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教堂到集市,黑客松的魅力和开发者社区的灵魂

从大教堂到集市,黑客松的魅力和开发者社区的灵魂

魏然 发布在 链圈子 区块链 37534

0、开源文化发展史:由小众走向主流

 

从封闭到开放,为自由软件的理想

《大教堂与集市》是开源运动的《圣经》,颠覆了传统的软件开发思路,影响了整个软件开发领域。作者Eric S. Raymond是开源运动的旗手、黑客文化第一理论家。

Raymond认为,软件开发及编程和所有创造性的活动一样,起源于个人具体和真实的需求,但又不局限于个人的封闭活动,高超的程序会从封闭到开放,集聚成千上万人的智慧:

起源:最好的程序开始于作者日常问题的个人解决方案,因为一大批人正好都有这个问题而流行。

进化:无私的编程(egoless programming)+大集市的模式(bazaar method)

开放的软件开发是非线性发展的,如同牛顿式的和爱因斯坦式的物理之间的关系,旧的系统在低能量下仍然有效,但当你把质量和速度变得足够大的时候,就得到如同核爆的Linux那样的传奇。

开源文化最突出的成果之一就是Linux。1984年,因为对商业软件闭源、昂贵等各种不满,Richard Stallman离开MIT开始开发一种类似Unix的自由软件操作系统。自此以后,他创立了自由软件基金会,发展了GNU 通用公共协议(GPL)并且以个人身份写了GNU/Linux操作系统的原始代码,许多人称其为Linux操作系统。

Linux之父Ted访谈

这个时期为开源社区的萌芽期——开发者不为利益,只为了自由软件的理想而为软件贡献代码。大多数成员交流通过网络和邮件组,他们是开源软件社区的先驱和理想主义者。这个可以类比比特币(Bitcoin)和以太坊(Ethereum)早期的社区状态。

虽然编程基本上是一种个人的封闭活动,但真正高超的程序来自于从封闭到开放,借助整个社区的注意力和脑力。在一个开放和进化的环境吸收成千上万人对程序的反馈、对代码的贡献、debug。

中立的治理模式,平衡商业利益和社区意志

共识,或曰“principle of understanding”是社区意志的体现。一个好的“集市型”社区组织类似自由市场或生态系统,每一个自私的个体组成一个将整体效用最大化的集体,这个过程中形成了一个自我纠正的自发秩序。

黑客们最大化的“utility”不局限于经典经济学意义上的,还包括个人价值实现的满足和在其他黑客中的声望(egoboosting,追求名气、话语权、影响力和社会认同,体现在涨粉带来的快感)这些不易被量化的东西。

有些人认为自我驱动的个人英雄主义者们形成的文化会是支离破碎、占山为王、低效浪费的,但这个想法被互联网上的github、linux、wikipedia、Bitcoin、Etheureum等信息的广度、深度、质量所证伪。

一个大集市式的(社区制)的开放、具备正向激励的开发环境,可以让自我驱动的个体,充分发挥自己的智力和才能,创造出体现群集智慧的智力成果。

Nathen Harvey 在 InformationWeek 的文章中指出了三个问题:“项目应该由商业的赞助商驱动还是外围的贡献者驱动?商业利益是否应该凌驾于社区的意愿之上?该如何以及在哪里为商业实体和开源社区之间划上一个明确的界线?”作为中立的基金会可能是唯一平衡此问题的方法,在协商、妥协、争论等等之上让软件受益于所有人。

随着越来越多公司看到了开源软件的机会,以Linux为代表的开源软件越来越多的被公司采用。于是Linux基金会于2000年成立,为开源社区提供经济、智力、基础架构、服务、活动、及培训多方面的支持。

这时候Linux开发已经不是一群理想主义开发者的个人爱好,也是需要商业运作的一个企业。除了自由开发者之外,还有专门的开发者由基金会或者大公司雇佣进行开发。

随着2005年Linus在开发Linux内核过程中同时创造了Git,以及之后的GitHub和各个互联网公司对开源项目的支持,GitHub上开发者社区非常活跃,但他们得到激励的来源仍然是公司的报酬以及社区内部人士的赞美。开发者社区拥有的权利和获得的报酬比起贡献来说仍然不够强大,也很难吸引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而比特币的出现让开发者能够在脱离雇佣关系的情况下获得直接的经济激励,这是比特币机制中最有创新的一点。它第一次使开发者社区的利益和矿工的利益与“金钱”有了紧密的挂钩,尽管也导致开发者社区的利益和矿工的利益出现了冲突。

 

1、黑客马拉松(hackathon)和“黑客经济”的崛起

 

结合了“hack”和“marathon(马拉松)”两种词汇的新概念——Hackathon诞生于1999年,和孤独的“马拉松”长跑不太一样,hackathon是一个狂热的工作坊-程序员和软件工程师们要在一个晚上或者一个周末的短暂时间里加速完成一个项目。

在hackathon上,程序员和开发者们可以进行软件开发的设计活动。包括图像设计师,界面设计师,项目/产品经理等专家,在某个软件项目上进行协作。hackathon的目标是在活动结束的时候开发出有用的软件或者硬件产品。

这个活动开始于一种协同工作的需要,将计算资源整合起来去对Beta阶段的还未发布的新软件进行压力测试。很快,人们意识到即兴的头脑风暴可以激发出巨大的创造力,而且Hackathon可以被用来探索在开发早期出现的各种技术问题的解决方案。

一般来说,Hackathon会限定一些特定的主题,比如用特定的编程语言,特定的运行系统,某种主题的应用,指定的API,或者限定某个地区和人群,比如在区块链hackathon上,开发者们可能会开发去中心化应用(dApp)。

这种去中心化的,去中介的,分布式的计算机编程形式已经成为软件开发行业的行业标准,不论是线下的大型hackathon还是线上的开发者活动,这个曾经前卫的模式已经慢慢成为产业主流。

大型的传统企业也开始意识到转型的优势,即将本来等级森严的公司治理结构转化成更为精干敏捷的,更适应21世纪的组织结构,对雇员给予更多的自主权和责任。Hackathon就是新型工作方式的一个模版。他们代表了科技领域企业成长的一种新的驱动力,而且也是在以一种新的团体合作的方式解决科技领域棘手的问题。

尽管黑客马拉松原本的风格是游牧式的,自由的和开源的,但有趣的是,现在一些气质风格迥异的“old school”科技巨头公司都在积极的拥抱“hackathon”。

在金融、商业、政治甚至艺术领域,成熟产业已经在拥抱区块链,他们都在努力寻找新的技术和产业嫁接的落地应用场景,而这个探索各行各业到底如何应用区块链的阶段恰恰为hackathon创造了一个发展的良机。

很多非科技领域的传统企业比如麦当劳、三星和联合利华也在尝试通过hacker的力量来加速产品的开发。黑客马拉松的独特魅力让它可以抓住创新的灵感,展现最新的技术进展,还能对新技术进行市场测验,而且,hackathon让过去那些才华和潜力没被完全释放出来的hacker可以组成团队,一起迸发出创新的概念和产品”。

这个现象说明在一个日益数字化、分布式和去中介化的未来,hackathon、极客群体和潜在的通证都会成为未来科技产业成长的重要组成部分,至少,这已经是一部分玩家的共识。

当区块链碰到开发者社区,另一个不能被忽略的是“Hackonomy,黑客经济学”,或者说一套“经济激励”机制和通证激励。比如ether.camp就有HackerGold(HKG),这本质上是为诸多创业想法提供了一个“无摩擦的”市场环境,将开发人才库和代码库对接到创业项目上。归根结底,Hackonomy是为生态提供了一个可以激励新的颠覆式科技被开发出来的经济机制。

HackerGold(其实技术生态,包括公链生态的通证都是HackerGold的一种形式)和其生态可能成为与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比肩的创造。“经济激励”可以让一个类似区块链技术实验室/基金会这样的组织完成对想法的初步测试,吸引世界级的开发人才,在多重因素的混合作用下,可能让研究和产品开发的进度都大大加速。

 

2、Hackathon的价值仍被大部分人所低估

毋庸置疑,Hackathon对于开发者来说是一个灵感迸发,集体脑暴的完美舞台,对于企业来说,是低成本测试idea和产品,并且与优秀人才彼此发现的平台。

Hackthon,连接企业和黑客社群 by Dorahacks

但作为一个相对小众的活动,Hackathon的魅力和价值仍是被大众远远低估的,那么hackathon究竟有哪些优势呢?

提升公司品牌

举办Hackathon可将公司产品和价值传达至开发人员社区, 从而间接性提升公司品牌。在场地派发印有公司标记的产品如T恤,笔记本等等亦能长远有助提升公司品牌。此外,开发人员和Hackathon参加者大多是社交媒体平台的活跃用户,比如Facebook, Instagram, Twitter,微信朋友圈等等,因此他们在这些Hackathon活动之外,通常为品牌带来流量。

人力资源扩张

许多组织Hackathon的公司通常也倾向于利用Hackathon作为招聘新员工的机会,这取决于参加者的表现和是否与公司价值一致而定。除了在经济上具有成本效益之外,Hackathon还使公司更容易找到志同道合的人才。此外,Hackathon参加者大多是正寻求新的就业机会的人,所以这对每一参与方来说都是双赢的。

产品扩展

举办Hackathon可从中发掘有创意的点子和人才,帮助产品扩展。组织Hackathon的公司可以在比赛完成后和胜出者以合作或招聘的形式去落地和实现他们的构思,使产品得以多元化,去适应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

创造长期社区

许多创新型企业都开始组织Hackathon,因为他们意识到围绕自己的核心业务创造一个可以自运转的、积极的生态系统有多么重要。作为一种聪明的营销手段,hackathon也可以帮助公司加强与外部资源网络的联系,特别是加强与开发者的连接,那些愿意参加hackathon的人大部分都是聪明和有能力的人才,他们未来也会成为企业重要的外部资源。在hackathon中获得奖项也能激发社区的创造力。

性价比更高的劳动力

更一个让想要推出新产品的公司和创业企业组织或赞助hackathon的原因是这些公司的技术团队正面临一些棘手难办的问题,可以通过hackathon来让更多参与者尝试啃这些技术硬骨头。比如,假设一个区块链项目想要让业务更多元化,需要在他们现存的产品线上发布一个新产品。但是,他们遇到了瓶颈,比如代码是有bug的,而且解决bug要花巨额的时间和劳力成本。

这时,项目就可以在hackathon上把这个难题当作一个赛题,不仅难题可能会在hackathon上被解决,而且还将收取一个比外部技术性价比高的多的价格。所以说,区块链公司和科技公司都倾向于将难题交给hackathon来解决。

 

3、从Hackathon里跑出来的成功企业

 

Hackathon给予了初创企业一个被投资人发掘的机会,AngelHack,一家著名的Hackathon组织方,会为Hackathon中脱颖而出的项目提供Demo Day的展示机会以及HackAccelator的加速器孵化计划。

进入AngelHack的HackAccelarator的全球项目

Hackathon就像练习生的选秀比赛一样,为有潜力的项目提供曝光度、资本、技术、人才等全方位的帮扶,所以从hackathon中,跑出了各行各业的优质的企业:

从Hackathon里诞生的估值千万的项目

同理,在区块链领域,Hackathon也是优质项目诞生的摇篮,是捕捉准独角兽企业及其创始人的绝佳场所。这也是为什么包括火币、比特大陆、八维资本、币安、以太坊、EOS、波卡在内的行业头部交易所、资本、公司、项目都在深度布局开发者社区,举办黑客马拉松活动,并通过战略投资等方式与之形成绑定。

instadapp from ETH India hackathon

ETH India hackathon

Matic和rct studio,来自Dorahacks hackathon

关于Matic:

 

Matic Network是一个使用侧链的链下运算的区块链第二层拓展解决方案, 同时运用Plasma和PoS机制来确保资产的安全性。Matic Network致力于让开发者在该平台上创建真正可用的Dapp。Matic是以太坊生态的重要贡献者,对以太坊社区做出了突出贡献。

Matic团队在建立早期参加了DoraHacks 2018年秋天在印度班加罗尔组织的区块链Hackathon。印度班加罗尔Hackathon有近1000人报名,录取了200名Hacker,Matic整个团队都参与了Hackathon,还为其他极客团队提供了一些技术支持。Matic于2019年3-4月份上线币安LaunchPad,成为2019年表现最好的区块链明星项目之一。

关于rct studio:

rct studio是一家基于AI的娱乐交互科技公司,主要业务是借助分布式机器学习、自然语言处理等AI 技术,重构好莱坞电影与游戏行业。公司已获得百万美元天使投资,投资方包括Y Combinator 中国和星瀚资本。

在2019年YC冬季创业营的Demo Day上,rct展示了一个名叫Morpheus,可以根据人一举一动的细微区别,创造无限剧情发展可能的人工智能引擎,Morpheus可以将文字语言实时转化成3D视觉

rct创始团队最早于2015年参与了DoraHacks北航Hackathon,这也是北航第一场Hackathon,当时,RCT团队联合创始人陈雨恒等人都是来自北航DoraHacks的极客。2017年,该团队创立的渡鸦科技被百度收购,再之后创建rct studio,一家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新型互动电影公司,并获得YC投资。

 

4、开发者社区加入github贡献代码、模块或新项目,就像身体中的益生菌,帮助公链形成更强的网络效应

 

对于一个区块链项目来说社区简直太重要了。如果一个项目得到社区用户的热情呼应的话,哪怕是一个烂主意也能变得惊人的成功,同理,一个特别棒的主意如果没有获得社区的支持,可能完全没法落地。

所以,了解你的受众(观众)究竟在哪是培育一个有生命力的社区的第一步,第二步是维护好这个社区;GitHub就是一个完美的培育和维护社区的地方。

开发者经常会在Reddit上出现,另一些也用Discord,Riot甚至Telegram交流。但程序员最常光顾的还是github,会把项目的最新的代码在GitHub上更新。

早期的投资者和潜在的目标用户可以被分为几类人群,比如爱好者、风投家、交易员和开发者等等,这些早期用户(early adopters)会一路伴随着你走过风吹雨打。

作为世界最领先的软件开发平台,GitHub很有可能不会吸引交易员或者纯粹的爱好者;但是,对冲基金和投资机构,有时会有对项目做尽职调查的需求,他们偶尔会去GitHub上检查代码库是否活跃;而对于开发者来说,GitHub就是一日三餐。

到2018年10月,GitHub上有3100万用户,主要集中在北美、东欧和澳洲。自从2018年10月GitHub被微软收购之后就开始进入主流视野,尽管有些人对GitHub被微软收购颇有微词,但总体来看这对GitHub的发展并不是坏事。除了GitHub外,还有一系列类似的竞品,比如Bitbucket,GitLab,SourceForge。这些平台也能为你的区块链创业项目带来很多用户。密切关注开发者频繁出没的各个主流平台,将有助你了解项目开发者社区到底该怎么去运作。

通过GitHub可以来衡量一个项目是不是有价值。比如在美国一个区块链开发者的年薪大约在10万美金,他们的劳动时间真的值不少钱。所以,当一个项目在GitHub上有很多动态更新的时候,这意味着价值相当一部分钱的劳动力正在为这个项目做贡献。如果有足够多的劳动力在活跃的贡献代码,那么我们基本可以确认这项目不是个骗局。数据可以显示团队是相对有组织的,而且有一批聪明的开发者坚信项目的理念。

除了原创代码,技术社区另一个重要的作用是众人拾柴火焰高的debug。Linux的创始人Linus提出一个Linus Law(林纳斯法则):只要眼球足够多,所有臭虫都好捉。体现了大教堂模式和市集模式的关键区别。在大教堂模式的编程理念中,bug和开发上的问题是复杂、困难、深度的,需要几个人全心钻研才能清理干净。而在市集理念中,认为bug都是简单的问题,至少在成千上万个共同开发者热心的参与的情况下,debug很快会变的简单,开发和测试是可以并行的。

对于区块链项目来说,为了吸引更多高质量的开发者的参与,项目方都应该努力提升自己的代码质量。为了更好的展示这一点,CryptoMiso设计了一个可视化的图像展现区块链项目在GitHub上的动向。下图展示了Top 10的区块链项目(基于12个月的开发者贡献数据)。

如果说你在做一个全球化的,去中心化的项目,社区对于市场和PR来说是重中之重。而开发者社区对于为你的项目建立一个健康和忠诚的粉丝社群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一环。开发者社区就像身体中的益生菌,会帮助项目形成更强的网络效应,构建具备强大生命力的生态型项目。

reference:

黑客与画家 by Linus

开发者社区大爆炸——从自由的理想主义到利益驱动的赏金猎人 by Ross Zhang火币加拿大 CEO

The Rise Of Blockchain, Hackathons & The 'Hackonomy'   Roger Aitken

wikipedia https://cryptoticker.io/en/benefits-hackathon-blockchain-company/

50 Startups that came from HACKATHONS

区块链开发者社区:如何用GitHub来为自己的项目找寻灵感 by Sebastian Schuhl

These 13 New Startups Were Born At Hackathons by AngelHack

17 International Startups Born From Hackathons

 

作者:魏然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