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4541.39 -4.69% 8BTCVI: 8022.17 -4.93% 24H成交额: ¥3983.17亿 +11.60% 总市值: ¥19089.09亿 -4.71%
巴比特专访 | 将区块链技术接入12省法院,中经天平如何用科技驱动法律未来?

巴比特专访 | 将区块链技术接入12省法院,中经天平如何用科技驱动法律未来?

海伦 发布在 区块链 独家 89598

富豪林泰婚期将至,准新娘却惨死地下停车场,林泰的女儿成为最大嫌疑人,林泰不惜重金聘请国内顶级律师为独女辩护。辩护过程扑朔迷离,跌宕起伏,庭审前夜,一段不明来源的影像流出,显示林泰才是真凶,于是他被捕入狱。但辩方律师却发现了事有蹊跷,原来林泰为救爱女,拍摄了假录像,将罪名引到自己身上,以此来保护和教育自己的女儿。
这是电影《全民目击》的情节,一方面,孙红雷饰演的林泰对女儿用情至深的形象,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另一方面,对于证据可被伪造,司法可被欺骗的设定,又感到难以接受。

若真是如此,那么真实世界中是否也可以伪造出这样一些照片、录音、甚至是视频证据呢?

在一次活动上,我接触到了基于区块链的司法电子证据平台,也对电子证据在司法上的认定有了更深的了解,这让我逐渐意识到,电子数据被采纳并没有那么简单。实际上,电子证据的认定有“三性”原则,分别是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而影片中描述的情节,既不符合真实性原则,更不符合合法性原则。

对于电子证据在司法认定中有哪些常见误区?区块链技术怎样为司法赋能?企业与法院对区块链技术的接受程度如何?基于这些疑问,我采访了中经天平王凯副主任,为你揭秘司法中的那些事。

 

科技驱动法律未来

 

中经天平主要负责智慧法院信息化建设的推进落实和技术开发。“科技驱动法律未来”是中经天平的slogan,据王凯介绍:

“我们定位是司法信息化的服务公司,团队从05年就开始从事智慧法院的建设。”目前,中经天平在司法区块链领域,主要有两大业务:

一是面向企业的司法电子证据云平台,为各行业企业提供定制化的电子证据的存证、侵权取证、鉴定等全流程上链服务,接入企业包括今日头条、快手、腾讯、中华遗嘱库、扫描全能王、玖富金融、Acfun等知名企业;

二是为法院上线区块链电子证据平台,应用于电子证据核验、网上调解、网上立案、法官移动办公等司法信息化场景,目前已接入全国12个省各级法院,其中包括天津市、吉林省、江西省、广西省、山东省、河南省等高级人民法院和杭州互联网法院、郫都互联网法庭等。

 

打官司就是打证据

 

打官司,实际上就是在打证据。但在证据的有效性判定方面,目前存在着这样一些挑战: 一是如何使证据的收集、固定、传输和运用更加高效?二是如何证明电子证据的真实性、原始性、及防篡改能力?三是如何将互联网上产生的音视图文“电子化”的证据,真正转变为司法认可的有效“电子证据”?四是如何化解大量电子证据给审判法官带来证据梳理和审核的工作量?

在2012 年之前,我国法律体系下,电子数据是不能作为独立证据参与诉讼的。修订后的诉讼法才将电子数据作为一种新的证据种类纳入立法。但在实际诉讼过程中,由于瑕疵率很高,往往需要大量辅助证据,增加它的效力。

“比如,我们拿手机拍照,刚好有一个摄像头拍到了我用手机拍照的过程,而且它的时间与我的时间同步,而且还要有第三方人证,看见了我拍照这件事情。也就是说,需要很多其他证据来辅助和加持,这个电子证据才能变成一个强证据,现实中这是很难实现的,需要做到天时地利人和,才能证明这个证据是有效的。”王凯向我描绘到。
取证环节更为复杂,电子数据证据需要进行司法鉴定,而司法鉴定要求对送检样本负责。如果是用手机拍摄的还好,把手机送过去,直接提取那个数据就可以。但如果电子数据存在云上,给哪个机构发函?如何送检?于是这就变成一个死循环了。

而通过区块链,这个过程就会被大大简化。用户将自己要取证的网页信息及证据信息存入到基于区块链的电子证据平台,系统通过智能化方式对任务进行取证、固化,并同步相关信息至国家授时中心、司法鉴定中心及司法区块链联盟进行固证,为后续验证提供依据。

 

企业愿意花多少钱存证?

 

但我们知道,存证实际上是一个前置行为,在司法纠纷发生前,企业就要将大量的数据进行存证,他们为什么一定要通过区块链来做?接入司法电子证据云平台的驱动力是什么?愿意在这方面投入多大成本呢?

“早期我们和企业沟通的时候,了解他们如何保存证据?有些是截个图存在文档里,认为这就可以作为证据了。但这样的证据,如果对方质疑是伪造的,或者要求重现,难度就会变得很大。 ”

“而且很多企业并不了解司法的流程,以为司法服务的对接,到公证处就结束了,再往后都是律师的事情,这是我们听到最多的误解。”

因此,司法电子证据云平台要做的就是在证据刚生成的那一刻,就对它进行固化。并且在证据流转过程中,直到法院庭审时,保证样本未被修改。具体来讲,分为这样几个维度:时间维度、防篡改维度、身份维度。实际上,就是3个W,谁?在什么时间?做了什么?但电子证据需要整个系统安全,有很多的标准和要求,司法电子证据云平台就会帮企业梳理证据产生、存储、提交各个维度的要求。

至于企业愿意为这件事情花多少钱? 王凯告诉我,这和企业的盈利程度、销售目的,以及经营方式有关。当他有强司法需求的时候,就愿意在这部分花费更多,投入取决于回报。

“比如一家图片公司,由于侵权,年损失30亿,在投入电子证据系统后,至少能回收10亿费用,那么他可能就愿意花费5亿来做这件事。还有一些企业,它本身的盈利模式比较容易出现纠纷,属于强司法场景。比如遗嘱,第三方机构帮助老人梳理家庭财产情况,订立一个真实有效的遗嘱,但如果数据丢失,对它将是致命的打击。因此企业认为不论投入多少,都有责任去保证这个证据存储的有效性。”
 

法院对于区块链是什么态度?

 

目前可以看到,司法或许是区块链在产业端最直接的落地场景。今年6月,最高法信息中心牵头发布了《区块链司法存证应用白皮书》,而且吉林高院、天津高院、山东高院、青海高院、郑州中院、四川郫都法院、北京、杭州、广州三家互联网法院全部上线了基于区块链的电子证据平台,中经天平也设计了适用于司法场景的司法联盟链,包含了司法节点、权威政务节点,以及企业节点,整个生态非常丰富。

随着了解的深入,法院目前对于区块链更多是接受、探索、不断创新的态度。因此从去年8月开始,陆续建设了12个省各级法院区块链节点。

区块链技术具有防篡改和可追溯特性的优势,与司法有着天然的契合。这两个关键特性在司法场景中有很强的关联属性。当原被告打官司时,已经是事后,法院怎样对证据做出判断呢?

一是追溯到证据产生的那一刻;二是看证据产生之后,是否由于时间和传递造成消耗,是否未被篡改。

“为什么是你们?”我问王凯。
他坦言,中经天平不是行业唯一一家向司法系统推荐区块链技术的公司,“基于一直服务司法信息化的背景,一方面我们更了解法院的需求,也熟悉他们的具体办案流程;另一方面我们也知道区块链的局限性,很多区块链公司把它的作用过于神化了。”

王凯认为,区块链能做的事情,就是在证据传递中防篡改,以及隐私保护中的封闭式脱敏再开放。而且法院在使用基于区块链的这套系统后,并不会增加案件,反而是在减少案件数量。因为在证据清晰、责任明确的情况下,很多庭前就调解了,有的法院甚至可以达到50%以上的调解率。

 

肯定不挣钱,肯定有价值

 

司法对于区块链技术的需求毋庸置疑,但是这些提供区块链技术的企业盈利吗?我想这是一个大大的疑问。可以想象的是,如此大量的数据存储就是一笔很大的成本。没想到,王凯的回答更加坦率,他说:

“肯定不挣钱,现在做区块链哪个挣钱?哪个都不挣钱。” “但是有没有价值?肯定有价值。”
王凯认为,做这件事更多是着眼于未来,他们看到大量的司法资源被浪费,以及大量企业缺乏对接司法的有效途径。

在采访前,我始终有一个疑问,就是这些电子证据平台存在的必要性。我在想,如果我将某个重要的电子数据直接通过一笔交易记录在以太坊上,岂不是更好?难道法院不会承认该证据的有效性吗?

但王凯告诉我,法官对此不会有任何态度,这就是一个证据。接下来双方的质辨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对方律师都认可,那就有效。如果对方律师提出证据无效,那么就需要提供这个区块链的检测机构报告,证明以太坊的安全级别。

另一方面,电子证据的合法性要求,其中包括使用工具的合法性。“以太坊合法吗?谁来出具它的资质报告?”王凯向我提问到。这里所说的证据合法性认定,包括取证主体合法性、证据形式的合法性、 取证程序合法性以及证据保存与运用方式合法性四个方面。

在这样的要求下,存证系统需要对区块链节点运营主体进行评审;需要对存证发起人的身份进行实名认证并做好发起人身份风险预警;应该使用公信力机构认证的取证工具,或通过电子数据鉴定机构的专职人员来进行规范化和制度化的取证;应该保证所存电子数据可以被验证与追溯,可以通过法院电子证据平台、司法鉴定机构或其他有司法效力的方式对证据进行追溯核验。

 

技术可信,仍然需要中心可信

 

这让我不禁发现了一个悖论:区块链提供的实际上是一种技术可信,并且希望通过技术可信替代中心可信,但在真正应用于司法场景时,却还是免不了借助中心可信。

王凯告诉我,在挑选存证平台时,最重要的就是它能提供什么资质。电子证据一定要可以溯源的。还有,时间维度来自于哪,谁来帮我提供相关证据?能不能出具相关的报告?能不能出具相关资质证明,能不能在相关网站上核验到相关的数据?这些都很重要。

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国家授时中心”,我们都知道区块链上有“时间戳”的概念,能够证实交易发生的时效性。但是在司法审判中,需要双向时间。什么意思呢?对于电子证据,它产生的时间非常重要。比如你在事件发生时,通过电脑、手机、系统后台进行了截屏保存,上面显示4:00,这只是一个单向时间,如何证明这个时间没有被人为调整过呢?

而“国家授时中心”是我国标准时间授时机构,主旨时间的溯源查询,可对时间进行查询,可追溯时间源头。可见,即使在这样一件简单的事情上,我们依然离不开中心化的机构。中经天平司法电子证据云平台与国家授时中心已打通,可以在国家授时中心官网查询到我们平台上证据的存证、取证时间。

对于未来的预判与规划,王凯表示,全国有3500多家法院,在各个省试点之后,会逐步推进。中经天平要做的就是铺路,打通整个电子证据的司法通路,而这条路才是刚刚起步的状态。

王凯认为,现在做的事情是希望各行业需要和电子证据平台服务的都来对接,形成形成良性生态,一起打通和缩短司法为民服务的最后一公里,未来司法便民也会进一步智能化,将审判前置,通过判例司法大数据和调解平台来化解案件真正实现互联网上的无忪治理。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