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2441.65 -2.68% 8BTCVI: 6564.99 -0.38% 24H成交额: ¥4909.13亿 -3.79% 总市值: ¥17018.02亿 -2.59%
肖磊:美国数字货币多头并进,中国官方数字货币将会在深圳诞生

肖磊:美国数字货币多头并进,中国官方数字货币将会在深圳诞生

肖磊看市 发布在 链圈子 31802

8月18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发布。

其中第五条当中提到了一句,“支持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

这一句对于区块链、数字货币行业从业者和参与者来说,是值得关注的,因为跟其他领域相比,数字货币这个领域过于敏感和充满未知,中央的认同就显得尤为重要,况且这一句在第五条当中,是完整的、独立的一句,跟前面的一句和后面的一句,是用句号隔开,这说明本身就是一个独立的,大的分类。

这个文件是未来深圳很多创新领域的一个纲领性指导文件,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经过反复斟酌的,因为这牵扯到创新创业者寻找合法性的问题。所以关于数字货币尽管只有一句话,但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那么中央为什么要支持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呢?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深圳作为中国在金融市场的第三极,应该负担起先行先试的权利和责任。

中国金融市场存在很明显的三极,其定位各不相同。

北京是中国整合国际金融政治资源的中心,我刚刚看到北京上半年全市金融运行情况,其中全球两大银行卡组织威士(VISA)和万事达卡(Mastercard)在京注册新机构。环球融讯网络技术服务(中国)有限公司(SWIFT)在西城区注册。丰田金融服务(中国)有限公司注册成立。

亚投行北京总部大楼

其实以上这些国际金融服务公司的注册,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政治和金融的双重考量,这就是北京的作用。国内比如腾讯和阿里,已经很强大了,但依然会在北京建立一个总部,也是出于政治资源的考量。

上海的话,属于金融的大类业务,比如最近几年,就建立了黄金交易的国际板、原油交易的国际板、债券和股市两个方面的对外逐步开放等,这些都是数十万亿美元规模的市场,是一国金融领域的根基,所以上海其实都不需要金融创新,就可以稳坐中国第一金融之城的宝座。

中国的金融领域,分工应该是这样的,北京拥有政治优势,负责上游整合国际金融资源,上海负责稳扎稳打的实现金融战略意图,那么具体着眼于未来的创新,由哪里承担呢?深圳就是这样一个不可或缺,且舍我其谁的第三极,深圳要的是创新,要的是大胆,失败了没关系,重新再来。

但数字货币和移动支付问题,看上去是金融领域的末梢,具备更大的创新空间,但这两个问题,天然的是一个责任重大的问题,因为数字货币本身,就是一个自带国际属性的问题,而移动支付中国已经领先世界,再创新,就是要超越自己,前面没有引路者。

所以数字货币和移动支付问题,对于深圳来说,成了就将是大功一件,不成,则影响全局。

其实早在2016年6月,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就在深圳成立了专门的金融科技公司,该公司当时就参与了贸易金融区块链等项目的开发。经营范围包括:金融科技相关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转让、技术服务;金融科技相关系统建设与运行维护。

2016年12月的时候,平安集团、招商银行、微众银行、大成基金等国内外40多家知名金融机构,共同成立全国首个中国(深圳)Fintech数字货币联盟及中国(深圳)Fintech研究院。 该研究院是继央行宣布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之后,国内首个地方城市从国家金融创新开放、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等战略高度,发起成立的金融科技联盟和研究院。

上面这个研究院是非常开放的,当时还邀请了国内一些数字货币交易所参与,而数字货币交易所一直存在政策上的争议,能邀请参与,足以说明深圳在这方面的开放性。

按照我的分析,未来关于数字货币和移动支付的机会,存在于三个方面。

第一个是,中国的数字货币,具体分为哪几个环节,每个环节上的具体服务公司,应该具备什么条件;第二个是,数字货币在融合进移动支付的过程中,现有的手机厂商、互联网巨头、区块链企业、金融公司等,各自如何切入服务体系;第三个是,中国的数字货币,对全球各类虚拟货币,比如比特币等,是否会产生定价和交易影响,又如何将现有各类持续运行的市场主体企业纳入其中,借力打力,从而提升中国官方数字货币的全球化属性和影响力。

以上三个方面,深圳有大胆尝试的政策基础,但时不我待。

就在此时,致力于取代移动支付,而直接进入到国际数字货币时代的Facebook发行的libra,已经进入到最后的攻坚阶段,就连持续批评libra的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Maxine Waters,也将在未来几天领导一个六人小组的访问团造访瑞士,并与瑞士联邦数据保护和信息专员Adrian Lobsiger就Facebook数字货币Libra相关问题进行会谈。

一旦双边建立一定的互信和协调机制,美国很有可能会迅速批准libra进入到试运行阶段。美国的支付系统,因此将直接从网银时代,跳跃到数字货币时代,中国的移动支付领先优势将可能不再。

另外,纽约证券交易所支持的数字资产平台Bakkt,其实物结算比特币期货合约产品已经进入到用户验收测试阶段,法律程序和监管问题已经解决,该期货品种上市的日期大概在今年的九月,从该交易所负责人的言论看,把主要的竞争对手定义在现有的,不受监管的各类交易所。

原话是:“我们为客户提供了前所未有的监管清晰度和安全性,在当前机构级基础设施不足的市场中,Bakkt也将成为一家受监管、可全球访问的交易所。”

这将意味着,美国在利用传统金融市场的权威和先于其他国家一步的优势,主导整个未来数字资产的金融定价市场,中国在很长时间里培育起来的整条产业链优势,可能会变得非常被动,国内的投资者,难免会被美国市场牵着鼻子走。

也就是说,种种迹象表明,未来金融市场,在数字货币领域,尤其是在数字货币的交易和支付市场,国家级别的竞争将不可避免。既然已经给深圳下放了这个试验权限,我希望这一次不要再搞一些雷声大雨点小的事情,各种组织尽量少成立,直接干实事,就像Facebook发行libra一样,先把产品搞出来,然后再解决争议,争议解决了立马就可以推。

大家可以想想,微信支付分食支付宝市场,跟支付宝分庭抗礼,也就是一个春节红包活动的事情。互联网让整个世界变得扁平化,像美国摩根财团、Facebook、沃尔玛这类拥有各种上下游资源,而且在全球范围内都具备终端推广能力的机构,一旦开始结算模式的变革,速度可能要比我们预期的快很多。大家可能还记得,二维码付款取代手动账号付款,其实也不过两三年的事情。

文/肖磊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