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3856.85 +2.40% 8BTCVI: 7498.39 +2.98% 24H成交额: ¥5319.18亿 -12.82% 总市值: ¥18068.99亿 +1.09%
监管加密货币要控制,但要留一点余地

监管加密货币要控制,但要留一点余地

比特币凯撒 发布在 比特币 海盗号 18111

很难想象,加密货币新物种在各国监管机构围追堵截下,市场规模依旧呈指数级增长。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的发展超乎各国监管机构的想象,从2017年IC0席卷全球之后,2018年迎来严厉监管,无论是中国94禁令,还是美国SEC不断推迟比特币ETF通过,侧面表现出监管机构决心。

 

但是,要说行业发展有时候确实不是靠政府所主导,是遵循技术内在逻辑在演变,时间长短而已。

最近几天重磅消息莫过于全球社交巨头脸书发布加密货币Libra白皮书,刷屏朋友圈。

一方面是传统互联网关注,陷入泄密丑闻的Facebook如何突围?一方面是加密货币行业终于迎来了真正的互联网巨头的加入,顿时一片欢呼。

监管机构坐不住了,他们担忧的最大的原因在于,Libra的金融属性远超“支付功能”,目前在法律和观念上都面临挑战。业内担忧,Facebook对用户隐私保护不足,并且担忧其可能会成为一家“影子银行”。

有消息称Facebook方面一直就加密货币计划与美国监管机构保持沟通,但目前尚不清楚是否会直接受美国现有监管制度的约束。有分析指出,当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加密货币项目实行监管,但监管范围仅涵盖被视为证券的资产。如果Libra被美国政府视为一种新型货币,就可能免受SEC监管。

我们不禁要问监管到底是促进行业发展还是阻止行业进步?

技术的发展过程,是进化也是演化,无所谓优劣,可以看做一种创新机制。

凯文·凯利说过人类技术的进步就符合生物进化的规律,我们大概可以说,所谓金融市场,就是能让好东西自发产生、自己冒出来发展壮大、并且不断适应新环境变化的进化机制。

创新机制是如此的厉害,它几乎就是不可阻挡的,当然监管也不能。

我们先来说一个生物学的例子:

农民在田间锄草,要把庄稼留下,把杂草拔掉 —— 而有些杂草,就会演化成长得很像庄稼的样子,让农民无法识别。你可以说这也算是一种抗药性。

再比如说,农民种植转基因农作物在很大程度上为了对抗虫害。有的转基因农作物会自带一种毒素,害虫吃了会中毒,可是对人没有害处。农民种植这个转基因农作物就可以少喷农药,这挺好,对吧?然而只需要几年的时间,害虫们,对这个转基因农作物,就进化出了抗药性。

后来演化出新的方法:农民要种植转基因农作物,通常会被要求在转基因田地里,也间隔地种植一些“非转基因版”的传统农作物。因为转基因农作物有毒,害虫还是会被大量杀死。但是因为非转基因版农作物的存在,也有很多害虫没有被杀死。产生基因突变的、不怕转基因毒素的害虫毕竟是少数,而因为有很多传统的害虫活着,它们交配的结果,就不会让不怕毒素的害虫做大做强。

在实践中这个方法的确是行之有效。抗药性的进化会被停止,甚至还可以被扭转回来。这个思想的关键,就是你一定要让对药物敏感、害怕这个药物的个体,多于有抗药性的个体。而这也就意味着,你明明可以杀死那些害怕这个药物的个体,但是你选择留下一些不杀。

说白了,这要求你克制全部灭掉欲望。可是一般人做不到这一点,养猪户总是尽情地使用抗生素,农民不愿意保留非转基因版的农作物。卓克老师有一期专栏文章叫《和微生物相处的日子》,其中就提到,现在抗生素滥用已经到了微生物大规模地产生了抗药性,以至于未来我们可能会面临一切抗生素都不好使的境地。而滥用的根源不是医生给病人用,恰恰是在农牧业。

对于害虫,全杀死工作量实在太大,人类要手段用尽,带来的结果可能是害虫可能会快速进化。所以你选择留下一点余地,允许一部分害虫活着,让他们有个出路。只要害虫的总体数量在你可控的范围之内,你仍然是成功的。

监管机构面对加密货币同样是执牛耳之手,一禁了之,并不能把需求给禁止,反而更加激烈。就如94禁令后,并没有真正杀死IC0,后面募资变种成私募,从地上到地下,从平台到个人,追寻难度陡然增加。执法难度上升不止一个档次,维权更加困难,增加社会成本。

前段时间根据彭博社消息称,印度政府部门正在讨论一项数字货币监管法案,该法案一旦通过,在印度持有、购买、出售比特币等数字货币都将被列为犯罪行为,可能面临 1-10 年监禁的严厉处罚,并处以加密货币收益 3 倍的罚款。

从无监管,到宽松监管,到严厉监管,最后禁止了之。等于说加密货币成为了和毒品一个类型的监管下的产物。被印度监管机构视为洪水猛兽一般。显然是草木皆兵罢了。

电视神剧《大明王朝》,嘉靖时期正值大航海时代如火如荼进行,大明王朝泱泱大国,逆历史潮流而动,非得搞海禁。除了朝贡之外一切正当的海上贸易都被禁止,老百姓想做正经海贸生意都不让做,结果明朝海盗、倭寇特别发达,而所谓的倭寇,其实很多都是中国人伪装而成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禁止不能让需求禁止,需求是本能的。

你让海贸不合法,结果就是只有不合法的人才去搞海贸。

美国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禁酒令同样令人啼笑皆非,全面禁酒的结果就是卖酒的都变成了黑手党。全面禁止IC0让所有骗子都倾巢而出。

对加密货币的恐惧甚至超过了赌博。

看今天各国政府对赌博的态度就很有意思。赌博是不好的,赌博的危害比海贸和酒精更大,各国都对赌博行为有各种的限制 —— 可是人民喜欢,所以各国都留了后门。在美国只有某些特定地区,和拥有特许权的印第安人才可以开赌场。

允许一些合法的赌博,赌博行为就没有大规模地变异成地下赌场。赌博,现在基本上不是个严重的社会问题。

当然我们不是说一切非法行为都应该合法化。对付抗药性到底是使用轮番打击的思想还是使用网开一面的思想,在很大程度上应该是取决于敌我双方的反应速度对比,在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选择。

 

 

全面禁止并不是上上策,加以控制才能确保行业发展和社会稳定,有一定的疏导和教育,投资者就不会盲目的进行高风险的投资,从真正意义上保护了投资者和行业的发展。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