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再谈去中心化治理:应用任何单一共识证明机制只会走向中心化

BM再谈去中心化治理:应用任何单一共识证明机制只会走向中心化

区块链资讯 发布在 区块链 39228

6月29日,BM 在 Medium 发文再议去中心化治理,BM 认为,对于区块链治理,不管是采用 PoW 还是 PoS,只要使用的是单一的共识证明机制最终都会变成少数人主导的二八分布。这就是为什么区块链应该由多种不同的PoW、PoS、PoB(Proof-of-burn)等来治理的原因。
历史上充斥着失败的治理尝试,这些尝试的主要目的是创造一个人类可以繁荣昌盛的平等竞争环境。所有治理体系的主要威胁是由少数人或任何创造不平等竞争环境的体系的多数人暴政。一个平等的竞争环境就像是一块在一个支点上小心翼翼做平衡的板,一旦它开始倾斜,它会通过正反馈环路获得动量,动量加速板倾斜的速度,直到它完全倾倒。

保持一个竞争环境平等的关键在于拥有多个支持点和确保一方没有比另一方强。它需要创建负反馈环路以便随着时间的推移恢复平衡。

在我们之中的无政府主义者渴望一个没有政府的世界,一个没有人制定其他人必须遵守的法律的世界。只有当所有人都能够捍卫自己的利益时,这个世界才能存在。唯意志论者意识到,经过同意的政府是有用的,主要目的是为政府制定非暴力(因此是自愿的)解决方案。这个世界,在充分实现之后,利用制裁通过协调回避将人们从社会中剔除。任何不尊重制裁的人都会受到处罚。

这样一个自愿社会面临的挑战是,总有人愿意使用暴力和制裁,可以迫使那些受制裁的人诉诸暴力作为生存手段。换句话说,制裁(或逐出)是维持一个社区的好方法,但只有许多社区(国家)和平生活并且愿意接受其他国家那些制裁规则,这才会对社会有利。想象一下,如果美国决定通过驱逐罪犯来结束其监狱问题?如果没有其他国家想要接受,会发生什么?

加入一个社区是非常有价值的,但是加入任何社区都会要求遵守其社区规则。没有规则的社区违反了丛林法则,失去了作为社区的身份。如果我们要建立一个社区并为这样一个社区创建规则,那么我们进入了联合决策领域,并需要达成共识。这是治理挑战的核心。

社会存在各种各样的协调问题,在这些问题中以损害社区的方式行事对个人有利。例如,我们都受益于一个众多食品选择的市场;然而,如果其中一方能够以低于其他所有方的价格销售食物并获取利益,那么那一方将获得自然垄断。

一旦有一方垄断了食品生产,则社会上其他人都失去这种能力,那么那一方在市场上就拥有了前所未有的议价能力。如果你不按照他们说的那样做,你就会被切断食物供给。

当然了,无论价格如何,确保有许多竞争的食品供应商符合每个人的利益。供应商的数量应该足够大以至于他们不能够有效串通,而社会所有人都能找到其中一个供应商来购买食物。如果每个人总是选择价格最便宜的供应商,那么其他供应商都会倒闭,而每个人则被束缚。除非有足够多的人合作承担更高的价格,否则其他供应商都会倒闭。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需要社区治理规则来强制去中心化。就其本质而言,这些规则将不得不干预导致所有人出于个人利益而变节的自愿交易。也就是说,如果这些规则能够得到合理的执行保证,那么自愿接受它们符合每个人的利益。

我们现在已经证明社区需要规则,而这些规则必须牺牲一些个人自由以防止失去所有个人自由的结果。这留给我们一个挑战,即确定规则内容并防止这个体系被用于私人利益。就像食物提供一样,社会需要保证治理是去中心化的,而不是被少数人控制。

我长期以来一直认为,为了摆脱强权即公理的丛林法则,人类必须建立和平条约。和平条约规定了诸如财产权和争端解决政策等。归根结底,和平条约是所有政府的基础。

每一项和平条约的一部分是整个社区作出联合决策的手段;然而,如果少数人能参与决策过程,他们就能控制多数人,而多数人认为必须承认现有的和平条约,而不是冒着回归丛林法则和内战的风险。因此,至关重要的是,无论我们采取什么条约,它都不能被少数人永久占领,而且这一进程面临着不断分散的压力。

 

民主已经失败

 

人民选举代表为法律投票的民主制度是对权利分散的尝试。大概群众永远都不会选举那些不断违背他们利益的人作为代表。你可以把民主视为受欢迎的证明。

其理论是,任何人都可以竞选公职,提出好的想法,聪明而有眼光的大众会选举他们。假设大多数人都是诚实的,那么就有理由假定一个委员会,国会或者其他个人团队会带来人民的意愿。

研究表明,无论某项政策是受欢迎还是不受欢迎,它被作为法律实施的几率是相同的。换句话说,人民意愿和和平条约(政府)之间没有联系,它们最终被迫接受或不遵守丛林法则(内战)。

 

政治家的选择偏差

 

民主的问题在于帕累托原理,该原理认为在生活中许多领域,80% 的成果是通过 20% 的努力实现的。换句话说,20 个人的影响力超过了其他 80 个人的总和。这是一个递归原则,说明在这 20 人中,4 人的影响力大于其他 16 人的总和,1 人的影响力大于其他前 3 位的总和。

这种分布适用于从城市人口,到财富,再到名人的知名度等方方面面。它也适用于任何行业的人才分配。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成为明星运动员,最好的棋手,最漂亮的人,最受欢迎的人。只有极少数人能够达到他们专业领域的顶峰。这同时也适用于政治家。

作为一名政治家,进步所需要的技能和作出良好治理决定所需要的技能是非常不同的。在许多情况下,最好的治理决策和最好的政治决策是截然相反的。

作为一个社会,我们已经建立了一种来对我们的领导人进行排名的方法,奖励那些狡猾,奸诈的人,来告诉我们想听什么,而不是真相。一种不利于诚实的人而奖励不诚实的人的制度。让最能操纵群众的人执政的制度。一旦掌权,保持权利的关键是通过错误教育,分裂和征服,还有迷惑来进一步削弱群众。

民主理论和赢得这场游戏所需技能的现实完全不一致,唯一的解决方法是想出一个新的选择标准。这意味着要制定一种新的竞争机制,让最优秀,最聪明和最诚实的人脱颖而出。当然了,任何机制的制定都要考虑到一个事实,就是有些人会为了获胜而打破规则。这发生在选举舞弊,刺杀事件等。

想象一下,如果社会只由我们当中最优秀的人来统治,人们会作何反应?电视给了我们许多国王通过生死决斗来决定的例子。在这种体制下,弱者没有代表性,文化会偏爱那些强壮,狡猾和最优秀的人,而不会偏爱那些有同情心,有爱心等等的人。

这种治理方法已经不受人追捧,取而代之的是我们塑立了一个新的体系,它有利于拥有不同武器、不同类型的战士。我们仍然是一个由少数人统治的社会,他们擅长于另一种战斗。我们拥有的不是实力,武器和战场策略,而是良好的形象,宣传和政治战略。我们不再屈服于那些在身体上支配他人的人,我们屈服于那些通过谎言和欺骗在精神上和情感上支配他人的人。

 

设计新的治理体系

 

我相信大多数人是诚实的,意图良好的。在随机抽样的人群中,你会发现不诚实的人会失败,而通过的法律往往代表着真正受欢迎的。这是通过随机抽样而不是完全抽样的直接民主。任何统计学家都会告诉你,假设通过一项法律需要统计上的明显投票差异,并且抽样是真正随机的,那么结果将是相同的。

随机抽样的问题在于,大多数人既不想管理别人,也没有时间/意愿去参与其中。这意味着结果仍然会偏向那些渴望权利的人,而不是那些不想参与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偏移可能会导致体系被破坏,从而通过“随机抽样”的操纵(难以审计的),进一步偏向渴望权利的人。

随机抽样让“群众”做主,但事实是,“群众”并不是真正的做主。他们的决策被精于艺术宣传技能的少数人所征服。可悲的是,大多数人由于无知和虚假信息,其投票将违背他们本身的最大利益。所以尽管通过随机抽样的直接民主更加遵循“人民的意愿”,但“人民的意愿”实际上可能不是他们的意愿。

假如有另一种方式可以从社会中抽取“随机样本”,在过滤低于平均水平的风格方面做的更好,而且没有随机性逐渐腐化的弱点,会是怎样?

最好的民主

如果我们能够在不偏向那些善于操纵他人的人的情况下选出我们当中最优秀,最聪明的人呢?我认为解决方案是拥有大数量需要大量技能和/或遗传倾向的竞争游戏。今天我们有一场竞争比赛,千方百计赢得选票。但是,假如我们有其他比赛的客观赢家,如奥运会,象棋,打字速度,扑克,星际争霸,赛车,记忆,拼字比赛等,情况会是如何?假如某些指标是“最大土地持有者”,“最大的单一黄金持有者”等。我们甚至可以举办一个被证明是诚实的抽签随机选择一些人出来。

这其中的关键部分是,应该有 1000 种不同的比赛,要求各种各样的技能,没有任何一个群体都可能具备的。如果你不是一个好的政治家,你仍然可以进入政府,假设你能投入时间和精力成为 1000 个不同领域中的佼佼者。

一旦从 1000 个不同领域中选出最好的,治理将需要 2/3 的批准。

为了防止终身和建立精英俱乐部,每个人只能在有限的时间内服务。所以如果最快的人已经完成了他的任期或者不想参与,你不必成为跑的最快的人。这就为每个竞争类别的前 10 名或更多的人提供了治理的机会。

这种方法相对于民主方法的另一个好处是,那些进入政府的人既不受竞选捐款人的恩惠,也不容易受到媒体诽谤。负责的人必须努力工作,成为他们所做的最好的人,自然会偏向于有利于那些努力工作的人的政策,反对妨碍成功的政策。他们会理解为了未来而牺牲今天。他们将可以凭自己的良知和智慧自由行事,而不是迎合政客工作所依赖的大众。

最重要的是,这些人将来自各行各业和种族,并将代表广泛的社会阶层。它将打破财富、名望和政治关系之间的联系,而这些联系为进入政府设置了障碍,并使统治阶级得以攫取。

政府去中心化的关键是保持对新成员的开放,并避免为任何一个少数群体设置进入壁垒。

 

区块链治理

 

当涉及到管理区块链时,需要应用相同的规则。任何单一的衡量标准,无论是利害关系的证明,还是工作的证明,都将被最内行的少数根深蒂固的人所主导。这就是为什么区块链应该由许多不同的工作证明,销毁证明,权益证明,他人证明,位置证明等来管理。帕累托分布越多,这些分布越独立,网络就会变得越去中心化。

基于任何单一 x 证明指标的区块链将会变得集中,即使那些掌权者宣传该体制是多么分散。重要的是,我们必须保持区分权力下放的幻觉和真正权力下放的能力。

只有通过真正的权力下放,一个社区才能作出和执行必要的联合决定,把人类从社会的囚徒困境中拯救出来。只有通过开放的市场和客观的竞争,我们才能推动社会向前发展,而不会被现有的内部人士所腐化。

 

来源:IMEOS

以上为 IMEOS 翻译组原文翻译,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bytemaster/decentralizing-governance-7bb43ddae81d

评论(1)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