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8199.11 +1.12% 8BTCVI: 11775.17 +0.83% 24H成交额: ¥4961.01亿 +3.57% 总市值: ¥23270.23亿 +1.84%
趣头条——前区块链时代一次不成功的实验

趣头条——前区块链时代一次不成功的实验

互链脉搏 发布在 区块链 海盗号 26536

北京时间5月21日凌晨,趣头条(Nasdaq:QTT)今日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19财年第一财季财报。报告显示,趣头条第一财季净亏损为人民币6.882亿元(约合1.025亿美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的净亏损为人民币3.026亿元,亏损额同比增长127.4%。

趣头条的股价也于5月20日跌至5美元,创上市以来的新低。同时趣头条宣布原CEO李磊由于个人原因,将不再担任公司CEO一职,但仍将保留董事职务并兼任副董事长,创始人兼董事长谭思亮将接任CEO一职。

而观察趣头条的模式,其操作像极了目前的区块链产品,尤其是经济制度的设计,和许多区块链资讯产品类似。因此,许多区块链从业者都将趣头条模式视为区块链落地应用的先行“哨兵”。在2018年9月14日,趣头条上市时,有文章还认为是区块链模式的一种胜利。

然而,持续的亏损似乎表明,这次前区块链时代的产品,并不那么成功。

趣头条和区块链的关系

2016年6月,趣头条上线。作为一个资讯平台,趣头条带来了一种截然不同的经济分配机制。

门户时代资讯平台分配机制是:广告主将广告费给资讯平台,比如新浪新闻、腾讯新闻等门户新闻网站。这些平台会把绝大多数收入留在自己体内,当然为了解决版权问题,这些平台也会去购买内容,但都是一家一家谈,没有什么达成全行业共识的模式。实力较弱的内容提供方不会获得收益。

(制图:互链脉搏)

再后来,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百家号等都建立了创作者的激励计划,将从广告主获取的收入部分给到创造流量的内容创作者。

(制图:互链脉搏)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产品也将收益进行了共享,但没有人将其和区块链挂上关系。原因是,“挖矿”的机制仍不明确,没有“共识”可言。收益分配多寡全凭平台方说了算。

趣头条开创了新的模式是广告主的钱给到平台,平台返还给读者。

(制图:互链脉搏)和其他资讯类产品不同,趣头条有一套复杂的记账机制来判断给读者多少激励,并且相对比较透明。读者知道自己怎样的行为能获得多少的激励。

趣头条给读者的激励记账符号是“金币”,金币来自多种“挖矿”操作,包括阅读即挖矿、活跃即挖矿、分享即挖矿、评论即挖矿、使用趣头条产品即挖矿等。

当中的很多挖矿行为和很多原生区块链社交媒体非常相似,比如国外知名的Steemit、国内团队开发的币世界、网易圈圈、币乎等,都用很多行为记录来实现“虚拟货币”的分配。

“虚拟货币”用区块链来记录,就是“加密货币”,可以实现某种价值的交易。在趣头条的模式中,将其发行的虚拟货币——“金币”和平台的广告收入进行锚定。

如下图所示,除了记账方式的不同,趣头条和其他区块链媒体平台似乎没什么不同。而依托趣头条(背后投资人有腾讯、小米、人民网)的信用,其信任机制可以在不需要区块链的情况下,维系其运营。

(制表:互链脉搏)

趣头条的启示

趣头条的设想是美好的:通过激励获取用户——通过用户来获取广告收入——通过广告收入再来奖励用户。实现完美闭环。

但是趣头条却面临着金币贬值情况。

去年上市前,趣头条金币和人民币的兑换比例是1元=1500~1600金币,仅仅半年过去,金币就贬值到1元=10000金币。

完美闭环正有演化成恶性循环的可能:通过激励获取用户——通过用户来获取广告收入——广告主发现广告ROI回报率很低——降低广告收入——降低用户激励——用户流失。

从一季度报告来观察,用户增速已经放缓。从2018年三季度环比69%的增速,下降到今年一季度的21.4%。

(数据来源:趣头条财报 制图:互链脉搏)

事实上,趣头条为了维系这个循环,用融资的钱进行用户激励,于是造成文章开头所述的一季度报的情况——亏损扩大。

可以说,趣头条是前区块链时代,由中心化组织用“通证经济”的思维进行的一次创新尝试。目前的结果并不算理想。

但这对正在打造“通证经济”的项目方提供了许多的启示。

首先,区块链从业人对“通证经济”寄予很高期望,原因是通过“通证”能够可信的建立股东(资方)、员工(生产者)、和用户(消费者)利益一致的生产关系(区块链是改变生产关系技术的由来)。

趣头条绑定了股东和用户的利益,但遗憾的是,内容生产者的利益没有照顾到,因此提及趣头条,广告主常常判断其内容质量不很好。而据有些广告主向互链脉搏介绍,趣头条能够带来很不错的CPC转化率,但是很难带来实际消费,因为趣头条的用户是为激励而来,而不是真正关心内容。“趣头条的用户是来赚钱的,不是来花钱的。”

其次,趣头条金币的发行和兑换比例较为随意,造成了比较严重的通货膨胀。

最后,也是最核心的——趣头条建立的生产关系出了问题。趣头条将原本的消费者当成了生产者。一个媒体产品,读者是其消费者。比如在纸媒时代,读者需要购买报纸、杂志;即便到了互联网时代,互联网公司采用的羊毛出在猪身上狗来买单的模式,将内容一定程度上免费给了读者,但读者将自己信息作为交换条件,本质还是消费者。

趣头条的模式是让读者成为“流量生产者”,刺激读者拉流量,进行工作奖励。而为奖励来的读者自然不是内容消费者,趣头条的广告主又需要基于内容进行广告投放,本身就是矛盾。

回到区块链的“通证经济”,项目方在设计奖励机制的时候,除了要考虑经济学、货币银行学等,还需要明确生产关系的分工,以及通证锚定的价值来源。

其实媒体天生存在简单的交易关系,就是内容价值直接交易。区块链作为价值互联网,可以实现内容价值的归内容,广告价值的归广告。广告价值可以用一条广告链解决,不需要媒体参与,媒体价值的实现同样不需要广告。

笔者理想的区块链+媒体应该是下面的模型:

(制图:互链脉搏)平台方的核心工作是帮助读者找到需要的内容,帮助内容创作者找到适合的读者。

作者:互链脉搏评论员·元尚

本文为【互链脉搏】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标签: 趣头条
评论(1)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