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4183.62 +1.82% 8BTCVI: 6774.78 +3.62% 24H成交额: ¥3140.82亿 -27.33% 总市值: ¥19390.25亿 +0.55%
分布式智慧的涌现

分布式智慧的涌现

比特币凯撒 发布在 海盗号 65643

早在1901年,作家莫利斯-梅特林克发出了一个疑问:“蜜蜂的群体到底是谁在统治,谁发出的命令,是谁在预见未来?”

 

蜂群与鸟类的密码

 

在凯文-凯利的《失控》中他以一种哲学的高度看待了这个问题:蜂群中的统治者不是过往印象中的蜂后,当蜂群从蜂巢前面的狭小出口涌出的时候,蜂后往往是跟在后面,蜂后的女儿负责选择蜂群应在何时何地地安顿下来。

几只工蜂在前面侦查,核查可能安置蜂巢的位置,等他们回来后,用形态越来越小的舞蹈向蜂群进行报告,随后,工蜂的舞蹈姿势越来越夸张,说明它主张使用的地点越好,紧接着,一些头目们根据舞蹈的强烈程度,核查几个备选地点,并以加入侦查员以相同舞蹈的方式表示同意。

从而引导更多的追随者前往占据上风的候选地点进行视察,回来之后,再进入看法一致的侦查员的舞蹈中,有次宣誓自己的主张。

除去侦查员外,极少有蜜蜂会去侦查多个地点,蜜蜂看到一条信息:“去哪儿好,那个是好地方”。它们去看过之后,便回来舞蹈说:“是的,那个真是好地方”,,通过这种重复强调,大家中意的地点便会吸引更多的探访者由此又有更多的探访者加入其中。

按照收益递增法则,得票越多,反对越少,渐渐地,一个大的舞台会以滚雪球的方式形成,并成为舞曲终章的主宰,最大的蜂群从而获胜。

蜂群寻找去处的舞蹈过程,不就是加密世界中的共识吗?比特币的发展路线由算力投票进行决定,蜂群通过舞蹈进行投票,而区块链中的分布式账本只有取得51%的节点的同意才能篡改账本。

再说另外一个例子,美国鸟类专家观察到成千上万的鸟在天空中可以非常有秩序的姿态飞行,时而人字形,时而八字形,时而一字型。形态各式各样,唯一相同的是秩序性。

假如碰到障碍物,成千上万的鸟会自动转向,每只鸟之间的波动速度只有1/70秒,简直快到不可想象,令人惊奇的是并不是每只鸟的视线都能覆盖到所有鸟的动作形态。

鸟类专家对此百思不得其解,直到美国一位做三维动画的从业人员,他刚好在《蝙蝠侠归来》的三维模型,发现了其中一个蝙蝠扇动翅膀细节,为了让每只蝙蝠飞舞的时候,不至于碰到隔壁蝙蝠的翅膀,保持一定距离,他在其中加入了一种简单的算法。从而发现了非常接近真实鸟类飞行姿态,逼真程度甚至连鸟类专家都叹为观止。

于是专家们得出一个结论,鸟类飞行的姿态必定有某种简单的算法进行操纵,并不是听某只鸟的统一指令而行动的,真是一个简单的算法形成了庞大的群体智慧。其中一个重要概念是超越常人的群体智慧是由于一个简单个体通过与其他简单个体连接和互联,所涌现的某种特质。

某种特征在区块链行业来看已经非常的熟悉了,正是去中心化分布式互联。

 

机器人步履维艰

 

那么中央处理器对比去中心化决策到底孰优孰劣?

也许我们在机器人身上可以看出一点端倪。刚开始美国科学家在设计机器人的时候,以固有思维认为人既然是通过大脑指挥人类的各类行动,那么机器人肯定也需要一个中央处理器,来统一吸收各类外界信息,来控制行为。于是在机器人各个部位装上了传感器,接收如距离的信息,位置的信息和光线强度的信息等。

然而意外发生了,以中央处理器来处理各种信息的方式,机器人是动不了的,因为信息量太过庞杂,导致信息超载,使得中央处理器宕机罢工。

后来另外一个科学家认为中央处理器的方式太过复杂,需要把事情简单化,于是进行机器爬虫的实验,爬虫没有中央处理器,只有6条腿,但是相互之间信号可以进行传导。只要有一条腿碰上障碍物就抬腿,其余的5条腿进跟着抬腿。于是奇迹发生了,机器的行动不再迟缓,并且更加迅速且更具智慧,因为每条腿只做自己该做的一点点事情,保持一个相互通讯状态。简单的分工,实现一个超越简单的卓越智慧。

以上是例子说明分布式的智慧所在。单体的智商进行互联可以涌现出更高的智商,以往互联网正是沿用分布式的思维进行发展,没有任何中央政府来知道互联网发展的路径,以每个节点的智慧相互链接推进互联网的进程。

反观比特币,没有一个绝对的核心,充当指挥官的职能,甚至比特币的创始人中本聪都已经无法控制比特币的发展。

每个节点都可以加入和退出比特币社区,算力更是如此,矿霸进行分叉,是对路线争议的分歧,并不会影响比特币的共识。只要更多人以分布式的形式参与比特币的社区中,每个简单的个体相互连接和互动,那么比特币就没有归零的可能性。

 去中心化、分布式和泛连接比特币具备了生命力并且在不断进化的物种,真正是区块链思维的精髓所在。

传统行业的人看待区块链甚至于之前的传统互联网一脸鄙夷的样子,是因为他们根本不了解什么事现代财富的奥义所在。

 

分布式财富智慧

 

传统的经济模式是农业时代和工业时代所组合而成。

农业模式的财富是土地原生物,土地长出来的东西,比如稻谷,小麦和玉米在农业时代是最大的财富。

工业时代在以亚当-斯密《国富论》为理论,认为工业产生的消费品是财富,不过当时身处农业社会下的人始终无法理解,而现今大家都已经理解过来了,包括汽车是财富,手机是财富包括电视冰箱都是财富。

然而新的时代已经来临,特别是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许多工业时代的人认为,网上是虚拟产生的东西怎么会是财富?

事实在线上留下的无论是消费记录还是行为方式,在云计算和大数据深度挖掘下所产生的财富潜力是线下的工业财富无法比拟,举个小例子,广告业大面积的铺设和进行本质上是效率低下的作业,如今正在被算法推荐所逐渐所取代。

在网上的消费人群愿意为看最终集的《权利的游戏》开通会员,享受视觉盛宴,线下为看一场《复仇者联盟4》挤破脑袋,从进场到离场,空手进空手归,看似没有得到任何财富,其中观看的过程所有电影画面都已经留在人们的脑子里,回来后可以在微博朋友圈晒出电影票,甚至剧透,得到极大的满足,难道不比拥有某一个消费品得到的快感更加令人愉悦吗?

分布式的智慧涌现,精神财富的积累,人类正在从一个现实世界迁徙到虚拟的世界的过程,有人愿意花费5300$买一串代码,有人愿意用无数的打赏只为博取女主播红颜一笑,世界正在以一种不为人知的方式演进,单体的智慧互联,形成一个群体的智慧,不落窠臼,一部分人正在预见未来,而另一部分人对此却一无所知。

文章标签: 去中心化
评论(1)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 迪迪帕拉 2019-05-02
    群体智能本身就是人工智能研究的一大方向,但是在现在GPU性能每两年提升50%甚至100%的情况下,群体智能还不足以成为焦点,更不用说现在的网络环境也不足以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