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5850.80 +2.99% 8BTCVI: 11286.12 +0.82% 24H成交额: ¥5237.90亿 +16.98% 总市值: ¥19885.11亿 +3.47%
两位诺奖得主加持、解决“不可能三角”的UPoS机制来了

两位诺奖得主加持、解决“不可能三角”的UPoS机制来了

星球日报 发布在 海盗号 12059

区块链行业从来不缺噱头,从圈内大咖到国外政治大鳄,以他们的名义站台的项目并不少。

然而,一向被视为学术界最高荣誉奖的诺贝尔获奖者为区块链项目站台,恐怕还是第一次。这个带着诺奖光环的项目叫En-Tan-Mo,此前几乎没有怎么公开露面。

被两位诺贝尔站台的En-Tan-Mo究竟是什么来头?两位诺奖凭什么为他们站台?头顶光环却从不露面会不会是浪得虚名?带着这些疑问,我们走进了这个叫做En-Tan-Mo的底层公链项目。

基于纳什均衡思想提出UPoS共识机制

ETM会议室的黑板上密密麻麻写满了数学公式、电脑前不断跳动闪烁着各种代码和数据、会议桌前三五成群正在进行着深入而激烈的小组讨论——En-Tan-Mo的办公场所与其说是工作间,不如说是开放的实验室,每个人都繁忙而充实。

“我希望我们做的是一项可能颠覆人们生活的革命性事业,而非普通的公链。”En-Tan-Mo (简称“ETM”)创始人Aaron Yuan说。

2017年,当En-Tan-Mo还只是一个理念的时候,来自法国的数学家将博弈论的成果融入区块链中,并从Entente(联盟)、Transaction(交易)和Mobius(莫比乌斯)三个单词中取名为En-Tan-Mo 。

依托于ETM科学院而诞生的En-Tan-Mo, 从出生起就不平凡,它汲取了两位诺奖得主(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萨金特教授、197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格拉肖教授)研究成果,融入了来自于美国加州理工大学、美国马里兰大学、法国庞加莱研究所等著名高校的各领域专家学者们的创新思想和设计理念。

而对于这些“闪光点”,团队成员鲜少外露。

作为学院派顶级代表的诺奖得主,与名校学者以及技术大咖们究竟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众所周知,在区块链系统中,存在着安全性、高性能和去中心化三者兼容的SHD完备性问题,也就是著名的“不可能三角”。

面对这一难题,中本聪选择了安全性和去中心化,放弃了高性能,后来比特币的PoW机制就是这一原理的最好体现,但由于扩展性受限,一直为人们诟病。以太坊摒弃了PoW带来的低效,试图从PoW机制过渡到PoS机制,却无形中让权益拥有者的权力高度集中化。之后EOS,其DPoS机制表现得更为明显,曾经引以为自豪的去中心化性质已然变质。

回首共识机制的进化规律,我们发现,没有一种共识机制可以解决SHD完备性问题,那么是否可以将两种共识混合,从而做到融合二者优势,同时规避掉某些弊端?

针对SHD完备性问题,ETM的科学家们从不同的学科领域做了大量的实验和交叉验证,创造性地将PoW和DPoS机制改进并结合,颠覆性提出UPoS共识机制,形成了双稳态共识机制,有效解决了“不可能三角”的问题。

UPoS共识机制采用矿工团队选举制度,ETM持有者通过投票选举出101个矿工节点,矿工通过非竞争的混沌排序获得挖矿权,在投票和挖矿过程中,矿工和投票者各自获得相应的收益。最终,既确保了权证拥有者和区块矿机的分离以及各自的权益,也保持了去中心化的基本属性。

在攻克SHD完备性难题后,ETM的科学家们又投入到解决公链扩展性的问题上来。

主链-侧链机制可以说是ETM在公链设计上的又一大突破。ETM主链-侧链机制,为每个特定应用程序开发一条侧链,该应用程序的数据只保存在侧链上。这些方案使得全网由原来的单链扩展到了多链,在多链上可同时并发的处理多笔交易,突破全网处理能力受限于单个节点的限制,从而提升系统整体性能。

科学的高峰也许永无止尽,而ETM科学家也随时准备着解决技术上遇到的各种难题,如今,在出块速度上,ETM已达到3秒出块;而TPS上,主链-侧链的设计使得理论上接近无限大;DApp的开发上,更是给予开发者定制化的资源。

诺奖青睐是技术理念的契合,而非偶然

2018年,是区块链技术与诺奖结合的元年,作为一项革命性的新兴技术,其中瑰丽的数字密码吸引诺贝尔奖得主纷纷入驻,二者的结合引发人们对于区块链世界的连番想象。

最早入驻区块链的2011年诺贝尔经济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托马斯·萨金特曾对区块链发表过多次公开演讲。

在所有区块链项目中,萨金特教授最为青睐En-Tan-Mo。在2018年全球区块链峰会上,萨金特曾表示:“En-Tan-Mo项目已经完全理解了现有的最先进的区块链技术,并且挖掘出它们的不足。在此基础上,正在将区块链技术的前沿进行推进”。

En-Tan-Mo认可萨金特教授的理论分析。对于En-Tan-Mo的机制来说,为了保证系统的安全性,设计者需要预测所场域内参与者在不同场景下可能采取的决定和策略。于是,En-Tan-Mo共识机制和均衡经济框架设计基于博弈论与分布式系统,深刻应用了萨金特教授提出的宏观经济预期模型、基于时间序列分析的动态经济理论。

“En-Tan-Mo的技术处在最前沿。”萨金特教授对En-Tan-Mo技术也表示认可,这是他看好并且愿意加入En-Tan-Mo的重要原因之一。

ETM科学院的另一高级顾问——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谢尔登·格拉肖教授,一生致力于基本粒子和量子场论研究。他认为,En-Tan-Mo有杰出的科学家团队,能够运用区块链技术,实现金融工具和信息的点对点安全传送,在绝对隐私和永久记录两方面弥补互联网的缺失。

“En-Tan-Mo将对社会产生重大影响。”这是格拉肖教授对En-Tan-Mo的前景具有远见卓识的发声。

早在2013年,En-Tan-Mo项目团队已关注到分布式系统中最核心的CAP问题与区块链、SHD完备性的关联性。

2017年,小组决心构建具有SHD完备性和纳什均衡的新一代区块链底层公链。一位来自法国庞加莱研究所的数学家将博弈论的成果融入区块链中,将Entente、Transaction和Mobius三个单词的精髓抽提出来,En-Tan-Mo由此诞生,En-Tan-Mo科学顾问委员会在此基础上组建起来。

区块链世界将共识作为核心机制,团队中来自世界各地的学术研究者们同样达成了共识。他们认可En-Tan-Mo的技术理念,En-Tan-Mo吸收相关领域学术精粹,多次碰撞与沟通使业界与学界二者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共生关系,这是一场思想的深度啮合。

区块链走过风雨十年,它是一场宁静的革命。在看不见的风浪中,学术精深者走出象牙塔,登上这艘大船。

重燃中本聪精神,为所有参与者赋权

许多踏足区块链领域的人多多少少都是受到比特币的影响,甚至成为比特币的追随者。

对此,Aaron Yuan 表示:“与其说是比特币,不如说是分布式网络的信仰者。虽然放在现在来看,比特币在技术上已经不算领先了,但是中本聪的去中心化理念是我所认同的,也是我一直坚持想做的。”

但也有很多人质疑中本聪,认为他所描绘的去中心化世界过于理想,根本不可能实现。

“互联网刚诞生的时候,大家也不看好,但是现在,互联网已经扎根于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了,不是么?创业者永远要比市场更快一点。作为技术研究人员,我们的工作就是把这种理想尽可能地落地。”Aaron补充道。

“虽然我2014年才接触比特币,但它给我的影响和启发非常之大,很多人开玩笑说,你那时候怎么不囤几个比特币,现在也能赚不少了。可能与我自身从事过分布式网络研究的经验有关,我更关注的是技术层面的东西。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一款产品或技术能够把金融概念和分布式网络结合得这样好。不过有点可惜的是,区块链发展到现在,越来越偏离了去中心化的本质,也背离了中本聪的初衷。”Aaron 说。

的确,算力竞争、资本收割、挖矿规模化,将人们以 PoW 推翻中心节点的希冀无情击碎。

而作为 PoW 替代的 PoS 机制,最终也演化成了非预期的去中心化,中本聪的“理想世界”离“去中心化”似乎越来越远。

在以往世界中,联盟内部更趋向于更强有力的合作者,越强的合作者的收益超越更弱小的合作者,这种超线性的收益模型最终伤害的是屈居较低算力的弱者,长此以往,强者的收益也将因为生态的坍塌而受损。

而ETM世界里PoW和DPoS交织的双稳态UPoS结构,使PoW和DPoS的集中化和中心化被最大程度地限制,为所有参与者赋权。

但我们需要看清的是,伴随着区块链技术发展的,还有区块链行业的乱象丛生:大量似真若假的“项目”蜂拥而入,一些虚拟货币的炒作者依旧抱着“要不百倍、要不归零”的粗暴手段涌入“区块链”。

因此,不少人诟病,“就是这么一帮人把好好的一个行业搅成了一滩浑水”。对此,Aaron Yuan不以为然。

“要说行业乱象,哪一行没有呢?只是区块链作为一项新兴技术,更具噱头和话题性罢了。我们必须意识到,这些不应该是区块链行业的核心,它的核心一定是区块链技术和使用区块链技术的各种应用。不管从事什么行业,都应该坚持自己的初衷,有自己的信仰,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

许多区块链从业者,都会为自己打上“中本聪”的烙印和标签,被无数次提及的“中本聪精神”,到底是什么?

“一说到中本聪,大家首先想到的可能就是比特币。我觉得,他最大的贡献,不是比特币,而是让区块链这一新兴技术进入大众视野。他最大的魅力在于对去中心化不断地进行尝试,以及在保护个体利益,给予个人安全、隐私、参与权以尊重等方面所作出的努力,我认为这才是中本聪精神的真正内核。”Aaron Yuan说到这些的时候,神色平淡,仿佛是在说着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

始于技术,成于应用,每一样新技术的发明,只有当其进入实际应用领域时才显现其真正意义,区块链也是如此。

作为首个解决了SHD完备性的底层公链项目,ETM仍在不断精耕技术,力求用最稳妥的姿态,去实现人们口中“理想世界”的落地。

 

来源:星球日报

作者:小派克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