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TCCI: 12429.77 -2.84% 8BTCVI: 6524.53 -0.80% 24H成交额: ¥4924.63亿 -2.94% 总市值: ¥17025.23亿 -2.45%
Bakkt启动为何屡屡推迟?CFTC主席Giancarlo谈及其中受阻原因

Bakkt启动为何屡屡推迟?CFTC主席Giancarlo谈及其中受阻原因

Libert 发布在 比特币 44920

Bakkt到底什么时候推出?

自去年夏天纽约证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的母公司洲际交易所(ICE)首次披露其将打造比特币期货平台这一宏伟计划以来,这个问题就被反复提出。Bakkt将有助于把比特币带到下一个大众采用的水平,但目前其已经两次推迟了上线日期,包括在2018年底无限期推迟启动日期。

47281863302_e535461a59_c

图片来源:visualhunt

众所周知,Bakkt的推迟从本质上讲来自监管层面,而非技术性。但推迟的具体原因尚不清楚,来自加密货币法律界和匿名来源的新闻报道基本上都是谣言和猜测。

但有一点很清楚:正式启动前,Bakkt需要获得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最后批准。Bakkt首席执行官司Kelly Loeffler在博文中表示,该交易所正在与监管机构沟通,但此外他几乎没有提供其他任何细节。Bakkt也拒绝就本文发表任何讨论。

就CFTC而言,它对Bakkt保持沉默,因此很难判断该机构在这个过程中是什么态度。

然而,CoinDesk最近对CFTC主席J. Christopher Giancarlo进行了一次访谈。Giancarlo在2018年初向国会提出了一种“无损害”的监管加密领域的方法后,一度成为了加密领域的英雄。

虽然Giancarlo不愿讨论任何具体的提案或正在审查的公司,但他非常笼统地谈到了新的加密产品面临的监管问题,并就这家成立45年的机构如何处理期货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如果你仔细品读的话,你就能从他的评论中看出Bakkt所遇到的一些障碍。

美国《商品交易法》

 

Giancarlo被加密社区形象地称为“加密好爸爸”,在描述美国衍生品监管的总体框架时,他完全使用了加密社区的口吻。他列举了1936年的《商品交易法》(Commodity Exchange Act)说道:

“在加密领域,一切都基于特定的协议。法律也是一项协议,我们在制定一项非常古老的协议,在我们的案例中,它已经有80多年的历史了。该法律篇幅庞大,有数千页的条款,而且非常详细。”
Giancarlo解释说,该协议还包括了州和联邦的法律前身,早在19世纪60年代就开始形成。根据该协议,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在对衍生产品的监管上产生了分歧。Giancarlo继续说道:
“达成的协议是联邦政府将对交易所、衍生品产品、某些中介机构和清算所进行监督,但实际上拥有现金等金融工具托管权的实体,通常根据州法律或国家宪章,以银行或信托的形式受到监管。”
这些托管机构还包括由州级机构或美国农业部监管的商品仓库,它们持有标的资产,并在期货合约到期时将其交付给客户。Giancarlo表示:
“即使我们有一家受CFTC监管的清算所,清算所也会使用受州监管的托管机构或国家特许的、由货币监理署监管的银行来实际持有资金和证券。也就是说,公司可以选择将自己的资产存放在清算所内。”
今天,Giancarlo继续说道,他所在的机构面临的挑战之一是评估期货交易所如何存储加密货币。当合约实际结算时,也就是买方在合约到期时交付实际商品时,这种情况就会发生。

尽管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 Group)和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在2017年推出的比特币期货以现金结算,相当于对这种加密货币的美元价格进行单边下注,但Bakkt与初创企业ErisX、Seed CX和LedgerX都希望能推出以实物比特币结算的

“我们的法规允许我们监管新的以实物结算的加密货币,但它考虑使用受监管的信托或银行来托管客户资金,除非他们选择将资产存放在清算所。”
从这一点上看,CFTC为什么迟迟不批准Bakkt开始有了一点眉目。

根据该交易所过去的声明,其最初计划通过自己的数字“保险库”来托管比特币。由于洲际交易所不是一家银行,也不是受州监管的托管机构,这就要求豁免Giancarlo所描述的规则。

然而,彭博社(Bloomberg)上周四报道称,Bakkt目前正在向纽约州申请牌照,很可能是申请为一家信托公司,以便处理托管相关事宜。即便这样,但还有另一个问题。

结果尚不明确

 

说得再详细一点,清算所在衍生品市场充当买家和卖家的中间人,确保交易双方维护持各自的交易目的。正如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前主席Ben Bernanke在2011年的一次讲话中所解释的那样,它们还有助于降低此类交易的成本和风险。

但风险并没有完全消除,而是由清算所的成员公司之间共同承担的。因此,如果一家清算所持有比特币(从买卖的意义上来说,不一定要保管私钥),其成员将面临比特币快速价格波动的风险。Giancarlo继续说道:

“比特币期货面临的一个潜在挑战是,清算所的其他资产类别的参与者并不总是希望与其他持有加密货币的人共同承担利率或大宗商品期货的风险。”
事实上,许多公司对CME和Cboe在2017年底推出比特币期货合约并不感到兴奋。期货行业协会(Futures Industry Association)甚至写了一封公开信,对CFTC允许这样做提出了批评。信中提到,比特币当时的高度波动性是他们担心的主要原因。

根据Bakkt迄今所分享的信息,该公司计划将其母公司受监管的清算所ICE Clear US充当中间机构,来清算一天期比特币期货合约。

因此,无论Bakkt如何托管比特币,它都需要通过ICE Clear US将这些资产发送给买家,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清算成员将如何处理这些资产?

CoinDesk联系了ICE Clear US的一些成员。大多数公司都没有回应,还有几家公司拒绝置评。

然而,ICE Clear US成员Wedbush Securities的固定收益、货币和大宗商品执行副总裁Bob Fitzsimmons表示,他对ICE储存比特币并不担心,不过他没有谈及比特币的价格考量因素。他说道:

“我们在这个过程中的理解是,我们不会处理任何现金比特币、现货比特币或现货数字货币,因此我们没有必要持有或处理这些货币,这是让人们感到害怕的事情之一。从期货的角度来看,我们非常满意。”
也就是说,正如Fitzsimons所指出的那样,Wedbush可能是这一观点上的局外人。Wedbush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加密领域,在2013年发布了比特币研究报告,并在Coinbase交易所成立之初就提供了支持。

Bakkt并不是孤军奋战

 

由于Bakkt处于监管不确定状态,它可能不会成为美国第一家提供实物结算比特币期货的公司。

LedgerX成立于2014年,并于2017年获得CFTC的批准,可以提供比特币衍生产品。过去两年,LedgerX向美国客户提供掉期和期权产品,现在,其计划在未来几周内提供自己的实物结算期货合约。

该公司首席运营官Juthica Chou告诉CoinDesk, LedgerX在成立之初就申请了成为掉期执行机构(Swap Execution Facilityk, SEF)和衍生品清算组织(Derivatives Clearing Organization, DCO)。像Bakkt一样,它也花了一些时间才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

2015年,该公司的申请进入了一个延长的公开评论期,两年后才获得最终批准。Chou解释说,直到那时,Ledgerx才能自行证明其实物结算期权和掉期合约产品。

根据CFTC的规定,公司可以自行证明即将推出的产品符合法律和监管要求,而不是要求该机构批准一种新产品。CFTC的工作人员只审查产品,以确保它符合适当的法规。如果产品确实违反了任何法规或规则,CFTC可以暂停该产品。否则,CFTC将允许产品继续上市。

希望使用自己的保险箱来保管比特币,所以它没有遵循这种自我证明的流程。

Chou指出,LedgerX代表客户持有自己的比特币,因为该公司拥有DCO许可证。换句话说,它经营自己的清算所,因此可以直接与买方进行交易,而不是通过中介进行交易(就像Bakkt通过ICE Clear那样)。反过来,这意味着它可以自己处理托管问题。Chou说道:

“LedgerX直接与我们的参与者进行交易,我们没有中介机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剔除中介机构的模式是最安全的模式。太多老牌华尔街公司习惯于只与中介机构打交道。”
尽管遭遇种种挫折,Bakkt仍在继续打造自己的平台,它任命董事会成员、聘用高管、招募开发人员和管理人员、进行收购,并从母公司获得了2000万至2500万美元的预算,加上从外部投资者那筹集到1.825亿美元。

尽管如此,Bakkt是否推出以及何时推出,将取决于CFTC的工作进程以及其是否符合所一个具体要求配。正如Giancarlo这样说道:

“在某个协议中,常常会有一个很好的细节,它决定了所有的差异。”

文章标签: CFTC Bakkt
评论(2)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