个平台,用户可以在上面创建预测市场项目。在这些预测市场上,玩家可以赌哪个结果会真的发生。因为猜对了结果的人可以在事后获得奖励,人们被激励在不同项目上贡献智慧(即下注、买卖),最终结果就汇聚参与者的预测。

预测市场分为四个阶段:创建、交易、报告和结算。创建预测市场之后立即开启交易,一旦事件发生并确定结果之后,用户可以平仓并取出他们的资金。

创建市场

只要是还没发生的事情,都可以创建预测市场。创建者会设定事件截止时间并指定一个事件结果的报告者(如果报告的结果被认为是错的,社区可以对事件报告者提出质疑)。创建者也可以选择一个决议来源——用来确定结果(几乎一切来源皆可)。还要决定对市场进行结算的人应该向市场创建者支付的手续费。

市场创建者还需要缴纳保证金:有效期保证金(用 ETH 支付,如果市场没有得到有效结算,会退还给创建者——基于最近无效结果的数量而定,用来激励创建者开设明确的预测市场)和违约保证金(用 REP 支付——只有当被指定的报告者在三天之内提交报告之后,才会归还给创建者——这样能够激励创建者选择可靠的报告者,好让预测市场尽快收盘)。

交易

对事件结果的下注是通过交易份额来实现的。其实,当用户在市场上买卖不同结果的 “份额” 时,就是在用 ETH 给不同的结果下注。Augur 的配对引擎会创建一个完整的份额集合,每个可能结果的所有份额都会包含在内。

所有预测市场都是由订单簿来维护的,用户可以随时为任何市场创建/成交订单。可以是与其他用户进行交易,也可以是创建新的份额集合。交易者为他们的订单设定一个最低价格,如果不能全部交易,至少可以部分交易,未达成交易的部分则重新生成一个订单挂出去。上述所有资产—— Augur 预测市场、结果份额、参与币种、保证金份额——都可以随时交易和转移。

报告

一旦预测市场对应的事件真实发生——市场就会依据其结果确定下来并且开始清算,由利益驱动的预言机充当报告者并陈述事件的真实结果。REP 持有者可能会参与报告并对事件结果做出最后申诉。

市场结算

交易者可以通过将自己的份额卖给其他人或是与市场进行结算的方式退场。
-图 8 —— Augur 预测市场上的热门标签云(来源:https://public.tableau.com/profile/alethio#!/vizhome/DeFi_15529865481350/AugurPopularTags) -在创建一个预测市场之时,用户可以对其进行具体描述,并且加上一些标签来对市场做出限定。上图是依据 Augur 预测市场上用过的所有标签制作的一朵词云。(这些标签都是在预测市场创建之后,从 Augur 智能合约生成的主题的数据段中提取并解码的。)

用户重叠分析——Maker & Compound

 

我们在上文提到的所有协议中,唯一两个共享市场的协议(请看第一张图的右下角“借贷”一栏)是 Maker 和 Compound 。这两个协议恰好也是目前为止最大的两个协议( Maker 比 Compound 还要再大个几倍)。因此,可以分析一下它们的用户群。

Maker 的用户是那些创建 CDP 的人,而 Compound 的用户是借贷双方,因为二者对平台来说同等重要。不同的是,Maker 的用户是锁定 ETH (创建 CDP )来借 DAI ,而 Compound 的用户可以是借贷双方的任意一方,或者两方。

Compound 上的 475 个借方(2549 次借款行为)

  • 230 个用户发生过 1 次借款行为
  • 136 个用户发生过 1 至 5 次借款行为
  • 54 个用户发生过 5 至 10 次借款行为
  • 55 个用户发生过 10 次以上的借款行为(其中 7 个用户发生过 50 次以上的借款行为,最多达到 171 次)
Compound 上的 3116 个贷方(10956 次贷款行为)
  • 1527 个用户发生过 1 次贷款行为
  • 1133 个用户发生过 1 至 5 次贷款行为
  • 338 个用户发生过 5 至 10 次贷款行为
  • 199 个用户发生过 10 次以上的贷款行为(其中 4 个用户发生过 100 次以上的贷款行为,最多达到 160 次)
Maker 上的 7518 个 CDP 创建者(共创建 16848 个 CDP)
  • 6308 个用户创建过 1 个 CDP
  • 1091 个用户创建过 1 至 5 个 CDP
  • 91 个用户创建过 5 至 10 个 CDP
  • 28 个用户创建过 10 个以上的 CDP(其中 2 个用户创建过 1000 个以上的 CDP —— 分别是 1360 个和 4893 个)
从上述共计 30353 次行为(与下图所示形状对应,为避免过于杂乱,部分行为没有在图中显示出来,目前图中只显示了 11109 次行为—— 在图中表现为一条一条的线) 中可见,产生这些行为的地址共计有 9539 个(在图中表现为一个一个的点)。 -图 9 —— 两大借贷平台之间用户重叠情况的网络示意图-

乍看之下,我们会注意到这两个平台之间的大小差异,二者之间庞大的地址数量(另外少部分地址只指向其中一个平台)以及在代表 Maker 和 Compound 的节点周围形成的环状物。让我们描述一下这几组地址,以便更好地理解上图的内容。首先,可以把 Maker 和 Compound 的节点想像成具有某种“引力”。与它们靠得越近的节点,产生的交互也会更多。

位于最中间的那一大组地址,也就是与两个协议进行交互的地址,大约有 775 个,这些地址与每个协议之间的交互量相等或近似相等(与两个协议各进行 1- 2 次交互)。

分布于两侧的每一小组地址都是与两个协议存在交互的地址,区别在于它们受到哪个协议的“引力”更强、与哪个协议之间的交互量更多。也就是说,这几组地址与哪一个协议的距离越近,与这个协议的交互量就越多。例如,我们看到图中那些靠近 Maker 的红褐色小点——这些都代表了创建 CDP 较多(10 个或以上),且与 Compound 只有 1 次交互的用户。

在协议周围组成光环部分的用户也是如此。最外围的光圈表示只有一次交互。再里面一个光圈表示有两次交互,以此类推。我们之前提到过的。例如,可以看出创建 4893 个 CDP 的地址(其中,1/7518 的用户所创建的 CDP 占总量的 1/4 出头,3/1000 的用户所创建的 CDP 占总量的 1/2!)与 Maker 的节点重叠(图中很难看出来,不过放大一下就可以在字母 “k” 旁边找到)。

在所有账户(Compound 上有 3318 个用户,Maker 上有 7518 个用户)中,有 1223 个地址与两个协议都进行过交互。从百分比来看—— Compound 上有 37 % 的用户在 Maker 上创建过 CDP 。同样地,Maker 上有 16% 的用户在 Compound 平台上发生过借贷行为。

免责声明:Alethio 对于文中所述的任何一个项目都不存在偏好或偏见。文中所讨论的协议有限,之后我们会就更多项目展开讨论,使我们的观点更加全面。Alethio 坚持通过提供事实和基于客观事实和/或已核实信息的最佳论断来保持中立性。本文绝不作为恶意行为或交易建议的指南。(完)

(文内提供了许多超链接,请点击阅读原文到 EthFans 网站上获取)

原文链接:

https://medium.com/alethio/the-defi-series-an-overview-of-the-ecosystem-and-major-protocols-da27d7b11191

作者:Alethio

翻译&校对: 闵敏&阿剑

(本文来源于以太坊爱好者 EthFans,未经作者许可严禁转载,违者法律必究)

文章标签: 区块链 DeFi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