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3630.21 -3.14% 8BTCVI: 6928.48 +2.55% 24H成交额: ¥3558.61亿 -8.81% 总市值: ¥18845.72亿 -3.32%
金融机构vs.互联网巨头,区块链商用落地,哪一流派更占上风?

金融机构vs.互联网巨头,区块链商用落地,哪一流派更占上风?

李小平 发布在 链圈子 80428

巴比特讯,7月26日上午,由蚂蚁金服举办的“蚂蚁区块链CHAINAGE创新日”活动在杭州举行。

活动现场的圆桌环节,蚂蚁金服副总裁刘伟光(主持人)、上海证券交易所前总工程师白硕、 上海保交所区块链负责人何定、CSDN副总裁孟岩等嘉宾围绕区块链商业化的主题,进行了热烈讨论。

本次圆桌,要数第二个问题的讨论最为精彩,堪称有料、有趣、有种

WechatIMG808图为刘伟光,蚂蚁金服副总裁

刘伟光认为,目前国内有近400家区块链相关的公司,大致可分为三个流派:一是以传统金融行业为主的金融系的科技公司二是互联网系的公司,三是创业公司。“今天我们就讨论银行系对比互联网系在区块链领域的策略。”

他表示,“我去过很多金融系的科技公司,几乎没有一家公司不把区块链提上日程,更有一家比较著名的银行系金融科技公司把区块链提升至公司层面的重要战略之一。”互联网系流派中,BATJ(百度、阿里、腾讯、京东)这四家公司都在区块链领域有着不同的布局和发力。他随即问道:

随着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发展,哪一流派会占上风?

WechatIMG806图为孟岩,CSDN副总裁

孟岩是第一个发言的嘉宾,他认为,互联网公司的优势更突出一些
互联网系公司还能再分为两派,一派是大型互联网公司,比如蚂蚁金服;一派是生长在灰色地带的公司。白硕老师刚才有提到(如下图),橙色和红色地带的一些公司或团队,这支力量也不可忽视。

WX20190726-164901

孟岩进一步指出了为什么看好互联网公司,甚至是灰色地带的公司的理由。他指出,基于两个原因:一是企业家精神二是铸币税的分配

关于企业家精神,孟岩分享了他最近在看的一本书--《财富与贫困: 国民财富的创造和企业家精神》,作者是乔治·吉尔德(George Gilder)。

乔治·吉尔德(George Gilder)是当今美国知名未来学家、经济学家,和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和马歇尔·麦克卢汉一起,被誉为“数字时代的三大思想家”。

如同《国富论》一样,当乔治·吉尔德于1981年首次发表《财富与贫穷》这本书时,它阐述的供给学派的资本、分配和财富理论,使之被誉为供给经济学的第一流分析,并成为当时正在进行的里根革命的经济学奠基作品。

孟岩说,

乔治·吉尔德将美国企业家分为两类:一类是受政府严格监管和保护的,一类是被“家长式”的监管,没有被各种法律法规束缚的。他认为,真正的企业家精神是美国资本注意体系的活力的源泉,而前者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负担。当这本书在2012年改版的时候,他认为美国现在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前者有很多被认为是企业家的人,其实不是。而后者在美国反而被很大规模去口诛笔伐,使美国企业家精神沦落了。

这个观点我们不一定要认同,我讲的比较抽象,不太方便具体地谈论大型互联网公司怎么能做出各种创新。实际上,企业家精神方面,中国存在同样的问题。2008年时弗里德曼曾经评价中国的经济有“两个中国”。一个是传统的中国,一个是互联网的中国。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关于铸币税的分配,孟岩认为,不管是灰色地带,还是红色地带,蚂蚁金服也好,银行也好,有一个很大的差别--铸币税的分配。“某种意义上,我们喊无币区块链或喊银行,其实是很搞笑的说法。”

他进一步指出,

我们今天在蚂蚁金服的支付宝里每个人每天都在铸币,只要你把一笔银行存款转到蚂蚁金服钱包里,你就是在铸币。蚂蚁金服钱包里的币也是蚂蚁金服在央行开了备付金之后,发行的一种特殊的电子货币。本质上大家看上去是把招商银行一笔钱转到蚂蚁金服钱包里,不是这样的,实际上是我支付了一笔钱,然后在蚂蚁金服体系里铸了一笔货币,只是没有铸币税,铸币税是零,我没有得到任何收益。

区块链行业里,有很多企业或项目将铸币税分配给社群,让社区成员通过劳动或贡献节点,这样一些社区贡献享受高额铸币税。我觉得这件事情是区块链或数字货币圈子里非常重要的东西,平时关注的人不多。我允许你在规定和写在代码里法律之下去铸币,并且享受铸币税,只要做出贡献。

话音刚落,白硕便拿起话筒,默默地插了一句,“Libra之所以做双币设计,实际上就是因为这个。”孟岩面不改色,“我的意思就是这样,这件事情谁会先做,我认为一定是互联网公司。”

WechatIMG807图为何定,上海保交所区块链负责人

随后发言的嘉宾是何定,他从两个方面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短期来看,各干各的,因为现在区块链整个市场才刚刚开始,相互之间会有一些合作;

长远来看,会互融互通,各自找到自己的分工,就像银行做贷款之类的业务,医院是用来看病,蚂蚁金服提供底层技术支持,类似于这样的社会分工。如果未来有很多条区块链,就不能体现区块链的价值。区块链价值是把所有东西都连在一起,降低沟通成本,降低信息互通成本。

WechatIMG810图为白硕, 上海证券交易所前总工程师

最后发言的嘉宾是白硕,“桃花揉碎满江红,一缕哈希得令”,这位科技界“老炮儿”首先向现场观众提出了一个问题:
(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数量有多少个?
没等现场观众反应过来,他就自问自答了,“有时候是5个,有时候是7个,有时候是9个,为什么是这个数?一个是因为单数,一个是因为选票的原因。”他随即指出,认知心理学中,一般人的短时记忆容量约为7±2个,即5--9之间

他表示,

如果手机上有一个进入数字化的入口,经常使用的APP一定不会超过这个数量限制。如果承认这一点,全球范围内能够达到长尾数目的,还能留在移动设备界面上,进入数字化界面上能留下的一定是庞然大物,即流量为王。

目前阶段,我看好互联网企业。但这不是终点,因为随着技术的进步,阿里都很爱谈技术中台。我们看到一个可能性,中台是去中心化的。如果中台是去中心化的,那就意味着中台可以是联邦制的。如果中台是联邦制的,就意味着平台公司是没有前途的,或者说,数据回去、平台留下、公司解散。所以我认为,一定是流量为王,大家入口的APP界面上一定是一个天文数字,10亿这样级别的才有意义,也才能留下。

第二,这个东西背后是去中心化中台,这个中台可能有传统银行的参与,可能有互联网企业的参与,还可能有区块链初创公司的参与,都有,大家共同塑造这个中台,共同运作这个中台。这个中台归属不是哪一家的,中台数据是各自的,但它们以一种联盟的形式、联邦的形式,最后呈现一个界面上最吸引眼球的APP,这才是未来。

(嘉宾发言仅为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机构立场)

评论(2)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